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五章 我们俩的交易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五章 我们俩的交易

作者 : 月妖雪雪
    没有躲闪,没有逃避,蓝琳的手勾上寿王的脖子,如小猫一般顺从的嘟嘴,迎向来人霸道的索取,没有一点生涩,仿若是风月中的老手,媚意荡漾。

    寿王忽的停住,漆黑的眸子少了一分惊异多了一分不耐,蓝琳嫣然一笑,赤|luo的身体微微上抬:“王爷,这么快就嫌弃清溪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无限接近,几乎到了鼻尖相碰的局面,蓝琳能清晰的听到面前男人“咚咚”的心跳声,身上些微的檀香味道。

    她伸出粉嫩的舌尖,在寿王的唇上擦过,搂住的人身子猛地一颤,犹如过电,然后,本能的将她推开,似乎又觉这样不妥,再次上前一大步。

    狠狠地咬上她的唇,很痛,有淡淡的血腥味在口里散开。这男人是属狗的吗?一上来就咬人,蓝琳无语的翻翻白眼,闭上眸子,顺从的迎合面前男人粗暴的动作。

    灵动的舌尖滑过他嘴中每一处的嫩壁,吸吮着甜美的汁液,胳膊从他的脖子滑到他的腰际,指腹带上些微的力道擦着他的背部。

    每一个神色,每一分动作,让两人之间的温度迅速的升温,不过,这不是蓝琳要的,感受到面前男人的指腹划过她光luo的背。

    蓝琳睁开双眼,柔柔地瞧着面前的男人,这双漆黑如墨的眼里分明没有一点**的味道,男人的身子似乎刻意的在与她保持些微的距离,那么,这一切就是如她一般在做戏,提起的心五味杂陈,想到素月的要求,可她并不想太快的委屈自己。

    手指继续下滑,向他的腰腹下摸去,这个过程中,蓝琳紧紧地盯着寿王的眸子,一寸一寸,在手指到达小肮下的某地时,终于让她捕捉到他眼底的厌恶。

    手指移到寿王的胸前,使劲一推,面前的人已然离开桶前,脸上流露出极度诧异的表情,不过,瞬间又被温笑给掩盖下去。

    没有生气,也没有说话,就这么负手而立,眸子里带着几分好奇。

    果然是皇家那种吃人的地方培养出来的人,一举一动,每一分神情都能收放自如,不演戏还真是亏待他了。

    蓝琳撇撇嘴,胳膊搭在桶壁上,手撑着脸颊:“王爷,不喜欢清溪。”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寿王眉稍挑:“是。”他俯下身,勾起她的下巴,从满带寒意的眼睛里,蓝琳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知道他的身份。

    “王爷,清溪说过,清溪只想要自由,至于王爷要的,只要清溪能办到,绝对会尽力而为。”既然不想隐瞒,这话还是挑明了比较好。

    与寿王作对,以至于要用她来做诱饵的那个人,虽然拜托陈亦知,可自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就算这个身体的主人真的跟他情意深重,山盟海誓,可跟自己一毛线关系也没有。

    “本王知道,可是……”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睛,带起几分嘲弄:“你似乎没有带给我几分诚意。”

    蓝琳心一揪,是因为隐瞒陈亦知的事情吗?也就是素月让她弄清楚,陈亦知身上有没有伤的那个任务。

    承认,还是不承认,下巴处被捏的很紧,像被老虎钳子夹住一般。她几乎可以肯定,若是寿王听不到满意的答案,他会毫不犹豫的捏碎她的下巴。

    “嗯?如何,怎么不说话了,妖人儿?”寿王继续紧逼。

    蓝琳捂着鼻子:“阿嚏……阿嚏……”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捏住她下巴的手,早在第一个喷嚏时便拿开了,此时,他正满脸嫌恶地瞧着蓝琳。

    蓝琳不好意思的笑笑:“你看……哎呀……实在是这水有些凉,清溪身子骨弱,又不幸被下了毒,所以……”言下的意思是,你这个下毒的罪魁祸首,让人受了苦,还这般不讲理,更加没有诚意,瞬间将包袱推在对方身上。

    扔掉擦手的帕子。寿王黑着脸甩下袖子:“解药本王自然会给你……如果你能在三日内从王雷亭身上套出许致远的消息,这摘月楼便可以不必在住下去。”

    “不在摘月楼,那清溪能去何地?”蓝琳故意眨着眼睛问。

    “本王自然会给你安排宅子,待信拿到,就放你自由。”寿王边说边往外走,好似有什么急事。

    蓝琳瞧他脚步急促的模样,猜测或许是有人往她屋子来,因为寿王是练武之人,自然比她的耳目要灵敏一些。

    再说,这许致远的行踪,王雷亭根本就不知道,便是碧波也不清楚,只知道是被她的恩人带走了。这样的任务根本就不能完成,一丝的机会都没有。

    “清溪觉得住在摘月楼挺好,就不需要王爷操心了。”蓝琳开口拒绝:“当然,若是王爷有其他的更简单的要求,清溪还是愿意帮忙。”人家是王爷,捏捏手指头就能让她吃不消,所以还是客气一点。

    寿王的脚步停在门口,没有转头:“将这药让陈亦知吃了,也可以。”话音刚落,黄色的纸包落在桌子上,里面应该就是包的药粉。

    目送寿王离去,眼见黄色的药包,连一点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蓝琳撇撇嘴,打着哆嗦,穿好衣服,还是觉得冷,又加了一件陈亦知前几日送来的锦缎荷花夹袄,这次觉得稍微暖和了点。

    走到桌边,拿起黄色的药包,闻一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药?寿王不是已经答应陈亦知,两人一人提供书信,一人提供解药,何必在来下药,难道他就不怕陈亦知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因为这药惊扰到陈亦知,而中途生变?

    那么,她又该怎么办,是听寿王的,还是难够有其它的办法解决。

    正想着,“扣扣扣……”有人敲门:“清溪妹子,能进来吗?。”碧波的声音。

    蓝琳将药包塞好,应了一声,门打开,扑鼻的香味迎面而来。顿时勾的蓝琳肚子里的馋虫“咕咕”直叫,她赶忙扑过去,眼见王雷亭端了个大托盘,上面放着四个盘子,都用碗扣起来,以免失了热气。

    香味就是从这而来,蓝琳拉着碧波的胳膊:“好姐姐,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两人有说有笑,不一会儿蓝琳的肚子就吃得饱饱的,看着王雷亭在一边站着,脸色拘谨,小心翼翼地动作,不敢说一句话,吃饭这些时间,她竟然发现,这个一根筋的姐夫,那双三角眼就没有离开过碧波的脸,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一直都在看碧波的眼色。

    看在这个便宜姐夫上次为她舍命传消息的份上,这忙还是要帮的。靠在碧波的肩膀上,笑语吟吟:“我说姐夫,怎么一副输掉裤子的模样,莫不是赌钱赌的倾家荡产了……”不等王雷亭辩解,她继续道:“不过,算你遇到我们姐姐这么好的人,不仅貌美如花,人见人爱,而且一副菩萨心肠,不会怪你做错事的,你说是不是姐姐……”抬起头,撒娇般的摇摇碧波的胳膊。

    “你这鬼丫头。”碧波点点她的头,佯装嗔怒:“胳膊肘子竟往外拐,倒是帮起外人来着。”

    蓝琳嘟嘟小嘴:“哪里是外人,不是便宜姐夫嘛!”朝王雷亭挤挤眼,这个家伙一点眼色都没有,赶快开口道歉啊。

    不想这个王雷亭傻笑般的点头:“是,是,是便宜姐夫,不是外人。”

    怎么有这么呆的人。蓝琳瞪他一眼,他又马上改口,神色惶然:“不是,不是便宜姐夫。”

    好吧,彻底被他打败了。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英雄一到心上人的面前,智商绝对为负,看他现在的模样,哪里有一点高手的风范,更别说用眼睛发出戾气吓倒一片人了。

    “行行行,不是便宜姐夫,是超级贵的姐夫。”蓝琳没好气的打断王雷亭的自语。三人又说笑了一阵,期间碧波总是若有意似无意的提起陈亦知,蓝琳通通都将话题转过去,心里总有一点不安的感觉,让她不想知道这个人的消息。

    待王雷亭和碧波之间的误会终于在蓝琳的插科打诨下解除,蓝琳这才脸色一正,站起身向王雷亭作揖:“姐夫,清溪想求您办件事,可否?”

    “什么事,你说吧,我替他答应。”碧波很干脆的揽下活计。

    王雷亭嘴角抽了抽。蓝琳知道他定然是想起上次帮自己去传信,结果差点有去无回的,心有余悸。不过,她现在这个时机提出,决不怕王雷亭不答应,毕竟他才刚刚得到碧波的谅解,这里面她也出了不少力气。

    “妹子有事,当姐夫的定然万死不辞,说吧。”王雷亭拍着胸脯,打下包票。

    蓝琳拿出寿王留下的黄色药包,神色间做的极为凝重,连带的碧波和王雷亭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妹子,怎么了?”碧波关心的问,目光落在蓝琳手心里的药包。

    “我想请姐夫找个可靠的人问问,这包里的药到底是什么?”

    “就这样?”王雷亭眉头一挑。

    “是的,这件事对清溪十分重要,还请姐夫一定费心。”蓝琳将药包拆开,将里面的药分出了一点点,那另外的纸张包上,交到王雷亭手上。

    寿王的事情,蓝琳并不想跟任何人讲,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分危险,这不但是为自己负责,也同样是为了他们负责。幸而,碧波和王雷亭对于她这次突然生病,和这古怪的请求并没有相问,也省得她花费力气编谎。

    三人正商量该找什么人来鉴别的时候,门猛然被推开,蓝琳心中猛地一跳,对面的王雷亭窜出去,还没来得及出手,来人已经惊慌的喊:“大事不好了,清溪姐,你家馨馨被茹月那个女人强行拉到月阁去了。”

    什么?蓝琳霍然站起,逼向来人:“你如何知道?”这来人不是别人,却是往日曾经跟蓝琳吵过几句嘴的澜云,心里念着陈亦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