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六章 佳人佳梦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六章 佳人佳梦

作者 : 月妖雪雪
    时光流逝,梦里依稀。

    “啊……”一声惊叫打破寂静的深夜,声音凄惨,明显是被吓倒了。

    蓝琳正睡到酣眠,猛地一下跳起来:“怎么了?怎么了?”环顾四周,却见黑暗当中一个影子呆滞的站在她挂衣服的地方,看模样特别像是馨馨,揉揉眼,眼前的事物清晰一点,却是馨馨。

    “馨馨,怎么了?”蓝琳疑惑的披衣下床。

    馨馨忙走过来,按上她的肩膀:“没什么事,刚刚想要起来小解,结果被个耗子吓到了。”迷糊当中,蓝琳也看的不那么清楚,见没什么情,她倒头睡去:“没事,耗子又不咬人,快去快回。”

    “什么耗子啊?美美的姐姐,你屋子里有耗子吗?。”清脆甜美的声音,带着满满地疑惑:“这耗子在哪里哇?我怎么没有看的。”

    一个激灵,蓝琳重新跳起来,这不是小白兔的声音嘛,她是什么时候进的屋子,怎么她一点感觉也没有,一看,面前没有人,揉眼,在看,“唰!”面前出现小白兔迷糊的脸,小手抓在头上,好似正在想那个可能的耗子在哪里?

    我……我……我……蓝琳无语的瞧着只穿着单衣的小白兔,生怕天气冷,着凉,忙把她拉进被窝里,见馨馨呆站在旁边,想到这两个人之间最近奇怪的表现,她以为是馨馨不大乐意,小白兔的到来。

    便半拉半拖的也将馨馨拉上床,鉴于两人之间似乎正在闹矛盾,蓝琳便将小白兔往里面挤,她睡中间,让馨馨睡到外面,这样便可以相安无事。

    “我要睡中间。”小白兔抗议,手脚并用的爬过她的身,等蓝琳想要分开两人,小白兔早已占去位子,还拼命的将蓝琳往里面挤,蓝琳无法,只得由她去。

    “啊……”蓝琳捂着嘴打哈欠,眼里流出眼泪,实在困得不行了,也不想管她们。温暖的被窝,甜香甜香的小白兔,居然一会就进入梦乡,什么都不知道了。

    晴,艳阳高照,可以说今日是蓝琳来唐朝之后,最为灿烂的日子。

    厚厚的夹袄早已经穿不成,就是薄薄的也不那么舒服,在蓝琳的坚持下,她选择了一件微厚的水红色襦裙,上绣荷花出放,袖口是经过改良的,现在长安城里比较流行的广袖,当然,还没有到特别夸张奢糜的境地,只是稍微开了点喇叭口。

    一扬手,就可以看到隐约在袖口中光洁的小臂。馨馨看起来情绪并不是很好,也没有在蓝琳穿的如此薄的情况下,大加反对。

    挑好衣服,便是坐在椅子上,照着铜镜,薄施粉黛,细描峨眉,仍旧是淡淡地装扮,更添几分清秀的丽色。

    “看看,我家馨馨的手真巧。”蓝琳收拾妥当,在铜镜里东照西照,颇为满意。吃完东西,杜妈妈那边派人来喊。

    蓝琳出门,馨馨和小白兔远芳都跟在门口,两人似乎神色都不是特别的好,尤其是馨馨,看起来随时都可以倒下。

    “馨馨,我要吃你做的蜜汁烤翅膀,还有香酥鸭腿,晚上回来就要吃哦。”蓝琳如此吩咐,笑着向她们摆手,抬腿就要上寿王府的马车。

    馨馨突然跑过来,一把拉住蓝琳的袖子,声音哽咽:“小姐,你……”

    “没事的,馨馨,乖乖的等我回来,要是有什么事,就去找碧姐姐,听到了?”蓝琳拉开馨馨抓在她袖子上的手,侧头向旁边的小白兔道:“帮我照顾馨馨。”

    小白兔略显沉重的点一下头,眸光闪烁,看起来想要说什么。蓝琳挤眉:“行了,快回吧。”

    马车“咕噜咕噜”向前面行驶,从摘月楼隐蔽的后门出去,在经过几条街道,有些街道显得嘈杂,人声鼎沸,有些街道又寂静无比,并没有多少声音。

    说起来蓝琳自从来到唐朝以后,还没有正式上过街咧。只是,这帘子还没撩起来多大,就觉瞌睡虫上脑,也不知是这软榻的马车太舒服,走起来像摇篮,还是昨夜实在被两个小妮子弄累了,反正,蓝琳什么也没看到,就睡过去了。

    “原来是陈府的小鲍子,老奴有事在身,就不耽搁小鲍子的时间了。”驾车的车夫面上作揖,说着抱歉的话,眸子里却带着不少的鄙夷,谁不知道陈府的小鲍子,不过私生子而已,母亲是卑微的胡女,这样的身份,也就陈大人那样耿直的人才会给个名分,放在别家府里,那就是个奴才的命。

    不等来人开口,他“啪”的一鞭子甩在马**上,大声吆喝“驾,驾,驾……”

    没跑几步,便觉面前一花,马车轻微晃动,似有人站到马车上,他担心车厢里女子的安全,向后看去,正见陈府的小鲍子,撩开车帘就要进去,大急,冷斥:“小鲍子请自重。”

    来人听到他的话,转过头来,灿然一笑,竟如春光乍现,满室花开,比起天上的艳阳还要耀眼几分。总是淡漠不流露任何感情的眸子,流光溢彩,泛着让人不能拒绝,也不忍拒绝的神采。车夫自认在寿王府也见过不少世面,甚至皇子,世家子弟也见得不少,竟没有一人可与面前之人相比。

    俊逸淡漠的气质,被这一笑,染上无数的明媚。

    “咚……”

    “哎呦……”

    有一二个路过的女子,竟看得入迷,撞在一起,旁边包子铺的老板娘,嘴巴张大看着,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大白包子,被早守候在一旁的小乞丐偷去两三个。

    “什么?”陈府的小鲍子,在外间几乎不怎么开口,总是沉默微笑,这一开口,竟是如此好听的声音,似金石相击的清越声。

    车夫下意识的一笑,摇头:“没什么。”待在反应过来,人早已进了车厢,只得暗自恼恨自个太没出息,居然抵不住一个笑,还是一个大男人的。

    可真的让他这么跟着,似乎也不妥当,要是赶人,在这大街上难免引人非语,正自矛盾间,从里面传出声音:“带我一程,这东西给你……”

    车帘里飞出一物,车夫顺手接住,展开一看,却是自家主子寿王的请帖,邀请陈府小鲍子陈亦知参加今日的百花宴。

    车夫的心这才定下一点,虽觉得还是不合适,可也没有办法,驾着马车向寿王府而去。

    车厢里,奇异的香味飘荡。

    蓝琳看起来像是睡着了般,头靠在车厢壁上,小脸红扑扑的,似染上红霞。陈亦知眸间泛出柔情,轻轻在蓝琳耳边唤:“清溪?清溪?……”

    唤不醒,心里有不好的预感,陈亦知忙拉过蓝琳,使劲摇晃几下,没反应,眉头皱的更紧,点笑穴,没反应,同时,在蓝琳袖子间异常的黄色药粉残迹引起陈亦知的注意,细细闻起来,竟与这车厢里的气味相同,只是要浓烈很多。

    是迷药,还是比较昂贵的那一种类型,不过,看起来下药的时机颇为匆促,量并不是很大。

    陈亦知拿出从许致远那里得来的药瓶,从里面挑出青色只有米粒大小的那一颗,听许致远说过这颗药丸虽小,却可以解百毒,不过只能解普通的药而已。

    仔细抠下一点,放入嘴中,凉丝丝地略带点苦味,等待片刻确认无毒后,陈亦知这才喂昏迷的蓝琳吃下。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陈亦知也没有想到,待药效发挥作用,蓝琳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拐个弯就要到寿王府了。

    “咦?你怎么在这?”蓝琳捂着有点昏昏的头。

    陈亦知知道时间不多,直接切入主题:“你中了迷药,我刚解去……”

    蓝琳瞪大眼睛,就要问。

    陈亦知已当先开口:“我知道你心里有疑问,不过,现在时间不多,等回去我在跟你解释,现在……”他抚住蓝琳的肩膀,盯着她:“进府之后,一定要跟在我的身边,不许乱跑,不许自作主张,明白吗?。”

    “知道了,我的大人,我跟你商量的那件事,你也要注意哦,今日有可能就是机会。”面前的妖人儿眯起眼睛,让人看不清情绪,只是那双灵动的手指在膝盖上不停的敲动。

    陈亦知从来都知道这个小丫头,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决定,恐怕没有可能太听话,只得自己多注意一点,至于那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完成,不管如何,先确认安全再说。

    百花宴,俗名迎春宴,并不是特别流行的活动,只有少数比较无聊恰巧又比较有钱的王公子弟,商贾巨富才会在春天到了之际,以迎百花的借口,办宴会,这宴会可大可小,小到只有家族内部人员参加,也可以大到一县一城参与,繁盛程度与举办的人有关。

    活动模式,通常是办宴会的人,准备好各种各样形式各异的纸花或者其它类型的雕花也可以,放在活动场地,共参宴的人赏观。

    参宴之人也可自带纸花供人观看,一般在放完花舟之后,还会选出最受欢迎的假花作品来,奖品由举动人设置,有时高达千金,有时只是一盘菜或者一瓶好酒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