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七十六章姐姐,不上床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七十六章姐姐,不上床

作者 : 月妖雪雪
    烛火摇曳,照着光影映照在墙壁上,照着上面挂着的山水画,露出张牙舞爪的阴影,似乎在配上音乐,这山水画里的树妖就会蹦出来般,给这安静的屋子,带起几分诡异森森。

    “哎……打什么瞌睡,小心贼人来了。”院门外的巡捕踢着靠在墙壁上的少年小子。这少年小子,将脸面全部盖在帽子里,斜靠在墙壁上。

    这巡捕话音才落,少年小子猛地跳起来,抓住巡捕的脖子,利落的往旁边一扳,“咔嚓……”巡捕的身子软软的落在地上,少年悄无声息的将这巡捕给拖进花园的花圃里,掩盖一切行迹。

    如猫一般的身影,直扑王县令的卧房而去。

    就在他离去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娇小的身影,小心的跟在他的后面,遮住的面巾完全看不出她的容貌,只能从她的眉目中,可以发现这是个女子。

    在另外一边的园子里,许致远经常会做小憩的地方,此时漆黑一片,桌子上的草药散落一地,椅子摔在地上,放处方的柜子大大的打开。在柜子的下方,躺着一个人影,伏在地上,在他的旁边,散落着花瓶的碎片,靠近他头部的地方,有些碎片带着殷红的血渍,在偷偷溜进来的银色月光下,发出不甘心的光芒。

    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所有其它的人都在深深地睡眠当中,根本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可是这一切都在发生,结果,便是连当初计划的人也没有想到。

    南面,王县令的屋子。

    烛火依然,没有半分剪灭的姿势。

    守卫打着瞌睡,抱着佩刀,坐在石台阶上,歪着头打盹,他实在是太困了,昨日个就被县令弄得一宿没睡,今日个又要守夜,人家倒是在里面风流快活。

    夜风凉意嗖嗖,守卫打了个寒战,睁开迷蒙的眼睛,向屋里看去,窗户上印出两个人的影子抱在一起,看起来真是他**的爽快,老子就在这里喝凉风。

    “呸”守卫向旁边的花圃吐了口吐沫,充分表达她的不满后,又重新打起盹来。

    屋中,真的是春风荡漾?好似是出了点岔子。

    若是守卫现在进来,就能看到一幅让他掉下巴的场景。他尊敬的领导正被绑成个圆球形,被推着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干脆就没有醒过来。

    蓝琳笑的贼兮兮的,她将床上红色的床帐取下来,剪成两半,将凳子弄断了放在地上,又将其中一半的红纱附在其上,故意放在光线昏暗的角落里,大小形状与她相似。

    在用另外一半红纱,披在身上,遮住面部,又取出哥哥许致远交给她的化妆药丸,用水稀释了,涂在脸上,肤色马上变得黝黑起来,看起来倒像是个长期晒太阳的主,顾不得欣赏脸上的巧克力色,她将头发弄得乱糟糟的,在将一边的眼睛都给挡住,绑头发的红头绳,绑在额头前,倒像是个武侠高手的模样。

    再三确认没有错误,蓝琳从桌子上取饼来化了解药的茶水,扬手,茶水洒在昏迷的王县令身上。

    衬着药效起作用的当口,蓝琳将桌布取下来,搓成麻花的模样,拿在手里当鞭子“啪……”冷笑一声,甩在塌边上:“在不起来,就直接当死人算了。”她将声音故意弄得低沉,在加上我们的王县令早已吓得是肝胆俱裂,哪里有心情分辨是男是女,蓝琳才吼了一声,这解了药,醒过来的王县令已经杀鸡一般的哭号:“大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都说。”肥肉在他的脸上震颤,似乎生怕蓝琳不相信一般,他急迫着喊:“大侠,我知道绝密的事情,知道绝密的事情,你一定不能杀我,杀我啊。”

    蓝琳心里冷斥这怕死的圆脑袋县令,面上不动声色,将用桌布拧成麻花的鞭子指在他的脸上:“杀鸡呐,是不是存心想引官兵来,我告诉你,我傲霜从来没有丢过一次链子,你在这般嚷嚷,我就先弄了你,在去找你们的头头,好好说道说道,到时候……”她故意拖长调子,低下头弯下腰,靠近圆脑袋的王县令,冷冷的:“别说我傲霜没有给你机会。”

    “我说,我说……我全部都说。”王县令此人惜命的仅,只有点小聪明,一遇到紧急的事情,智商直接倒退几十年。

    越听蓝琳越气,越听越是火大,最后她实在惹不住一拳头砸到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砰”把个王县令吓得浑身直哆嗦,下身的床单湿了一大片,散发出恶心的尿骚味。

    这巨大的一声,也将熟睡中的守卫给惊醒,他站起身,靠在门边上,试着小声喊:“大人,怎么了?”

    蓝琳马上将鞭子指向王县令圆滚滚的脑袋,手里比划了个切的动作,县令大人立马冷汗直流,从额头上一路滑到身下的床单。

    “没事……”王县令带着沙哑的嗓子,比较温柔的道:“这么晚了,很冷,你先下去休息吧,回去的路上小心点,仔细冻着了。”

    屋外的守卫应了一声,满脑子都是疑问,什么时候他们的顶头上司变得这么关心下属来着,平时就是他们站起在这外面,怕这县令大人也不会抬下眉毛,今日个说话怎么这么温柔,让人好生奇怪。难不成,难不成,里面发生什么意外了?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全身冷汗直流,想到从其它巡捕那里听得的傲霜的事情,心里更加紧张,抓紧长刀,慢慢地向屋子边上移去,他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他对这县令有什么好感,实在是责任使然,若是王县令在他的手上出了事情,他这巡捕也干不下去了。

    猫着腰,用口水沾上点口水,轻轻地印在纸窗户上,捅破。移过眼睛,向里面看去,那个人是谁?在昏黄的烛火摇曳下,身披红色披风,带着头绳,半边头发遮住面颊,正阴测测的笑着,一手指向地面上的角落里,那里好似有个人躺在那里,身上红通通的一片,就好似全部都是血一般。

    捂住嘴,心脏距离的跳动,守卫知道他遇见那个传说中的傲霜了,听说作恶过的人,他手下丝毫不留情,他干了巡捕这么多年,欺压百姓的事情也没少做,心虚自然就害怕,此时的他,连命都保不住了,哪管还保不保的住饭碗。

    正要悄悄地往后退,后脑勺猛然一痛,还没来的叫喊一声,嘴巴已经被捂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拖住守卫的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出现的少年,帽子下,是一张年轻的脸,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狠辣,将被打晕的守卫藏在花圃里之后,少年在被戳通的洞上,往里面看去。

    这少年不是别人,却是石头,那个慢慢变得沉默的孩子,他压抑的朝里面看,与守卫看到的画面相同,他也看到了红色披风的变态男,也看到了榻上被绑的县令大人,在发现角落里被红纱覆盖的,好似有个人形的物体后,他那大大的圆眸猛地一睁。

    与守卫不同的是,石头没有后退,他如风一般,一脚踢开房门,向床榻前,看起来是个超高手的人扑去。

    就在身子靠近到这个奇怪装扮男子的身前时,熟悉的声音传进耳里:“石头,你怎么来了?”带着惊奇和惊喜,这么熟悉,愕然的他想要停下身子,奈何冲的太猛,一下钻进蓝琳的怀里,蓝琳吃惊之下,撑不住压力,人向后倒去。

    “砰……”两人倒在地上。

    石头的嘴唇正好触到蓝琳的面颊,吓得他一个鲤鱼跳起来,使劲去擦嘴,带着点婴儿肥的脸,红彤彤的,像是被蒸熟的螃蟹。

    蓝琳撇撇嘴,这小子,占便宜的是他哎,怎么一副被人调戏了的模样。

    “你们……”王县令这才发现被耍了,气愤的要大喊。

    蓝琳一个袜子赏过去,将他那些臭不可闻的话全部堵回去。弄妥这位圆滚滚的王县令,她才瞧向正将她故意布置的,想要吓吓王县令的红色人体,没想到都没有到,倒是石头似乎对这东西情有独钟,手拿着半块红纱,愣愣的,不知在想着什么。

    “喂……”蓝琳捣捣胳膊碰碰他:“你怎么来这里了?我哥哥呢?”

    石头似才反应过来,又恢复冷脸冷面的模样:“不知道。”碰着一鼻子灰的蓝琳,揉揉太阳穴,她是个大人,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事情需要做的还很多,将桌子上自这位王县令亲自供出的事情,写成的罪状拿起来,冷笑着走到榻前,拔出藏起的匕首,在他胖乎乎的肥爪子割了下。

    王县令的瞳孔猛地瞪大,猛烈的摇头,晃身子,眼里带着极度的恐惧,嘴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呸,猪狗不如的东西。”蓝琳将他划破的手指在供职上,深深地按上印记,这才作罢。

    “快走,我们必须去通知哥哥,那八车米都被下了毒,不能在吃了。”蓝琳将供词收好,拉着石头向门外跑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