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三章 两个男人的对峙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三章 两个男人的对峙

作者 : 月妖雪雪
    朦朦胧胧中,蓝琳似乎看到眼前一闪而过的面容,带着熟悉的味道,只是,她的脑袋完全被面前男子精壮的身体勾着,身体里的血液一路向上直冲脑顶,一路向下直冲小肮,不对,还要更下一点。

    “嗯……”弹性十足的指腹划过她的指尖,竟是说不出的愉悦,嘴里戚戚艾艾的呻|吟,希望得到更多的温暖。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就在下巴处的面具,已然被眼前的人拿走。但是,她没有注意到,不代表别人没有注意到。

    赶来的人,淡眉间,死死地纠结成川子,总是不露出多少心绪的眼,爆发出极深的戾气,让整个房间都好似下降到零度以下。

    “叮……”清脆的刀剑碰撞声,声声不绝,随意的麻布衣裳,配着有个性的八字胡,灵动如风,只是胸口上针扎一般的痛楚,让他的动作稍缓一刻。对方似不愿将真容爆出,可面具还没来得及戴在脸上,已然被剑尖挑翻在地,他便用宽大的袖口遮住面容,一手仗剑抵挡,有了顾忌,自然束手束脚,几个回合下来,竟是谁也没有奈何谁。

    “咔嚓……”

    两柄宝剑在相互的撞击下断成数段,跌落在地,形如废铁。

    诡异的是,这般举动之下,房间里的桌椅完好无损,看不出任何打斗的痕迹,陈亦知心思一沉,猜测眼前男子的身份,他衣着虽不张扬,可那举起的袖口旁,绣着繁密细腻的图案,身上若有若无的带着某个熟人的影子,就是这个影子,让他亦不敢大下杀手。

    “砰砰砰……”

    拳风雷动,霍霍声响,霸道的劲气扫过桌子上的茶杯,“嚓……”裂成一片一片。

    “啊……我要翘辫子了……”某人惊天一喊,带着无奈,带着期盼,带着身体的宠宠欲动,身体的热度持续的增加,眼前两个人影,好似在跳着引诱她的舞蹈,那一回眸,那一展袖,她想要抓住,可身子软绵绵地。

    身体噌在带着纹路的锦被上,带起一阵战栗。

    “刷……”最外面的轻纱落地,如一片红云从天上直坠下来,像咒语一般,定住正在打斗的两人。轻纱帐下,湖蓝色的锦缎面被子上,娇小的身躯如不安的小鹿匍匐在上面,墨色如缎锦一般的发,披散在白皙圆滑的肩头,大红色的肚|兜上,挺翘的两点如小包子一般,青涩而羞涩。

    大大的眼,如迷路的小鹿,跳着让人不安的光芒,偏偏那一细长的柳叶眉,如一把小刷子一般,骚动着凝滞的空气。

    小手扒在床沿,不知怎地,整个人居然一滚朝地上落去。

    “嘶……”呆立的两人同时倒抽一口凉气,像两只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共同的目标。只是,一直拿袖子遮住脸的“五爷”似乎想到什么,整个人在快要挨上蓝琳时,硬生生的止住。

    下一刻,蓝琳已经被化装成胡子“大叔”的陈亦知接在怀里,感受着怀中人儿极为不稳的心绪,以及身体上浓郁的魅|香,他瞬间知道发生了何事,心顿时揪的紧紧地,一种从未有过的后怕,袭上心头。

    如果,不是他知道茹月的睚眦必报的性子……

    如果,不是馨馨发疯般,不要命的赶来报信……

    如果,不是主使的提醒……

    他不敢想,从来没有这么想紧紧地将一个人搂在怀中,护在怀中,也从来没有如此愤怒,他指腹拂过蓝琳额前汗湿的碎发,抬起头,冷冷地看向面前的人,不知何时,这个“五爷”以及戴上面具,潇洒的坐在桌边,自斟自饮,好似在看好戏一般。

    以为戴上面具,他就没有机会在知道他的身份?为了完成主使的任务,对于这个人他可是没有少研究,他的喜好,他的性子,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他相信,就算是他的父母也不可能有他的了解深。

    所以,那么一瞥已经足够,更遑论交手这么多回合。

    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隐藏的如此之深,戏演得如此之真,欺骗过几乎所有的人,也是他,一直在伤害蓝琳,不论手段,不管方法。

    “哼……”重重的一声,隐藏着他的愤怒。

    “五爷”好似没事之人,举起茶杯,对他摇摇举起,黑曜般的眸子闪着不见底的光芒,一副胸有成竹,志在必得的模样。

    胸口的闷更甚,何况怀里还有一具香喷喷粉嫩嫩,不时拨弄他的衣衫,摸索他两点小豆豆的小妖女,真是……真是恨不得,恨不得……

    艳红的小嘴呢喃嚅动,似乎说着什么,他低下头贴近,只听到这张小嘴不断的重复一句话,就是这一句话直接浇灭他满腔的热血,晃动的情丝也冷静下来。

    ……还真是不会吃亏的主,这般情况了,还不忘反击。陈亦知无奈的笑笑,“嘘……”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将心里的杂念和不稳定的情绪通通压制到一边。

    跳上床,用被子包裹住蓝琳的身体,右手握住她的掌心,缓缓地送入内力,一点一点的驱逐她体内的魅|香。

    同时,他向坐在桌边的一直在等待的“五爷”开口:“东西我带来了,就看你有没有诚意。”

    正捏着茶盖漂着杯中茶叶的手一顿,并没有着急接话,而是慢悠悠地将唇贴在杯沿,轻轻地小咗了一口,似乎是感受茶叶里的清香,半晌,才咽下茶水,放下茶杯。

    只是指尖依然划在茶盖上,黑曜石般的眼睛闪过捉摸不定的光:“我如何知道你就是傲霜?”

    “你为何一定要知道我是不是傲霜?”陈亦知将问题推回去:“你要的只是那封信,不是吗?。”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

    “五爷”的目光突然落在他的手上,眸间一冷,噙着嘲讽:“没想到鼎鼎大名的侠盗傲霜,居然会对这么个无才无貌的女子上心,竟直接用内力帮忙驱除药力。”

    继续冷视“五爷”,他有些不明白,眼前的男子花这么大的力气,不就是心心念念地要得到傲霜无意间拿到的信嘛?

    若不是,那日恰好在许致远的住处安排了暗哨,他也追不上掳去许致远的人,只是,他没有想到,欲要带走许致远的人居然是小胖子,这个小胖子他虽不知道名字,却在傲霜的身边见过他,也知他极受傲霜的信任。

    也从他那里得知,傲霜在上一次的长安行动中,得了重伤,命在旦夕。怪不得他会留书让他照顾小丫头,更令他欣慰的是,小丫头已经拿到可以控制毒素蔓延的药丸,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也足够他将她带出长安,藏到更为安全的地方去慢慢解毒。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直抓捕傲霜的人,居然是为了一封并没有多少内容的信,或许有那么一点点隐晦的指使人贪污奉献的意思,可这背后的人地位如此之高,就算是这封信真的落入当今皇上之手,最多也就说上几句而已。

    如此大动干戈,真的是为了那封以被抛入入水中的信?不管如何,当知道这个信息的时候,陈亦知就开始盘算,他想要试探一下,对方或者真的紧张这封信,那他就可以直接用这封信来用作次交易。

    虽然,有点冒险,可是……轻轻地捋顺怀中人儿的头发,她呼吸均匀,已经睡熟过去,身体里的魅香也完全被他驱除,可他一点也不想撒手,硬生生地告诉自己:这魅|香不是一般的春|药,又在床上赖了几个时辰。

    桌边无人,却在蓝琳最喜爱的躺椅上,多出一个人来,坚硬的面具下是陈亦知也猜不到的神情,他双手交握,枕在脑后,想着不知何样的心思。

    房间里,三个人,除了蓝琳,剩下的两人都在等待,等待对方忍受不了开口。

    “我答应你。”清润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不是刻意的沙哑和低沉,是本来的声音。

    陈亦知眉梢一挑:“多谢王爷成全。”既然用本来的声音表示,他也不想继续装下去。

    “不过,解药还需一段时日配置,傲霜不如暂且住下,所有花费本王一力承担。”

    看起来十分大方,不过,这里面的真正心思,怕只有他才晓得。陈亦知现在假扮傲霜,短时间还可以,长时间自然就会有诸多的隐患。想一想,微微扬起眉角,状似不羁的道:“不敢,不敢,王爷的刀剑颇利,傲霜怎敢停留,这信我已给多情公子,想必王爷知道他。”顿了一下,故意略去那双眼睛里的冰寒,再次开口:“我想王爷也是做大事的人,而傲霜不过是个不入流的盗贼,只想自己的女人尽快安全,不如……我们一月为期?”

    “好。”没有任何犹豫,当即答应。

    “咯吱咯吱……”竹制躺椅发出不能沉重的断裂声,修长的人影已推开门,迈出右脚,不知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对床上的他抬眼问道:“你又是何时猜到我的身份,是那封信?”声音里带着一丝紧张。

    陈亦知不置可否,留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

    月上中天,圆溜溜的,又到了每月十四的日子。

    屋中,烛光摇曳,带起点点晕黄的暖意。

    忽然,床上的人剧烈的抖动起来,陈亦知连忙扑到床沿,抓住小小的手,不让她的指尖抓伤自己,却在他的掌心留下数道血痕。

    “啊,好痛……好痛……哥哥,蓝琳的头好痛……”痛苦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蓝琳的嘴里发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