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三章 亮出牙齿的猫咪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三章 亮出牙齿的猫咪

作者 : 月妖雪雪
    如果是在昨日之前,她或许会稍微考虑一下这个建议,不过,现在,她一点也不想去当别人的妾,再说,便是答应了,她依然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反而还要付出身体,将自己送入危险当中。怎么看,这比交易都不划算。

    素月看她沉默,可能是知她心中所想,继续加码:“我不需要你做多久,只要一个月就可以,到时候我得到所要的东西,自然会想办法将你送往别处,并且给你一个能在外间自由生活的身份,如何?”

    一个月?蓝琳有点心动,她不想陈亦知在为自己去冒险,那个笨蛋聪明有余,可实在是太过于原则性,很可能在寿王那个笑面猫手下吃大亏。

    答应,不答应,只在一念之间。一边是看得到的危险,一边是似乎比较容易的方法。蓝琳决定赌一把,她咬咬唇:“夫人有命,清溪哪敢不从,只是……”她犹豫一下,还是问出口:“不知道夫人所说的这个人是谁?”

    “陈玄礼大人,当今皇上身边极为受宠信的人。”素月笑语吟吟,横跨整个脸的伤疤被拉成直线。

    霸道,实在是霸道。什么叫杀人不见血,什么叫捅你一刀还让你笑着道谢。眼前就是,看那笑意,就如一只诡计得逞的老狐狸,看那气魄,笑意当真带着压迫性的威胁,让你根本没有拒绝的勇气。

    可是,陈玄礼是什么人,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年纪可以当她的父亲,更是陈亦知的亲生父亲,如果她当真听素月的话,那她和陈亦知之间,又该如何相处?

    “夫人,这件事清溪万万不能同意。”她直接拒绝。

    手上一疼,蓝琳知道那个素月尖尖的指尖陷入她的肉里,不吭声,不退缩,昂着头看素月,表现出坚硬的一面。

    “别忘记,你还有姐妹。”素月冷笑,如毒蛇吐芯。

    蓝琳知她点出与自己相好的碧波,馨馨,甚至是那只啰嗦的小白兔。心里挣扎,但事到临头,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她不是救世主,只是一个身中剧毒,连自由都没有的可怜家伙。

    “夫人,清溪的心里早已有人,除了他,清溪谁也不跟。”

    瞧着面前倔强的小脸,不由得浮起儿子苍白的面孔,心里火苗“蹭蹭”往上窜,这个丫头片子,好酒不吃吃罚酒,原本看在她上次并没有出卖儿子的份上,饶她皮肉之苦。又碍着儿子的面子,不曾给她脸色看,她倒是以为自己真的那么好说话了。

    手一伸,捏住面前人儿纤细的脖子,靠在墙上:“是想着陈亦知吧,我告诉你,那不可能!……进了我摘月楼的大门,你的生死就握在我的手上,今日个,便是你不答应,也得去。”

    “清溪,不去。”蓝琳的面上浮现出淡漠,竟没有初来时的惶恐和小心。

    素月有点意外,她以为给点枣子,在打一棒,这个看起来软趴趴的丫头自然手到擒来,没想到她的判断居然失误。这样的结果,更是刺激她的心神。

    “嗖……”抽出鞭子,用鞭梢勾起蓝琳的头:“再说一遍,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嗯?”

    蓝琳摇摇头。

    “啪……”

    鞭子横飞,打在蓝琳的肩膀上,蓝琳面色一白,几乎倒在地上。但是,神色并没有几分改变,手撑在地上,抬头望向素月:“夫人,寿王说这几日便要来看我,夫人最好下手轻一点,要不惹起寿王的不快,清溪无法承担,不如夫人现在就打死清溪,清溪也落得干净。”

    她居然没有发现,这丫头还有一副伶牙俐齿,如果是常人,定然被她压住,如果是别的事情,她也会放她一码。不过,这关系到她唯一的儿子,说什么,也不能让儿子被这丫头给迷住教坏。

    “哼……”素月冷笑:“好,今日就打死你,也省得寿王日日惦记,伤身伤心。”

    甩鞭落下,蓝琳闭上眼,肩膀止不住的颤抖。

    半晌,这鞭子也没有落在身上,鼻尖传来熟悉的兰花香味。蓝琳猛地睁开眼,见到清瘦的身子拦在她的面前,苍白的手指捏住染血的鞭梢。

    这一刻,空气彷佛凝固住。

    她以为他遇到危险,她以为会有很久才会见到他,没想到,在她落魄无助的时候,他再次拖着重伤出现,清瘦的身子犹如一座山一般挡在她的面前。

    傻瓜,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还要拼命的来救她?

    眼见素月的眸子里闪着极怒的火花,拿着鞭子的手不停的颤抖,好像是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

    陈亦知的身子摇摇欲坠,仿若下一刻就会跌倒,却依然捏住鞭梢,不后退一步。

    他这样的身子,怎么可以在经受住素月的鞭子。蓝琳咬牙,上前一步,也用手捏住鞭子,向素月道:“我答应你,我……”

    话未说完,陈亦知将她一把抱在怀中,在她耳边轻唤:“一切有我。”

    温暖的笑容,如昙花绽放,集聚所有的美好,蓝琳一瞬间软了下来,胃部的痛,肩膀的疼,让她无力的靠在他瘦弱却有力的肩膀。

    这样的场景,让素月极怒攻心,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直响:“你确定要这么做。”

    陈亦知点点头:“请素夫人成全,所需要的银子改日自当送来”。

    冷漠的气质,倔强的坚持,在母子二人之间形成一道不能逾越的沟壑。

    素月那一鞭子最终没有下去,昨日的行为已然让她后悔心疼,今日又怎会再度出手,只是儿子定然不能和这个丫头在一起,若不然,假以时日,儿子的心里哪还会有她的一分地位。

    “给我走,我倒要看看,你的坚持能有多久。”素月冷声冷言,甩袖而去。

    春园,已是漆黑一片,星星点点。

    蓝琳扶着陈亦知走进去,路上碰到脸色发白局促的“小白兔”,也幸好有她,不然蓝琳都不知如何才能走回来。

    从小白兔的口中得知,大胡子阿扎木和那个狗腿子王富贵依然在梅园里,蓝琳没心情见这二人,便悄悄地带陈亦知进入春园,梅园那里自有馨馨照拂。

    “这是怎么了?”碧波扶住摇摇欲坠的蓝琳,担心的问。

    蓝琳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胃部,肩上火辣辣地疼:“碧姐姐,救他,一点要帮我救他。”脑袋一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干什么?”碧波瞪眼瞧着正缩手回去的王雷亭,王雷亭一个哆嗦,陪着小心的道:“妹子情况不太好,我点了她的睡穴,休息一下。”

    碧波眸子里划过一丝异色,不过瞬间掩盖而去,只将被点睡穴,昏迷的蓝琳抱进屋中。

    陈亦知也将王雷亭背着进入屋中,放在榻上。“小白兔”早不经吩咐,从怀里掏出各种各样的用具,药粉,甚至还有熬药的小兵。

    看的碧波和王雷亭二人一愣一愣的,真不知这个娇小的身子里怎么能藏住这么多的东西。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白天拖走夜的尾巴,夜又遮住白天的余晖,天气慢慢转暖,人们已脱去夹袄,换上更为轻便的衣服。

    “慢点,你身体才刚好。”

    “哎呀,是不是才好了一点就忘了疼?”

    ……

    “小白兔,你干什么?这碗里又放了什么东西,好难吃。”

    “好啦,好啦,不要对我放电,我吃就是了。”

    梅园当中,某人苦着小脸,捏着鼻子将手中乌起码黑的东西一口喝掉。

    又一天。

    某人将可怜的小白兔堵在墙角里,恶狠狠地道:“不许在陈亦知面前说我身体差,知不知道?”

    “可是,你本来就差嘛。”小白兔扁着嘴,委屈极了。

    “嘿,还敢顶嘴,一会陈亦知醒来,你要说我的身体像老虎一样棒,知道不?”某人张牙舞爪。

    “骗人是不对的,老天爷会劈死我的。”小白兔继续装无辜。

    某人气急败坏,捏着小白兔柔嫩的小脸:“你要是在敢说我身体不好,我现在就劈死你。”

    “我……我……呜呜……亦知哥哥,姐姐她欺负人……”小白兔眼神一亮,趁着某人愣神的功夫,一下扑向后面。

    某人黑着脸转过身,瞧着陈亦知肃穆冷漠的脸,顿时堆满讨好的笑意:“咳咳,今天天气不错啊,小白兔,陪我去晒太阳。”

    这只小白兔,肯定早都看到陈亦知来了,居然敢不提醒她,还引她说这么多话,改天定然好好惩罚她。

    咦?这只小白兔居然像章鱼一样扒在陈亦知的身上,不满意,非常不满意。蓝琳眯着眼,笑着对小白兔亮出白森森的牙。

    小白兔居然不识趣,两只胳膊都缠在陈亦知的脖子上了,她到底有没有脑袋,男女授受不亲啊,这样对她也就算了,还要黏上陈亦知,不答应,决不答应。

    “远芳啊,今天晚上,我们姐妹两个睡,好不好?”蓝琳笑着凑过去,好像是碰着小红帽的狼外婆。小白兔一个哆嗦,飞快的从陈亦知身上下来,一边摆手,一边往屋子里跑:“不用了,不用了,姐姐还是陪亦知哥哥吧。”

    蓝琳很满意,总算是上次的床上教育课非常成功,小兔子在也不念叨的要爬上她的床。

    “咚……”额上一疼,蓝琳双手捂住,不敢看陈亦知。

    “下次在这样,我就让远芳给你开最苦的药。”陈亦知拉着蓝琳的小手,轻轻揉搓:“穿的这么少,还要出来晒太阳,我看时晾鱼干还差不多。”

    难得,不怎么喜欢说话的陈亦知来取笑她。虽然鱼干的比喻让她很不满意,可也算是受宠若惊,她一把抱住陈亦知,脑袋在他的胸前蹭蹭:“谁说的,人家一点都不干,要不,你试试看?”

    俊秀的脸上拂过红霞,眼睛别向他处:“有人来找你。”

    “谁?”蓝琳贪婪的吮吸怀抱着淡淡的兰花香,不愿放手。

    “阿扎木。”

    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么些日子,她一直刻意躲避这个大胡子,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不死心,不想去见:“亦知哥哥,我们去晒太阳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