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七十八章你倒底是谁?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七十八章你倒底是谁?

作者 : 月妖雪雪
    当再次进入这个所谓的县令老爷的屋子,蓝琳才知道什么是事事难料。

    咱们的县太老爷,青叶镇的父母官,正被反绑在床边的棱柱上,嘴里依稀就是昨日个,蓝琳塞给他的臭袜子,经过一晚上的折磨,这溜光水滑的县太姥爷,眉色灰暗,不大的眸子里都是一团死气,这样的情景,不得不让蓝琳感到意外。

    最让蓝琳感到意外的是,就在床前的桌子边,坐着一个人,蒙着黑色的面巾,身穿青色的布衣,头戴黑色幞头,他手里正拿着个酒葫芦,往嘴里灌着,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蓝琳走过去,瞧到桌子上,竟然放着一张供词表,看着写的颤颤抖抖,估计这写字的人当时心里特别害怕,有不少写错的字,在看内容,虽与蓝琳得到的供词内容不太一致,可这大概的意思,百分之九十还是差不多的。

    其中,多了一项与寿王一派,如何勾结串通,多收赋税,行贪污之事的事情,字字句句,看起来真是个触目惊心,蓝琳捏着信纸,面前浮现起那些脸有菜色百姓。

    “你是谁?”猛然听到低沉的声音,吓了蓝琳一跳。

    待回过神来,蓝琳感到桌子边的面巾男人,他抬着眉,向她看过来,清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迷蒙,似乎是喝醉了般,这应该是她的幻觉,就算是这人在笨,也不至于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喝醉。

    “你是谁?”面巾男人张着眼,继续问她。

    这样的问话,居然让蓝琳感觉心虚不已,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从来没有人问她,她是谁?她基本上都已经忘记她是从哪里来的,她的生命已经完全和这个身体结合在一起,从认许致远为哥哥的时候,她便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犹豫的不敢开口,那样迷蒙的眼神,却又似乎带着利剑,能够戳进她的心里,看清楚她的心里想着什么。

    蓝琳干笑两声:“我不就是蓝琳啦,倒是你,你又是谁?”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带着面巾,可是那种来自心底的熟悉感,那露出面巾的眉毛,清朗而不粗,带着清晰的轮廓,那双眼,不大却动人心魄,直射心灵。

    面前的面巾男人,“咚”的一声将酒壶扔在桌子上:“你撒谎……”他摇着指头:“你不是她,你绝对不会是她,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他,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心里不由得一紧,难道他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什么?不会,她从未来穿越而来,用的是这本人的身子,他如何能猜得出,不会,要镇静。

    如果,是以前,蓝琳才不会管她到底是谁,她就是她,就是她自己。但是,现在,她的心里已经完全将许致远当成她的亲哥哥,这样的亲情,可以互相依偎,互相照顾,没有太多的离别的亲情,正是她需要的。

    她不想失去许致远这个哥哥,那么,她就是这身体的主人,不能放松。

    “我倒是看你,有点像是某个人,你说……是嘛?”蓝琳不回答他的问题,将问题引到他的身上,既然这人戴着面巾,自然是不想露出面容,被人知晓身份的。

    “哦?”

    蓝琳能感觉到面巾男人在笑,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猜测,既然这样,她也不必在遮遮掩掩,猜来猜去,累人的很。

    “你……是傲霜,对嘛?”蓝琳笑着。

    面巾男人听到这句话,好似松了口气,可是,那迷蒙的眼睛,却带上一抹失望的神色,好像对于蓝琳的答案并十分满意。

    既然,没有拒绝,便是默认了。蓝琳想到在镇子上,遇到那个被她洒了痒痒粉的面巾男,当然这穿的衣服虽然不是一个样子,可这从大致的身材上看来,还是相似的。那么,从那个时候,这傲霜就已经到了青叶镇。

    哥哥许致远老是说的什么救援信,是不是也是这个人寄过去的,反正,她是不相信,一个能用百姓的生死做赌注的县太姥爷,会费力的去寻找哥哥的行踪,在将人给找上来。

    是的,找哥哥一定是个武林人士,这傲霜功夫了得,自然很有可能。想到,哥哥许致远说起傲霜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模样,好似想要生吞了这个傲霜一般。真为哥哥可怜,居然被自己最讨厌的人给利用了,蓝琳对这傲霜当然没有什么好印象。

    就是,因为他,她才会被寿王给下毒,也是因为他的原因,陈亦知才不愿意正视他对她的感情,一直在逃避,却又为了一个普通的承诺,几乎将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这么久了,不知他是否还安好,想到他背上那些蜈蚣模样的鞭痕,心仍旧带着微微的痛,只是,在没有那么浓烈,如果说原来是掉入爱情里的宣泄,那么现在,蓝琳对陈亦知的想念,变成淡淡的白开水,像是朋友之间的友谊那样。

    他于她有恩,他给她许多的温暖和呵护,这些事情如何会忘。

    “你在想他?”面巾男人似能看到她的心思,这般不可思议,就在她想着陈亦知,想着他温润的笑时,他便问出这样的话。

    蓝琳看着他的眼,捕捉他眼里的变化:“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对不起,如果我过去的日子还你有什么瓜葛,那么,现在,我们不如乘这个机会,好好的说清楚。”

    “哦?”面巾男人的眼露出好笑的神色,双手搁在桌子边沿,交握成拳头:“你倒是说说看。”

    “陈亦知,你知道吗?。”蓝琳问。

    “知道。”面巾男人一点也不含糊。

    “我爱上了他。”蓝琳平静地说着,仿若说着什么不经心的事情。

    这样的语言,就是放在现代,听者不免也要做出些念想和反应,更别说是这古代的人,也算是傲霜本人生性就比较浪漫,对于蓝琳的话,他虽惊,却没有显出一分的蔑视。倒是蓝琳比较惊奇,这个男人,闲适的展袖,将搁在桌子上的酒壶收起来,放在腰间挂好,似看蓝琳是说话,他这才加上一句:“恭喜,恭喜。”

    “你……”蓝琳惊讶,陈亦知不是说她和这个傲霜双宿一起飞,是鸳鸯一对嘛,现在,看这个傲霜的反应,似乎在听着非常平常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难不成眼前这个人不是傲霜,自己认错了人,可是……

    就在蓝琳疑惑的时候,面前的面巾男人似乎看出来了她的心思,眸间都是笑意:“我确实是傲霜,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至于,寿王的那件事情,我非常的抱歉,那段时间,确实是出了点意外的事故,所以没有时间赶去去救你,以至于让你受了点委屈……”他停顿一下,目光落在蓝琳的脖子上,似乎想要看透那里,带着探寻,见蓝琳没有什么动作,他继续说:“陈亦知,不是你这辈子的良人,还是放弃吧。”

    这……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嘛?刚开始做的好似漠不关心的模样,现在就开始劝说了。蓝琳笑着,双手撑在桌子上:“不可能。”

    其实,对于陈亦知的感情,她现在都有些淡了,对于是否是恩情多一点,还是爱情都一点,又或者只是无力时的依赖,反正她搞不清楚,现在这样说,就是想试探下这个傲霜,或者说是想要跟他讲明关系,她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我知道,现在的你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你。”面巾男人说出此话,目光透过窗户,落在外面的天空上,那目光当中,饱含的别样的情意。

    这个男人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嘛?还是穿越过来的前辈,顺便又多了个读心术的功能?蓝琳不由的这样想着,眨眼间,倒是被这个想法,给逗乐了,这世间哪有这么多的穿越,重生,异能。

    “我知道,现在的你,想要跟我撇清关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其实,这样的结果,我非常高兴,等了这么多年,你……终于长大了。”

    这话说得,到好像是父母跟孩子说得语气似的。蓝琳搔搔头,不解其意,也没有想要了解的意思,既然傲霜这么解风情,她也省了不少力气不是。不过,为何这心里,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安,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不舍,对于眼前这个不知面目的男子。

    这一定是因为这个身体的缘故,或者,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确实有着那么一些些的想法。

    沉默,安静,在两个人撇清关系后,没有人说话。

    “你难道不担心那八车米吗?。”最终是傲霜没有忍住,他好奇的看着蓝琳,问出这件事情,他可不认为这个会哄着孩子吃药的女子,会将那些人的生命当儿戏。

    蓝琳看着他,捏着手中的茶杯:“我为何需要担心,既然这八车有毒大米的主子在这里坐着,我这个编外人士去着急,岂不是抢了阁下的饭碗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