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六章 玉公子 心酸夜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六章 玉公子 心酸夜

作者 : 月妖雪雪
    高瘦的男人见了来人,眉头一竖:“你是什么人?敢管老子的闲事?”

    “这可是名动京城的多才公子,陈亦知,别不识好歹,速速退开。”有人喊道。

    “陈亦知?”高瘦男人眉头一皱,想了半晌,在京城权贵中甚至是他们的子女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名字,多半是个落魄书生,只会耍弄几个诗文哄青楼的女子。

    这样一想,顿时底气足了,嘴巴也开始恶毒起来:“哪来的小崽子,让开。”

    他踏前一步,抓向陈亦知的胳膊,模样凶狠。

    陈亦知“啪”的一声打开折扇,随手那么一扇,恰好扇在高手男人的脸上。

    “啪!”在蓝琳耳中,这声音可够清脆悦耳的,估计这一扇子可打到了实处,留下这么深的红痕,也不知这扇骨是何物所作。

    “小崽子!唔……噢……唔……”高瘦男人捂着脸,瞪向陈亦知,恨不得一口将他吃了。

    陈亦知满脸愧疚之色,好似对刚才所做的事只是无意中所为,说了句道歉的话。

    “道歉?”高瘦男人凶狠地道:“要道歉就给爷跪下,嗑十个头,就马上滚出去,爷没空和你缠着。”

    周围顿时响起来嗡嗡声,有人小声议论着,但是,有些人嗓门大,或者是故意让他们听到。

    “多才公子……陈亦知,这人好像听过。”

    “爷,你当然听过,他可是陈玄礼陈大人家的公子,写的一首好字,尤其是一首琴艺,便是我们楼里的知琴姐姐,也曾甘拜下风呢。”

    “哦?陈玄礼大人吗?可是据我所知他的三个儿子,都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啊。”

    旁边有人接话:“府里自然是没有的,不过这外面嘛,可就难说了。”

    夹杂着一群姑娘们的吵闹声,这些话很清晰的传过来。

    ……

    蓝琳听着嘴角咧开笑意,头悄悄地转向说话之处,将说话之人的相貌和在旁边侍候的姐妹记清楚。

    高瘦男人,自然也听得到了,原来是个见不得光的小孽畜,嘴上越发狠起来。

    陈亦知,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嘴角的笑意收敛起来,蓝琳瞧着,火候差不多了,她掩着面,眼睛含着泪水上前,行礼道:“多谢,陈公子为我出头,奈何贼人势大,陈公子还是让奴家自行去了。”

    陈亦知闻言,淡眉一拧:“你家主子不管你,我来管,放心——”他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有娘生没爹养的小崽子。”高瘦男人毫不客气上前挥起拳头,他虽从商荒废十年武功,可这底子还在,一拳打来也算是虎虎生风,有模有样。

    “哼。”陈亦知神情冷肃,这人明显触及他的死穴,下起手来,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手中折扇舞的团团转,一拍,一打,一展,又在下巴上狠狠一顶,高瘦男人朝后退去,磕在门槛上,“咚!”的一声,仰天向外面倒去,溅起一身雪花。

    瞧着他狼狈的捂着脖子,脸上七八道红痕,蓝琳心下爽快,在瞧陈亦知,早已恢复刚才风采,脸上在也找不到一丝凌厉之气,处处透着和谐。

    难以想象,刚才他还大打出手,神情冷的好似能掉下冰来,这才一眨眼,气势都完全变了,表演实在到位,便是她也找不到一丝破绽。

    陈玄礼的私生子吗?蓝琳想,这样的身世也难过他能戴着一张橡皮脸了。

    “小畜生。”高瘦男人爬起来,指着陈亦知大骂:“见不得光的家伙,这仇我记着了,你等着。”他啰啰嗦嗦,一大堆,脚却不停的往后移。

    眼睛里都是惧意,这时,从街道口飞奔过来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面白无须,神情僵硬,他对着高瘦男人说了几句话,高瘦男人脸色变得顿时很难看。

    也不骂了,拂袖而去,走过几步,似想起什么,又转过头来,朝阿扎木喊道:“阿扎木,摘月楼的规矩,未经容许,擅自出门的妓子都要受罚,你要是真想要这个贱……这个清溪姑娘,就随我去取银子来。别再这丢人现眼,你哥哥要是知道,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阿扎木性子莽撞,对女人的事上又没有经验,被蓝琳吃的死死的,不自觉的就受了摆布。

    在他看来,陈亦知就是可恶的娘娘腔,所以他没有出手,这样的对手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后来,看杨富贵挨打,这才知道遇到个高手,顿时手痒,却被蓝琳死死拉着胳膊,大眼睛眨巴眨巴,泛着水花,直说害怕。

    他一听,心上人不喜欢看人打架,自然打消了心中跃跃欲试的念头。

    没想到,此时清溪居然跟那个小白脸,娘娘腔眉来眼去,哪里还有他的存在,又听到杨富贵在外面气急败坏的喊话,顿时觉得心里似憋了一口气。

    他大步走到清溪面前,一把抓住清溪的胳膊,将她强行扳过来面对他,如花的容貌,如水的眸子,似比草原上的河流还要清澈,嫩嫩地带着春天青草刚出牙的勃勃生机,他咬着唇,道:“清溪,等我。”

    说完,挑衅的看了一眼陈亦知:“她——”指指清溪:“是我的,离她远点,不然小心——”他比了个划脖子的动作,在众人或惊愕,或嘲讽的目光中,走出去。

    蓝琳也没想到,这个阿扎木心思竟会如此,不过才见了短短片刻时间而已。

    他根本不了解她,如何谈承诺,哼,承诺,可能是这世上最廉价的东西,尤其是男人的。

    蓝琳很快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因为她发现了更为有趣的事情,就在阿扎木和高瘦男人离开的时候,刚才她特意看了得桌子旁,少了个人,怕是追去摸底去了。

    陈亦知被王妈妈给请到了二楼。蓝琳在一番哭泣和自诉之下,落得个被罚禁闭一天的惩戒。

    那小黑屋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只是要饿肚子一天,实在难捱。叹了口气,厌恶的拍开两个龟公的臭爪子,自觉自愿的跟着他们去了小黑屋。

    两个龟公都是熟人,王勇和赵亮,自被素月抽了几鞭子,他们也收敛些,对蓝琳也不敢动手动脚,至少现在不敢。

    “吱呀!”

    木门关上,除了一点儿阳光从窗缝的缝隙中透进来,带了一丝光线,其它均是黑漆漆的。

    蓝琳摸着走到黑暗的角落里,地上的稻草有些扎,可她实在累了,一**坐在上面,靠着湿润的墙,冰冷的寒意透衣传来。

    她打着哆嗦,双手抱胸,膝盖屈起,将自己蜷成一团,其实她有些喜欢黑暗,只有在黑暗中她才感觉安全,感觉才能做出真正的自己,那种放开一切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

    一个月以前,得知自己患了白血病时,其实,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想着终于不用戴着面具活下去,想着也许会通过三生石,会喝过奈何桥上的孟婆贩卖的孟婆汤,就可以忘记所有的痛苦和不堪。

    却没想,老天爷居然将她送来这里,这个不大的身体,存在太多的秘密。

    自己却毫无所知,只能摸着象过河,那天,素月迫她,其实她想要一死了之,不管不顾。

    那双如海水般的眼睛,和柔柔的声音将她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

    她蓝琳是打不死的小强,在哪里都能生活的很好,从来都不会去做胆小表。

    那些暗处想要利用她的人,就算煞费苦心,布置颇多。她一定能破除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蓝琳暗暗告诉自己,哥哥那么重的病,被医生盼了不下一百次死刑,他都能够坚持的忍受着,挨过来。

    她可不要将来在阴曹地府,被哥哥笑话,是生活的逃兵,他们蓝家不管多苦,多累,绝不会有一个逃兵。

    “哥哥,你一定会保护我的,就像小时候,对不对……”蓝琳眼睛里含着泪水,不多时,竟然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哥哥笑的很开心,跟华姐姐结婚了,两个人还照了婚纱照,哥哥的模样幸福极了,笑的很傻,露出一口黑色的四环素牙。

    一时场景变换,到了小时候,哥哥背着她,一步一步的去上学,年幼的她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哥哥,哥哥走到哪,就将她带到哪。

    “哥哥,我想吃冰棍。”

    “乖,琳儿,哥哥存点钱,过年了,哥哥就给琳儿做新衣服,好不好?”

    “不好,不好。”小蓝琳瞧着路边上扎着漂亮辫子,穿着花裙子,好似花仙子的女孩正吃着冰棍,直嚷嚷的想要。

    “好,好,就给琳儿买一根。”哥哥宠溺的摸着她的头,满眼怜惜。

    小蓝琳美滋滋的吃着,她那时很小很小,不知为何哥哥不吃,她硬是让哥哥舔了一下,他却抱着肚子直喊疼。

    却在哥哥去扔那根冰棍的棒子时,她看到哥哥偷偷地舔了棒子几下,神情非常享受。

    那时,她四岁,哥哥六岁。

    许多心酸而美好的回忆,在梦中不停的一幕幕走过,走过之后,似乎那种牵挂在心,每想一分便会不舍一分的心情淡了。

    “清溪,清溪……快醒醒……”身子不住的摇晃,蓝琳从美梦中醒来,她揉揉酸涩的眼睛,看向来人,是碧波,她的模样很担心,碧蓝色的大眼很是动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