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一章 误会风起鸳鸯错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一章 误会风起鸳鸯错

作者 : 月妖雪雪
    “你敢……”她双眼冒火。

    瞧着手中的鞭子被儿子捏在手中,额头上满是血污,像河流一般从他的眼角流下,双唇却是没有一丝血色:“母亲,你真的就这么希望我死?”语气软软地,没有几分力气,却字字扎到她的心,那双平和的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竟让她不敢对视。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互相对视的时候。

    门“咚”一声被撞开,跌跌撞撞地跑进人来,翠色的襦裙,摇曳的腰身,小巧的脸庞,带着满满的泪花,夺下两人手中的鞭子,扔在地上,又张手将已经几乎没有几分人的颜色的陈亦知护在身后。

    “主使,请饶了亦知,茹月甘愿代罚。”梨花带雨的容颜,充满恐惧和坚定。

    她用尖尖的指甲勾起茹月的下巴:“那如果我说,要你的命呢?”没有人不珍惜性命,她倒要看看,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明显茹月神情一震,可神情里惧怕的意思居然减了不止一分,脸上并没有出现多少挣扎的颜色,已重重点头:“只要主使答应饶过亦知,并且让我照顾他的伤,直到看到他完全康复。”她咬咬唇:“那时,主使要茹月的性命,茹月绝不反悔。”

    果然是她选择的好媳妇,刚毅果决,虽手段有几分毒辣,可痴心不改,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她的儿子。

    得了台阶,自然要下,她扔下疗伤圣药之一的金刚断玉膏,冷哼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背过身去。任由茹月磕头后,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陈亦知带走。

    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去会会这个另儿子动心的小丫头,看她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竟然将她一向听话的儿子迷成这幅模样。

    梅园,好吃好喝好酒,香味十足。

    有人欢畅无比,有人无语凝咽,这边王雷亭和碧波像看笑话一般,边喝着清溪特意调制的美酒,一边丢几颗酥皮花生到嘴里。

    那边蓝琳无语的瞧着掉在自己腿上的小白兔,唇红齿白,咧着干净的笑容:“姐姐,姐姐,我想和你一起睡,姐姐的床榻好漂亮,屋里好香香。”感情是个见人香就跟的主。

    “远芳啊,姐姐晚上是要伺候客人的,难不成你要在旁边看着?”蓝琳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借口,望着泛着小星星的眼睛,重话根本说不出嘴,只得想出这样的办法,将她吓走。

    没想到,这小白兔又将她抱紧了几分,神情间带着紧张,好似生怕自己将她丢了,赶不及的点头:“我和姐姐一起伺候客人就行,银子都给姐姐,我只要一口饭就行了。”

    黑脸,无语,什么时候,古代的女子竟然比来自现代的她还要思想开放,居然主动说要搞三人大战。而且还能说得如此坦荡荡,如此眼神明亮,让人想歪了还会觉得自己太无耻。

    “姐姐,姐姐,我看你唇齿发青,是不是呼吸困难?来,快让我来帮你看看。”啰嗦兔子又开始自言自语。

    双手掉在她的脖子上,就算是人小,可这重量也不是现在蓝琳这个小身板能够承担的起的。被吊了这么久,能不嘴唇发青,脸色苍白,外加大汗淋漓嘛。

    可恨,这个丫头居然埋怨起自己:“你不是我怎么知道压到你了,我以为你一直不动,便是能够承担的起,咦,我这么小巧玲珑,比羽毛还轻,怎么可能压倒你,一定是你的身体太差,晚上巫山云雨太过尽兴,对了,昨夜个我可看到姐姐屋里一宿都没灭亮,可是酣战到天明……是拉,是拉……一定是,看姐姐眼角发青,明显是未休息好……姐姐……”小眼神闪亮:“这么辛苦,就让我帮帮你啦,我一点都不介意。”

    饶是蓝琳脸皮在厚,对于男女之事也不是那么不能言语,可是被这小丫头说的面热心热,恨不得堵住这张“吧唧吧唧”使劲说着的小嘴。

    当她听到这小兔子看到她屋里的亮时,眼睛一亮,也不顾得碧波在那捂嘴偷笑,连忙将小兔子将她身上抓向来问:“远芳,昨天都在我房外?”声音很轻,梅树下的两人听不到。

    小白兔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点点小头:“我看到有个俊俏的哥哥进了姐姐的房,大半夜快天亮的时候,又有人将哥哥从姐姐屋子里架走。”

    有人带走陈亦知?蓝琳心里一提,手心不由自主的加重:“有没有看清是什么人带走那个哥哥的?”

    小兔子摇摇头,蓝琳心里不由得失落,心情也沉重起来,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可还是发生了,她该怎么办?

    “那个人全身都蒙在冥离后面,看不到脸,不过,我觉得她有点熟悉。”小兔子手指放在嘴角,说有所思。

    蓝琳听了,忙问:“你觉得像谁?”

    “只是觉得熟悉,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还是想不起是谁。”小兔子神情沮丧,是为没有帮到她的忙吧。

    这件事也不能怪她,黑灯瞎火的谁会看清楚被冥离遮住的人,咦?她貌似遗漏了一件事,既然深更半夜,黑灯瞎火,又冷又没有什么好处,这小兔子呆在自己屋前干什么,还是偷偷的隐藏起来,不让人发现?

    她应该不是蕾丝边吧,瞧着眼前亮闪闪,一步也不想离开自己的小白兔,猛地一阵恶寒,该不是这小白兔,天天男装打扮,将自己也当成男人吧。

    不知何为,她竟然没有生出一丝这只小白兔有可能是某人棋子。思考一下,留下她可以,反正馨馨那里也要有人照顾着,爬上她的床这件事是万万不能。

    “这样,你去馨馨屋里跟她睡,也能照顾下她嘛。”蓝琳提议。

    这次小白兔竟然没有破天荒的反对,只是沉默半晌,眉头微皱,呢喃自语:“这样的方法似乎更好……”

    蓝琳一点也听不明白,也懒得去管,现在的她心里一团麻。将缠人的小白兔打发走,她沉着脸坐回石凳上。

    到底是何人带走的陈亦知,想要做什么?估计茹月的可能性下降,因为她没有道理要隐去自己的容貌,她的老虎爪子早都向她亮起。

    正想着,梅园的门口突然响起杜妈妈的声音,杜妈妈是这红院里的管事,平时,蓝琳孝敬不少陈亦知给她的银子,就是图个安心,没想到,这关键时刻还是顶点用处。

    “夫人,要不要我去让清溪姑娘准备准备……这院里有客人,怕惊扰夫人。”杜夫人特有谄媚的声音不是特别高。

    但已经足够引起院子中人的警觉。

    当素月踏入梅园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王雷亭像大爷一般,正经危坐,煞气凸显,碧波眸间生情,缠在他的身上,不停的给他夹菜喂进嘴中。

    清溪媚笑艳艳,拿着特制的酒壶,酒杯,正做出飞天的姿势,碧玉的酒杯在抬起的右手心,酒壶顶在头顶,细腰如柳,小脸的清秀褪去,多了几分媚态,几分风情。

    “夫人?”蓝琳似乎乍一下见到她,手心的酒杯拿不稳,朝地上摔去,眼看就要落在地上,坐着的王雷亭突然抱着碧波弹身飞出,接住酒杯,一饮而尽:“如此好久,岂能浪费,清溪该罚。”

    素月眉心一皱,从王妈妈地嘴里听过这个叫王雷亭的男子,颇为有钱,不仅在红院买下院子,而且将碧波全包,可谓财大气粗。

    没想到武功居然也如此高强,恐怕在江湖上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手。这样的人,似乎不应该得罪。

    对于原本钟情于碧波的他会出现在清溪的院子里,也有几分猜测,定然是清溪这丫头不甘寂寞,所以勾引而来。

    刚才更是没有出息,才见到她居然连个酒杯都拿不稳,这样胆小水性杨花的丫头怎能配上她的儿子。对于心里的决定越发认为没有错误。

    “公子,这是我家夫人,对清溪颇为照顾的。”眸子勾人,便是随意的一抛,都是媚态丛生,止不住的风流灵动,好像个生在山谷里的小妖,干净里透着自然而然的娇媚。

    这让素月更加不满意,坐了一阵,心里便有了决定。

    待送走素月,梅园的院门一关。

    三个人立马换了姿势,碧波一把拍去王雷亭抓在她大腿上的手,自顾自坐到一边。蓝琳像一滩泥般,趴在石台上,刚才那场表演还真是费劲,眉毛都快抛得飞出去了。

    “清溪,素月让你晚上过去吃饭,会不会有事?”碧波神色不安,对于她来说,素月就是吃人的恶魔,只要见到,就会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蓝琳下巴放在手上:“应该没有什么事,我刚才那么卖力,为她赚钱,眼球都快抛出去了,她应该高兴还来不及才对,晚上请我,应该是想着表彰我的努力吧。”她并没有说,素月曾经交给她,将寿王纳为她的入幕之宾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

    不过一个月的期限还没有到,素月应该不会找她的麻烦才是。不管她,反正想了也没用,等晚上一切自会有分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