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五章姐是王爷的人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五章姐是王爷的人

作者 : 月妖雪雪
    就在李白的背上,就在蓝琳的眼前,是一支长长的羽箭,它的箭尖就插在那里,血浸染出来,流过他的脊梁,流过她的手,流进她的心里。

    痛,在心中蔓延,惊恐在脑海里汇聚,她抱住中箭的李白,捂住不断冒出鲜血的伤口:“你不会死,肯定不会死。”是的,他不会死的,他还有许多的绝佳诗句没有做,他还有政治抱负没有实现,他还没有进宫,见到皇帝,让高力士脱靴,让贵妃斟酒,这样的他,如何能够在这样的时候死去。

    不,绝对不会。蓝琳抱住李白的身子,将脖子上的药囊取出来,里面有一颗碧绿色的药丸,是哥哥许致远给她救命用的,放进李白的嘴里,看着他将药丸吞下。

    血,仍旧从指缝间流下来,染满她的全身衣服,开出点点地狱之花。

    脚步声响起,不只一个人,最少有四个人之多。

    蓝琳抬起头,看着面前过来的人,四个黑衣人,露出凶恶的光,那样的眸子扫在她只穿着亵衣的身子上,落在她胸前的**,色色的,是野狼看到食物的光芒。

    他们手中提着弓箭,背上背着箭筒,其中一两个已经空了,就是他们,就是这些人放的箭,欲逼他们死去。

    在看到这些人之后,蓝琳已经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是寿王的人,如果是寿王的人,就算是要杀她灭口也好,绝不会武功这么弱,他们干净利落,也不会用如此作乐的游戏方式,去折磨猎物,他们只会用锋利的匕首割破猎物的喉咙。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绝对不会色色的看着女人的胸部,在寿王的手底下,都是些杀人的利器,他们的眼里没有女人,没有钱财,只有血和武器而已。

    所以,这些人渣,是吴知府,也就是王县令的上司,青叶镇公粮被私吞的重要人士。

    “我已经将状词交给我的朋友,如果我有事,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蓝琳冷冷的看着围过来的四头野狼,他们的眸子里散发出饥渴的信号。

    右手边,提着弓箭的黑衣人上前:“少废话,今日就要了你的命。”提起的弓箭对准她的咽喉,蓝琳昂着头,冷视,没有一点畏惧,面上带起嘲讽的笑。

    中间的黑衣人,似是这些黑衣人中间的头头,他伸出胳膊阻拦旁边的黑衣人,将他的弓箭挡下,语气里就客气上一点,不过仍旧生硬:“老2,放下……”他将目光转向蓝琳:“好,如果你交出东西,我就放过你们。”

    蓝琳冷哧:“交给你?交给你了,然后就被杀掉是吗?你是在高估你的智商,还是在想我是个白痴?”

    “你这小妞,不想活了是吧?。”旁边立马有人做出反应。

    “我若不想活,大家也都别活。”蓝琳像是高傲的孔雀,面对面前人高马大,不怀好意的四个男人。这四个人,那可是吴知府最信任的爪牙,哪里会对一个小小女子低三下四,听着蓝琳的话,纷纷跳起脚来,要收拾蓝琳,弓箭就对着蓝琳,魔爪伸过来,目标她的衣服。

    “当啷……”

    蓝琳将块牌子打在那双魔爪的上,牌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引得众人看过去。

    “看清楚你们的狗眼,这是什么东西。”蓝琳像是个女王,审视着面前四个人的眼睛,最中间打头的那个黑衣人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铜牌,眸子急剧收缩,声音都变了:“寿王殿下?”

    “老大,你会收会看错了,这么土妞怎么可能有寿王的牌子?”

    “就是,不就是乡下土郎中,怎么可能。”

    “拿来,我看看,我在大人那里见过真正的寿王牌子,假货可瞒不过我的眼睛……”当这个人拿过牌子的时候,同样的瞳孔睁大,肩膀打抖,带着不敢置信的光彩,拿着牌子的手,也像是被发了病一般,哆哆嗦嗦,颤个不停:“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在呓语。

    另外的两个人,这才收起他们肆意的目光,盯着蓝琳扔出来的小小牌子,仿若那个上面有着神奇的魔力,他们的眼色变了,在对视数眼之后,他们像是哈巴狗一般,聚在蓝琳的面前,讨好着,摇着尾巴,说着请求原谅的话。

    不为别的,他们的大人可以寿王底下的人,他们更见过,前年,有持着这样牌子的神秘人,得到了大人贵宾的接待,大人点头哈腰,讨好的功夫比他们更甚,既然他们的大人是这样,他们做下属的人,为了这金饭碗,可不能得罪贵人。

    只是,他们有点不明白,为何在最初的时候,这位手持着寿王殿下令牌的女子,为何没有将这牌子拿出来,而是选择逃跑呢,这有点不合情理。

    有那直肠子的问出这样的话来,得到的答案,是面前有王爷需要监视的人,不能引起他的怀疑,如果引起怀疑,王爷交代的事情,就完全失败,这样的结果……这个女子没有说,只是那冷冷的目光,扫过众人时,众人都觉得脊背上起了丝丝的寒意。

    在心里,对这女子竟然生出几分恐惧的心里,暗道:不愧是寿王殿下的属下,眼神这般犀利,忍耐力更是惊人,他们自忖如果是自己,在很有可能丧失性命的箭下,早都忍不住亮出牌子。

    赶了三天的路程,从青叶镇到知府。

    途中的日子倒是颇为好过,蓝琳想要什么,这四个爪牙可不敢怠慢,她总是一会要这里的糕点,一会要那边的烤鸡,或者是打探消息之类的,在经过日临镇的时候,她特意在其中两位护卫的陪伴去,去发了信息,当然,在话语里面自然是说,隔了不少时日要给王爷送去一些消息,这些消息肯定就是机密事件。

    蓝琳并不担心,给哥哥许致远留的信息会被这两个人识破,这纸条呀,就是摆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去看,他们也不敢去看,要知道这东西在名义上可是给王爷的东西,他们可没有觉得自己的命足够的长。

    信息发出去了,现在,她能做的基本上已经全部做完,等的就是哥哥许致远能够接到讯息,寻到这边来,赶在寿王之前,将他们救出去。

    蓝琳知道这四个人并没有完全相信她,就算是在礼节上非常的到位,他们心底仍然还是疑惑的,眼看离知府的府邸越来越近,那里,又是一个禁锢她的牢笼,她相信,一个能细致到每隔一段时日,便会派人考察自个下属的上司,做事定然是十分小心的,如果她猜测的没有错的话,这位吴知府,定然会去写信跟寿王求证,正面或许不敢,这侧面的相询肯定会做。

    李白仍旧昏迷着,他后背上的箭伤已经经过很好的处理,也算是他命大,并没有伤到只要的动脉,所以只是留了点血而已,对于内府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伤害。

    哥哥许致远给她的那颗碧绿色的药丸,几乎可以让死人复生,所以我们伟大的诗人李白,这条命算是保住了。至于为何一直不醒,其实是蓝琳不想让他醒,他只有不醒,才可以将她那个谎言继续下去,如果李白醒了,在她口中的监视人,肯定会在说话之间露出诸多的马脚。

    她也想过,是不是可以通过李白这个在寿王面前特别重要的身份上,做做文章,让这个吴知府放他们走,不过,再三衡量,这个路走不通,吴知府不可能冒着自个那封罪己诏被送到皇帝桌子上的风险,放她们离开。

    至多,是用最好的礼仪招待她们,将她们软禁起来。

    才走进知府的大门,忽的从里间跑出来个瘦高瘦高的中年男子,下巴上留着山羊胡,眼睛很小,跟个米粒似的,但是特别的亮,一看就知道是个比猴子还精的家伙,人还未语,就带着三分笑意,绝对是混迹在官场上的好手。

    “暗使辛苦了,辛苦了。”点头哈腰,比起他的四个下属,那是做的更加恭敬,也让人感觉到从里到外的忠诚,如果不是蓝琳从王县令那里听说了这个吴知府的光荣事迹,那么她肯定要被这个吴知府,真诚热情诚实的外表和表现所欺骗。

    谁能想到这个会将掉在桌子上的米粒通通吃进嘴里的知府,会同意王县令那个疯狂的在八车大米里下毒的计划。谁又能够知道,这个官服上穿了七八年都舍不得在做一身的知府,会侵吞掉大量的朝廷拨给青叶镇修筑堤坝的银子。

    人不可貌相,今天,蓝琳在吴知府这里又上了很好的一课。

    “还请暗使,在王爷面前给属下多多美言几句。”瘦高的吴知府眨着他的小眼睛,真诚的笑着,好似在跟着个认识颇久的朋友拉着家常。

    蓝琳自然也是投桃报李,你玩虚的,我奉陪,她捏着筷子,在盘子里挑选一阵,对这个吴知府象征性的点点头头,这官嘛,肯定是要摆摆官的架子。

    酱烧小肘子啊,就委屈你了,我只能将你在盘子里肢解,却是一口也吃不到,可惜,可惜啊……蓝琳听着吴知府在一边拼命的说,不时的点点头就好,她虽没有什么大学问,也知言多必失的道理,哼哼哈哈两句,量这个良心狗吠的吴知府也不敢如何。

    夜深沉,月上枝头,鸟进巢。

    蓝琳被带着去东厢客房歇息,最她的要求之下,这个她的名义囚犯,李白先生就在她屋子的旁边安置着。瞧着高床软枕,香喷喷的安息香,在加上胃部充实的感觉,蓝琳倒在床上,梦她的周公去了。

    就在蓝琳离去的屋子里,吴知府高瘦的身子坐在椅子上,干瘦而长的指头敲着椅背,米粒大小的眼睛里,放着深思的光芒。

    他手一勾,旁边的“小狈”立马点头哈腰跑过来,将耳朵对在他的嘴上,生怕不恭敬,这小狈几乎用半蹲着的形象在那里。

    “修书一封给寿王殿下的暗使子容,讲明这里的事情和这个神秘钻出来的女子……去吧”

    “是。”小狈很听话的点点头,倒退着出门。

    “等等……”吴知府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

    小狈很听话的站着,双手握着,弯着腰。

    “吩咐严密看管东厢的女子,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另外,那个什么江湖神医必须给我马上找到,必要的时候,直接放箭射死,青叶镇的那位也不用留了,弄个意外什么的,好了,下去……”吴知府挥挥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