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九章 暗战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九章 暗战

作者 : 月妖雪雪
    先前引路,带着几分羞涩的少年,双手捧着青瓷大碗,奉到蓝琳的面前,清澈的汤里能看到一根拇指粗细的人参,静悄悄地躺在里面。

    “这是本王特意派人熬得,正好给陈兄补身体,陈兄,你可不能辜负了本王的好意哦。”寿王坐在陈亦知的旁边,手指轻摸茶杯的边缘。

    陈亦知含笑应答:“亦知谢王爷厚爱。”拿眼去望脸上神色有点僵硬的蓝琳,她似是有点犹豫,不过,在寿王的笑脸逼视下,蓝琳端起面前的青瓷大碗。

    繁复秀美的袖子,轻轻拂过碗口,带着洒脱的美感,这带着几分飘逸的襦裙果然适合她。

    轻盈漫步,朱颜俏目,在身前盈盈一拜,奉上加了料的青瓷大碗,嘴角扬起的弧度是自信和微笑,这才是他所认识的她,一旦下定决心,一往直前,不会后悔。

    而他只要她刚才那一瞬的犹疑便够了。

    接过来,故意无视本来清亮的汤汁,变得有几分混浊,仰头,一饮而尽,微笑,递还给目光闪动,欲语还休的蓝琳。

    “啪啪……”是清脆的鼓掌声,来源所在旁边的寿王:“今日二位果然不负本王的期待,一个敢于冒险,一个情深意重,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声音逐渐向冷:“亦知兄,你我相识三载,还是第一次看你这般,难道就不怕被人背叛?”

    陈亦知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小小地喝了一口,面上仍旧保持微笑:“王爷严重了,亦知自有分寸。”见蓝琳似要动弹,他放下手中杯子,将身边的蓝琳拉进怀中,大大方方地怀抱,不让这个喜欢任意妄为,自作主张的小猫亮出爪子。

    寿王笑容僵了一下,不过瞬间又笑起来:“好,果然是多情公子,药膳也用了,想来陈兄也有几分力气,不如我们兑现承诺可好?”

    陈亦知捏着蓝琳的手:“当然好,就是不知王爷的药是否有用?”

    “有没有用,服下便知。”寿王一挡,将绣球重新抛回去。

    蓝琳暗忖,这寿王真是个滑头,任何一种选择似乎都不是特别好的办法,可是,如果不试,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况且,她既然选择要搭上寿王这条线,风险还是要冒得,实在不行还有那封似乎挺重要的信。

    就算是毒药,也没关系,反正都已经中毒了,也不在乎这么多来一点。陈亦知不好拿主意,她直接出手便是:“王爷,一言九鼎,清溪佩服,不知那药……”感觉道箍住自己腰身的胳膊一紧,她知道陈亦知的担心,心中安慰。

    寿王一伸手,掌心处冒出一颗珍珠大小,圆溜溜带着异香的药丸,不说这疗效如何,光是这等香味,已经足够蓝琳将它消灭。

    伸手过去,手脉被抓住,蓝琳侧起仰头,对陈亦知坚定的点点头,这一盘她要赌,赌的是寿王不仅要拿到信,还要抓住傲霜。赌她仍旧对身前的人有利用价值。

    手腕上的力量消失,蓝琳拿过药丸,在眼前把玩一番,口中戏谑地道:“王爷对清溪的要求,清溪竭尽全力完成,希望王爷也能给清溪一个满意的回报。”

    张口,塞进嘴里,接过陈亦知手中的茶碗,吞进去,温热的气息在流淌,划过四肢百脉,整个人都感觉处在温暖的阳光里一样,特别舒服。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香味,为何有那么一点点的熟悉……当蓝琳缓个神来,刚要质问的时候,整个人已失去任何最后一点点知觉,画面定格在陈亦知瞬间变色的脸。

    这一次,似乎她猜错了。

    陈亦知抱住昏迷的蓝琳,待简直出她只是昏迷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又将目光对准寿王:“看来,王爷的诚意并不大,亦知还是改日再来拜访。”

    他起身,向门口走去。

    突地,胸口处距离的疼痛,比起刚才那痛,岂知厉害了一点半点,如果说刚才是用针扎,那么现在就是直接用剪刀剪。

    陈亦知摇摇晃晃,走了两步,眼前突地一花,腿一软向地上倒去,怀里的蓝琳受到惯性的作用,像球一样被抛出,眼看就要掉在地上,寿王忽然出现,将蓝琳接在怀中,指腹滑过她细腻的脸蛋,神情间带着几分疼惜:“瑶瑶……”

    陌生的名字从寿王的口里喊出,陈亦知顾不得诧异,顾不得胸口的疼,勉力站起身,冷道:“王爷就不怕那信落到皇上的手中?当然,王爷可以无视,这样的小事,不过当小事累及到一定程度,在集中爆发的时候,想必还是有点作用。”

    寿王抱着蓝琳,怜悯的瞧着要靠着墙才能站着的陈亦知:“连站都站不稳的人,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交出那信,还有那个人的身份。”睥睨之势,来自于掌握一切的自信。

    “不可能。”陈亦知捂住胸口,拒绝。

    寿王抬起一脚,正踹在陈亦知的胸口上,“咚……”陈亦知重重地倒地,擦去嘴角溢出来的鲜血,他靠着墙壁,手指攀着墙,一点一点攀附着站起来,脸色一片冰冷,和唇角的鲜血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在说一遍……”寿王一脚踏在陈亦知受伤的胸口:“你交不交出来?”

    陈亦知将头撇向一边,冷声一“哼。”眼角不停地看着蓝琳,担心之色溢于言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寿王踢向他的头,他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结果额头被踢中,青紫一片:“这个丫头,本王收回,收起你的眼睛。”她虽不是瑶儿,可她们两个是如此相似,决不能被别人霸了去,在那夜里吻过她的唇之后,这样强烈的占有欲越发的强烈。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下的毒?”陈亦知靠在墙角坐起,他有点奇怪,刚才入口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现在毒发,他运行内力愕然发现,这毒素早已在身体里存在一个时辰了,无法排出。

    这其实并不是毒,准确的来说是一剂解毒的猛药。

    将他胸口处残留的毒素,再次释放,本来这是好事,对于他的伤势恢复有好处,远芳当初替她治疗的时候,便说过这个方法,可惜配制所需的草药太过难得。

    没想到,寿王居然用在他身上,身体的毒素释放,暂时让他的身体麻痹,失去了灵活性,远芳说过,这药的作用时间并不长,只要在拖些时候,他定有办法。

    “在你最高兴的时候啊,比如美人在前,湖水荡漾,景色宜人的时候……”寿王挑眉,温温一笑:“怎么,远芳没有跟你说过,这药引用起来颇为麻烦,必须是人的心房打开,心情激荡热血沸腾的时候,想让亦知兄热血沸腾,还真是挺耗费力气的,亦知兄应该感谢我才是。”

    是放花船的时候,陈亦知一下明白过来。

    胸口又是一疼,“噗”喉头一甜,他吐出鲜血,鲜血掉在地上,呈现出红中带黑的模样,好似淤血。随着这一口血的吐出,身子一轻,整个人的骨头都觉得软了那么几分,倒是不在那么痛。

    “怎么,还要为了你那点可笑的东西去坚持?”寿王冷笑。

    陈亦知勉励的笑笑,扶着墙壁站起,摇摇晃晃地走到寿王旁边的椅子坐下,倚靠在椅背上:“那么王爷想要我如何?……光是交出那封信就真的可以吗?。”

    寿王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陈亦知会这么说,脸上的冷笑凝住,看着面前的男子神态自如,虽脸上的青紫和血痕破坏了不少气质,可一点都不影响他动作娴雅,让人观之犹如闲亭看花。

    他难道猜到了什么?寿王眉头一敛,拍拍手,一身黑衣的子容从房梁上跳下来,没有看陈亦知一分,一落地,便单膝跪在寿王面前。

    寿王将怀里的蓝琳交给他:“带去瑶园好生看着,将那个丫头带过去照顾她。”

    “是。”子容小心的接过,向门外走去。

    陈亦知眼看着蓝琳被带走,没有任何反击之力,希望他提前安排的人能起到作用。

    屋子里重新恢复安静,两个男人互相对视,眸间迸发火花无数次,进行无言的气势交锋。

    “现在,王爷是否可以告知在下,你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陈亦知靠在椅子上,节省力气,一边暗暗缓慢的调动内力。

    夜色迷蒙,夜凤冰冷,昏暗的黑夜中,许多人以安睡梦中,可仍有一些人在阴影里奔走。

    就在摘月楼的梅园里,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黑巾飘动,身影如豹,行走于屋檐角落之中,春园里的王雷亭当先反应过来,从房子里冲出,依墙跳过去,与其中三个黑衣人恰好相对。

    “你们是什么人?”王雷亭横眉冷对,大声呵斥。

    来人眼看行踪暴露,分出三人出来反剑而击,虽不是剑术极品,可三剑合一也不容小觑,王雷亭当下展开身形,与之缠斗在一起。

    “叮叮当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