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二章再次追现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二章再次追现

作者 : 月妖雪雪
    晕倒,黑脸。蓝琳就知道这个小丫头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可怜的小胖子已经倒地不起,眼翻白眼。

    “你怎么了?”远芳惊慌的叫起来,将满手的药丸塞进小胖子的口中。不吞,她急的直摇晃,左摇摇右摇摇,也不知是忘记给他拿水,还是故意这个样子。

    蓝琳瞧的乐了,那小胖子明明就醒着,看那个捏紧的拳头,又松下去,在捏起来。

    忽然,“咚”的一声,船不知撞上了什么东西,猛然一停。

    惯性之力,蓝琳身子往前一扑,直挺挺的压在刚刚弹起的小胖子身上,“哎呦……”是小胖子的痛呼声。

    还没等蓝琳从这个软乎乎的垫子上爬起来,脖子上一紧,已经被远芳给提溜起来,扔进船舱里,这一扔,又扔倒一个人,高大的身影,健硕的好似大猩猩。

    小胖子拿出兵器,迎向从水中扑上来的黑衣人。

    远芳别看个子小,身手不错,尤其是轻功比起小胖子来说,不逊几分。不消片刻,地上已经躺了两个黑衣人。

    小胖子和远芳背靠在一起,紧紧地盯着面前四个黑衣人。黑衣人也在看着他们,并没有着急动手。

    在他们的后面,还在有黑衣人从水里冒出来,跳出甲板。

    干净的甲板上,一溜的水印子。

    “你左。”小胖子沉声道。

    远芳点点头,一比手指。

    两人在跳出第八个和第九个黑衣人时,像离弦的箭一般冲过去,远芳手指连点,施展她的点穴功夫。小胖子也不含糊,一柄剑,舞的极快,身影如风,让人捉摸不透。

    “锵……”

    双方战在一起,打的热烈非常。

    “嗷……”阿扎木怒吼一声,铁塔一样的身子立在蓝琳面前,将她遮的密不透风,来不及关上的船舱的窗户里,连续挑出三个黑衣人,手中厉芒闪耀,朝阿扎木奔过来。

    “锵……”

    阿扎木挡下递过来的三把剑,朝后面大吼一声:“躲到榻下去。”

    蓝琳知道她也帮不上什么忙,从船舱边上一路溜进塌下面,那里正好有一处凹进去,可以躲人。掀开褥子,往里面一看,耶,一个圆圆的眼睛带着小小的脸,缩成一团躲在里面,肩头轻轻地颤抖,眼里闪着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的神色。

    见蓝琳过来,他略微犹豫下,仍旧朝旁边挪一挪,留出一点的空地。蓝琳对他一笑,往里面钻去,少年不安的拧饼头,在不愿看蓝琳一分。

    两人紧紧地挨在一起,撩起一点儿缝隙,看着外面的情形。

    “叮叮咚咚……”

    刀剑触碰的声音,黑衣人阵阵紧逼,大下死手。

    阿扎木慢慢后移,眼里都是郁闷之色,脚软手软头发昏,这样下去,迟早要被擒去。斜斜的掠过森芒一剑,他急急后退一步,背靠在壁上。

    “哈……”

    他大呵一声,用上内家功夫,暂时将体力大加提升。

    虎虎生威,掌掌生风,目如铜铃,威风赫赫。

    “当……”

    以手挡剑,如碰金石,一时之间,阿扎木从劣势转为优势,将三个黑衣人往甲板外逼。

    三个黑衣人对望一眼,从遮住的面巾下,能看到里面射出来惊讶的光芒,手上更加用力。

    这厢打斗正酣,外面更是激励。

    晓芳已被黑衣人逼至甲板上的一角,独独小胖子一人,被留在甲板上,他包子脸苦的很,皱成大大的一团,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身挺拔,目露冷然的子容,剑寒芒,刺向前,落肩一挑,身子旋风样的旋转。

    “不要这么小气嘛”小胖子苦着脸,一个懒驴打滚避过去,堪堪躲过剑尖:“不就是画个乌龟嘛,又不会死人,干嘛这么紧追不放。”

    他继续滚,动作极为狼狈,偏偏子容的剑怎么也沾不上他的身。

    “闭嘴。”子容冷呵,剑势更猛,去如电,猛如龙,一剑快似一剑。

    小胖子连连告饶,神色间虽苦,却少了那么点焦灼的意思。子容生怕时间长有变,手一招,围住远芳的四个黑衣人,瞬间分开三个,向这边奔过来。

    这还得了。小胖子脸色终于变了,不再嘻嘻哈哈,手上也认真起来,身形更为迅速。

    “啪……”

    从小胖子身上掉下来一块东西,他目光一看,脸色骤然一变,刚要去捡,眼前利剑已到,他不得不退后数步,躲开也丧失了抢回来的权利。

    子容将牌子拿到手上,上面大大两个字“傲霜。”与在许多傲霜出没的地方,留下来的东西一模一样,他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一比,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小胖子眼见要坏,刚要开口解释。

    子容冷笑数声,低低地吩咐:“兄弟们,将此人的头颅交给主子,大大有赏。”原来此人就是傲霜,虽说这容貌与传说中傲霜风流偏偏,好似仙人,乘风归去的气质相去甚远。

    但这传言难免有误,况且,这傲霜藏得隐蔽的很,哪有人见过他的容貌,倒是此人无数次的出现在傲霜出没过的地方,上次半夜在蓝琳院门前出现的身影,也是这个胖家伙。

    “嘘……”子容吹着哨子,小胖子心里一提,远芳抬头望向船下。

    十几个黑衣人从船舷两边跃起,四人拿网,四人拿剑,四人使鞭。

    小胖子滑不溜丢,跟个泥鳅一般。

    子容眉头微皱,来人的轻功比他想象还要难缠,他目光转向床舱内,想到一事,就要闯进去。

    “你个乌龟,就知道缩着脖子,不敢跟你爷爷比。”小胖子嘲讽,身影不停。

    子容没有理他,径自进去,迎面而来是一张大力掌,他想也没有想,直接扺掌过去,“砰……”心口巨震,气血翻涌,轻敌之下居然吃了个暗亏。

    当然,阿扎木也不那么好受,连着退后几步,又得避开从后面和侧面而来的剑,身形和脚步都乱了几分。

    子容擦去嘴角血渍,环顾四周,简单的双榻,散落的桌子,凌乱的衣服,破碎的茶碗,没有那个丫头的身影?

    难道不在船舱里?不对,他明明听得清清楚楚,定是在什么地方藏着。不理阿扎木杀人的目光,他用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翻,第一个地方便是拱起被子的榻上。

    拿着剑,往被子里戳进去。

    身后,阿扎木怒吼声,声声震耳:“我要撕了你。”

    子容不理,拿着剑在被子里一阵搅动,冷然的声音响起:“出来。”

    在塌下的少年和蓝琳,瞧着眼前走动的黑色靴子。

    少年额头上都是汗水,显得特别害怕,这些人他曾经都见过,不仅见过,而且还……还教过他们,恐惧来自心里,根深蒂固。

    蓝琳捂着他的嘴,任由他的牙齿咬着她的手心。

    “出来。”又是一声,震人心魄,冷气逼人。

    少年肩头颤抖,蓝琳环住他的肩膀,安抚他的头,面对他惊呆的面容,慢慢地摇摇头。

    “十号,我知道你在这里,与那丫头在一起。”子容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带着九分威迫,一分诱惑:“告诉我,那个丫头在什么地方,主子会饶过去。”

    没有回应,只有阿扎木不甘寂寞的声音。

    子容继续说:“十号,你的姐姐可是因为她才死的,这件事你忘记了嘛?不孝不忠,你可对得起主子,对得起你的姐姐,嗯?”

    少年眼里带起眼泪,手握的紧紧地,嘴下更是使力。

    这个死孩子,人不大,这牙齿这般厉害。蓝琳翻翻白眼,不理少年,紧紧地看着面前的黑色锦缎靴子,想要发现什么能用得着的空隙。那双靴子在慢慢地靠近,声音越来越近。

    她的心提起,附在少年的耳中:“不准发生什么都不许出来,更不许发声知道嘛?……你的姐姐想要你替她们好好的活下去,如果,这次我不能逃脱,你也要将我的那份也活过去,知不知道?”

    少年定住,不解的看着蓝琳。

    这个傻孩子。蓝琳一拍他的后脑勺,将他护在身后,整个人钻出去,笑着面对来人,肆意洒脱,没有恐慌和害怕,更是显得像主子一般:“敢问这位英雄,可是王爷的手下?”

    子容眉头微皱,瞧着蓝琳:“这件事姑娘知道就好。在下本无意难为姑娘,只是此时还想姑娘配合几分。”

    他这话说得客气,没有胁迫之意。倒是与蓝琳料得不差,这步棋或许还有转机,她嫣然一笑:“不知小女有什么可以帮英雄的?”她的眼落在塌下。

    子容当没有看到,将目光转向别处:“有些人已经死去,姑娘可以不必挂念……”舱外突然响起惊呼声和脚步烦乱的声音,他脸色一变,知道这个小胖子没那么好对付,探手一抓,将蓝琳抓在手中,直接抗在肩上。

    又来……蓝琳苦着脸,苦水差点被倒出来。

    阿扎木被逼在船舱壁,怎么也突破不出来,只留愤怒的眼球和暴怒的声音。

    掀帘,目光骤然开朗,甲板上七七八八躺着仰翻在地的黑衣人,大网罩在他们身上,好似被逮住的鱼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