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章 摘月楼头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章 摘月楼头

作者 : 月妖雪雪
    “瞧你,一点都不经吓。”素月又缓和下来,轻松还略带调侃的道:“我是想说,如果你只能浪费我们摘月楼的粮食,而不能带来任何银子,下场可会极为凄惨哦。”

    话音一落,她一挥手中长鞭,“啪”的一声,抽在两个光洁的背上,顿时那两个背部同时出现一道深深地鞭痕,被抽的人全身都在抖,全没有任何人敢哼出一声。

    “这声音听起来真是悦耳。”素月摸着鞭梢,那里还残留着肉削和鲜血,蓝琳只觉胃中上下翻涌,素月偏偏又向她问道:“爽吗?。”

    蓝琳忍着不适,盯着素月冥离上艳红的梅花,“哈哈”一笑,并不回答问题,而是直接请求:“夫人,将赵亮,王勇让给我吧,看他们先前动作,绝对拥有豺狼属性,正和清溪的心意。”

    眼角瞅到那两个被打的luo男抖得更加厉害,心中冷笑。

    素月却似乎当着没听到,差遣碧波解了绳子,又赐了房牌,蓝琳也不好再提,临走时狠狠瞪了赵亮和王勇两眼,这才叩首谢过,跟着碧波,出了门,昏昏沉沉地上了三楼。

    望着殷勤帮忙,却不怎么说话的碧波,蓝琳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没说,她是在太累,太累,洗了个澡,将受伤的头上了点药,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烛光摇曳,在墙壁上投下纤柔的影子。

    碧波坐在床边,望向床上似乎毫不设防的女子,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惊叹,虽然脸上有个巴掌印,又说不上特别美,顶多一个娇美,但是整个五官合在一起,偏偏给人一种极为宁静地感觉,整个人都显得极具亲和力,尤其是那双眼睛,大大的极为灵动。

    可惜,这会这张脸可肿的跟猪头一样。

    想到方才,她说她叫清溪,还对着她伸出手,道声谢,这可是她人生里得到的第一个谢谢。

    碧波笑笑,扯动脸上一疼,忙了这么久,倒是忘记上药了,她起身将被子掖好,便走到桌边,从怀中掏出拇指大得玉瓶,倒出一粒浑圆药丸,顿时清香扑鼻。

    她又拿起杯子,将药丸放进去,倒了点温水,待药丸完全化开,她点起一点,将被打的左脸细细擦过,凉凉的很舒服。

    擦完后,坐回床边,犹豫了一下,终究点起杯中药水,细细给睡梦中的清溪擦拭起来。

    擦到脖颈处,一条极细的红绳露出来,她没有在意,捏起红绳欲重新替清溪塞好,红绳一入手,居然很粗糙带着颗粒感。

    这样的感觉太熟悉了,她心神一颤,难道……俯下身,细细将红绳看了一遍,细绳打了无数的小结,非常小,若不是仔细去看,根本看不出来。

    想一想,碧波从怀中掏出日夜抚摸如宝贝一般的红绳,红绳仅有小指头一般的长度,因为老是抚摸,红绳的小结有些松了,倒是比起清溪脖子上的要粗上一些。

    碧波将两条红绳细细比较,发现虽在图案上略有不同,可结法完全相同。

    难道真的与他有关系……

    碧波傻傻地望着两根红绳,良久,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将红绳完全拽出,一枚半月形的玉出现在眼前,此玉有一半拇指大小,材质并不是特别好,杂色很多,就是比起她怀中装药的玉瓶也要差些。

    只是玉上的雕刻,却极为繁复,三株莲花并着莲池一应雕下,其它条纹均极为细小,碧波无法识别,却也只此物非在雕刻上有大成者,不能刻之。

    到底是谁会在如此不堪的玉石上,花费巨力,这个红绳……

    碧波看了一会,对着清溪一笑,转身出了屋子。

    于此同时,昏暗的书房内。

    戴着青铜面具的“五爷”华服而坐。

    黑衣人在其身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禀主子,今日送那丫头去摘月楼,暗中有人出手,只是,属下无能,只刺得一剑,让人逃了,请主子责罚。”黑衣人低下头。

    “罢了,他也不是逃了一次两次。”五爷声音低沉,浑不似白日那般温和。

    沉默半晌,他在书桌上轻敲:“既然他能为那丫头出手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给我看紧那个丫头,绝对不能有一分差池,明白吗?。”

    “是。”

    “药房和城中大夫那里也让羽盯紧些,城门那也要招呼一下,决不让傲霜飞出去。”

    “是。”

    五爷挥挥手,黑衣人闪身退走。五爷站起身,走到窗前,负手而立,望向外间月光下的雪地,白茫茫一片,这个冬季还真是多雪,看来,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寂寞。

    碧波的药,效果很好,才几日的功夫,蓝琳的脸就已经消了肿,与碧波的关系更加好了,两人认了姐妹,换了信物,碧波将一只碧玉镯送给蓝琳,蓝琳身无长物,便将脖颈上带着的半月形玉佩送给碧波。

    这几日的功夫,也从碧波的口中,得知摘月楼更多的信息,摘月楼分前楼,后楼,中间有一院子隔开,前楼共有三层,分高低贵贱,月光阁便是三楼,为有些身份或大有前途的妓子所居,配梳洗丫鬟一个。院子中的妓子身份则高的多,都是独门独院,在摘月楼绝对是压住台面的存在。至于后楼仅有一层,但占地广,不过颇为神秘,蓝琳并没有得到多少信息。

    让她不意外的是,这摘月楼果然不是一般的青楼烟花之地,在做接客生意的同时,摘月楼楼主素月,同样与达官显贵或者武林豪杰做些买卖,只要能付出足够多的银子,素月什么生意都做,有在一旁答闲话的妓子曾悄悄说:估计那些人只要出的起钱,素月敢将手伸进宫中的皇上女人身上。

    蓝琳听了,暗暗咂舌,这素月不仅面容凶悍,这爱钱的本事也是一流,自己若是想逃出生天,去过一过逍遥生活,少不得要弄来大笔的银子。一边继续与周围姐妹打好关系,一边寻求快速致富的方法,

    做生意?她现在明里被素月控制,暗里还不知有几人要操纵她呢,想都别想,再说她属于数学白痴,估计连帐都算不好。

    蓝琳倚靠在朱漆色的围栏上,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观察着从大门口进来找快活的男人,实在是,对于阅过无数男人的蓝琳来说,找不到一丝兴趣,不是太老就是太丑,就算有几个长得不错,却是早已有了相好,哪里等的她来出手。

    哎,要不是素月巴巴的要将自己去卖钱,她何苦这般天天立在门头,好似孟姜女望夫一般。就算她开放一些,可这第一次还是不能给素月随便糟蹋,总要找个合心意的才行。

    “三爷,怎么好久都不来看香儿,香儿好想你噢。”

    “三爷,云儿也想你,今日可得去妹子屋里。”

    “三爷,来看琦儿,琦儿真是太开心了。”

    ……

    蓝琳耳朵一竖,这三个姐妹可是摘月楼的老人,姿色都不错,又有出色的技艺在身,同住在月光楼中,一个个鼻孔朝天,都是自命清高的人物,便是王妈妈这个明面上摘月楼的管事来请接客,也要推三堵四,今日,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越过欢笑吵闹的客厅,她的目光顿时定住,被众女环绕的男子,一身青衣,一脸从容的微笑,如淡淡春风迎面而来,他说不上非常俊俏,脸型颇为柔和,眉目疏淡,就如他含着的笑意,很淡很淡。

    如果说被他的容貌吸引,不如说是他整个人的气质,犹如上好的翡翠玉石,清冽喜人,干净而剔透。

    这样的男人会是花丛老手?可惜了这般如云似水的气质,蓝琳双肘撑在护栏上,双手托着下巴,直直地盯着这个被呼为“三爷”的男子。

    “小妮子春心荡漾了?”碧波端着一盘吃食从蓝琳身边经过,见她如此花痴模样,不由取笑她。

    蓝琳仍是撑着下巴,望着“花丛”中的男人,撅着嘴道:“就是我想荡漾,也得给我个空位咧。”

    “你呀,还是别想了,那个男人不是你能碰的。”碧波留下话,转身向等待她服侍的大肚子富商走去。

    “是吗?。”蓝琳小声嘟囔,依旧看着这个在碧波口中不能碰的男人。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目光,“三爷”停止应付身边的女子,向她这边望过来。

    蓝琳见状,移开目光望向旁边,眼角却注意着这个男人表情。她右手捏着香帕假意拭汗,左手捏住衣襟往外轻轻拉拉,好似热了一般。

    “三爷”的面上一怔,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只是瞬间又恢复含笑的模样,向她微笑点头。

    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蓝琳的眼睛,当场判断,他不喜欢这样?

    随即,蓝琳假意才发现他的目光,小声惊呼,左手捂住胸口,右手掩帕捂嘴,做出惊慌的模样。

    有几道嘲讽的目光射来,蓝琳忽视不看,她低头便往里间跑去,手一松香帕飘出护栏外掉在地上,又顺手在脸上掐了一把,真疼,眼眶顿时饱含泪水。

    “姑娘,你的帕子?”身后意料之内的声音传来,只是这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