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一章 众人笑 台上演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十一章 众人笑 台上演

作者 : 月妖雪雪
    王妈妈似早已知道会有此事出现,一拍手,就有一行女子手持托盘,托盘上放着酒壶和白纸,以及其它工具。

    她笑语盈盈道:“这台桌上,酒壶均是一模一样,一会选出三位客官,自然会蒙住他们的双眼,由诸位挑选出来的另一人,置换酒壶,这可谓公平,若是分出胜负。”王妈妈一指被十几个女子托着的托盘道:“诸位也可花费少量的银钱,买上一壶,与清溪姑娘比一比,彩头另算,诸位觉得如何?”

    蓝琳在心中暗骂,果然奸诈,这少量的银钱估计不少吧。

    她品酒的本事,素月早已试过多次,自然放心,又早都做了完全的准备,就算自己品不出,也会有人暗送老千。

    这钱可是进了半个兜了,怪不得王妈妈今日那张老脸,笑的跟多老菊花一样。

    皆下来的事情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报名参赛的人员太多,王妈妈不得不又站在台上,非常沉重的宣布:“鉴于想要得到清溪姑娘准备的彩头的人过多,现在我们不得不开启拍卖方式,以出价高者得到这难得的机会,出钱最高者三人都可提前一睹清溪姑娘的芳容。”

    此话一出,搭台下顿时议论纷纷,不少兜里羞涩的人选择抗议,不过片刻,就被人无声无息的给请了出去。

    最终胜出的三人,阿扎木出价最高,可获得清溪亲手绣包一个,寿王第二,这让众人大跌眼镜,也纷纷感叹草原上来的野蛮人,果然不知深浅,竟敢比王爷还出的高。王雷亭第三个,容貌阴郁,鹰钩鼻,好似众人欠了他钱似的,腰间佩剑,身穿黑衣,显然是个武林人士,往台上一站,犹如一把利剑插在台上,一向将活跃的气氛给压的冷了几分。

    王妈妈将他们轻如搭台上特设的帘布内,蓝琳向众人施礼,倒退着进入帘布内,众人翘首,早有布置好的暗哨喊着清溪的名字,带动场中的气氛。

    最终,以王富贵胜出,这王富贵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坐在阿扎木旁边的秃头男人,众人调侃他为秃头王,却也没有什么人想要跟他比个高低,古人云,宁可得罪是个君子也不得罪一个小人,这小人说的就是王富贵。

    此人奸诈非常,和他的表弟王多钱合并被人私下称为双小人,时不时的给人使绊子,一肚子坏水,偏偏与草原野蛮人处的好,得了不少利益。

    等他得罪的走上搭台,将桌上的十八壶酒通通检查完毕,互换了顺序,众人还不满意,纷纷叫嚷,王富贵笑的开怀,又继续倒换数下,其间右手不经意的擦过袖口数次。

    帘幕内,空气却有些诡异。

    蓝琳已经揭开冥离,露出秀气精致的脸庞,一双秋水大眼,灵动非常,她嘴角含春,笑语道:“谢谢三位爷捧场,清溪定然竭尽全力。”

    她的话并没有特别突出寿王的身份,阿扎木松了口气,迈步上前,就要去抓蓝琳的手,横里拦出一把剑,古朴而暗沉。

    阿扎木转头,恶狠狠地看去,是那个极为碍眼的王雷亭,此时他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一点也看不起阿扎木一般。

    “小子,将这小孩耍的东西拿开。”阿扎木脸上气成猪肝色,他哥哥时草原上的英雄,自己更是受尽众人吹捧,哪里见过如此鄙夷的目光。顿时火大,出言不逊。

    寿王站在一边,像看好戏一般,也不阻拦,默然不语。

    蓝琳对这个阴沉沉地王雷亭也没有什么好感,阿扎木虽然莽撞,却对她也是一心一意,看这王雷亭不是个好像与的,她怕阿扎木吃亏,也不愿在此时闹出什么不愉快,于是上前拉开两人,柔媚的笑道:“二位爷,不看僧面看佛面,一会我们酒上品个高低如何?”

    “好。”阿扎木对自己的酒品造诣有信心,当即道。

    王雷亭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模样颇傲,收起佩剑,补充道:“既然要比,光有脂粉味道的彩头怎行,不如我们在加一点刺激的。”

    “好,怕你不是草原上的神鹰。”阿扎木立即答道。

    蓝琳有些担心,这个王雷亭实在不像个好人。

    寿王却是可有可无,一副不关自己事情的模样,他的回答更是让蓝琳大跌眼镜。

    王雷亭斜眼问道:“王爷,可参加?”

    寿王抱着胸,看着蓝琳,答道:“本王今日就是为了脂粉彩头而来,什么过招比试之类的,二位请便。”

    阿扎木鄙视的看了一眼寿王,心道:果然中原的王子都是些酒囊饭袋,胆小表,哪里能跟他们草原上的天之骄子相比。

    寿王也不在意,一双眼睛自尽了布帘就没离开过蓝琳,蓝琳颇为不自在,那日此人笑着踢人,实在可恶之极,伴君如伴虎说的没错。

    最终,王雷亭和阿扎木约定,若是谁输了,便去街上挂着狗牌,游街一圈,接连三日。

    阿扎木的胡子似乎都翘起来,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看王雷亭就像是看着死人,王雷亭当然不甘示弱,用冷厉的鄙视回应。

    蓝琳默然,片刻之后,四人分别被请了出来,此时,桌子上的十八个酒壶已经被全部重新摆过,一行女子托着托盘,上面放着不少瓷杯,都是为了接下来的品酒比赛准备的。

    众人屏息,在王妈妈的指点下,四个女子上台用红绸布将四人分别蒙上双眼,做完一切后,便分别站在四人身边,服侍倒酒喝酒,在得到四人的指示后,写好酒名和年份,投入桌子上的红木箱子内。

    “各位,既然是清溪出了题目,自然由清溪先来品尝,若是清溪有幸说对了,赢了三位爷几分,就请大家鼓鼓掌,给捧个场。”蓝琳首先上前一步,娇声道,声音如落到玉盘的玉珠子,听起来非常舒服,清脆悦耳,字字清晰。

    台下众男顿时掌声如雷,满眼冒着绿光,心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揭开那神秘的白色冥离背后,有着怎样的容貌。

    寿王紧随其后,悠然地道:“既然清溪姑娘都拿了彩头,这两位仁兄更是私下定了各自的彩头,本王自然也要出一些。”说完,自有随从奉上一个精致的红木盒子,盒子不大,仅有巴掌大小,可做工极为精湛,在盒扣上更是镶嵌了一颗祖母绿,有指甲盖大小。

    连个装饰物都这么华丽,可以想象里面装的东西自然不凡,众人对于这清溪姑娘的容貌又多了几分期望和猜测。

    寿王风流众人皆知,也只其眼界颇高,一般女子如何如得了他的法眼,也有人暗暗可惜,既然寿王参加了角逐的话,就不好竞争了,不过,看那个草原来的野蛮人,似头昂的老高,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接下来,好戏才刚刚上场。

    众人兴奋,而更令人兴奋的是,当王妈妈扭着肥臀上台之时,宣布道:“清溪姑娘的彩头,客官们定然已经猜测多时,现在为大家揭晓……”她清清嗓子,大声道:“能赢了清溪姑娘者,可入阁三日,不收一分银子,还可进入我们摘月阁的内院,翻过一张牌子。”

    没想到摘月阁竟然这么有信心,发出这样的信息。对清溪姑娘的品酒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品酒四人共同开始,分对错数量,当数量一致时,就看时间长短。

    蓝琳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若是真让素月输了银子,这个月可就别想吃饱了。细细品尝凑到唇边的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八个酒壶已经品过去了一半,众人皆紧张的看着搭台上,不愿放过任何细节。

    阿扎木的形象最为不堪,黑色的大胡子差不多连嘴巴都挡住了,酒渍流到了大胡子上,湿漉漉的,看的众人发笑,偏偏自己还觉得形象大好。

    王雷亭不动神色,品的最快,往往才喝了一小口,就直接向旁边的侍女说酒名和年份,算是绝对的黑马。

    再看寿王殿下,动作潇洒自如,一副行云流水,酣畅享受的模样,他品的非常细,一小口,一小口,与王雷亭不同,他往往一杯酒要品个十次,八次,才会确定答案。

    嘴角挂着惯常的温笑,整个气势温文尔雅,却带着王族特有的骄傲,楼里陪客的姑娘们纷纷露出艳羡的目光。

    要说最抢眼的,还属清溪姑娘,她莲步轻移,并不需要人牵着,就可以自行走到酒壶前,刚开始还会斟上一杯来品尝,到过了一半之后,她只是细细的闻一闻,便似乎有了答案。

    走动时,宽大的袍袖,束起的腰身,更显得她的身姿婀娜,小巧玲珑。

    她的速度与王雷亭不相上下,差不多都是同样猜得一壶酒,往往发生手碰手的摩擦世故,引得台下众男一阵狼嚎。

    蓝琳的心跳加快,连品酒都定不下心,好几次拿起酒壶,根本闻不出味道,掌心的纸条让她心惊肉跳,根本不敢松一下手。

    王雷亭到底是什么人?她的心乱了,脑袋跟不上思维,看到剩下还有三壶酒,一定不能出了差错,可心中根本定不下来。

    一直都是刚才与王雷亭两手相碰的情景,这双手好冷好冷,竟然比地上的雪还要冷似的,蓝琳还没来得及抽回,就被拉住,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法,在她手心中塞了张纸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