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七章 啰嗦糖兔子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七章 啰嗦糖兔子

作者 : 月妖雪雪
    华服玉带,卓雅风流,少年般柔和的容貌,带着几分贵气。“怎么,不希望看到我?”黑曜般亮眼的眸子,噙着满满地笑意,在蓝琳惊愕的表情下,将她揽入他的怀中。

    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寿王,她以为是馨馨来着。蓝琳巧笑嫣然,任由寿王抱着她坐在椅子上,手捻起寿王的衣袖,轻轻一嗅:“好酒……”她抬起头,媚然的盈盈:“王爷,在姐姐这喝好酒,我看才是不想看到清溪呢。”

    “本王一向喜欢乖巧伶俐的孩子,我想你不会另我失望,对吗?。”寿王捏着她的下巴,微笑里带着几分威胁。

    想起交给王雷亭去查的黄色药包,蓝琳心中一敛,不动声色的应下,此时的她唯有表现的温顺,有利用的价值,对方才能带给她相应的好处不是。

    不过,为何觉得寿王这话像还另有所指,难道除了她之外,这红院或者摘月楼之中还有其它的棋子不成?

    正想着,脸上一凉,让她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是寿王正用指腹擦着她脸上的伤痕,就是那日被茹月用指甲划出来的。

    他的神色之间带着几分愠怒,这让蓝琳有点疑惑,这伤的是自己,他气个什么劲?或许是因为她是他的棋子,就像是货物一般,作为主人的他可以随便折腾,却不容许别人来碰。

    “王爷,这是心疼我了?”蓝琳笑着握上寿王的胳膊:“清溪真高兴。”

    寿王一点她的鼻子:“不心疼你,你要是偷跑了怎么办?”这模样,哪里像是将她摆弄在手中,当棋子耍,倒像是对着心爱的恋人一般。

    蓝琳倒是有自知之明,人家可是王爷,正儿八经的皇家子弟,她虽不是太丑,可离国色天香还差的远,顶多就算是个清秀罢了。

    不过,这么暧昧的姿势,这么火辣辣的如小太阳一般的目光,射在身上久了,也难免感觉热的慌。

    趁着寿王不注意,蓝琳作势一推,从他的膝盖上站起来,又倒杯茶放在他的面前:“王爷,请喝茶”。话音才落,门口处就传来茹月甜软的声音,想来是与陈亦知刚刚续完情来着。

    蓝琳还没什么动作,旁边的寿王已然站起身子,朝外面迎了去,临了还嘱咐蓝琳呆在屋中,不许出去,不许做小动作,这算是什么事,她也只不过是想瞧瞧热闹好吧,又不会真的对茹月那个女人如何。

    倒是这一个二个的男人,都不让她对茹月动手,虽然也没什么其他的念想,可这心里呀,还是酸溜溜的。

    三人在门前停下,继续说着什么,蓝琳在屋内,听不太清楚,只能从茹月偶尔发出的笑声中,猜到三人谈的非常愉快。

    接下来,事情竟然古怪的可以。寿王和陈亦知两人一起离去,连这屋子的门都没有进,蓝琳虽然有点担心,可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要做的就是讨回馨馨,带她离开。原本以为,茹月肯定会千方百计的进行阻止,便是不阻止,也会讨价还价,得到什么好处。

    哪想人家居然是叫馨馨来治伤,这大夫都请好了。

    又是一番致歉的说辞,说是原来年纪小,不懂事,弄伤了馨馨。现在进行忏悔,另外补偿馨馨一大笔钱,还将馨馨让给她,并且保证以后决不会再提要回馨馨的事情。

    这……蓝琳一时也想不清楚,茹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前几日在素有的房门前,她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要将自己的人要回去。

    蓝琳可不认为,这么点时间,她就能觉悟这么高,定然是中间发生什么事情,很可能这件事就发生在自己昏迷的三天里。

    再次与茹月客套一番。蓝琳带着馨馨离开月阁,目光落在馨馨被包成包子一样的手腕上,她担心的小声问:“她没有难为你吧?。”

    馨馨的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恍惚,好似被什么事情给打击到了一般。走起路来也是轻飘飘的。

    “那边是湖。”蓝琳第三次把她从错误的道路上给拉住,实在放心不下,便在出了园门外,找了个僻静之所,扶住馨馨小小的肩膀:“馨馨,到底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告诉我。”她望住馨馨,能感觉出她的不安。

    馨馨突然朝她猛地一推,哭出声来:“小姐,不要问了,真的,她没有对我做什么,我只是有点不舒服。”说完,掩面奔去。

    这小丫头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蓝琳将疑问埋在心里,又担心她,忙追上去。才跑了几步,就听到不远处,馨馨的惊叫声。

    出了生么事?她的心猛地一提:“馨馨,怎么了?”高声问着,脚下加快,顷刻间已跑过拐弯处,却见馨馨倒在地上,不知如何。在她的面前站着一个男子,身材颇为娇小,竟与女子有几分相仿,正弯下腰拉着馨馨,拉住的地方正是才刚刚被包的手腕。

    “啊……”馨馨痛苦的叫着。

    蓝琳眉头一蹙,赶上前将馨馨拉起来:“多谢这么公子,我家丫头总是有点毛手毛脚的,没伤着公子吧?。”

    她这么问,已是摆起道歉的姿态,若是对方有些礼数,自然不会在怪罪下来。只瞧了眼前的人两眼,觉得面目大概有点小巧玲珑,心下奇怪怎么男生女相。便没有多注意,只将心思放在馨馨身上,圆圆地眼睛还挂着泪珠,长长的睫毛下闪闪发亮,说不出的让人怜惜。

    到了嘴边的责怪,全部都成了软软细语。

    “一个比一个手脚笨,快点让开。”耳边响起夜莺般好听的女声,蓝琳诧异的抬起头,这才发现眼前这人居然是男扮女装,怪不得唇红齿白,好似金童一般。

    若是平常,蓝琳非要去捏捏这假金童的脸蛋不可,可现在,人家貌似语气不善呐,眼睛瞪的跟小老虎似的,盯着自己抓住馨馨的胳膊,目光锐利,如果有刀的话,她的手估计都成骨架子了。

    感觉到馨馨的惧意,蓝琳将她护在身后,不说话,只是拿眼睛瞅这个唇红齿白的“假金童”,瞧这一身打扮,锦缎袍子,玉带缠腰,飞扬的眼神,或许是某个对青楼比较好奇的贵族之女。

    蓝琳轻笑一下:“公子请。”将路让开。

    “哎呀,真是,我是说,你让开,我要你身后那个人……”不带蓝琳反驳,她继续数落:“你是她的主子嘛?胳膊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让她出来乱跑,这也是碰到我,若是碰到厉害点的,不是又要挨一顿罪。……啊,不对……”面前的人挠挠脑袋,将蓝琳一把拉开,将馨馨有旧疾的手腕托住,看了半响:“这好像是我刚刚才包扎的,咦?怎么被解开了,这……”鼻子凑上去闻闻,脸色唰的变得铁青,指着蓝琳就是一阵埋怨:“你这是想要她的小命是不,居然用酒来泼,好狠的心。”

    我……我……我……蓝琳张口语言,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在一边看着眼前的女子飞快的忙碌起来,金针囊,上药匣子,棉布包,还有不少奇奇怪怪连蓝琳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不断的堆积在路边上。

    馨馨神色间有点不愿意,可明显对这“假金童”比较害怕,一动都不敢动。

    你说我这个小姐怎么不动?其实,那个……她也怕了。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会这么罗嗦,会有这么多的话,会从人的嘴巴开始一直讲到**。

    “我告诉你,这三七,回去后必须碾成细末,每次最多十克,还有茯苓,白术,记得要拿水煎服,一共煎四次,第一次两个时辰,千万要注意,这些药必须一起放在药罐里,不能落掉一样……”零零散散,不知所谓的说了一大堆,突然给馨馨上药的手一顿,侧过头来问蓝琳:“你听懂了吗?。”

    这还敢说听不懂,蓝琳连忙点头。说这人嘴巴罗嗦,可手下可快的很,才一会的功夫,已经将馨馨的手腕重新包过,不过……馨馨哭丧着脸:“远芳姐,可以小点嘛?这样,就做成活计了。”

    蓝琳暗叫不好,正想脚底抹油,可惜慢了一步,袖子已经被人给牵住:“你要馨馨做什么活路,交给我好了。”

    “不用,不用。”蓝琳忙摆手,乖乖,这样的人放在跟前,人不疯了才怪。

    来人眉头一蹙,正色道:“怎么能不用,或者,我将银子给你,你自家去找人来服侍,馨馨到我那里养上一段时间。”

    这人……”不用,真的不用。“蓝琳去拉馨馨,准备跑路,来人却紧紧地抓住她的袖子,一来二去,争执之间,两个药包从袖子里划出漂亮的弧度打在来人的脸上。

    蓝琳手慢,人家手快,眼睛一眨,已经到了别个手中。一包是从碧波交给她的化功散,一包是寿王给她的,并不知道是什么。

    “还我。”蓝琳向她要。

    来人不理,抓起其中碧波给她的那包放在鼻尖:“咦,好奇怪的味道……等等,这是那个人做的,对,肯定是……只有他才能想出这么妙的配比方式,一定是他……”一瞬间这个唇红齿白的小金童手舞足蹈,拉住蓝琳的衣袖,摆着兔子般的眼前哀求:“姐姐,带我回去好不好,我能洗衣做饭,还能看病按摩,我吃的真的很少,一碗……一碗就可以。”

    这都是什么事。蓝琳望着抓着她的衣袖,死不放手的“小兔子”,目光恰落在她另一只手上的黄色药包,心念一动:“远芳啊……”刚才馨馨是这么喊得,看“小兔子”乖巧的点下头。她指指那个黄色的药包,如引诱小孩子的怪叔叔般笑道:“你要是能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我就答应你。”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当蓝琳找到远芳这只小兔子时,她正趴在桌子上,瞪着那包黄色的药,头发乱糟糟,衣服乱糟糟,脸上乌起码黑不知是什么东西,整个屋子里更是充满一股臭鸡蛋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