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九章 五爷现 躲猫猫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九章 五爷现 躲猫猫

作者 : 月妖雪雪
    月上枝头,印着面前女子的脸上,越加显得朦胧。

    她就这么随意的坐在对面,拿着酒杯肆意的喝着,有时浅浅而酌,有时仰头一饮而尽,说不出的洒脱与肆意。

    寒风吹过她略带桃红的脸颊,扬起墨色的长发,王雷亭此时才发现,面前的女子基本没有带什么饰物,只在秀发被吹起时,隐隐看到耳垂下缀着的浑圆珍珠,一浅一笑,说不清的风流雅致,眉间的自信舒展一点儿也不逊于男儿。

    “王哥哥,你想好了吗?。”蓝琳又是一杯酒下肚,酒渍流出嘴角,她张着袖子抹去,神态自然,话语中带着点娇憨。

    王雷亭沉默一阵,这个生意他实在吃亏,正在沉默间,只听“叮铃”一声脆响,这声音及其耳熟,他猛地抬起头,只见眼前女子单肘撑在桌子上,宽大的袖摆落下,露出雪白的胳膊,印着那只翠玉镯子,越发的玲珑剔透,纤细的手指正在有一些没一下的弹着。

    他的双瞳急剧扩大,一把拉过这只雪白的胳膊,厉声道:“你怎么会有这只镯子,说!”

    “说?说什么呀?”眼前的人儿笑弯了眉毛:“当然是我家亲亲送给我的喽,当然,若是王哥哥送我一只,我也会很高兴。”

    好个丽丝,居然敢将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送给情郎,看她送的是什么人,居然拐过头来就送给别的女人。丽丝啊丽丝,你可知为了得到这只翡翠三彩玉镯,我受重伤,差点死在大漠。

    “名字?”王雷亭压抑心中的怒火,他要将负了丽丝的男人大卸八块。

    “什么名字?我不就叫清溪喽,王哥哥好差的记性。”眼前的人儿眼儿都笑弯了,透出动人的流光,似乎正被死命捏住的胳膊不是她的一般。

    王雷亭下意识的松手,闷声道:“送给你镯子的男人?”他的眼前拂过陈亦知不凡的气质,补充道:“是不是那个姓陈的。”

    “唔唔,你说这镯子呀,那可不是什么男人送的,这镯子是我阿姐送我的,是我最喜欢的亲亲了……唔,好痛,我说姐夫呀,你这手可是真够重的,小心我到姐姐那说你的坏话。”叫清溪的姑娘摸着自家的胳膊,那里一片乌青。

    王雷亭一听,顿时慌了神,他这人一生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丽丝。头脑乱了,这先前的计划和仅剩的防备通通在泪眼婆娑的蓝琳面前倒下去。

    该说的,不该说的,他一股脑的全部说出来,包括和丽丝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都说的通通透透,直到自己这位突然钻出来的小姨子眉开眼笑,答应替他美言几句,等他嘘了口气,转头在想的时候,一种被算计的感觉油然而生。

    “好姐夫,不如你在答应妹妹一件事,如何?”眼前的女子向他眨着灵动的眼,王雷亭当即摇头,冷道:“不行。”他王雷亭也算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岂能被一个小女人捏在手里。

    “姐夫……”

    “……”四五度望天状。

    “姐夫?”

    “……”三角眼眯起看起来宛若修罗。

    “姐夫!”

    王雷亭正欲拍桌子吓吓这个“胆壮”的小泵娘,对方却诡异一笑,作势将手腕向桌沿嗑去,那里可戴着他拼进心血才得来的镯子。

    这一撞,岂不碎成满地,在无法还原,真真是不好的兆头。王雷亭满脸悲痛,一副壮士赴死的慨叹:“说吧,什么事?”这个便宜来的小姨子,真是让人头疼,翩翩还一副天真烂漫模样。

    夜风飘荡,犹如这漆黑的天空,带着无数的未知和意外。

    出了摘月楼,走上冷情的街道,王雷亭频繁摇头,自语道:“人说我疯,谁知有人比我尤甚。”面前浮起似喜似媚,肆意放纵的脸庞。

    忽然,凭空传了细微的破空声。

    王雷亭面容一冷,旋身飞起,于空中拔剑而挥,堪堪阻住从阴暗里蹦出来的四个黑衣人的剑。这四人皆蒙面,剑锋冷峭,虽对于王雷亭这般高手来说,不过一般而已。

    但,这几人配合极好,四柄剑的节奏如流水般连绵不绝,一时间竟让王雷亭施展不开,仅有时间阻拦而已。

    剑来剑往中,发出清脆的“铛铛”声,聪明的更夫早已远远的躲开。

    王雷亭剑如龙,身似电,在经过一连串的阻截后,剑式越来越顺畅,慢慢占据上风。反观蒙面四人虽剑阵仍稳,可时间长了,自然会被击溃。

    就在离此处不远的阁楼里,一人头戴青铜面具,立于栏杆之前,俯身望向街上正激烈进行的打斗,漆黑如墨的眸子闪出兴奋的光。

    他一身孑然,立于楼上,有股浑然天成的贵气,身上锦缎不凡。

    “五爷,要不属下去?”于门外走进一黑衣锦卫,方脸黑肤,望着自家主子的眼里都是尊敬,眼前的男人是他再世为人的恩人,他虽不见得信任自己几分,但他愿意为他污掉自己的手。

    “这样的敌手,不玩玩岂不可惜?”面前的主子朗声一言,整个如风筝一般,从楼上一跃而下,大风吹起他的衣衫,犹如从天上降下来的天神,手中的剑,仿若燃着灼灼火焰,亦如他眼中闪烁的眸光。

    王雷亭一望来人,便知是一劲敌,周身血液沸腾:“来的好。”竟也是越战越猛。

    ……

    夜,仍在继续,可这天总会亮的。

    书房中,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似乎也能听到。

    王雷亭周身穴道被点,“砰”的一声被扔在地上,受伤的左肩顿时刺得疼痛,眼前飘起紫色的衣袍脚,和一双精工巧制的黑靴。

    他咬着牙,用手撑地,直面来人,此人与他差不多高,戴着青铜面具,只有眼睛如黑曜般明亮,正是与他动手之人,瞧此人的身段,有些相熟,可不知到底在哪里见过。

    “卑鄙。”王雷亭冷言一句,傲然的昂起头。

    “放肆!”黑衣锦卫黑脸怒斥,迈前一步,左手剑指向他的胸口。

    王雷亭斜撇他一眼,露出笑意。

    “五爷”用手压下剑,斥那黑衣锦卫下去,才道:“王兄果真豪杰,这般境地居然笑得出来。”

    王雷亭见这“五爷”的派头,显然不是寻常人,心中暗自嘀咕:那鬼丫头沾的人,怕不那么容易应付。当下眯眼笑道:“需要寻的人,自己笨的现身了,我能不高兴?”

    “哦?”面前的人似乎并不惊讶,好似早已预料到他所言。

    果真各个都是人精。他还真是老了,王雷亭叹然,头仍高昂:“她让我带句话给你,想得到东西,就与她做笔交易,若是藏头露尾如王八,大家都讨不到好处……我想,这她是谁,你自是知晓的。”想到那丫头说话时俏皮的模样,他也不禁一笑。

    “五爷”听得此话,眼神一怔,随即眸间闪亮,王雷亭知道,这样的东西叫做战意。

    “好了,话我是带到了,恕不奉陪。”王雷亭捂着肩膀朝门外走去。

    “五爷”拉住他的肩膀:“且慢。”

    王雷亭转身,挑眉:“难道你认为真的可以留住我?”

    “我只是好奇,号称非千金不出手的暗门首领,如何会为一个身无分文的红尘女出手?”

    “有难度,才有挑战。”王雷亭眯着三角眼摆出他最酷的造型,又道:“既然阁下知道王某人的身份,不如高抬贵手,知难而退才好。”

    “五爷”听了此话,顿时朗笑数声:“可惜啊……可惜,你并不知我的身份。”他负手漫步,犹如闲亭看花,说出来的话却让王雷亭心凉了一半:“告诉我,许致远在何地……或许,我可以成全阁下和丽丝小姐的好事。”

    “当然,我还得提醒一句,春园如此美景,若是血溅三尺,岂不可惜?”戴着青铜面具的男人,眸间都是笑意,丝毫看不出他正说出如此狠话。

    王雷亭如遭雷击。

    他拍拍正在发呆的王雷亭:“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当然,若是方便,可以带句话给那姑娘,我一定会去找她。”

    ……

    天色漆黑一片,正是朝阳突破地平线的时刻。

    “请主子责罚。”黑衣锦卫单膝跪地,心中一片苍凉,他没有想到,那个不足为据,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许致远居然瞒过他,还没有死。这是他第一次任务失败,当然也是最后一次,在主子的手下,绝不会宽容失败。

    “噌”他拔出利剑:“子容来世再报主子大恩。”说完,剑朝脖间而去。

    “哧!”

    他手一麻,“叮铃”一声,利剑应声落地,子容心中冰凉,伏地道:“请主子看在子容这些年尽忠的份上,给个痛快。”

    良久,面前的主子并没有言语,他抬起头望去,只见那青铜面具竟离开了主子的面容,露出一张少年的脸庞,柔和的线条,少了一分神秘,多了一分平和。子容骇然,没想到主子他竟然是……

    主子扶起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子容,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相信过一个人,可我想这么做,虽然这很难,可是,子容,我愿意相信你。”

    “……”子容想说话,可张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情激荡。

    面前他最尊敬的人,走到窗边,似凝望夜空,眉眼间带着罕见的郁色:“子容,这人世间最难的,最大的惩罚就是在绝望中努力的活下去,可是,不管如何艰难,如何没有希望,我们都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迎来朝阳的那一刻。”

    “你看……就如这划破漆黑夜空的第一缕阳光,要么被黑暗吞噬,要么开创新的一天。”

    “你,我,还有许多人,不过是这历史当中微不足道的一点,只有走上那个位置,才能留名于万事。”

    ……

    “主子,这么久了,傲霜仍然没有任何动静,怕那个丫头他并不在意。”子容说出了许久以来的想法。

    面前的主子,嘴角掀起大大的笑意:“给我叮牢了陈亦知,想必会发现特别有趣的事情……那个倔丫头自从去了摘月楼,可是越来越有趣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