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一章倒霉的大胡子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一章倒霉的大胡子

作者 : 月妖雪雪
    蓝琳去取剪刀,面上是狡诈的笑容。

    这引起角落里的少年强烈的不安,终于来了么?她要对自己下手了是不是……少年握好衣服下的匕首,紧紧地盯着蓝琳的动作。

    瞧着她拿出包袱里的剪刀,瞧着她笑的极为诡异,心中骤然紧绷,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在蓝琳将要跨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大吼:“你……你想干什么?”语气里全部都是戒备。

    蓝琳转过头,望向他的眼里,先上一怔,紧接着被随着而来的冷笑所掩盖,她扬着手中锋利的剪刀,在他的面前变幻出各种姿态,锋利的剪刀刃口,像是随时都会划过他的脖子。

    她的笑,带着极为冷酷的寒意,仿若将他的性命捏在手中,就像大象踩上蚂蚁一般。

    咽咽口水,手心紧握匕首,心中激烈的碰撞,动手还是不动手,手像长了铅,沉重的很,他知道他想活下去,非常想要活下去,这一刻,这个愿望远远高过了给姐姐报仇的愿望。

    手在颤抖,心在泣血。

    “我不是闲人,我可以做很多。”他听着自己带着恳求的声音,这一刻,他是多么的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痛恨自己如此背叛的行为。

    蓝琳“噗嗤”一笑:“还不是太无可救药。”这一笑,化解无数的寒冷,她将剪刀放在一边,手盖上他的头,轻轻的柔柔的抚摸他的发,将他拉入她的怀中,像是安慰,又像是劝解:“孩子,你的路还长,你的姐姐一定不希望你在仇恨里度过,等我们去了江南,就过新的生活,你可以选择留下,也可以自己独走,我会给你一笔银子。”

    路,他真的还有路吗?心底冰冷。

    他想要轻斥,头上温柔的抚摸,就像是儿时母亲的手一般,阻住他所有的抱怨,很温柔很温暖,一时之间他也糊涂了。

    不过,当对眼前的女子稍微有点改观的时候,她狡诈的笑容,恶作剧般的行为,又将他彻底镇住。她让他做的,居然是去剪阿扎木的胡子,那个蛮子,对他的胡子可是宝贝的很,这不是变相让他去死嘛。

    “不养闲人,不养闲人……”他不住的在最里念叨,手中的剪刀像是发狠一般,一剪子就剪下不少胡子,那点难闻的气味根本就不是问题,他几乎都没有感觉到,眼前只有蓝琳邪恶的笑容,冰冷的剪子,在寂静的夜里,伴随着“噼啪”作响的烛火,有节奏的响着。

    第二日。

    某人在想要洗脸,摸上自己的下巴时,发出惊天的吼声:“谁——干——的——”他最爱的胡子啊,被哥哥们最羡慕的宝贝啊,就这么没了。

    少年站在一边,端着洗脸的盆子,犹犹豫豫地刚想开口。

    旁边已有一阵风飘过,是蓝琳,她笑的甜美,小小的手摸上阿扎木的下巴,左摸摸右摸摸,对着没有胡子的阿扎木,眼睛亮的好似小太阳。

    “你……你……干……”阿扎木被逗得脸上通红,口齿不清。

    蓝琳玩够了,拿开手:“早知道,你剪了胡子,这么顺眼,我早该下手的。”

    阿扎木铜铃眼一瞪:“是你剪得?”

    “不是我,你觉得还有别人嘛?”蓝琳俏皮的反问他,眼睛还是紧紧地盯着阿扎木。

    弄得阿扎木往自己的脸上摸,有点不安:“怎……怎么了……”自从长出胡子,他还从来没有光着下巴过,不知道这副模样会不会吓到人。

    一边端着盆子的少年,眉低眼低,心“嘣嘣嘣”直跳,盆子里的水几乎都泼出来。

    蓝琳斜眼瞧了他一下,真是不进一家门不是一家人,这少年的胆量不比他的姐姐大多少,只有到了生死存亡之时,才有那么一些小老虎的胆量,昨夜那么一摸,居然给摸回去了。

    她柔声吩咐:“去吃东西吧,船夫刚刚送来的,还是热的。”话落,少年的影子便消失在船舱门外。走的还真快,蓝琳无所谓的笑笑,继续面对还在对着自己胡子纠结的阿扎木。

    “行了,别纠结你的胡子了,我们还是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蓝琳撑着下巴,瞧着窗外一览无遗的水波,在微风的荡漾下带起层层波纹。

    蓝天碧水,好一派迷人的景色,可惜看景的人没有这个心思,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景致。

    阿扎木手捂住下巴,对于那里光溜溜的特别不习惯,眼睛眉毛都不知道怎么摆了。听到蓝琳的问话,他才一怔,这些日子一直在纠结做船的事情,对于要去的江南,他是打心眼里不喜欢,更不愿意去,前些日子还为这件事情跟船夫起了争执。

    至于蓝琳是什么打算,阿扎木并不清楚,不过,也无需清楚,只要一下了船便将她掳走便是,在转道塞外草原,到时候,就可以……

    他这厢想的正美,蓝琳可在他的眼神里看的一清二楚。知道这个男人有着草原人固有的想法,女人和牛羊财物都是可以抢的。

    这个人还是早点打发的好。她这样想着,外边响起远芳的声音,叫他们来吃饭了。答应一声,见阿扎木还在那里摸着他的胡子,不禁又是好笑,摇摇头,也不唤他,自个出去吃饭。

    “哇……”

    看到满桌子的鱼虾,还有难得一见的绿色蔬菜,蓝琳一个猛虎扑食,跳到桌子边,左闻闻右闻闻,真的是太香了。

    用手去抓烧红了的河虾,“啪……”手上一痛,被直接拍开。

    传来的是小胖子船夫的不满声:“哪有用手的,真是糟蹋我的厨艺,快别说我认识你。”小胖子用斗笠遮着脸,看不到神情。

    蓝琳嘴巴一拉,眼睛仍旧盯着美味的鱼肉和河虾:“小胖子,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拿着筷子的手又不禁的宠宠欲动。

    一边的远芳,一本正经的瞧了几眼眼前的船夫,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小胖子的味道,个子矮,身子宽,宽高差不多,活像一只胖乎乎的球。

    她噗嗤一笑,指着小胖子道:“蓝琳姐姐,你说的太好了。”

    蓝琳前几日刚刚对外宣布了自己的真实姓名,至于清溪那个名字,就留给素月给其他的姐妹吧。她这一辈子只做自己,在说出她的名字时,她意外的看到小胖子踌躇的脚步在甲板上徘徊。

    他不说,她也不问。蓝琳笑眯眯的拍拍远芳的肩膀:“这一次算你有眼光……这样……”她继续笑的甜蜜蜜,手搭上远芳的脖子:“我能不能……吃完这些……”她呶呶嘴,意思是面前的一只红烧鱼还有一盘河虾。

    “不能。”远芳的坚定。

    “不可以。”小胖子的急切。

    蓝琳撇撇嘴,就知道有这两个多事的人在,她就没个安生,不过就是胃不好了一点,不过就是身上还有毒药,没有解除,随时都可能挂掉。

    不行,这么多美食不能光吃一点点,她好不容易才活过来,应该享受才对。抱起面前的红烧鱼:“不行也得行……”两人脸色不好,她声音在软上一点:“我是病人,应该吃好的补补身子。”

    远芳大叫:“不可以。”在她的面前,蓝琳就是个及不听话,还想着时刻犯错的贪吃鬼,不可饶恕。

    小胖子摘掉面上那个碍事的斗笠,胖胖的脸挤出包子形状,面对蓝琳愁眉苦脸:“可不可以只吃几口?”

    “不可以。”蓝琳将盘子收到身子后面,防止这两个会武功的家伙,抢东西。

    小胖子暗自懊悔,不该一时技痒,整了这么多东西来。瞧她将那盘鱼看的死紧,一边吃一边赞美,直接放在膝盖上吃,这让拿回的难度加大。

    “什么人?”他忽然大呵一声,目光凌厉,瞧向波光粼粼的水面。

    远芳激动的跳起来,甩飞手上的鱼骨头,正好砸在蓝琳的鱼盘子里,惊得蓝琳也是跳起来,看向好似什么都没有,又好似在无穷无尽的水波下,藏了许多人。

    心提起,手抓住远芳的胳膊,就要将这个兴奋的丫头给拖进去躲起来。

    这边鱼盘子一松,那么已经被小胖子收了去,他拿着吃了几乎一半的鱼盘子,笑的得意。

    蓝琳这次知道上了当,眉眼一瞪,好嘛,你个小胖子也敢欺负到我身上来了。她眉一扬:“傲霜……”

    小胖子眉眼立马一变,得意的笑在次成了一张苦包子。

    这个情况,蓝琳还是意外得知的,她本是故意试探,这个眼熟的船夫的身份,便用傲霜这个听过无数次的名字来,结果还真让她发现,这个小胖子对于傲霜这两个字,有着极其敏感的反应。

    “拿过来……嗯?”蓝琳得意的瞧着小胖子,就好像是凡人戳中了武林高手的死穴,灰常得意。

    小胖子犹犹豫豫,苦脸更多。

    远芳的手不知何时伸过去,抢过盘子,直接扔进水中。

    “啊……”同时两声痛苦的惨叫。

    小胖子哀哭。

    蓝琳郁闷无语。

    远芳小头一扬,无比的得意,顺手又是一捞,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在她的一扬下,通通飞进河里,连带着桌子。

    凶残,霸道,没有任何死点和犹豫。

    蓝琳心中苦成一团。

    小胖子目瞪口呆,不敢置信,指着得意的远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胖胖的指头一个劲的颤抖。

    “行了,这下麻烦没了。”远芳拍拍手,从怀中掏出青瓷瓶子递向前面:“来吧,今天我们还是吃这个,无病壮体,有病去病,还有养颜的功效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