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五章 相信否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五章 相信否

作者 : 月妖雪雪
    “啪!”王雷亭所坐的桌子前,一块木头直接被掰了下来,整个人都似风暴的中心。

    蓝琳觉得今日的碧波有点反常,她的媚虽带着几分野性,性格确是极好,总是会为其他人着想,便是对她这个心理的陌生人,也是极好,若不是她的点拨,以及在王妈妈面前护着她,还不知自己要多吃多少苦头。

    碧波那双淡蓝如眼波一样的眸子,虽在寿王身上,可蓝琳却能感觉出她对于这位三角眼先生的怒火,以及毫不掩饰的鄙夷。

    这不是明摆着要激怒三角眼吗?正在思忖间,只觉腰间被揽住,身子不稳,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心”,耳边是陈亦知急切的声音,对上他有些泛红和紧张的眼,蓝琳有那么一丝恍惚,她好似又回到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她的同桌,总是穿着洗白的牛仔裤,噙着有点坏坏笑容的小男生,他会将一只绿色的毛毛虫放进她的铅笔盒中,然后在震惊中,看着她一把抓住蠕动的毛毛虫,扔向他白色的衬衫领子里。

    那似乎是在他们刚认识的开学。时间太过久远,蓝琳有些记不得得了,却很清晰的记得,那日里,她为了二元钱,去帮人上树捡风筝,结果,树枝太细,她掉了下去。

    她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会有一个人,在她绝望恐慌的时候出现,稳稳的将她接在怀中,时间久了,她甚至连那个男孩的脸都记不清,却仍然清晰的记得那双明亮的眼睛,满带着心疼和怜悯。

    ……

    一场似乎很紧张的酒宴就这么不欢而散,在极为戏剧性的情况下。蓝琳想到三角眼的男人,定然会做出什么发疯的举动,却仍然没有想到,他居然这样肆意妄为。

    一剑掷向蓝琳,待站在窗口的陈亦知为了救她,离开窗户的当口,居然抱着碧波撞开窗户,就从楼上跳了下去。

    想到素月凝着血迹的鞭子,蓝琳不禁为碧波担心,却也无可奈何,或许,这是碧波心里希望的吧。

    夜晚,月明星稀,散在如霜一般的雪地上,反射着些许的微光。

    蓝琳坐在床边,看向站在窗边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一次的陈亦知,他穿着罩衫长袍,不知为何,是不是在红烛的微光中,他的身影透着几分落寞,几分清冷,如果说白日的他,是漂浮的云是流动的水,那么现在,他给她的感觉就如,今夜的月亮一般,清冷孤寂,透着丝丝清寒。

    他终究只是为了做戏…那么,寿王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将她送给这么送给似乎地位不怎么样的私生子,到底做了什么样子的交易?

    蓝琳瞧向枕头下,在那里压着的,是屡次出现在半夜,为她包扎伤口时,留下的绸布。

    “噼啪”是红烛燃烧发出的声音。

    房间里安静的死寂,只有烛光投影在墙壁上的阴影微微晃动,显示着时间的流逝。

    “睡吧,”蓝琳轻轻地道,紧张了一天,她感觉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尤其是那一炉多出来的熏香,估计是素月吩咐人放在这里的。

    陈亦知转过身,淡淡的眉眼中都是寂寥,他看着她,微微一笑:“你先睡吧。”声音很柔,就如从窗楞里逃进来的月光,淡淡的,或隐或现。

    蓝琳双手握着,放在膝盖上,半晌才道:“你呢?”

    陈亦知眸间微闪,似是想说什么,最终叹口气移开目光:“我打地铺,忙了一天,你也早点休息。”转身迈步向外走去。

    蓝琳抬起手,想要将他留下,想要说这里并没有多余的被子,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其实想要靠近他,希望能找到让她对他信任的理由,可是,他居然都不给她一点机会。

    门开了,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如同铺了一层银色的光,更显得那副肩膀有些瘦削和单薄,寒冷的风从外透过他的肩膀吹进来。

    蓝琳抱住身子,想着白日里他激烈的告白,与此时他的疏离,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暂且不去想这些,遇见这么多人,发生了这么多事,她要好好理清。

    蓝琳见他侧过身走出门,门应声而关,她不知这么晚了,他要去做什么,不过,他不说,她也就不问了。

    叹了口气,钻进被子里,被子里非常暖和,和这屋子一样和,燃烧的暖炉驱走的一切寒冷,却将她推入更深的寒冷。

    想到王雷亭塞给她的纸条,傍晚时,她乘着端菜的功夫匆匆看了一遍,上面写着:不要轻易相信接近你的任何人。

    这是什么意思?她一点也不明白,却也知道这是生存之道,任何人都可能为了利益出卖她,没有出,只是对方给的筹码还不够大。

    那么,她坐起身,靠在墙壁上,用被子裹住身体,看向关闭的门,暗暗想着:陈亦知,我能够相信你吗?

    重新拿起纸条,放在眼前,纸条上的字苍劲有力,比划细处带着一种洒脱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此人笔法凡,她可不认为是王雷亭那个三角眼,爆发男能写出来的字,想必这后面还有一个人,可这王雷亭似乎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那把向她掷出的剑,可是插入墙壁足足半个剑柄的长度。

    若是没有陈亦知那么一拉,估计被穿透的就是她,将纸条收好,蓝琳将王雷亭放在一边。

    想到,来这个世界已经过了两个月,从最初莫名其妙被软禁,到被送入摘月楼,一切都似有一双手在掌控着的命运。

    再想到这几日遇到的人,草原上来的阿扎木,如云如风的陈亦知,飘忽不定一副高深的寿王,以及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的约定,还有待她极好的碧波,再加上一个与碧波有着说不清关系的王雷亭。

    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关系呢?蓝琳靠在墙边,苦苦思索着各种可能,她不想再过这样被人掌控的生活,她必须要脱离这里,否则,迎接她的不是死亡便是暗无天日的生活。

    她还没有真正的为自己活过,既然,老天给了她这一次机会,她必须好好抓住才行。

    到底这后面隐藏着什么呢?她过去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寿王游戏人生般的笑,阿扎木瞪圆的眸子,陈亦知如云般的气质,碧波眼里一闪而过的愤怒,王雷亭的肆无忌惮……

    寒风呼啸,大雪纷纷,这个冬天的大唐格外的寒冷。

    陈亦知慢慢走在被雪花打湿的走廊上,望着天上明月,暗自出神,他是有任务在身的人,生来便没有自由,何苦在害了一个可爱可怜的女儿家。

    他知道她眼中些许的期待,或许,她已经猜到半夜里出现的人是他,可那又怎样,他本来就没有太过掩饰,时间长了,她总能发现。不过,这并不表示他能够和她扯上关系。

    床边的她,明亮的眼里带着俏皮,好似天上的云朵可以幻化成任何形状,最初的相见,她胳膊搭在朱漆栏杆上,大大的眼睛里含着狡黠,就如猎人一般在寻找她的猎物。

    然后,她看到了他。故意挑逗的微笑,挺着胸前还未发育完全的青涩,小鹿一般的眼神,再到“不小心”甩开的香帕。

    她或许只是为了这一日的夜晚,能找个自己中意的人。可惜,他让她失望了。

    风越来越寒冷,带起地上的片片雪花。

    陈亦知停驻在走廊的尽头,看着园里没有一片叶子的树木,微微的叹口气,胸口被扯得一疼,他痛苦的单手捂住,“咳咳,咳咳”。

    蓝琳那一撞,正好撞在他的胸口上。那里还留着伤,这一撞,立马牵动了伤势。那个黑衣人的剑法很厉害,没想到还啐了毒药,缠绵了这么久,居然还有余毒留下,不过,也是他的运气好,正好碰到了圣医的传人,怕他这条命就交代了。

    要查出将蓝琳捏在手心的人,可以从这个不常见的毒入手。想来,圣医的传人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许致远打了个喷嚏,他抽了两下,袖子在鼻子上抹了抹:“哪个痨鬼子在念叨我,真是的……”他正穿着老旧的棉衣,蹲在阴暗的角落里,尖瘦的脸上抹着煤灰,脏兮兮的,根本看不出容貌,任谁看也像是个要死的老乞丐。

    “陈亦知也太笨了,居然没事去招惹李清那个家伙,到时候这小子估计连个骨头渣都不剩。”许致远又抽抽鼻子,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还有小丫头,你也是,怎么也撞到了寿王手里,估计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我给你送了个纸条,也算是仁至义尽,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吱吱,吱吱……”老鼠的声音。

    许致远翻翻白眼,怎么现在的人都喜欢学老鼠叫?他取饼旁边放着的木棒,敲敲墙,连敲三下。

    黑暗中,冒出一个人,他整个人隐藏在黑色的斗篷中,上面落满了积雪。

    “王雷亭,你小心终于舍得回来了。”许致远吸吸鼻子,可怜兮兮的道,王雷亭走到他身边,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好浓的酒气。许致远捏着鼻子,骂道:“好你个王雷亭,自己吃香喝辣的,美女抱在怀,将我丢在这里,你看……”他指指关闭的城门:“门都关了,都怪你。”

    王雷亭从怀中一掏,扔出一个黑色的东西。

    许致远往旁边一闪,他可不想被扔中的石头砸到。王雷亭这家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烤鸭,毒不死你这个痨鬼。”王雷亭带着浓浓的酒气说道。

    许致远忙捡起来,拍拍上面的雪花,眉开眼笑:“算你这小子有良心,不跟你计较了。”他剥开包起的牛皮纸,喷香的味道扑面而来,肚子里的馋虫开始欢腾起来,他撕下一块金黄金黄的鸡腿,大快朵颐起来。

    “好吃,不错,不错。”许致远边吃边欢呼,配着他黑黄的脸,和破旧的袄子,显得特别滑稽。

    王雷亭取下斗篷,看着吃的畅快的许致远,直到他消灭了两个鸡腿,肥肥的鸡**,两个鸡翅膀,外加一个鸡头后,他轻轻地,道:“今天,我看见她了。”

    许致远吃的正欢,头也没抬,嘴里还叼着鸡头,手里不闲着撕扯着鸡肚子,扯开后,才吐出咗干净的鸡头,问道:“哪个她?难不成去了一趟青楼,遇到相好的不成。”最后一口,因为塞了快鸡肉,显得含糊不清。

    “丽丝……”王雷亭叹了口气,仰头看天上孤寂的明月,不知为何,他觉得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孤独,连一颗星星都没有,这么大的天空,只有它,静静地挂在那里,发着光,诉说着冷冷地悲凉。

    “咳咳……咳咳……”许致远一个没防住,生生的被鸡肉卡住,他大声咳嗽,使劲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干咳边道:“丽……丽丝?你确认没看错?”

    王雷亭瞪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认错?”这么一瞪,顿时整个人显得凶狠起来。

    许致远边抚着胸口,边大口喘着气,使劲的摆手,他可不想被这个脾气不好的家伙揍一顿,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良久,他才顺过气来,才道:“既然找到了,你怎么不带她走?”

    王雷亭冷冷一笑:“人家还嫌我多事呢,带走?我看,她恨不得一脚将我踹出去,好去当王爷的女人。”他一拳捣在墙上,“砰!”坚硬的墙上顿时被砸了个窝。

    (汗,章节写错了,修改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