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五十九章他的手段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五十九章他的手段

作者 : 月妖雪雪
    就在蓝琳他们曾经走过的热闹的街道上,此时,早已变成狼籍一片。

    官兵的呼喝声响起,百姓们四散逃开,不知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故,有大胆一些的将门缝开上一点,看着宽阔的街道上,带刀的巡捕和一帮不知面目的黑衣人战斗。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来不及收走的菜摊,衣架等等物什,都在互打中被踢个干净,脚下狼籍一片。

    子容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不禁气恼,这本地的官也不用再做了。偏偏不对王雷亭,那个神秘的大胡子高手,以及油滑的胖子动手,像跟他们穿一条裤子似的,不管他怎么指挥,去拦截,总会被这些官兵堵住。

    束手束脚之下,这人还是跑了,除了一直被他死死盯住的王雷亭。

    “你们是什么人?”王雷亭大呵,气息不稳。

    子容知他内力几乎消耗殆尽,招招更是凶狠,一剑劈下:“拿你命的人。”身边同时围攻王雷亭的の三人更是卖力。

    王雷亭哈哈大笑,面容更冷,剑法凌厉,身形突然一快,就晃到子容的面前,他没反应过来,面目上的面巾以被抓下。

    “是你”王雷亭认出眼前这领头的,便是那日夜晚乘他与寿王酣战之时,从后面出手的卑鄙小人,心里更是激怒陡增。

    子容再次戴上面巾,朝激怒的王雷亭冷笑:“是我又如何,今日就是明年你的忌日,受死吧。”

    王雷亭“哼”的一声,身形猛然拔高,剑势凌厉,朝东边突围过去,那是与子容相反的方向。正好将背部给了子容。

    这样难得机会,子容下意识的做出评判,是否有陷阱时,王雷亭已然身子一折,向东南面奔去,这东南面的黑衣人身手最弱,又在前次的王府战斗中负伤。

    一个回合,“哐当。”剑断成两截,掉落在地,王雷亭身形窜出包围圈,向东城门而去。

    子容当先追上去,边追口中发出尖利的哨音,与官兵苦战的黑衣人如风一般撤退,那些官兵并没有追,而是通通将武器放回腰间,在街道上站好。

    在此处不远的楼上,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大肚子,满面油光,额头冒汗,双腿发抖,手里拿着帕子不停的在脸上拭汗。

    老鼠一般晃荡的眼睛盯着在摇椅上躺着的人,只见这人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枕在头后,酒壶在空中倾倒,酒线从壶嘴中流出,倒入来人张着的口里。

    “好酒。”来人突然大呵一声,吓得面前的父母官差点腿一软,跪在地上。

    这位倒霉的官员哆哆嗦嗦,满脸挤出笑容:“大侠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帕子擦过额头上的汗珠。

    椅子上的人,哈哈一笑,放下酒壶,手拍在桌子上,就在桌边的酥皮花生,竟然有几颗从盘中飞出来,直直落向来人的嘴巴,他嘴巴张口,一个不拉的吃进嘴里。

    这番功夫,看到这位官员更是心惊不已,害怕连连,只愿早点送走这瘟神才好。

    “大侠,你看这人也走了,是不是……”他试探的问。

    牙齿一疼,手一摸,用血出现。这下腿真的软了,倒在地上,像一滩烂泥。

    躺椅上的男人,微笑的坐起来,双手交握不停的搓着,瞧着地上瑟瑟发抖的人,笑意更大,他说:“好是老规矩,你懂得。”

    摊在地上的人脸上先是一喜,在是脸色一白,露出苦笑。这人的规矩不死也得掉层皮,真不知这位瘟神是从哪里得到消息。可现在,保命要紧,能答应的他通通答应。

    给因水灾受难的难民发放粮食,没问题。

    给贫苦的百姓提供基本的住处,没问题。

    放了牢里冤屈的百姓,没问题。

    ……

    直到最后一条,他嘴巴大张,目露惊讶,在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府里的十九位妾室,想走的你不能留,还要送一大笔银子,另外,从今以后,不许在纳妾,我想,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来人好整以暇,说着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不能在纳妾,说的清楚点,就是不能在玩女人,后果……瞧着冷笑的目光自他的下身扫过。

    他不禁打个寒颤,忙低头答应。

    在连番发誓,和签字画押后,他终于送走了这个另他这等官员最害怕,最不想见到,甚至听都不想听到的瘟神。擦擦汗,这条命总算是保住了。后来的事情,完全超乎他的想象,若是时间可以倒流,他宁愿当日就死在那人的剑下。

    当然,这都是后话,谁也无法料定后事。

    河边,微波荡漾,河水清澈。

    腰间别着宝剑,挂着酒壶的男子,负手立于河边,从远处奔来一个胖胖的身影,手中提着已经晕过去的阿扎木,胖胖的如包子一般的脸,皱成一团,好似打着无数的褶子。

    “可累死我了。”小胖子苦着脸,将阿扎木往旁边一扔,一**坐在地上,手拿扇子不停的扇,也难怪他这幅模样,要知道阿扎木身材高大,长得结实,也算是小胖子的轻功卓绝,这才有能力在七扭八歪甩掉探子后,安全到达这里。

    负手而立的青袍男子,将腰间的酒壶拿下,递给小胖子:“看你辛苦的份上,这壶酒赏你。”

    小胖子马上喜笑颜开,接过来,咕嘟咕嘟的喝了好几口,用袖子擦过嘴边的酒渍,赞叹:“好酒。”

    男子一拍他的头:“就是好酒,你这般喝法真是糟蹋。”摇着头,示意他将阿扎木送到船上,然后跟他离去。

    小胖子一惊,拿开嘴边的酒壶,诧异的问:“你不走?”

    男子摇摇头:“要走,不过在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办,你跟在他们后面,必要时出现照拂一二。”

    “不行。”小胖子当即摇头。

    就在这里争执不下的时候,船舱里也不平静。

    蓝琳仍在熟睡,碧波出了船舱不知在哪里,小白兔远芳忙了这么久,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就趴在少年的塌边。

    高烧的少年醒过来,他一眼便看到榻前的远芳,瞧着她红红的脸颊,如苹果一般,嘴角可爱的动着,好似在梦到吃什么东西。

    少年一时愣住,在看到落在塌边上沾湿的帕子,知是从额头上掉下来的。他心中复杂,见天气颇冷,忙将被子搭在远芳的身上。

    下榻,头一转,瞧到在拐角里睡熟的蓝琳,均匀的呼吸声。

    窃喜,这是极好的机会。少年从靴子里拔出原来藏得匕首,一步一步,慢慢地,悄无声息地向榻前移动。

    高举的锋利剑刃,对着床上的蓝琳,越来越近,死亡的危险在一步一步的走近。

    少年稚嫩的脸上显出冰冷的笑,对准蓝琳的心脏,手中匕首就要刺下。榻上的人不知为何翻了个身,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很小,听不清楚。

    他惊得心都快从嗓子里飞出来,腾地一下蹲下,躲在床榻之下,拿着匕首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动,他从来都没有杀过人,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尤其是在剑刃对着榻上的女子时,眼前就不禁想起那日在王府时,那张肆意玩笑的脸,像三月里的阳光,温暖明媚,又如最自由的风,无拘无束。

    看到她面对众人的羞辱时,一笑而过的无畏。

    手更加的颤抖,心中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对他说:不能杀掉她,那是错误的,不会得到姐姐们的原谅;一个声音也在说:杀掉她,替你的姐姐报仇,杀掉她,这是最好的机会,快点动手。

    心在颤,手在抖,矛盾的火焰彷佛要将他焚烧一般。

    “你在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是白日里非要给他看病的小泵娘,一个男扮女装的小泵娘。

    心里不由的发紧,他将匕首藏在身后,转过身去:“没……没什么……我来,我来看看……看看她的被子落地没有。”多么糟糕的话,多么虚假的理由,便是说的自己也不相信,结结巴巴完全没有诚意。

    面前的小泵娘明显的一愣。

    他知其定然不信,可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继续搪塞。

    小泵娘突然笑开,蹬住他的胳膊,亲热的喊:“小dd,你终于想开了是不是?”

    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还以为是凌厉的质问呢,他不由的愣住。

    “小dd啊,我给你说,其实清溪姐姐是非常非常好的人,你别怪她,她前面那么说,只是想保住你的性命而已,你可别放在心上,我相信,你的姐姐也希望你能够幸福平安的活下去,而不是被仇恨蒙蔽双眼。”

    他不语。

    她继续说。

    他默默地听。

    十一二岁的孩子,冰冷的心里慢慢聚出一股暖流,不大,却温暖人心。

    转眼到了晚上。

    远芳和少年都奇怪,为何那几个人出去了都没有回来,心里忐忑,生怕是那最不好的结果,想逃,可也没有任何地方能让他们躲得。

    蓝琳依旧没有醒,这段日子她实在太累,心里压力极大,远芳不忍心吵醒她,只得坐在一边,看着依旧退烧的少年在船舱中央走过来走过去的,焦躁不安。

    “远芳,快来帮忙。”船舱外响起碧波的声音,带着疲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