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三章 意料中 鸳鸯债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三章 意料中 鸳鸯债

作者 : 月妖雪雪
    阿扎木拉着清溪,吞吞吐吐道:“找皮毛商王富贵王老板,他答应帮我付。”

    此话一出,众人哄笑,王妈妈的脸色更不好看,碍着长安名流,老主顾都在此,她不好发作,只是一把将蓝琳拉过来,对着阿扎木笑道:“既然如此,就请这位爷去取来,也好领了清溪姑娘共度良宵,若是晚上一会,未免误了吉时,只得给那位王公子了。”

    阿扎木瞪着眼:“不就是两百五十两,哥有的是钱,等着。”他怒气冲冲地冲出摘月楼,去寻王富贵那个老王八。

    王妈妈一个眼神,立马有两个汉字跟出去,消失在门外,众人皆知摘月楼的规矩,也都见怪不怪,怪只怪这草原来的蛮子居然会去相信一个能将爹娘,妹妹都卖了的小人。

    蓝琳默默站在王妈妈身边,任由众人或猥亵,或怜悯的目光在身上打转。

    寿王坐的离她最近,黑亮的眸子里带着玩味的笑,好似她是一头被围困的猎物一般。蓝琳本就是那种你越要我出丑,我越要表现坚强乐观的女子。

    她旋即朝他嫣然一笑,表现的亭亭玉立,似乎并不被此等事情所扰。寿王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他手一招,旁边的侍卫忙递过耳朵来,说了几句话,那侍卫便悄然出了摘月楼。

    不知为何,看到寿王那观看好戏的模样,她居然产生了一种极强烈的气愤,好似他们之前并不是这个样子,这让她感动困惑,想要更靠近他一些,内心深处又带来及强烈的畏惧,矛盾夹杂在她的内心。

    “你,过来。”阴沉的声音,令蓝琳一下寒毛直竖。

    她侧头而望,恰是那个王雷亭,他的三角眼阴冷如毒蛇一般,掌心里的纸条还未来得及看,但关于她的身份,他应该知道一些。

    跟在王妈妈一扭一扭的肥臀后,蓝琳微笑着向王雷亭走去。

    就在此时,寿王出人意料的发话:“慢着。”

    全场的目光刷的望过去,蓝琳也惊讶的转身,却见寿王不知何时已经站起来,双手背负,温笑着向她走来。

    蓝琳能感觉到她的心顿时剧烈的跳动,脸上不由自主的发热。

    王妈妈甩着香帕从她旁边经过,菊花一样的脸迎上去:“是,王爷。”声音简直甜的能腻死人。激了蓝琳一身鸡皮疙瘩。

    “将这女人送入春香阁,银钱自会送来。”寿王说的轻松,又补充道:“刚才剩余的三壶酒,很有意思。”。他的眸子很亮很亮,右手指尖轻轻多在桌布敲着。

    蓝琳双手交握,手心感觉微微的痛。

    王妈妈一张菊花脸,顿时愣了,暗自郁闷:既然要人,刚才干嘛去了。那个王雷亭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想与的,那双眼睛太阴毒了。可这王爷她又如何得罪的起,两下为难,这玲珑八面的王妈妈居然不知该如何说了。

    蓝琳在后面拽拽王妈妈地衣服,得到王妈妈感激的眼神后,她微笑上前道:“王爷,您想知道刚才剩余的三壶酒的名字,可不必花这么大的价钱,不如移步,奴家这就给您解了如何?”

    王妈妈连连点头,见寿王不置可否,她也不敢擅自拉人。

    “王爷。”蓝琳娇俏的喊道,身子已经靠上去,半拉半拖地走到王雷亭的桌前坐下:“最后上来的是我的好姐妹碧波,我可不能沾了姐妹的时间,等碧波姐姐有了归宿,清溪自当拿酒赔罪,如何?”

    众人嗟叹,这女人个子不高,胆子不小,竟然去黏上寿王的身,京中许多人都知道,寿王虽风流倜傥,喜欢与有才德的女子相交,却是有洁癖的。

    这小女子不仅上前相拉,还直接拉到王雷亭的桌前,这分明就是扫了寿王的面子,这般大胆无畏的行事,怕要吃苦头了。

    结果,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寿王不仅没有任何怪罪,反而看起来很高兴。让人感觉如毒蛇一般冷而阴险的王雷亭,竟然也收敛起他的三角眼,整个人也显得随意起来,不似刚才那般嚣张具有十足的攻击性。

    过了一会,有侍女上前换了菜,重新换上几盘热菜,酱牛肉,水晶虾仁,清蒸小排骨。

    满上新烫的清酒,三人言笑晏晏,推杯换盏起来。

    众人皆在心中称奇,对于这个叫清溪的女子,地位蹭蹭蹭的往上调,甚至不亚于摘月楼后院,不轻易接客的的红牌才女们。

    “各位,现在,就开始我们摘月楼,最后一位姑娘的上场,各位官爷可要把握好机会。”王妈妈在搭台上,招牌式的扭着肥臀,露出菊花一样的笑脸。

    轻快的音乐声响起,带起一串“叮铃铃”的脆响声。

    一个身穿红色纱衣的女子,从幕后舞动而出,她的身材高挑,随着轻快的音乐,舞动蛮腰,纤细而充满弹性,耀目的两篇,在众人的眸间闪动。

    她修长的身躯如蛇一般,窈窕的身姿,在清脆的叮铃声中,带来极大的视觉享受,性感的肚脐,在扭动中,晃花了男人们的眼。

    陡峭的双峰,犹如从平原上拔地而起的泰山,随着舞动,如海浪一般汹涌,轻快的调子转向激烈,始终蒙在脸上的轻纱往下移了数点,能看到一双不同寻常的水蓝色眸子。

    “踏踏踏”,优美妖娆的身姿,一路上了搭台,在红色的地毯上,犹如飞蛾一般,舞动最后的生命,激烈的韵律,调动起每一个人的心。

    “跳的真好。”蓝琳的胳膊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着迷的看着。

    寿王听到,看了她一眼,笑道:“确实不错,比起你的鸭子步,好多了。”

    “……”蓝琳无语,没有接话,因为她看到王雷亭的模样,实在是太不同寻常了,三角眼里面带着疑惑和震惊的双重神态。

    他的身子完全紧绷,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紧紧地看着台上娇媚妖冶的人儿,从震惊到不可置信,在到完全呆滞,彷佛陷入了什么回忆当中,整个人犹如利剑回了鞘,没了一分的凌厉之势。

    他和碧波之间认识?蓝琳奇怪的想,看着上好的酒杯在王雷亭的掌心里化为了粉末。

    心中更是讶异,碧波来自异域海外,如何会跟他有了联系,而这个人还给自己递纸条,难不成纸条是递给碧波的?

    也不对,如果王雷亭知道碧波在这个地方,又要上场,就不会多此一举,看他这幅模样,多半是根本就没有想到。

    寿王自然也看到了,他也是一脸好奇的模样,不过,在蓝琳的眼睛里,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

    蓝琳更是奇怪,难道这个喜欢游玩不务正业的王爷,知道王雷亭和碧波之间的关系不成,为何要露出这幅欠打的模样。

    她实在好奇,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心痒的不成,她悄悄的靠近寿王,拉拉他华丽的衣袖,见他看过来,她大胆小心问道:“王爷,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她小心的一指失态的王雷亭。

    寿王眉头一抬:“我怎么会知道。”似看到蓝琳不满的神色,他弹了下她光洁的额头:“还是管好你自己,就不错了。”

    蓝琳捂住额头,惊讶的看向寿王,想从他戏谑的神采中,看出任何的蛛丝马迹,可是根本看不出来,他就像是一位花花公子,只在自己的瘪小的胸前扫了两眼,就笑着离开,对于蓝琳露出的小虎牙,视而不见。

    比起蓝琳的喊价来说,碧波的就热闹多了,许多人踊跃表达自己的急切心情,纷纷出价,热闹的好像菜市场。

    看着台上露出娇容,任由人们品头论足,甚至,有可恶的嫖客扔出银子,让她摆出各种各样难堪的姿势。

    价钱越来越高,碧波漂亮的脸蛋带着微微的潮红,蓝色的眸子,仍然如海水一般纯水。

    碧波就如货品一般,称斤称两的卖着。

    旁边桌子上不停的有污言秽语传来,蓝琳气得满面通红,只感觉凉透心扉,为了碧波,同样,也是为了自己。

    王雷亭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他的眼睛却始终都在碧波的身上,不曾离开半分,带着满满的哀伤还有浓浓的恨意。

    两种神态夹杂在一起,令人摸不到头脑。但是,蓝琳可以确定,碧波和王雷亭之间定然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她考虑若是有机会可以跟碧波谈谈。

    王雷亭的武功绝对不凡,若是可以让他帮忙,帮助自己脱身,就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厅里充满了暧昧肉欲泛滥的味道,令众人惊讶的是,这个来自番邦,蓝眼睛,身材火辣高挑的女人,居然又被寿王看中了,被以高价买走。

    但是无人敢说什么,寿王地地位在那放着,就算是他在胡闹,在不顾体统,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知道他的生母可是武惠妃,现在正受着皇上的恩宠。

    上个月,因为争夺妓子的事情,寿王被个迂腐的儒官给参了,结果不过是罚了点俸禄,可是那个儒官本是个不大不小的正四品,却被皇上流放到荒野之地当县令。

    皇上偏袒寿王,有目共睹,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反正来日方长,这番邦女子的味道,还有那个叫清溪的,只有有钱,日后定然能品尝一二。

    人群开始散了,不少人留下来,被各位早已打扮好的姑娘簇拥着,拉向雅座喝酒猜拳。

    寿王眉头微皱,似乎很不喜这样喧闹嘈杂的场面,碧波眼见,忙柔声笑道:“王爷,不如我们去暖春阁,就让清溪为王爷解出那三壶酒的谜底,如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