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七章 我就是清溪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七章 我就是清溪

作者 : 月妖雪雪
    寿王府接待蓝琳他们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大眼小脸,看起来到有几分面熟,让蓝琳生出亲近之感,笑容自然也就多了点。

    没想到,这大眼小脸的少年一看蓝琳笑就脸红,刚开始说话都不利索,以上这百花宴的习俗,总算是在陈亦知的补充下,才说个大概出来。

    “哦,那这么说今晚上的彩头定然不小……”寿王可是皇子啊,若是彩头差了,岂不丢皇家的脸面。蓝琳满眼放光,一把拉住少年的胳膊:“小扮,你看,现在有没有可能去弄个漂亮的花雕……”

    话还未说完,领子已经被人给提溜回去,淡淡的眉目中隐含怒气,蓝琳摆摆手,向着从头顶一直红到脖子的少年吐吐舌头,少年愣了一下,在不敢看她,忙低下头,认真在前面带路。

    寿王府的园子极大,游廊画壁,花园小湖,凉亭假山不一而足,各个都是精品,从三米多高的假山过时,竟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定睛看去,从假山的左侧面有一条细细的瀑布流下,水清带着泥土的新鲜,这工程花费可是不菲。

    可见唐玄宗对这个儿子的宠爱,可是,宠爱有什么用,还不是夺了儿子的老婆,不知道若是将来寿王遇到这个情况会是什么反应。

    当乌龟练龟缩神功吗?正想着曹操,曹操就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离得并不是很近,大约能看到十七八岁的寿王面容儒秀,一身紫色华服,正与不时上来请安的人说着什么,举止优雅得体。

    随着领路的少年往前走,绕过摆放在室外,显出各种造型的雕花,不理众人或惊讶,或嘲讽,或鄙夷,或猥亵的光芒,走近寿王。

    他的眉如竹叶,俊秀里带着挺拔,他的笑温和,带着几分让人亲近的感觉,就似阳春三月的日光一样,让人舒服。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开朗明媚的人,会有那么冰的一双手。

    “你们两个可算是来了。”寿王绽出大大的笑容,亲昵的上前。

    陈亦知不咸不淡,微微作揖:“让王爷久等了,实在是罪过。”面上仍旧是他那副常用的淡然漂浮让抓不住的模样,

    蓝琳听话的站在陈亦知,什么都没说,只是福福礼,便也罢了,不过,她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寿王,她很想知道,寿王心里做着什么打算,可惜人家戴面具的功夫极好,只在她福礼时,有一丝惊诧闪过。

    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客气话,有皇上送来应景的赏赐之物,寿王便在大家的恭维声中,去前厅接旨。

    蓝琳也微微松口气,不用打着干笑,陪客气。她拉着陈亦知,向展览的雕花走去,这个是牡丹,粉红夺目竟比真的还要真上几分,上面不知是用何物点缀几颗晶莹的露珠。

    这个是梅花,出人意表的做成杏黄色,倒是凸显几分梅花的舒雅暖意,这个是正在绽放的芍药,那个是杏花……

    种种类型,种种材料,可谓是巧夺天工,让人不由心生感叹。

    不知何时,那个喜欢脸红,让蓝琳有几分亲近之感的少年,在不远处瞧着他们,每当蓝琳举目望过去,他又低下头,怯生生地躲在雕花的背后。

    晚宴,在太阳刚刚西斜时开始,艳红的朝霞铺展在寿王府的园子里,各色各样的雕花在如此的美景下,更显得多出几分迷幻的色彩,让人好似都能闻到空中盈荡的百花香味。

    蓝琳馋虫勾动,可惜陈亦知刚才离开时,就用眼神警告过她,这不,就算是坐在属于男人们的席位,那双眼也老看着她,敞着肚皮吃是不可能事情,只能挑选自己最爱的来少少品尝。

    “听说,惠妃娘娘在给寿王物色王妃呢,也不知哪个女子有幸,能够嫁给寿王殿下。”在蓝琳左手边不远处,有女子悄悄发言,嫩黄色襦裙,螺鬓,尖脸,应该是某个小辟的闺阁女子。

    她旁边显得略小一点的女子接口:“是啊,寿王殿下脾气温和,待人极好,在那个地方的声明极好,有情有义,若是能当他的王妃,可真是三辈子休来的福气。”

    “那个地方?”有人不理解。

    “就是……就是……哎呀,反正我听我哥哥说,寿王前一段时间在摘月楼又包了个女子,听说是叫清溪的,不过后来让给陈府家的小鲍子,这胸襟比起其它男人不知大了多少。”略小的女子杏眼,脸圆,说话起来极快。

    “不过就是个妓子,我家哥哥那日还见过,说是长得像颗葱,只是有点水灵而已,身体小的不成,哪能配寿王殿下,让给那个没出息的陈府小鲍子更好,正好可以一对。”明显带着酸味的感觉。

    蓝琳正含着小酥排骨,闻言低头看看自己的胸,明明也有包子大小嘛,哪里有那么平,再说,人家还在长身体的好不好。

    翻翻白眼,继续啃她的小排骨。

    “我家哥哥还说,那个叫清溪的,不过就是做些千奇百怪的姿势,说什么调酒,一点也不好看,活像只站不稳的鸭子。”继续说。

    蓝琳汗颜,思索着是不是她的表演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行了,不过就是个妓子而已,陈府小鲍子就是图个新鲜,照他的性子,定然没几日就会扔了……姐妹们,多吃点,一会还要去放花船,抢彩绸。”一句话结束大家的谈话。

    蓝琳没有发言,头都没抬一下,只顾着解决碗里的五香鸡爪,旁边忽然飘来浓郁的脂粉味:“这位姐姐,看着面生,是不是才到长安来?”杏眼圆脸刚才不停说着哥哥说的女子靠过来问,没等蓝琳将嘴里的鸡爪子解决完,便继续道:“若是姐姐想在长安游玩,不如来找妹妹,长安哪里好玩我在熟了。”

    “好啊。”蓝琳笑着点头:“要是出来方便的话一定找妹妹玩。”

    出来不方便?得到这个信息,她立马判断这个陌生的面孔,家世定然不凡,不然也不会家教如此之言严,在看看她身上这衣服的料子,做工无一不是精品,样式也是长安最近特流行的,如果她猜的不错,这衣服的剪裁定然出自胡一剪之手,胡一剪要价之高,不是寻常人能承担的起的。

    当即起了攀附的心思,句句恭维,处处放低姿态,待感觉二人关系亲近时,她在次开口:“在过几日,正好小妹府里举办诗会,到时候小妹去府里接姐姐如何?”

    蓝琳拿过面前女子递来的香帕擦擦手,待手擦干净,看着女子接过帕子塞回怀里后,笑的甜蜜蜜,倾身过去:“行啊,妹妹如此盛情,做姐姐的怎能不去,不过……”

    “不过什么?”语气里紧张也有兴奋。

    “不过……”蓝琳勾起她的圆润下巴:“叫你哥哥来请好了,要不然你连门都进不去。”众女面上皆现惊讶,惊讶的不是蓝琳的话,而是她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如此大胆,如此放肆,又是如此娇媚,好似山林间的狐妖下凡,一颦一笑,勾人心魄。

    “好。”女子呆呆的点头。

    如新月般的眉毛向上一挑,蓝琳笑的更加肆意,露出亮闪闪如贝壳一样的牙齿:“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如此笑,如此肆意,男人那边不知是谁,传来“咚”的一声,是桌椅倾翻的声音。

    “想。”女子持续呆滞。

    蓝琳放开她的下巴,捏捏她的脸蛋:“我呢,叫清溪,不知你认识吗?。”声音不大也不小,足够这一桌的人听去。

    良久无声,大家一时都未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蓝琳早已笑着离开椅子,向门外走去。徒留一桌惊奇震荡,只有杏眼圆脸的女子从怀里掏出弄脏的帕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门外,正处在夜幕降临的前夕,有着淡淡的灰蓝色。

    蓝琳踏出门去,早有小厮上来询问,她摆摆手,就站在门边,望向天际,有飞鸟从天空飞过,不受任何围墙的羁绊,自由自在,展翅高飞。

    “清溪妹子,怎么一个人独自赏月?”茹月从幽暗的别院门里出现,柔美的面颊在大红灯笼的映照下,显得有点阴森。

    蓝琳笑着上前:“怎能说一人,不是还有姐姐陪呢嘛。”她有点奇怪,茹月怎么会在王府的别院里走出,不过,想到曾经在茹月的月阁看到过寿王,想来两人的关系也算亲密。

    “妹妹,这张小嘴就是甜,怪不得招人喜爱呢。”茹月阴不阴阳不阳的,向她走过来。

    蓝琳错步让开,没想到茹月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在她耳边轻声冷笑:“妹妹,姐姐劝你一句,莫要太相信那人的话,小心到时痛不欲生。”

    “谢谢姐姐提醒,妹妹也有句话告诉姐姐……”蓝琳偏过头:“多行不义必自毙,姐姐要小心,不要被冤魂缠扰才好。”

    茹月的阴笑瞬间僵硬在脸上,手下使力。

    蓝琳胳膊剧痛,不过,一瞬又放松下来,待回过神来,身前已多出一人,淡青袍子,正是从正厅出来的陈亦知,淡淡的眉眼,带着疏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