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章 许致远失踪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章 许致远失踪

作者 : 月妖雪雪
    王妈妈那里传来消息,让蓝琳这两日随时准备,有贵人可能要到梅园里来,胭脂,各种饰物,以及七八件新的衣服,各式各样,可谓有了不少的心思。

    馨馨在一旁咂舌不已,据她所说,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王妈妈像这样大方过。

    蓝琳倒是觉得无所谓,她本就不喜欢用这么胭脂,平时最多受不了馨馨的唠叨,涂一点薄粉而已。这饰物,倒是有一支钗很漂亮,是用白珍珠制成的张开翅膀,好似欲飞的蝴蝶,蝴蝶的眼呈现出迷人的紫色,带着一点迷幻的色彩。

    她的屋子也迎来最热闹的日子,一次不平常的赏赐,几乎整个红院的姑娘们都动了,纷纷表示出“善意”的好奇,不是称赞蓝琳的美貌,就是称赞这胭脂,这首饰,这衣物……

    咦,才两天的时间她的门槛都被踏坏了。

    蓝琳摇摇头,迈出门外,此时真是夕阳最美的时候,红色的朝霞铺满整个小院,落在白色的雪地上,渲染着如少女般的红晕。

    馨馨去为她准备食物,红院里们的女人们也散了,毕竟此时可是做生意的黄金时刻,便是红院的姑娘们在清高,也得伺候来找乐呵的男人不是,便是她也不能幸免。

    倒是不知,能让素月花掉如此多钱财的人,是何方神圣。

    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陈亦知曾经答应过她,保护她,不会有人来打扰她,胁迫她,看来,又是一个美丽的童话呢。

    风呜咽的吹过,带起蓝琳的裙角,似乎还有一股清幽的兰花气息,如何都驱不散,熟悉的感觉,就如同昨夜的梦境一样。

    “砰……”

    “劈……”

    “啪……”

    “咔嚓……”

    ……

    隔壁院子里,不时响起各种声音,似乎是……有人砸东西?

    蓝琳撇撇嘴,这两个冤家,这才好了几日就这般闹腾起来,这一下下砸的她颇为肉疼,这可都是钱拿……就这么被砸了,实在是可惜,可惜啊。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有另外的相好了?……”王雷亭一着急,他特有的带着沙哑的声音就冒出来。

    “是是是是……行了吧,给我滚出去。”碧姐姐的声音听起来也在发怒。

    “你……你……”蓝琳爬上角落里的梯子,看到的就是王雷亭满脸怒火的指着碧波的鼻子,三角眼爆发出极强的戾气。

    碧波“啪”的一下打掉王雷亭的手,冷声道:“让开。”

    王雷亭伸出的指头都在颤抖,肩头不停的耸动,蓝琳几乎都能听到他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的声音,呦呦呦,这气发的还不浅呐。

    他握成拳头,对着碧姐姐的背影吼道:“许致远不见了,说出他藏身地方的是不是你……不,不用问了,一定是你,那夜里从我口中套出话来,后半夜就去告诉别人去了,是不是?不要反对,早晨的时候我看到你鞋底湿湿的,是踩了雪对不对?……”

    一声声的职责,一句比一句寒冷,一句比一句暴躁……“为何,要出卖我?丽丝,为何……”声音一下变得悲怆,似乎已经到了心里崩溃的边缘。

    碧姐姐的身子摇了摇,脚步停下,良久无声。

    趴在墙头的蓝琳,心“噌”的一下提起,貌似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出卖?这种话说起来可是非常严重的啊。

    可是,碧姐姐心里有王雷亭,就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而且这情意还不是一般的深,怎会去出卖王雷亭呢?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心里隐隐不安,想到前日里,王雷亭说起许致远失踪的表情时,满脸的愤然和担心,这个人一定在他的心目中有着极强的地位。

    他也曾经猜测,许致远是被面具男给捉了去。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因为王雷亭说起那日受到偷袭的时候,那个面具男曾经让他说出许致远的下落。

    若不是,陈亦知前来搭救,他很可能逃都逃不出来。

    可到底,面具男这么迫不及待的抓许致远是为了什么?听王雷亭说,这个许致远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只是医术稍微好一点,会毒,会治病,会下蛊,甚至……还极其百无聊赖的去走过少数民族聚集地,学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他的师傅人品太差,在江湖上薄有名气。

    等等……下毒……王雷亭说过能化去人武功的药,只有许致远那个地方才有,这么说就是其他地方都没有,那么,这许致远的医术,可就不是王雷亭说的稍微好一点,很可能是一代名医什么的。

    胸口猛地一疼,好似被针猛地扎了一下。

    蓝琳捂住胸口,最近几日,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越来越频繁,痛感也越来越强,她不能不对小胖子的话提起重视,况且……陈亦知也说过她深重毒药。

    会不会自己身上的毒就是陈亦知下的?他是面具男的同伙?

    不会……蓝琳摇摇头,可不会的话,他如何知道自己在摘月楼,还让王雷亭带上纸条过来。可,要么,是面具男觉得她办事速度太慢,想要出来亲自去对付陈亦知,又因为陈亦知的武功不错,所以想到要用其他稀奇古怪的玩意。

    她脑海里首先窜出曾在树上看到过的巫蛊之术,又想到什么巫术,降头术,鬼婴……想的她整个身上都发起冷来,几乎无力去管院子中相互沉默的两人。

    这也不能怪她联想丰富,实在是她以前闲着无聊时,看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书,各种各样的小说实在看的太多,这一想,就想歪了。

    “啪”的一声,拽回蓝琳的思绪,她就看到院门“忽闪忽闪”的扇着,门楞上的雪“簌簌”的直往下掉。

    院里没有王雷亭的身影,只有碧姐姐孤独的立在那里,因为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可是蓝琳能够感觉到她心里的哀伤,似乎是……绝望。

    不应该如此,到底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是误会,可碧姐姐连一句反驳都没有,照她的性子,虽外柔其实内刚,断不会忍受他人的污蔑,尤其是她重视的人。

    可……正想着,院中的碧姐姐突然“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碧姐姐……”蓝琳心里一紧,慌忙爬下梯子,直奔隔壁的春园,扶起倒地的碧姐姐,见她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好似丢掉魂魄一般……那曾经如宝石一般,透出干净和强大生命气息的蓝色双眸,浮现着死一样的灰败。

    蓝琳抱住她的身子,想要将她送到床上,可膝盖一软,就朝地上落去,要看就要和碧波一起跌在地上,忽然,怀中的人一轻,好似没了重量一般,而她的胳膊热烘烘的,好似有一股热流从她的掌心流入,充满力量的感觉。

    碧波的状态很不好,她也来不及奇怪,进入屋中,素雅淡洁,将碧波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碧姐姐……碧姐姐……”蓝琳轻摇碧波的手,可没有什么反应,估计是气怒攻心,这世上也只有王雷亭那个笨蛋才能将碧姐姐气成这幅模样。

    想到,碧姐姐在素雅那个暴躁的女人手里,不知挨了多少打,被羞辱多少次,现在好不容易与爱人冰释前嫌,可又搞成这幅模样,鼻子一酸,眼眶不由的有点发湿。

    拍拍掌心里瘦弱的手,蓝琳柔柔地道:“碧姐姐,那个笨蛋要走,是他的损失,妹妹会一直在碧姐姐身边……别担心,妹妹一定能找的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一定不能丧失信心,要不妹妹犯错的时候,又有谁会来护着我……”

    “清溪妹子……你好是笑着最好看。”碧波的眼里带起几分神采,只是神情依然痛苦。

    蓝琳抽抽鼻子,咧嘴露出大白牙:“姐姐喜欢,我就天天笑给姐姐看。”

    瘦弱没有几两肉的手,离开她的掌心,冰冷的指尖划过她的面颊,带着宠溺,发白的唇终于带起一点微笑,接着她从怀中掏出个青瓷瓶子放在蓝琳的手心道:“这是你要的药,记住,不能随便使用,这药没有解药,中了的人便会武功尽失,还会有大概一个时辰神智错乱的情况发生,因为属于实验品,其它副作用并不清楚。”

    是那个叫许致远的告诉姐姐的吧。这么说……可碧姐姐为何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是将许致远卖给面具男?或者,这里面还有其他的误会。

    蓝琳不死心,她收起青瓷瓶子,捋顺碧波有点散乱的头发:“姐姐,事情不像是姐夫想的那样,对不对?”

    床上的人摇摇头:“他说的没错,是我出卖他,故意套出许致远的藏身地。”

    “咔嚓……”门外似乎响起木柴被踩断的声音,蓝琳转头望去,却传来几声猫叫,便也没在意。

    “他……并没有危险是不是?”蓝琳相信碧波不是会害别人的人,绑走许致远的人,不一定就是面具男。

    果不其然,碧波点点头,可蓝琳在问下去,她便什么都不肯说了。

    蓝琳也不好接着问,只能吩咐刚刚做饭回来的丫鬟,好好照顾她。又安慰了几句,这才回到梅园,才开启院门,饭菜的香味飘进鼻中,最重要的是……酒香?闻这香气,带着几分梅花的味道,偏向清新,少一点甜味的缠绵,酒香浓郁,定然是百年好酒。

    馨馨什么时候这么奢侈了,这样的酒,她如何买的起。但愿还没有开封,就还能送回去,可是,这样的酒香应该已经打开了。

    急切的推开门,张口就喊:“好你个小妮子……”话未说完,直挺挺地给噎回去。这……这……这位大叔是谁?为何会在她的屋里喝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