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五十七章遭遇少年郎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五十七章遭遇少年郎

作者 : 月妖雪雪
    想来,这领队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又及善于学习,总结经验教训。看了,这里也不能呆久,可是……他将目光落回在眸子半合,正靠在碧波肩上小憩的蓝琳身上,见碧波的看过来,他忙用眼神询问,实在不行,他就……

    碧波朝他摇摇头,还是不同意。

    王雷亭撇撇嘴,没办法,碧波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遂对着暗哨又吩咐几句注意那方动向的话。

    不多久,饭菜便上来,虽比起摘月楼的精美小食差了不知多少,比起在路上吃的,已经好很多。小白兔吃的蹦蹦跳跳,很开心。

    阿扎木早饿得没有力气,这两日几乎就没有见过什么荤腥,见着各种肉类,甩开膀子大吃。

    王雷亭心思重,吃上一些,也没有几分胃口,便放下筷子,朝着碧波使眼色。

    这一幕,全部落入蓝琳的眼中,她不动声色的继续勉励自己吃东西,只有将肚子吃饱,才能靠自己继续往下逃。

    “妹子,我出去一下,你……”碧波犹豫,问着蓝琳。

    蓝琳摆摆手,推推她的胳膊:“我哪有那么弱,去吧去吧……便宜姐夫也去,可别让姐姐遇到危险。”她故意挤挤眼给一旁等待的王雷亭,对方一愣,便是从碧波的眼里,她也看到惊讶和疼惜之色。二人相继出了屋子。

    阿扎木冷目:“懦夫……清溪,我阿扎木定然带你逃脱,我们直接去草原,那里是我英雄哥哥的天下。”

    蓝琳抿嘴一笑,不回答不表态。心里暗讶,其实这个阿扎木也不像他的外表那样,倒是敏感的很,反观远芳,真不知阿扎木为何会将她给带出来,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岂不是她害了她。

    可现在也没有吃后悔药的,现在,他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被人给盯死了。

    饭菜都凉了,两人依然没有回来。

    阿扎木鼻子里都能发出冷哼声,看着蓝琳道:“我们走吧,别等了,等了也白等。”

    蓝琳心里矛盾,她相信碧波,不会在这个时候丢下她,这是直觉,可是,王雷亭就说不一定会干出什么事情,他为的人只是碧波的安全而已,或许,将碧波打晕了带走都有可能。

    若是,真的是这样,那么……她的目光落在满脸怒意的阿扎木身上,人太冲动,就容易做傻事,靠他逃,无异于饮鸩止渴。

    在看小白兔远芳,睁着纯净的大眼,四处打望,怎能靠的上,估计一出去就被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而她,身体实在被这该死的胃疾搞坏了,打不起精神来,这思维和行动上也就慢了半拍,刚才听属于王雷亭势力的人报告,她就知事情不好,对方摆脱的太快,王雷亭已经慢慢招架不住。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被抓回去。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呵骂声。

    “滚,别污了我的店门。”掌柜的大吼。

    周围人也是指指点点,看面前半大的小伙子,面容邋遢,身子颇瘦,衣衫褴褛,脸上乌起码黑的,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露出疲惫姿态和麻木。

    他不管周围人的议论,不管掌柜的拳打脚踢,只是缩在地上,蜷成一团,将刚才从别人桌子上的馒头塞进嘴里。

    使劲咀嚼,看起来被噎住一般,连眼泪都掉出来,在黑漆漆的脸庞上滑出泪痕。

    旁人见他可怜,心里怜悯之心起,纷纷拉住掌柜。

    “不过是个饿坏了的孩子,掌柜的不要打的太过分。”

    “就是,不过是个馒头而已,何必太计较。”

    有人反对:“这般小小年纪就知道偷,长大了就是败类一个,必须打,往死里打。”

    一时众说纷纭,掌柜本就对楼上那几个主,压着不安,这会可是找到了宣泄的口子,一脚踹向小乞丐的背,边呵骂:“兔崽子,老子就说怎么一早就这么倒霉,原来都是你这个瘟神给招来的。”

    这一脚还没踢下去,领子一重,被人斜着扔出去,“砰”像死猪一般落在地上,顿时响起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众人一愣,随即看清来人,爆发出恐惧声:“蛮子杀人啦,蛮子来了……”周围的人如潮水一般退散。不消片刻,酒馆的门口就只剩下蓝琳,阿扎木,小白兔,还有似乎已经痛得昏过去的掌柜,当然,地上的小乞丐也在。

    他正睁着愤怒的眼,看着蓝琳,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阿扎木瞧着生气,哪有被救了还是这般态度,一掌掴向小乞丐的脸。

    蓝琳扯住他的手,向他摇摇头。阿扎木负气的甩手,站在一边,看也不去看昂着脖子,吐出恶毒目光的小乞丐。

    倒是小白兔远芳是个热心的,扔下手里的糕点,扑倒小乞丐的面前,就要检查一番,哪知,手还没碰到小乞丐的手腕,整个人就被死命一推,跌坐在地上。

    “你生病了,快让我看看。”远芳坚持,再次探过手去。

    小乞丐一把推开她,恶狠狠地骂道:“少来这一套,都是虚伪的伪君子,恶心。”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歪歪斜斜的向远方离去。

    远芳从地上爬起来,追上去,不管小乞丐的强硬,死命的拉过他的胳膊,将他强行按在地上,摸脉,诊病,片刻喊道:“你到底要不要命了,发烧成这样,走,跟我去治病,先把这药吃掉。”她从怀里掏出青色瓷瓶,倒出药丸,喂到小乞丐的口里。

    “呸。”小乞丐强行吐掉,对着远芳大喊:“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人,都不是好人……我不要你们的东西,滚。”

    远芳盯着落在地上的药,恨得一把在他的后脑勺重重拍一把:“这药这么珍贵,可以救一个人啊,你这人……”

    她都不知道说什么,第一次碰到连自己也不珍惜的人,心里的火气也在上升。

    蓝琳走过来,面容淡淡的,拉住她的手将她拖回去。转身时,她看到一向笑意盈盈地蓝琳,带着少见的鄙夷,向着跌在地上,体力不支的小乞丐,冷声道:“远芳,我们走,既然人家想要寻死,就成全他好了。”

    远芳心里不忍,所谓医者父母心,她拉过蓝琳,停住脚步,望向少年:“小dd,生病是珍贵的,只有一次,你可对得起你的亲人?就算有什么事情,你也得保住性命才是啊。”

    “别白费力气了,这话他自己明明知道,可惜,一意孤行,我们走。”蓝琳拖着她,不容她停下。她可怜兮兮的瞧着蓝琳,眨着无辜的眼:“姐姐,就帮他一次好不,如果不救他他真的会死。”

    蓝琳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她走到小乞丐的面前,单手托起他的下巴,面对愤怒的眸子,轻启朱唇:“小子,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过,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给你一个选择,跟着我走,听我的安排,我让人给你治病。”

    原来,这小乞丐不是别人,正是馨馨的弟弟,只有十二三次的半大孩子,那日看到自家的姐姐死在自己面前后,被蓝琳激走。

    他记得江南水乡,有他远房的亲戚,便南下寻亲,路上盘查颇严,他啪身份暴露,逼不得已之下,几次改变行走线路,身上唯一有的一点银子,也被大点的乞丐抢去,还剥了他的衣服,弄得他成了这幅模样,人也持续发烧,若不是替姐姐报仇的心思强烈,他也支撑不下去。

    却没有想到会在此地看到害死姐姐的女人,新仇旧恨立上心头,若不是她,他也不会家破人亡。想要冲过去,来个鱼死网破,偏偏身上没有几分力气,他知道凭着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对付这个女人,所以他才想要走。

    奈何,久病的身体根本撑不住了。

    在昏过去的前一刻,他咬着牙,瞧着面前讥讽之色浓厚的蓝琳,虚弱的点点头:“救我……”求生的欲望压制住所有其它的感情。

    蓝琳抱住软下身体的半大孩子,面露无奈。

    回到酒楼,开了个上房,又让远芳仔细的诊断一遍,开了药方,让小二去抓药,忙活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将一切安排好,也大概将这少年的身世跟阿扎木和远芳说了一遍,而王雷亭和碧波两人依旧没有回来。

    “既然这般,不如现在就……”阿扎木右手比了个划的动作。

    远芳立马一反常态,跳出来,打开阿扎木的手,小脸气得通红:“你怎么能这样,他已经够可怜的。”

    “可怜……哼,这世界可怜的人多着呢。”阿扎木吼声如雷,对于蓝琳将这麻烦的小子带回来,他是一百八十个不愿意,他们这一路已经殚尽竭虑,眼看王雷亭那小子独自开溜,寿王的追兵已到,他们马上就该跑路,现在却捡了这么个麻烦回来,还是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蓝琳这般自作主张,不看情况,他如何不生气,若是别人,他早多打横带走,对于蓝琳,他总是多出几分耐心,不过,这耐心并不是没有止境的,比如现在,他一指床上昏迷的少年:“现在就跟我走,要不然我现在就灭了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