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八章 王爷现 二人戏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八章 王爷现 二人戏

作者 : 月妖雪雪
    “春香阁”阁内,暖意融融。

    被灌了不少酒的蓝琳,胃痛的抽筋,她本来一天都没吃饭,又被折磨的硬是灌下好多酒,胃不痛才怪。

    此时,她无力的倒在王爷的臂弯中,还要死死地维持基本的笑容,她可不想惹怒权贵,到时候不被素月抽筋扒皮才怪。

    说也奇怪,躺在这个男人的怀中,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特别熟悉,好似原来经常会这样一般,存在于记忆的深处。

    不过,此时蓝琳觉得自己马上要崩溃了,也没多想。

    虽有的是力气,都在跟胃部做着斗争。

    “没想到,你的酒量还不错嘛。”抱着她的人,温和的笑着,却像一个大尾巴狼,又倒来一杯酒,放在蓝琳嘴边让她喝下去。

    蓝琳胃疼的厉害,着实喝不下去,也喝下去,她非得吐了不可,这在贵人面前可是极为不雅的,被素月严令禁止。

    没办法,她不能在假装乖乖女,一杯接一杯的喝。可,万一若是这两个男人中,有一个是那暗中要对付她,认识她的人怎么办?

    她可没有这个身体原来的记忆,根本不知这个女子如何行事,不管做事太过。可,现在似乎也顾不得了。

    “王爷。”蓝琳娇笑着推开唇边的酒杯,仰起头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醉眼朦胧间,他的面目清秀而温雅,那双眼睛却如黑曜石一般,明亮之极,蓝琳看过去,竟然有一种刺目的感觉,她略略动动身子,像小猫一般噌向他的胸口。

    “这都是奴家一个人再喝,王爷好坏,一杯都不喝,不是诚心想灌醉清溪吗?。”蓝琳撒娇道。

    “啪!”

    蓝琳诧异的转过头,正好瞧见陈亦知弯下腰拣筷子,她是真的有点醉了,也看不太清楚陈亦知的表情,她一拍手,欢乐地道:“王爷,你看,你看,奴家还没醉,陈公子可是醉了,我们不如送他去休息,好不?”

    寿王看向怀中的娇小女子,她一派天真模样,举手投足又带着十足的媚意,往往是不禁意间的一个眨眼,一个抬眉,一点无意识的碰触,却激起他身体的反应,哪里是还未经人事的小泵娘。

    想起从前的一些日子,心中竟然窜起无名之火,他将蓝琳箍住面对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下去,芳香的唇瓣,带着又湿又软的惬意,舌头撬开紧闭的牙齿,向里面探去,这种味道让他有些沉迷。

    被压迫的蓝琳,双颊通红,她虽不介意来个深吻,可毕竟还有一个男人在旁边看着,脸上好热好热,身子竟然也被挑逗的热了起来。

    这一吻几乎让她窒息,瞧着眉眼间依旧一派温和,蓝琳几乎想一个膝盖顶过去,她捂着有些吃痛的嘴,眼眶湿湿地,娇声埋怨,道:“王爷——”

    王爷“哈哈”一笑,捻起一块酱牛肉,夹到蓝琳嘴边:“饿坏了吧,我都听到你肚子的叫声了。”

    蓝琳早就迫不及待,也不顾嘴唇红肿,一口将酱牛肉吃了,吃的太快,连味道也没尝出来,满口只留着牛肉的浓香,她抿抿嘴,肚子更加饿了,恨不得将整个酱牛肉全部倒进嘴里,才甘心。不由得道:“王爷,奴家饿了一天了……奴家想……”

    “饿了一天?”王爷眉头一挑。

    陈亦知也抬起头,望向蓝琳,讶然道:“王妈妈难为你了?”

    遭……蓝琳俺恨怎么就忍不住了,昨晚上,素月过来看过她,让她一天不要乱说乱作,不要打自己的小算盘,否则,管你身上有什么珍贵的价值,她都会按照摘月楼的规矩来办。

    “若是不幸死了,就去喂乱葬岗的狼好了。”素月离开时,冷冷地话语还响在耳边。眼见两人神色变幻,蓝琳忙“噗嗤”一声笑出来,道:“瞧你们两个,清溪不过说笑呢……有你们两位贵客撑着清溪,清溪如何还能受了欺负。”

    寿王神色不定,他突然觉得怀中这个女子,似乎变了,他紧紧地盯着怀中的人儿,想要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可她明明就是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

    “亦知兄,这宅月楼的姑娘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寿王的手不安分地在蓝琳的肩膀上来回动弹,眼睛却盯着陈亦知。

    陈亦知一副只愿身在酒坛中的模样,自顾自的斟酒喝酒,不亦乐乎。听了寿王的话,他抬起头,淡然一笑,道:“能让寿王喜欢,这是她的福分。”

    蓝琳闷闷地,好么,你们两个人在这眉来眼去,互相挑逗,倒是将我方在中间。身上的那双手,从她的肩头一直滑到她的胸前两点。

    不知为何,她竟忍不住全身轻微的发抖,脸越发的热。她不安的扭动两下,趁着那只手缩回去的空,她拿起筷子,夹了块酱牛肉,送到他的嘴边,道:“王爷,刚才下棋累了吧,来,尝尝,真的不错……清溪刚才吃了一块,差点将舌头都吞了。”

    “连舌头都吞了?”他爽朗一笑:“这比喻倒还新鲜,那就来尝尝看这牛肉到底如何?”他张开嘴,任由蓝琳将酱牛肉喂进去。

    “嗯。”他品了几口,黑曜石般的眼睛,笑的弯弯的:“确实不错。”他看向蓝琳,突然笑的更大声了,顺手将桌子上装着酱牛肉的盘子端到蓝琳的眼前,道:“拿去吃吧。”这语气说的极为傲气,好像是随意给个下人赏赐什么的。

    蓝琳腹诽,不过就是盘酱牛肉,姑娘我连全牛宴都吃过。不过,王爷的身份摆在那呢,赏赐来一盘牛肉,也算是极大的恩赐了。

    那她岂不又要跪下谢恩。蓝琳不情不愿,想要自己反正喝醉了,这个王爷看起来蛮好想与的。她直接端过来,却一下接了个空。

    这王爷啊,将手中的盘子绕到身后,满脸促狭的笑:“王爷赏赐的东西,就这么想简单的拿去?”

    蓝琳暗自腹诽,嘴上甜甜地胡乱,问道:“王爷?哪个王爷啊?”她装着酒醉,一手扶着头,似乎头很痛,靠向王爷的胸膛前。

    陈亦知沉声呵道:“胡说什么呢?这是寿王殿下,快点收了你的昏话。”陈亦知非常佩服的点明。

    啊!蓝琳仰着头,重新仔仔细细地看抱着她的男人,光洁的下巴带着完美的弧度,皮肤竟然和她差不多,很是白皙。

    她看着他,而他却看着陈亦知,黑曜石般的眼眸,闪着温和的光,却不知如此寂静地湖面上,藏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这就是寿王,历史上被自己老爹抢了老婆的男人,还真是悲剧,连自己的老婆都留不住,还得背负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可怜可叹。

    也不知杨玉环嫁入寿王府了没?估计还不有,若不然寿王也不会来这里寻花问柳,对她上下其手。传说,杨玉环可是善妒的很。

    她这么愣住了。寿王到一位是她怕了,呵呵一笑,拍拍她的肩膀,道:“亦知就是嘴快,本王可还没来得及回答呢。”

    蓝琳这才反应过来,忙磕头谢恩,也不敢坐桌子,只是搬过来一个小凳子,坐在寿王的下首,那模样,活像一只跟在主人身边的小宠物。

    陈亦知神色间似乎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两声。寿王看的目光微闪,也不继续话题,只是对着陈亦知,道:“亦知兄,你我之间也不是外人,有什么要求尽避讲?”

    “亦知这条命都是王爷救得,本该以此残破之身,为王爷效劳,只是,身子上的顽疾,也不是一下两下便能好的,总要有个时间过程。也不知欠下的恩,如何才能还得完,现在,如何又敢跟王爷提条件,王爷要给,这是我陈家的光荣,只是,王爷知道我爹的脾气,若是知道我做出这般事情,定然放不过我。”

    蓝琳自顾自的吃着,一碟酱牛肉,顺便在去抓一把油酥的花生米,咬得咯嘣咯嘣脆,换来寿王轻蔑的一个白眼。

    她也不甚在意,反正可是他自己要让她吃的,总不能反悔,就算贵人反复无常,要将她逐出门外,她也顾不得,做个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强。

    吃的太急,没防住,一下被花生米给噎到,蓝琳捂着胸口使劲咳嗽,就差没把肺给咳出来。寿王这个死没良心的:“笨蛋。”随即一把将她给踢出去,好似她是瘟疫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