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六章脉脉温情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六章脉脉温情

作者 : 月妖雪雪
    疼,好疼,身上彷佛有十万只蚂蚁在血管里爬行,又彷佛有一只钝了的刀子,在不停的割着她的心。蓝琳蜷缩在床上,整个人弓成虾米状。

    上好的丝绸蚕丝被子,被无情的踢在塌下,蓝琳的脸上全部都是汗水,汗水覆盖住她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低着汗水,鼻尖上似乎沾着露珠的模样。

    她的手抚住胸口,又是一波疼痛袭来,她攥紧自己的衣服,扯住衣服,使劲的往上提,痛在撕扯着她的肌肉,在烧灼着她的心,那种蚀心的痛苦,一波一波的袭来。

    她觉得自个就好似没有锚的船,在汹涌的大海上颠簸,不知道什么时候船会被巨大的浪头打翻,沉入深深的海底。

    “啊……”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死死的咬住袖子,痛苦的声音在牙齿的缝隙里传出,她无法思考任何东西,只觉得自己无力,无能,所有的信心在如此大的疼痛下,全部被击溃。

    毒发,这是她现在知道的除了痛之外的唯一一件事情。

    死,在她的面前,像是空气一般,笼罩在她的全身各处,死神在向她招手,阎王的黑白无常正拿着锁链来锁她的魂魄,她就要失去这次意外得来的宝贵生命。

    抓住床榻的边沿,她费劲的往外拉,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挪,每挪上一下,就感觉心口钻心的疼,那就放在榻前只有不到一只胳膊距离的衣裳,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遥远,药,她的药,哥哥许致远给她的药,就在那里,必须要拿到,她……必须还要争取,她不想死。

    她一点也不想死。

    这个世界,这样的空气,这样的人生,她还有许多许多东西都没有去体验,没有去看,草原上大好的风光,健壮的马匹自由的奔驰,雄鹰带着嘹亮的歌喉,在空中飞过。

    她还要去看,去看那些生命里不一样的精彩。

    “噗咚……”身子在移到榻边上,因为胳膊支撑不住重量,蓝琳一下掉在地上,痛吗?不痛,没有心口的十万分之一痛,除了心口,现在她已经无法感觉到其它地方的痛楚。

    伸出手指,一点点,一点点的抓向就在眼前的衣服,在试了几次之后,她终于勾上了衣服的边脚,“呵……”她喘着气,歇息好一阵,再次行动起来。

    往日里只需要一个动作就能完成的事情,她足足花费了许多的时间,忍着痛。掀开衣服的暗袋,在花费比刚才还要大的力气后,她终于将哥哥许致远给她准备的应急药弄出来。

    一点一点的爬过去,用嘴巴含起来,苦中带着香香的甜味。

    她的哥哥,她这一世的哥哥许致远,这么疼爱她,为了怕她苦,连这药丸都竟可能做出甜的来。这样好的哥哥,这样健康的医术高明的哥哥,她再也找不到。

    不可以死,这是她在药效发生作用,失去意识前,唯一记得的信念。

    就在蓝琳陷入药效昏迷之后,隔壁的屋子中,处在昏迷当中的李白,就在他的睡穴上,蓝琳扎了根银针,清亮的银针,在月光的印照下,在慢慢地向外移。

    他的手指动了动,额角上全部都是汗水,冒出来的汗多的浸湿被子,“噗”轻微的声响,那根刺在他睡穴上的银针,从他的身体上离开,掉在地上,发出细微的清脆响声。

    一跃而起,李白跳下床榻,顺带着拿起就放在他边上的剑,像是最灵巧的猫,进入旁边蓝琳的屋子,就在蓝琳屋子的门口,站着两个守卫,不过这两个守卫完全睡着了,舒服的温度有助于睡眠,也给了李白很好的机会。

    屋中没有烛火,在月光的印照下,李白走了两步,一眼看到趴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蓝琳,急急的奔过去,将她抱在怀中,轻呼:“蓝琳,蓝琳?”不是妞妞,是蓝琳。

    她的眉目间都是紧紧的攒在一起,秀气的脸上带着青黑的颜色。连平日里殷红小巧的嘴唇,都是带着乌青,眸子闭的紧紧地,长长的睫毛上带着汗珠,轻微的颤着。

    她柔软的身体,在他的怀抱中不断的抖动,好似正在受着极大的痛苦。

    李白看着痛苦的蓝琳,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什么东西给紧紧地捏住一般,痛到无法呼吸。没有任何犹豫,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过度的惊吓,又狂奔了数个时辰,她体内积累的毒素,被压制的毒素,在这一刻爆发。

    掌心贴近蓝琳的后背,感受着她体内的毒素,似狂暴的中心,在不停的呼吼,小心的将内力缓缓的似游丝一般的送进去,他能够感受到有一股奇特的,带着柔韧的生机,正在蓝琳的心脉处奋力的抵抗着,保护着她的心脉不受毒素的侵袭。

    如果不是这股奇特的气息,现在躺在他怀里的肯定就是一具没有任何生机的尸体。

    这一刻,他明白蓝琳为何会从榻上跌在地上,为何在抱起她的那一刹那,她会紧紧地握住她的衣服,想来,她在睡梦当中发病,痛苦的她,无法行动,许致远给她准备的救命药,又在衣服里。

    她顽强的一点点移过来,摔下塌去,为的就是要活下去。

    掌心贴在她的背部,看着她消瘦而单薄的身影,他只觉的心中带着深深的酸楚,多么美好的生命,如果不是他的原因,她又怎么会中上这样的毒,如果不是他当时的莽撞,她肯定会有一个相当快乐的童年,会有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娶她过门,会有一帮像她一样可爱的孩子。

    她想活着,他一定为她做到。

    紧紧将手掌贴在蓝琳的背心上,李白心中默念许多年前,一个游方道士曾经给他讲的一个方法。只好如此了,从腰间的酒壶上,拿出那个游方道士给他的玉佩,指尖使力,玉佩随着变成两半,就在其间,出现一个小小的青色的丸状物品。

    放进口中,含住,淡淡的苦涩在心口中弥漫,掌心处的热度在不停的加深,一缕缕劲气送入蓝琳的体内,同时,蓝琳体内的毒素顺着李白内力的牵引,还有玉佩当中天才地保的吸引,慢慢地像李白的体内移动。

    痛,好痛。心口好似被狂怒的风暴扯着,不能言语,不能动,便是使上一分力气,也觉得胳膊,腿都疼,这就是蓝琳所感受到的痛苦吧。

    真难想象,在如此的痛苦之下,她仍旧能够保持理智和清醒,去找许致远给她留下的药丸。

    天在汗水当中缓缓的变亮,太阳再次升起,小草晃动着它细弱的身子,在迎接着朝露的滋润,万物复苏,一切显得兴兴向荣,充满了春季里的希望之姿。

    “淅淅沥沥……”窗外竟然下起雨来,打在地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是吴知府给蓝琳准备的伺候丫鬟:“小姐,请用早饭。”

    李白的手仍旧按在蓝琳的背心上,这么长的时间,因为他也受过伤,丹田里的内力并不算多么的充足,蓝琳身体里的毒素,才引了刚刚一半而已。

    他朝门外站着的人影,看了几眼,心下焦急。

    若是被人给闯进来救遭了。可……在望望蓝琳,失去这一次的机会,可就难找了,挂在蓝琳脖子上的玉佩被她送给其他人,那个人被暗堂的完全藏起来,便是他也找不到一点痕迹。

    “小姐,小姐……”外面的人不死心,继续唤着,显然这里的大人依然对蓝琳有着疑虑,他只是隐隐猜到蓝琳是用了什么方法将吴知府给稳住,如果他出现,很可能会破坏了蓝琳的计划,要不然她也不会不让他醒来,要在他的睡穴上扎针。

    强行运气,拼命的一引。

    “噗……”李白一口血喷出来,溅在蓝琳里衣的后背上,血中带着微微的青黑色。

    这样的声音,明显的引起外面人的疑虑。护卫的声音响起来,敲门的声音也大了:“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他们奉命保护这大人的贵宾,其实也知道这就是变相的监视,若里面的出了个什么好歹,或者跑了,那他们的小命可就完了。

    就在他们的胳膊刚要撞到门的时候,门“哗啦”一声从里面打开,露出的是女子略显苍白的脸,头发像是鸟巢一般,随意的披着衣服,露出如小山包一样的胸脯,身子看起来特别柔弱,尤其是那苍白的唇,好似生了大病一般,有着想让人将她揽入怀中,好好呵护的感觉。

    “姑娘我喜欢睡觉,以后没到中午吃饭前,少来烦我。”女子的语言可是非常犀利,似带着冰团,那双漆黑的眸子,像是无底的黑洞,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这知府家的小丫鬟,哪里见过这么凶恶的人,当即吓得跪在地上,连声道歉,她只是个下人,哪里敢跟知府大人的贵客拌嘴。

    护卫们更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他们哪里管你想要睡到什么时候,只要没有出事情,好好的在这屋子里面呆着,那就最好不过,对于这个要睡到午饭时间的习惯,他们更是举双手赞成,要知道,如果这姑娘想要到外面去转转啊什么的,那他们可不好办,又不能得罪。

    “啪……”关上房门,蓝琳的身影消失在门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