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六章 公子 请走开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六章 公子 请走开

作者 : 月妖雪雪
    月阁,处在红院在高的位子,面朝东南,采光极好,尤其是院子里有一处自然的小湖,因为天冷,结成厚厚地冰层,阳光照在上面,就如一块巨大的镜子。小湖的四周栽着柳树,可以想见当春天到了,万物复苏,杨柳依依,随风荡漾,树下湖水泛泛,荡起层层波纹,不时有金鱼游过,会是多么美丽的景色。

    走到门口,蓝琳调整一下心绪,慌张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将事情搞得一团糟,以她现在的情况,面对茹月来说,并没有什么胜算。

    不过,为了馨馨,也同样为了今后在离开摘月楼时能少一点阻力,她必须要跟茹月谈谈,茹月执意要跟她过不去,那就不能怪她心狠,摸摸怀间碧波给她的药,再次确认是否放好。

    这才抬起脚,迈过门槛,不过,还没有放进去,就听到身后传来碧波的跟人打招呼的声音:“陈公子这厢可好?”

    陈公子?心里居然有点惧怕,蓝琳忙加快脚步,想到也许人家只是路过,并不是这么巧也来找茹月,可是,似乎她预料错了。

    “清溪,身体感觉如何?”陈亦知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赶上她与她并排而行。蓝琳偷偷地从侧面看去,貌似这本就清瘦的脸越发的棱角分明,脸色带着点病态的苍白。

    蓝琳知道陈亦知的身体并不是很好,尤其是胸口处的剑伤,因为毒素的原因,好的极慢。前几日与寿王交手,定然又加重伤势。这本是由她而起,关心一下,也是理所当然,或许,可以将寿王的话告诉他。

    清溪转头笑笑:“好多了,没有什么大碍。”她的目光扫过他的胸前:“倒是你,还是要多多注意下自己的身体。”

    两人对视一笑,在接下来不多的交谈中,蓝琳意外得知,陈亦知并不是自己主动来的月阁,倒是茹月请求他来的,似乎身体还不舒服……哼,不舒服,恐怕是相思病吧,蓝琳没有多说什么。倒是陈亦知在得知蓝琳是为了自己的丫鬟馨馨而来,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当即表示要她回去,等消息。

    “我不会回去,馨馨是我的丫头,就是我的亲人,若是让我知道有人欺负她,清溪虽然愚笨,只是个别人家的笼中鸟,可也要为她讨得公平。”清溪横了陈亦知一眼,加快脚步,隐隐约约之间,她明白自己为何不想见到陈亦知,因为她将要对付的人,是他需要保护的人吧。

    不管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真心想保护的,结果都是一样。他们两个人之间会发生矛盾和争论,这是蓝琳她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不愿意面对的,所以她一直逃避,不愿听到他的消息,不愿知道在自己还没有苏醒之时,陈亦知去了什么地方。

    她害怕得到陈亦知对茹月袒护的任何消息,因为这样会让她恨他,虽然可以理解报恩的心态,可她不能阻止自己去恨他。

    好不容易,能有一个在心底的人,她不希望这样的人在她的心底出现裂痕。拢拢衣襟,将寒风挡在衣服外面,瞧着身边依然跟随的男子,她叹口气,继续争取:“亦知,我真的不想你介入我和茹月之间,回去吧,明日再来看她。”这话已经是她的底线,便是连她自己,也很惊讶,为何会对这个男人在自己心里的观感有这么强烈的反应。若是在原来,她绝不会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任何解释。

    旁边的男人停下脚步,将蓝琳的胳膊一拉,她受到这股力量,身子因为惯性的原因,脚下又是白雪,这么一滑,身子向后倒去,没有意外落入充满兰花香味的怀抱。

    她挣扎,他箍紧。

    “清溪,听我的话,乖乖的回去休息,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男人热乎乎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语气里几乎带着恳求。

    这样的语气对于总是沉默不语的陈亦知来说,很难得。可是,他恳求的是让自己饶了那个女人,那个将她掳到柴房,心怀不轨,又下魅香,欲将她除之而后快的女人。若不是,她那日跑去素月面前挑拨,还要要回馨馨,自己又何必在素月那许下承诺。

    蓝琳心中冷笑,身体却温顺的如小猫一般不再挣扎,她在陈亦知的怀抱中转过身子,仰起头,娇笑的看着陈亦知,手指戳着他的胸口:“不知,我们的大好人陈公子想要如何处理?是将那个女人点下穴道,扔进有大老鼠和毒蜘蛛出没的柴房,还是下点上好的魅香,让她春宵一度,或者……直接某天夜里,一刀刺进她的胸膛,送她离开摘月楼……”

    陈亦知的眼里闪过讶异:“那日你也在?”

    蓝琳没有回答他,用甜美的微笑结束谈话,离开他的怀抱,向院中西北角落里的二层阁楼走去,不经意间,似乎看到馨馨的影子从阁楼的门口一闪而逝,她心里一跳,加快脚步。

    胳膊又被拉着,她挂着嘲笑朝后看去:“请放开……清溪说过,清溪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大可放心,清溪绝不对去做知法犯法的愚蠢事情,更不会伤了你的恩人……噢,也可以说是情人。”这句话有那么点赌气的成分,这情人二字顺口就说了出去。

    “清溪……”陈亦知的目光带着几分沉痛:“其实茹月她不是一个坏人。”

    狠狠地甩掉陈亦知的手,蓝琳冷笑:“对,她对你来说不是坏人,一来救了你的命,二来还帮你暖床,当然不是坏人。”看陈亦知还想阻止,她只觉得一口气憋在心底:“不要在说了,我不想你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变得不堪。”

    转过头,不再理会陈亦知,径直走向月阁。

    寒风吹过,带起她的发丝,刺入她的心间。第一次,蓝琳觉得盛唐的冬天这么冷,冷到手脚都不听使唤,冷到心里像被冻成一块,没法思考。

    光秃秃的梅树,枯萎了花朵,没有一片花影昭世曾经的傲然美丽的身影,仅有不屈的树干,盘绕回旋带着皑皑白雪,挺立如初。

    蓝琳走过梅树下,如一阵风吹过,落下纷纷白雪,点在如墨的青丝上,点在绣着梅花的肩头拥挤跳跃,不一会儿便消融在阳光的照耀下。

    “呀,还真是贵客……来,清溪妹子,来这里坐。”茹月今日穿着一身锦缎长袄,上身粉色带大朵的牡丹绣花,下身石榴红的襦裙,腰间系着穗子带,更显得腰肢动人,盈盈不容一握之感。

    她似乎一点也没有见外,看到蓝琳就如见到许久不见的姐妹,亲热的不得了,让蓝琳几乎都以为是走错了地方,或者,这秀美柔弱的面皮下已不是那日用指甲都能划破她脸的疯女人。

    不过,愣了一瞬,蓝琳迅速调整策略。俗话说,敌不动我不动,既然她这般作为,自己就响应几分好了,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今日将她和陈亦知一同引来,是想要做点什么。

    蓝琳笑眯眯地顺着茹月相拉,坐在楠木椅上:“妹妹早该来姐姐这问声好,却让姐姐费心了一把,着实不好意思。”

    她这话弄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暗指茹月前几日所为,也是在提醒她,她对她所作的事情桩桩件件都不会忘。

    茹月柳叶般的眉目稍挑,眸子里闪过几分意外,不过一个眨眼就掩盖过去。甚至,没有一丝尴尬的表示,还亲昵的拉起蓝琳的手拍拍:“妹妹说笑了,你我既然都与亦知有缘,不妨相交一场,免得亦知为难。”

    “姐姐说的是。”想刺激她,挑起她的怒火,在趁机占便宜,没门。蓝琳噙着笑意,低眉顺目,表现的温文尔雅,大方得体,便是素月在场,也绝对挑不出她一点毛病。

    说的多了,都是些没有营养的恭维话。说到底还是蓝琳吃亏,她没有功夫,手上的力气自然没有茹月这女人的大,才互动片刻,这手腕子就被捏青了。

    这样捏下去,这手腕非得像馨馨的一样,落下旧疾不可。蓝琳咳嗽两声,拉开话题:“亦知哥哥,怎么还没有进来,我们两个是一起进的园子啊?”

    “估计是在看冰湖吧,他每次来最喜欢在那里呆一会……妹妹先坐,我去看看他。”茹月终是放开蓝琳的手,向外面走去。

    望着茹月离去的背影,走起来非常焦急,很可能已经知道陈亦知身上的伤,要不然也不必这么着急不是。

    还真是信任呢,这么隐秘的事情也去告诉别人。蓝琳无意在考虑这两人,她刚才明明看到馨馨进到这里,为何会不见了踪影。

    揉揉发痛的手腕,环顾四周,简单的布置,紫檀木雕花大椅,同色系的会客小方桌,临窗的左边摆着一方小书架,上面摆着三排书,书桌的前面放着棋盘,上面还随意摆放着黑棋和白棋,棋盒放在一边。书桌的左边架着古筝,呈现紫檀木的颜色,看模样,不是古琴也是千金一掷的精品。

    素月对这茹月果然是另眼相看,她也没想到这屋子在茹月的布置下,还有几分清幽的雅致,倒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正在看着,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