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九章 梦里依稀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九章 梦里依稀

作者 : 月妖雪雪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圆,撒着清亮的余晖,从窗缝,门缝中偷偷的溜进来,若是这一片清幽的月光有眼,能够感觉,一点会羡慕床上相互依靠的两人吧。

    男人着一身淡青的长袍,坐在床边上,淡淡的眉目间,溢着满满的柔情,他的手,白嫩细腻宛若比这月光还要清幽几分,落在床上女子的脸颊上,指腹细细地磨砂而过,很轻很轻,彷佛怕惊醒睡梦中的女子。

    他的指尖留恋的滑过女子的左颊,晃了一下,停留在如红玫瑰般艳丽迷人的双唇上。他的指尖在轻轻地,发出战栗,似乎他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指尖,连肩膀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的眉,他的目,紧紧地盯住怀中的女子,时而蹙眉,时而微笑,不是那种招牌式的微笑,而是深深地达入眼底,落在心里,如山林拨开了轻雾,露出他清新柔美的线条,那手指尖的舞动,犹如最高超的琴师,正在弹奏美妙的乐曲。

    低下头,轻轻地吻上臂弯里的女子,算不得吻,只算是轻轻一触女子的额头,随即离开。如蜻蜓点水一般,不留丁点的痕迹。

    连屋外的风,都嫉妒如此梦幻般的景色,如梦似幻,偷偷溜入屋里,带起烛影一阵摇曳,映照在墙壁上的影子也跟随着烛影晃动。

    风吹拂起女子散落下来的发,它感受着如牛奶般的丝滑,带起阵阵飘香,它的调皮,使得某人战栗一下,更紧地搂住身边的温暖,头更深的埋入,贪婪的吮吸着。

    陈亦知拉拉被角,将一直往怀里钻的清溪裹得严严实实的,嘴角微撇,有些无奈,可更多的是欢愉,一种从未有过的,被别人需要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将他的心涨的慢慢地,有些发疼,但跟多的是甜,甜道心里去,让他止不住的想笑。

    这样想笑的感觉,已经不知何时便不曾有过。怜惜的伸手,搭起清溪胸前的发向后撩去,却没想怀中的人儿微微一侧身,指尖不经意间擦上一片柔软,犹受电击,他的指头往后猛的一缩。

    “啊!”怀中的人儿猛的喊起来,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就见眼前抬起一只手,摸向自己的头发,使劲的揉搓,嘴巴里还不满地唠叨:“讨厌,哥哥不要闹啦。”说话的人儿眼睛依然闭着。

    哥哥,是哥哥嘛……可以搂在怀里,可以肆无忌惮的在睡梦中逗弄,原来他们的关系已经这样密切,那么他……脸色瞬间变得刷白,全身都如坠在冰窟当中,丝丝的凉意从他的背脊爬上来,如他炙热的心,一下凉了。

    她不属于他。

    陈亦知嘴角下拉,看着她熟睡的笑颜,心紧紧地揪在一起,就算没有那个人,他也不能和她在一起,面前浮现出戴着面纱的主使……她不会同意。

    紧紧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良久,激荡的心情才再次平复。他抬起手,想要将怀中的人儿放在床上,手一动,感觉又什么东西缠在手上,转过眼,一缕墨色的发丝缠在他的指头上。

    应该是刚才他去拨弄清溪的头发,一惊之下,不小心扯到的,怪不得刚才她会一下惊叫起来,应该是痛的吧。

    眸间闪着他也不能控制的温柔和疼惜,轻轻地,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将手指上的发丝弄下来。其实,如果可以,真的想就这么缠住,不放开。

    将淡淡的叹息止在胸腔当中,临着一点距离,他轻柔的点着面前娇艳的红唇,怀中的人儿突然张口嘴一口咬上他的手。

    “嘶!”痛在手指间蔓延。

    这只小狈,牙这么尖。陈亦知无语凝噎,身体竟然又在起某种他痛恨以及的变化,想要拔出手指,没想到才离开一点,就被再次咬住。

    “想……跑……”娇艳的小嘴里含含糊糊的吐出字:“这鸭大腿可真香……啊……”

    他感觉被咬住的指腹上,灵活带着温热的小舌头,软软地舔舐着,好似偷吃的小猫。

    这……这……这……

    脸上腾的一下发起烧来,身上过电一样的酥麻,更要命的是,这酥麻还在继续……汹涌澎湃的热血冲上他的头,“嗡”,他彻底呆住。

    滴答,滴答,是烛泪的声音。

    光与影纠缠在冰冷的墙壁上,带着不真实的幻觉。

    良久,手指被放开,红艳的小嘴吐出长气,好似极为享受:“真香啊……哥哥,你要不要也来吃一口……虽然有点冷,味道真的不错。”

    “哥哥?”

    “哥哥?”

    ……

    怀中的人儿闭着眼,在焦急的呼唤,好似丢了什么重要的宝贝,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哥哥,不要离开我……”

    声声呼唤似有一柄锤子敲在他的心上。

    不知为何,他会开口,反正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接口,就附在她的耳边:“我在,我一直都在。”

    胳膊猛地被更大的力气抓住,好似要将他的身体揉进去一般,很难想象这样的人儿会爆发这样大的力量。

    “哥哥,我真的怕……真的怕……你像医生说的那样……离开我,永远的离开我……”医生?应该是大夫?他张起耳朵,不放过任何话语,胳膊不由得也使劲揽住怀中的人。

    “哥哥……你有救了……我在姨娘那借到五千块钱,这样医生就不会赶你走了……一定要坚持住,哥哥,我一定能救你,一定能……”

    “哥哥,我知道你想要骂我,我知道,可我真的没有办法,姨娘将我推到门外,一点钱也不给我……她可是我们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是的,我那么干了,我在雪地上写字,写我们的情况,然后,我脱掉了鞋子,赤着脚在雪地上旋转跳着,许多人都来看我,有很多是姨娘的同事邻居……哥哥,你都不知道当时,姨娘的脸有多困窘,她甩下五千块钱走了……姨娘真的是很好面子的人,我不好,我只有钱,只要救到哥哥,我继续跳,有不少好心人塞钱给我,现在我们足足有五千六百块钱,放到医生那里,他就没有理由赶我们走,你一定能够活下去……如果,你不活着,我也活不下去了……”

    “这个世界已经太冷,太冷,我不能没有哥哥,不能……”泪从她的嘴角滑落,像春天里的雨花,越下越多,打湿他的衣袖。

    这么多话,有些说的极轻,有些说的极快,他并没有听的完全,也不懂,可他听到姨娘,听到姨娘不给钱,听到赤脚,听到……

    尽避听不懂,也能感受到话音里浓浓的害怕和对哥哥的眷恋。

    心忽然很酸,酸的疼,想将怀中的人儿紧紧的护在怀中,没有人能够在伤害的了她,没有人能够在让她掉泪,他喜欢她肆无忌惮的笑,像暖阳里的春日,给人无限的阳光。

    这就是她赤脚旋转的原因,那时的她一定充满惊恐和对未知的害怕吧!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提醒自己,还有希望,还可以坚持,只要不放弃,就可以……

    她不听他的劝告,执拗的要去自己寻找出路,甚至,不惜去招惹背后的那个人,只是因为缺少安全感,就算她对自己有些好感,但是,并不完全相信。

    她相信的是将命运捏在自己的手里。

    其实,在她肆无忌惮,无形无状的话里,隐藏着她的脆弱,甚至,不经意握,就会轰塌。

    不,她会在轰塌之前,再次坚强起来,以她认为的方式继续活下去。

    目光落在她稚嫩清秀的脸上。这一次,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只想给她所有怜惜,轻轻地吻尽点点泪珠。

    他会守护她,不管用什么方式,如果她没有恢复记忆,不愿意去那人的身边,他也不会勉强,就这样,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就已经足够。

    “砰!”一声巨响。

    震醒了熟睡中的蓝琳,她噌的一下爬起来,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咚”头撞到了某个尖尖地,有些硬的地方。

    “啊……痛……”眼泪瞬间布满眼眶,她及其郁闷的捂着头,在仰起来,对上一双闪着徐徐光芒的眼,淡然如风如云,不含一点杂质。

    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上半身躺在陈亦知的怀里,“腾”脸上发起热气,想到昨夜好似梦到吃鸡腿,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眼前纤细苍白的手上。

    呀,牙齿印,呜呜……怎么会这样,她的一世英名就这样完蛋了,想到哥哥说过,她做梦梦到吃鸡腿时,就会特别可笑,好像一只小狈。

    心跳的厉害,甚至忘记去看到底是谁一大早的踢破她的门。

    她忘记,有人可没忘记,耳边响起陈亦知好听的声音,如金石相击:“王雷亭,有何事?”与平常的古井无波不同,这次带着些微的冷意,似乎……还有点儿生气。

    偷偷的侧过脸,扬起头看去,那尖尖地下巴上,抹起一片红晕,应该是刚才她撞击的结果。

    “许致远失踪了……”王雷亭气息不稳,显然是运功前来。

    “什么?”

    陈亦知显然十分惊讶,对于这个信息非常的担心,看他已经拧成一团的眉头就可以看出,他对于这个叫许致远的重视程度,而这个程度远远超过她的预期,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甩衣下榻就出门离去,留下脸上还有点发热的她。

    都是这个王雷亭,要不然她还可以多闻一阵香气。蓝琳斜睨他一眼:“姐夫,你又破了我的门,说吧,这次想赔多少?”

    王雷亭显然没将这个放在心上,他神情非常正经:“小姨子,那个药我怕拿不到了。”

    “什么?”蓝琳提高声音,这药可是对付茹月关键性的东西。

    “人都不见了。”他呢喃,好似做错事的孩子。

    “就是许致远?”蓝琳再次确认。

    他点点头,满脸都是沮丧:“千万别在丽丝那里说我坏话,我亲爱的小姨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