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六章 再见素月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六章 再见素月

作者 : 月妖雪雪
    “你怎可这样对我……”廊檐下,纤纤弱女张着被踩过的指头,戚戚呼唤:“陈郎!”泪滑下她的面庞,带起点点娇柔不盛风。

    陈亦知微微侧身让过,背负双手:“不要再去寻清溪,她不是你能动得,若是再有前面向前面那个女子发生的事情……”他清澈的眸子,猛地射出几分锐利,整个人的气势也同时变化,是从未展现在人前的冰寒:“这院子你也不必住下去。”

    茹月一下呆住,手指举在天空中,怔然不知该如何动作,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陈亦知,他总是噙着微笑,在她屋中听曲小酌,当她写上几首小诗,他自然捧场许之以赞赏的目光和言语。

    他是爱她的,若不是那个可恶的素月,她早已跟他双宿双栖,进了陈家的府邸,当起少奶奶。若不是,此生已卖给摘月楼,她的陈郎定然会将她赎出去,再不受这世人的白眼。

    她没有错,是她们,是那些可恶的女人,不知死活,不知廉耻,要来勾引她的陈郎,那两个女人受了那般的下场,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要貌无貌,要才无才,就是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望向那片青衣消失的背影,茹月冷冷一笑:“没有人能够将你抢走,没有人。”她一挥宽大袍袖,神情间在没有装出来的一分纤弱。

    纵跃之间,消失在庭院当中,这女子居然是会武的,显然丫鬟碧荷早已知晓,眉间没有多少惊讶,有的只是满满的惧怕和焦急。

    当第二天的阳光摆上梅园的窗台时。

    某人还窝在床上,抱着香喷喷的被子,睡的好不安稳,好不香甜。

    有人摇她。

    她挥挥手,翻个身继续睡。

    “小姐,小姐……”馨馨很焦急:“起来啦,大事不好了……”

    某人无语问苍天,现在多大的事情也比不了睡觉大,她可是足足两天都没有挨床了,一嘟嘴:“不起。”

    鼻子痒痒,一手拍开:“别闹。”

    继续睡,继续睡。某人将头藏在被子里,挡住这个锲而不舍的小丫头所有的进攻。

    “小姐……”馨馨无语凝咽。

    就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被人敲开。

    “王公子……你不……”一条愤怒的眼神射来,她心头一跳,闭上嘴,双手张开,护在榻前。

    王雷亭哪里将这么个小丫头片子放在眼里,大掌一挥,将她推在一旁,终究是顾了几分床上的人,力道并不大。

    见榻上这丫头,居然还睡得香甜,不由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你这丫头,在不起来,小心我用凉水了。”

    “公子,你不能……”王雷亭才不管,抢过馨馨身后的水盆,盯着躲在被子中的某人大呵:“还不起来吗?。”

    蓝琳无语,今天这两个人都是发了疯不成,这一大早的,蓝琳无奈的举手投降,待穿好衣服,洗漱干净,已经过去半个时辰。

    王雷亭不停的在旁边唠叨:“什么狗屁王爷,不过是仗着有点权力,哼……”

    “让我发现他敢动丽丝一根毫毛,非将他送去给皇帝当太监……”

    “这个嘴上无毛的家伙,居然敢……”

    “我说妹子,你到底弄好没有?”

    “喂,喂,喂,不是要你去劝劝丽丝吗?怎么往这边走……哼,枉费丽丝这么疼你,这一大早的,就给那个老妖婆问礼……”

    蓝琳斜睨他一眼:“姐夫,要是你想姐姐好过,就不要说出这般话来,她或许对付不了你,可要折磨姐姐,她有的是办法。”

    王雷亭一瞪眼:“那个老……素夫人,她敢……”

    这个一根筋“她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不过,这结果怕你承受不起,我也不许你这般冒险。”在说明白点:“你或许可以解了姐姐的毒,可你如何保证姐姐的安全?夫人派出的杀手可不是一般的角色。只要一个失手,绝对让你后悔一生。上次那般愚蠢的做法在不要使用,夫人能饶过姐姐一次,不代表她能容她第二次。”

    不说的严重点怎么能打消这个男人,不经大脑的强硬手段。满意的拍拍愣在一边的王雷亭,她深深吸一口气,心脏处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

    这是第一次主动拜访素月,心情不免紧张了点,可若是想保住碧波,就必须来见她。说不准,对方就是想让她来相求呢。

    “小姨子……”这个笨蛋,蓝琳转头,用眉头示意他离去,这家伙做了个挖心掏肺的动作,又是双手抱拳连连作揖,还真是笨的可爱呢,怪不得能得碧姐姐的心。

    咧嘴一笑,向他摆摆手,再次确定怀中的一沓银票,这是敲诈她可爱的姐夫得来,一部分是陈亦知留给她的,又看看馨馨捧着的玉盘里,调和的清酒成色是不是足够的好。

    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一切准备就绪,最终停在素夫人的阁楼前,“扣扣扣……”轻敲数声,待里面的人有个反应,她开口问安,乖顺的口气:“素夫人,清溪来看您了。”

    里面无人应答,但似乎是有人碰到了器物,发出“叮铃”一声脆响。

    有客人?蓝琳眉头微蹙,慢慢退到一边,低眉敛目,收起一切张牙舞爪的姿态,与馨馨一同站在门口,这一站,竟没有想到足足站了一个上午还没到头,直站的头晕眼花,脚底酸软,昏昏欲睡。

    馨馨这个可心的小丫头,要用她的肩膀给蓝琳支撑,她笑着将馨馨手中的盘子接过,让她站在自己的身后,正好可以靠着墙边,也能少花些力气。

    直到面前推开的窗户里,太阳西斜,如血的残阳照进阁楼来。

    才听门“吱呀”一声,划破闷闷的空气。

    蓝琳浑身一个机灵,眼见一抹翠绿色的身影飘出门里,正是茹月,她眉间带着隐隐的讥诮,唇边带着胜利者的姿态,仿若刚才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月姐姐……”蓝琳笑的甜蜜,丝毫没有昨日里踩人脚的觉悟。

    茹月很不可思议的没有做出柔软的姿态,她附到她的耳边:“不要白费力气,你从我这抢走的,我都会一点一滴的讨回。”

    “是吗?。”蓝琳眨眨眼:“清溪怎么不知何时拿了月姐姐的东西。倒是月姐姐还应修身养性,有些事情,不做为好,毕竟这老天爷是有眼睛的,瞒得了一时也瞒不过人心。”

    看到茹月眼中闪过一瞬的慌乱,蓝琳一笑,退后一步让开空间,茹月狠狠瞪她一眼,甩过袖子,自行离去。

    “小姐……”馨馨声音里充满不安,想来是过去被吓怕了。能不吓怕吗?那些折磨人的手段还是人做出来的吗?

    饿肚子是家常便饭,扇巴掌是配饭作料,馨馨的左手腕每到阴天就会疼痛难忍,都是因为此女打骂,将馨馨的手骨折断好几次之顾,幸好这红院里有位大夫,这大夫极为好心,几次出手,为馨馨接骨,不过,终究因为茹月打骂的缘故,馨馨这顽疾是落下了根。

    这一辈子都好不了了,这也是为何蓝琳一见此女就不想给一点好颜色的缘故,既然恶毒至此,何必假惺惺的做出弱者的姿态。

    蓝琳拍拍馨馨的肩膀,示意她留在门外就好,免得里面那个同样暴躁,喜怒无常的女人发气什么疯来。

    “进来。”素詌uo祭恋纳簦蠢葱那椴淮怼

    向馨馨点点头,她迈开有些酸疼的腿,端着盘子,走进屋子。

    屋子并不是特别大,到处布满红色的饰物,红色的纱帐,红色的帘布,红色的桌布,红色的地毯,一色的红,就如外面残阳的倒影。

    “夫人,金安。”她乖巧的福礼,将白衣盘子举过头顶:“清溪调出佳酿,味道极美,清溪不敢一人享受,特请夫人品尝一二。”

    手上一轻,盘子被接去。蓝琳满脸堆笑,不断的说没有营养的恭维话,直将眼前的素夫人说的眉头都软下来,又亲自斟酒,伺候素夫人品评。

    待素夫人说腿疼,立马乖巧的蹲下身子,她虽不是专业的按摩师,却因为也要奉承人的缘故,手法不比专业的差几分。

    双掌空心对齐,用小拇指的侧面轻轻敲击素夫人据说疼痛的腿部,待按了一阵,又使出浑身解数,“捏”“锤”“敲”“打”。

    忙活了半天,待看到素月半合着双目,全身都放松下来。她抿抿唇,试探的开头:“夫人,觉得清溪的手艺如何?”

    “很舒服,倒是比宫里那些老家伙的手艺还要好。”素夫人点头赞叹。

    “那是,就是碧姐姐也夸清溪的手巧呢。这不,碧姐姐听说夫人这几日身体不爽利,连忙推清溪来夫人这,直想着夫人得好呢。”蓝琳适时提出碧波,眼前的女人脾气不是一般二般的坏,每一步都需小心谨慎。

    素月半合着眸子,嘴角扯开笑容,带起横跨鼻梁的伤疤移动:“小丫头,是为碧波求情来的吧?。”

    明明就是她下了套,让自己往里面钻,偏偏自己无可奈何,只能往里面钻。蓝琳咬着唇,乖巧的点点头,这一次不仅是为了碧波,也为了她自己。若是能够取得素月的信任,将来条件成熟,她可以闭着眼睛放自己一马,事情就简单多了。

    蓝琳手下未停,依旧尽心尽力的给素月按摩,嘴上乖巧讨好地道:“夫人,想要清溪做什么,清溪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夫人尽避吩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