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八章 花船有约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八章 花船有约

作者 : 月妖雪雪
    茹月抽回被陈亦知抓住的手,眉眼当中带着几分恨意。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说什么,仅是一个甩袖的动作,便走进正厅。

    “呵呵,今天月亮挺大的哈。”其实就是个月牙儿。

    “这个,今天的月亮也挺美呢。”比起园子里燃起的花灯差上不少。

    ……

    旁边的人未回应,蓝琳干笑打着哈哈,知道这是陈亦知怪她私自跑出来。正不知道说什么,便见大家有说有笑的都从正厅里出来,寿王和几个身着华服的公子哥儿打头阵。

    蓝琳听了一下,才知道是放花船的活动开始了,这放花船是百花宴的重头戏,蓝琳怎么可能不参与,指不定能抢个头筹,得点奖金赏赐什么的。

    “我想去。”蓝琳陪着笑。

    陈亦知没有说话,脸色仍旧不冷不热。

    蓝琳蹭蹭他的肩膀:“安拉,我保证不乱跑就是拉。”

    陈亦知不理她,向正厅走去,蓝琳郁闷,还是想去,便站在原地不动换,眼睛直直地望向不远处的小湖旁,燃起的点点烛火。

    各种各样的样式,好似银河里的星星,璀璨夺目,抓人眼球。

    “还不走?”正愣神间,传来陈亦知的声音,蓝琳侧过头望去,只见陈亦知的手上不知从哪里,弄来两盏花灯,一盏是盛放的茶花模样,另外一盏是桃花,粉红粉红的惹人喜爱,灯芯都在花的中央,燃的煞是好看。

    蓝琳立马跑过去,接过陈亦知手里的桃花,近看之下更是娇美,就如少女害羞染上红霞一般。

    “亦知哥哥,我们就在这里好了。”蓝琳挑了一块并不是特别显眼的位置,人也相对来说少一点,只有那么三四个,只是才蹲下,旁边那女子竟然是刚才在她旁边坐的那个,圆脸杏眼,见她来这里,脸一黑,拉着身边的两人远远地躲开。

    蓝琳撇撇嘴,也无所谓,正好地方还宽敞一点。

    晚风徐徐,荡起湖上层层微波,湖上点点花灯,组成花的海洋。

    将手中的桃花灯轻轻地放入水中,冰冷的水爬上手指,蓝琳不由地打个寒颤,背上泛起层层地鸡皮疙瘩。

    桃花灯随水波荡漾,越飘越远。见旁边的茶花迟迟不见下水,蓝琳道:“快点放啊,在不放,我们可就真的没有机会夺魁了。”

    等了一下,旁边没有回应,蓝琳忙转过头去,看到陈亦知捂着胸口,呼吸急促,脸色不好,心里一提,凑过去扶住他的肩膀:“怎么了?”

    陈亦知眉头紧锁,向她摆摆手,示意没事。

    这都说不出话来了,还没事?还好,小白兔早有准备,拿了药丸给她,忙掏出来让陈亦知服下,在找了一块空地,扶着陈亦知坐下。

    等了好一会,才见陈亦知的脸色慢慢转好,虽然还是苍白,不过总有几分血色了。

    “那件事,我看还是缓一缓,好了。”蓝琳小声的提议。

    陈亦知眉色一正:“不行,寿王那人疑心最重,你要想得到他的信任,必须尽快完成这事才好。”

    “可你的身体……”蓝琳咬着下唇,担心不已。

    陈亦知眉眼一怔,随即脸色缓和几分,柔声道:“没事,刚才只是意外,没有什么大问题。”

    柔和的月光下,印着陈亦知清俊柔和的脸,带着几分梦幻般的美感,令人觉得有点不真实,就像是一个美好而华丽的梦。

    “怎么了?”陈亦知摸摸自己的脸。

    蓝琳笑笑:“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这老天爷对我还算不错。”如果这是个梦,就让它晚一点醒来。

    两人在没有回到湖边,去看到底是哪盏花灯最终得魁,反正他们肯定是没有机会的。两人就坐在原地,远远地看着湖上的花灯,感受夜凤轻吻发丝,肌肤的触感。

    蓝琳享受着此刻的安静,陪在陈亦知身边,不时发出哪一盏花灯比较亮,哪一个女子比较美的感言,每当这时,陈亦知总是淡淡的含笑点头。

    能有一人微笑相陪,能有一人肯听她的唠叨,能有一人将她护在身后,本是在多年前最大的愿望,现在终于实现。

    “亦知……”蓝琳仰起头,在陈亦知略微惊讶的眼神中,拉过他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可否借我一世。”

    头下的肩膀一僵,呼吸听来也急促许多,却并没有任何回应。

    蓝琳心中有些失望,想到那个夜晚,估计是因为受伤太重,神思迷糊所致,或许,他心里有她,可是并不足以跨过心里那道坎。

    一时的冲动容易,长期的背负就比较困难。

    或许是原来看过太多的背叛,她从来都不相信爱情能够超越一切,有时,有些执念比起任何感情都要来的持久强烈。

    轻轻地离开温暖的臂弯,纵有几分留恋,也不容太过沉迷。摆出惯常的笑,轻松地面对他:“时间不早了,走吧。”

    故意无视他隐藏在眼底的痛,蓝琳拍拍有点发酸的腿,站起身,向府外走去,人群中寿王的影子忙碌而快乐,估计早已忘记请了她这么个人。

    再说,她也没用见他的欲望,今天一天都很正常,心里却越加的忐忑,这更促使她不想与寿王碰面,在身后响起脚步,传来淡淡兰花香味后,她脚下就加快,直奔府门口。

    冷不丁地,在阴暗的屋檐底下窜出一个人来,蓝琳心中有事,差点吓的惊叫起来,陈亦知反应很快,几步上前以捉住来人的臂膀向后弯去。

    “啊……”对方痛叫一声。

    “等等……”蓝琳阻止陈亦知下重手,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她上前仔细一看,大大的眼,小小的脸,正惊恐万分,满脸苦痛之色,原来是进府时带蓝琳他们进府的少年。

    陈亦知松手站在一边,蓝琳对这少年总有几分亲近之感,上前询问:“有没有怎么样?”见他满额头都是汗,不禁埋怨:“你也是的,大亮的地方不呆,偏偏要从这么偏僻的阴暗角落里冒出来,我还以为碰到贼了呢。”

    少年苦涩的笑下:“对不起,因为……因为……”

    蓝琳见他面有难色,也不忍在责怪他,便道:“好啦,又没有说要怪你,做事去吧……”拍拍他的肩膀,向前走去。

    少年挡在她的面前,面现潮红:“请小姐留步。”

    蓝琳眉头微蹙,这孩子到底想做什么,那时在厅外兰花雕时,就发现这孩子盯着她看,她只当是恰巧,现在看来就是赤luoluo的监视,不过,寿王怎么会用这么腼腆没有经验的探子,实在想不通。

    “有何事?”蓝琳挑眉。

    少年踌躇不定,眼神闪烁。

    蓝琳向旁边绕过去,向前走,不出意外,少年依旧赶上来,挡在她的面前,小脸上的神情越发的紧张,似乎生怕她发怒,又怕她真的走掉。

    在抬步,少年终于开口:“王爷,吩咐小的一定留下小姐和公子,若是小姐和公子走了,王爷定然剥了小的的皮,还请小姐垂怜。”

    这话说得,真溜,好似原来就在心间,直接背出来一样。蓝琳皱眉,对寿王的打算越发的想不明白,他若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或者质问是否下药,直接去梅园找她即可,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将她费劲的从素月那里要出来,还是这热闹的百花宴,人多岂不是更不好办事?

    处处透着想不通的诡异,这王府蓝琳更加不想呆下去,可她真的可以走出去吗?

    “附近有人埋伏,小心。”陈亦知靠近,细如蚊蝇的声音传来。

    果然,寿王不是个鲁莽的人,既然要留下她,定然就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此时的她就是网中的蚂蚱,就算是想跳也跳不出去。

    偏厅所在的位置,在正厅的后面,需要通过一扇弧形的小门,跟着少年进屋,只觉满室烛火通明,盈盈香气令人浑身舒泰,屋中的布置没有正厅那般富丽堂皇,华贵大气,却处处透着精巧的布置,清秀宜人,书架,书桌,棋盘一个不拉,倒是与茹月的月阁中布置有些相似。

    陈亦知走在她前面,低声吩咐:“一切小心,若有机会,便开始做那事。”蓝琳知现在情况,便是不想那么做,似乎也不行,点点头,告诉陈亦知她明白。

    两人坐在椅子上,桌子上奉着少年倒好的茶,还有精致的小点心,他们并没有碰,也没有彼此交谈,整个空气都显得沉闷和压抑。

    “噼啪,噼啪……”是烛火跳跃的声音。

    “咯吱……”门被推开,两人侧头望去,见寿王微笑走进来,忙离开座位,上前问好,寿王一一笑对,模样甚是亲昵。

    越是这样,蓝琳的心越是忐忑,她尽量保持微笑,与似乎挨的她有点近的寿王交谈,几番问候语过后,陈亦知已然当先坐回椅子上,并没有就目光放在二人的身上。

    寿王凑到蓝琳耳边,笑道:“不知,今晚丫头可有节目表示一下?”

    蓝琳见他的目光盯在她的袖子间,手里比撒东西的模样,知道寿王指的是下药的事情。果然,要来了吗?反正,不过是些没有毒的面粉,没有事。她这样说服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