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章 咆哮的母狮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章 咆哮的母狮

作者 : 月妖雪雪
    等她终于化身“咆哮的狮子”醒过来时,愕然发现,她居然重获生命,这里不是阴冷的地府,也没有小说中英俊不凡的黑白无常,这里有价值连城的古董,还有她最喜欢的襦裙和金步摇。

    幸好在她白血病按发,医生判定死亡的时候,她已经赚了足够的钱来医治哥哥,他那么年轻英俊,本来就应该继续更好的活下去。

    而她……蓝琳自嘲的笑笑,那些日日夜夜想将她碎尸万段的女人们,现在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再也不会有人抢她们的男人,更加也没有人想尽办法从那些男人衣兜里掏钱。

    风吹着惨败的梅花,有些冷,她坐到石阶上,石阶很冷,她紧紧抱住办膊,她喜欢冰冷的感觉,这能让她思维清晰。

    对于新的身份她完全不知,连名字都不知道,平时的饭菜也都是从园门外递进来,没有人可以问问,只从衣服上简单的推测,这里或许是唐朝,那个历史上曾经最为开放的朝代。

    托着下巴,双掌撑着脸,望着已经快凋谢完的梅树,幻想着。

    要是唐玄宗的年代最好,还能有机会见见杨贵妃的倾国容貌,她高中时,可最喜欢白居易写的《长恨歌》,读着诗,有时也会想善良美丽的杨贵妃在满下巴白胡子的唐玄宗面前跳舞,或许,还可以提醒一下她不要去马嵬坡。

    蓝琳自嘲的笑笑,现在的她可连这个院子都出不去。

    正在发呆中,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被麻袋给套住。

    “啊。”她吓得一声尖叫,身体失重,正待喊人,又感觉脖间一痛,居然说不出话来,怕已被点了哑穴。

    心里咯噔一下,她六神无主的抓着麻袋,粗粗地麻绳咯的手心生疼。

    疼痛,让她清醒一些。

    她安静下来,不在做无用的挣扎,她思索着所有可能的情况。

    忽然,她感觉一阵震动,随即一声低声咒骂:“该死。”

    金属剑互相碰撞的声音极为刺耳,“呲呲……”她的耳膜几乎都快被刺穿。

    天旋地转的感觉更是糟糕,想必劫掠她的男人正在扛着她作战。

    该死的剑可千万别插在自己身上,那可是很疼的,蓝琳一向怕疼,一个小小的木刺也能让她疼的尖叫。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幻觉,就在晕头转向,请求阿弥陀佛保佑的时候,有个低沉地声音传进耳中:“保住命,等我救你。”

    救命?她这会难受的真想死掉算了,幸好,打斗片刻即停,讨厌的失重感终于小了点。

    或许遇到了胆大的小偷,蓝琳抹抹嘴角,如此想到。

    经过一阵颠簸,蓝琳听到门开的声音,还有奇怪的呻吟声隐隐传来,这样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蓝琳如何会陌生,当下,她似乎猜到自己将要去的地方,不禁感慨,历史还真是老套啊。

    “哎呦,我的李爷,您可真是猴急,奴家还没来得及穿肚兜,您就闯进来,小心我告你——非礼。”甜腻腻的女声惹得蓝琳一身鸡皮疙瘩。

    “离我远点。”阴沉的男声似乎特别闲恶,扛着她退了几步,才将她“咚”的一声扔在地上。

    【我XX!】蓝琳说起在愤怒时惯用的口头禅,一边抚着像被摔成四瓣的**,当然,她还不能出声,只有口型而已。

    “货我给你送来了。”男子阴冷的声音:“别忘记五爷的话。”

    “那是自然,我们摘月楼的信誉一向极好,要不也不会被五爷看上。”

    “哼。”男子冷哼一声,明显特别不喜说话的女人,哼了一声,便再没了动静,蓝琳感觉脖子上一疼,发紧的喉咙一下放松起来。

    蓝琳猜那个将自己掳到这里的男人解了穴就走了,果然,当再次恢复光明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只有一个女人盯着她看,是的,从低垂的胸衣后隆起的肥腻双峰清晰的告诉蓝琳,这是个女人。

    她正弯下腰像看着一头猪一般看着她,半边脸用冥离遮住,这特殊的冥离上,正开着一朵残败的梅花,颜色鲜红,露出的左脸上,有一道深深地伤痕从左耳经过鼻子,一直钻进冥离下,伤痕红肉外翻,带着让人作呕的粉嫩,想必受伤未曾很好治疗。

    那只露出的眼珠好似假的玻璃球,凸出眼眶。蓝琳很怀疑这只恐怖的眼能不能将她看清。

    可就是这只眼珠从她瘦小的胸部一直看到紧绷修长得大腿,再从她的两腿之间移到她的脸上,目光充满了挑剔,最后才道:“还真小。”语气很失望。

    蓝琳的心“咚咚”使劲跳,像是要跳出喉咙一般,双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掌心处的伤口被指甲一碰,顿时疼痛难忍。

    她死死的咬住唇,强忍下来。她清楚的知道,她必须跟这个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能够正面说话的人好好谈谈,即使这个老鸨实在长相骇人,浓重的脂粉味更是无时无刻不在糟蹋着她的鼻腔。

    可是,要想引起对方将自己当成可谈之人,就必须做些什么才行。

    她心念电转,挣扎着站起身,拍拍有些发昏的脑袋,咳嗽两声,清清喉咙,尽量显得平静地道:“给我一杯茶,可以吗?夫人?”她的喉咙实在痛得要命。

    “夫人?”眼前这位老大姐,简直眉毛都笑弯了,女人总是喜欢地位高一些,蓝琳深深知道这一点。

    “我叫素月,以后叫我素夫人就好。”自称素月的女人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下巴,尖利地指甲几乎扣进她的肉里,她忍不住想要甩头摆脱控制,又强行忍住,任她左右看看:“小了没关系,长得还算清秀,我看这脑子也好使,就住月光阁吧!”

    月光阁?听起来有点喜感。不过,这种被人看成牙口的畜生,感觉真遭。不过,形势比人强,她强忍着气,仍旧保持平静地道:“素夫人好,我叫蓝琳。”

    “啪!”

    声音很脆,蓝琳只觉眼前一花,左脸巨痛,连带着嘴皮子也疼,怕已经破了皮,她吃惊地看着素月。

    “我告诉你……”素月靠过来,鼻子几乎贴着她的鼻子,呛人的胭脂味让人掩鼻,她一字一顿道:“你,叫清溪,听到了吗?不要让我在听到蓝琳这两个字,明白吗?。”她声音拔高,活像发怒的母狮子。

    由不得蓝琳回答,素月似乎只轻轻一推,她已经跌出三米远,“砰!”就像西瓜撞在了墙壁上,不过还没碎,只是真的好痛,一摸,指尖尽是湿黏的血,血黏在头发上,红如相思豆。

    蓝琳痛的连连吸气,心里不断咒骂:老巫婆,你不得好死。

    “碧波,碧波……”她听到素月大声喊,随即一个柔媚的声音回应,脚步声和着清脆的铃声,走到她的面前,在滴血的头发间,她看到一双娇小玲珑的赤脚,寒冷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到这双脚的美丽。

    她想抬头瞧瞧这个叫碧波的女子,脖子刚一动,却疼的要命,该死的,可能扭伤了,她只好保持姿势,等待更遭的状况。

    “时间到了,也该带带我们可爱的小妹妹补习补习落下的功课。”素月笑的奸诈。

    “是,妈妈。”这个叫碧波的女子,声音很好听,蓝琳很想看看这个在冬天里赤脚的女人。

    “啪!”一声脆响过后,是素月愤怒的吼声:“以后都不许叫我妈妈,叫素夫人,真是……白白疼你一场,还不如个新来的小丫头知我心。”

    又脆又狠,还真是个性格暴躁的女人。蓝琳边摸着热辣辣地左脸,边扶着自己脖子右边,小心翼翼地靠在墙壁坐起。

    “是,素夫人”碧波纠正。

    “去吧。”素月像对待身边的一条狗。

    铃铛声响起,缠着红绳的赤脚在她面前停下,柔柔地道:“还能走吗?。”一只白嫩的手伸到自己面前。

    蓝琳刚要伸手,素月的暴躁声再次吼道:“碧波,给我滚到床上去。”

    蓝琳看到那只白嫩的手在发抖,忍着疼,仰起头看向面前的女子,顿时就如忘记了呼吸,好美的女子,有着碧蓝色的眼睛,正噙着眼泪,好似一汪海水,动人心魄,白皙的左脸上,清晰的一个巴掌印。

    “谢谢。”蓝琳笑着对她点头,表达友善,却看到碧波的神色一僵,在素月的咒骂声中,快步走向门外,足腕间用红绳系着的铃铛,发出急促的响声。

    蓝琳被两个冲进屋内的小眼睛男人架起,他们不顾她身上的伤,任意将她拖出门外,此时,天已经黑了,只有红色的灯笼照在雪地上,寒气透过风,吹得她瑟瑟发抖。

    皑皑的白雪并没有化去多少,它们溅在了她漂亮的裙子上,她的血落在上面。

    一滴,一滴,开出血红的花朵。

    小眼睛地男人,蓝琳对他们向来没好感,身旁这两个更是不如畜生的东西,他们一只手架着她的胳膊,一只手探进她的夹袄,野蛮的撕开内衫。

    粗糙的大手,放肆的在她尚未发育完全的胸部,任意揉搓。

    “还真是小。”混合着酒气和汗味的口气,喷在蓝琳的脸上,她忙屏住呼吸。

    另一个使劲地揉捏两下,声音阴柔:“行了吧,能玩玩这样的尤物,机会可不多啊。”粗糙的大手开始向下移动,粗喘的气息就在耳边。

    痛感和羞辱,让她眼眶湿润,恶心至极,恨不得立时剁了这两只爪子。她暗中记下这两个小眼睛男人的样子,只要让她找到机会,她一定……一定会让他们后悔这辈子生成男人。

    夜如此寒冷,月如此无情,不知何时再度降临的雪划过她来的痕迹,掩盖住一切,仿若还和从前一样洁白如羽。

    蓝琳被拖到一间还算温暖的房间,不大的房间内,用红色纱曼垂挂,从纱曼间,隐隐能看到墙上所挂的**,奇思妙想的姿态,能让任何一个自命大家闺秀的女子,看上一眼就会羞得悬梁自尽。

    吸引蓝琳的确是眼前一张极大的床,比起普通的足足大了一倍,铺着大红色的褥子。

    而碧波正坐在上面,上身已完全赤luo,露出白皙柔嫩的双峰,唯一的亵裤,正在向下脱。

    “将她给我绑起来!”素月冷笑着,一指瘫软在地上的蓝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