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一章 微笑的面具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一章 微笑的面具

作者 : 月妖雪雪
    “只要你好,哥哥……我不后悔,真的不后悔,你……不要难过。”

    “哥哥,我走了,你要好好的,去找宁华道歉,她是真的爱你……只是说我两句,没事的。”

    “哥哥……”

    “哥哥……”

    美人榻上的女子呓语着,长长睫毛微微颤动,巴掌大的脸,红彤彤一片,艳如朝霞。

    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女孩梦呓着哥哥,话语里总是在劝着哥哥让他不要难过,浑然不知自己陷入多么危险的境地,稍一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如果自己的妹妹还活着,也是这般的年纪了吧】。许致远怜惜地拍拍女孩不安的手,拉过夹绒的锦被盖上,女孩的手很冷,像握着块冰,偏偏又像被蒸熟的猪蹄,又红又肿。

    他微微叹息一声,也不知是谁这么狠心,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下这么狠的毒。

    又细细观察一阵,看女孩不在梦呓,他抽出手,转头望向窗外,天已经有些黑了,看不清窗外的红梅是否又落了几片,难闻的药味一天比一天浓,让人欲呕。

    这已经是她昏迷的第十天,若是在不醒来,怕——就算师傅他老人家从阎王殿爬出来臭骂自己,也是救不得了。

    正发着呆,想着那人的话。门吱呀一声打开,熟悉的身影迈步而入,床边侍立的冬梅立马叩首在地,肩膀微颤。

    许致远瞄了一眼,收回目光,却没下地,仍旧坐在床沿,转身细细诊治榻上的女孩,瞬间瞥见女孩额前冒出细汗,小脸上不正常的红霞开始减淡。

    心中骤喜,猛然拉开被子一角,将女孩红肿的手平放在塌边,细细把起脉来。

    靴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噌噌”声,在他身后停下,似乎也瞧见女孩的变化,并没有出声打扰。

    良久,许致远放下女孩的手,脸上带着自己也未发觉的欣慰,他替女孩盖好被子,深深地又看了一眼女孩,这才站起转过身向身后那人一拱手,道:“五爷,幸不辱命”。

    手被托起,那人温和的道:“致远不必如此,你我可是朋友。”

    许致远下意识地抽回手,望向眼前男子面具后的眼睛,黑亮如璀璨的宝石,带着温和地笑也在盯着他看,可他却感觉浑身不舒服。

    五爷略带调笑地道:“致远兄,看来你误会我至深呐”。

    如果不是曾经看到,那把在月光下泛着血光的剑,许致远怕真要以为眼前的男子是诚心地可交之辈,虽不喜此人的虚伪客套,却也不想得罪他。

    便笑着坐回榻前,将额前长发揽至耳后,轻松地道:“五爷潇洒风流,不知多少红颜翘首,又岂是致远能误会的。”说完,故意俏皮的眨眨眼。

    “不愧是邪医的得意弟子,一张嘴巴可是不饶人呐。”五爷也笑笑,将目光转向榻上的姑娘,看不清情绪。

    许致远也不知榻上中毒的姑娘跟眼前的面具男子有什么关系,也不知这个面具男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是在一月前,原本已经绝望的等待毒药腐蚀完他的内脏,然后爬去阎王殿听师傅的臭骂,却被一群黑衣人抬到这里。

    五爷,这个身材修长,容貌隐藏在青铜面具之后的男子,与他做了一项交易,他给他提供解毒的草药,帮他解除身上剧毒,并且保证不会强迫留下他,而他只帮他救活这个躺在榻上日日在发烧的姑娘。

    那几样可不是普通的草药,每一种都是百年难遇,就算是皇宫内府怕也找不齐,居然被他找齐了。许致远想,这女孩一定是他特别重要的人。

    他应该会珍惜她吧,看看他身上不俗的衣料,和无时无刻无不展示出良好的教养,可是,为何他的心中隐隐升起不安。

    “致远,留下来帮我好吗?。”五爷不知何时收回目光,紧紧地看着他,宝石般的双眸发出热烈的邀请。

    许致远却知道那是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他决计不会去碰,可怜的师傅披头散发哀嚎的模样,可还历历在目。

    遂站起来,朝床前的五爷长身作揖,推辞道:“五爷盛情,只是致远自小愚钝,恐无法胜任。”小退一步,避过五爷伸过来的手。他摸着椅背:“五爷一言九鼎,若是伤了才女们的心,可就连床沿都摸不上去了。”他在提醒他遵守诺言,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趣,他可不想惹怒一个刽子手。

    “哈哈。”五爷朗笑几声:“看来不放致远还是不行了。”致远心一松,双手握拳,做出告饶的姿态,五爷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好,等她清醒过来,致远想去哪便去哪,另外,我准备了件礼物,到时,致远兄可别推辞。”说完,又笑了几声,大步离去。

    致远捏住袖口,擦擦额头,竟不知自己何时背上的衣服已经湿透,黏在身上非常不舒服,唤起冬梅替自己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才回到榻前继续照顾昏迷的姑娘,瞧着姑娘娇嫩的脸,呈现迷人的粉红色,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转眼又过了十天,窗外连绵不断的雪也慢慢停了,和煦的阳光透过梅树稀疏的枝条,落在窗户上,同时射在杨致远的身上,他闭上眼,双肘撑在紫檀木的窗楞上,任由温暖的阳光洗去他身上的“药味”。

    良久,他才转过身,向正在收拾铜盆和毛巾的冬梅道:“你去告诉五爷,就说我在凉亭等他,温酒小酌。”冬梅应声而去。

    许致远走到美人榻前,看向女孩安静地脸,最终咬咬唇,推门而出。

    午时的聚会非常融洽,这出乎许致远的预料,他以为这个神秘的五爷仍然会下大力气将他留下,却是他多想了。五爷很痛快的送他一沓银票,这沓银票多的足够他潇洒的过三年,虽然五爷说够他下半辈子花的,他只是微笑不语,外面大好的山河可是等着他呢。

    他痛快接了银子,冬梅也如他算得那样,来报缠绵美人榻的姑娘醒了,他可是注意到五爷面具后眼睛里闪烁的笑意,应该是相爱的吧。

    收回思绪,他回首望向木质低调的朱红色宅门,微微挑眉,拍拍胸前揣着的银票,低声呢喃:“美丽的姑娘,祝你好运。”

    “吱吱……吱吱……”

    侧身后的暗巷里似有老鼠悉悉索索翻弄垃圾的声音。

    许致远笑的望了一眼,终还是转身离去,走了一会,人烟渐渐多起来,再转过一条小巷就可以进入正街了。

    身后突然响起若有若无的脚步声,那一刻,危机顿现,许致远心骤跳,“唰”的转身,只见一枚闪着青光的利刃刺向他的脖子,脖间一片冰凉,好似被死神之眼盯住。

    “哼。”他冷笑一声,施展全身手段,在冰冷的杀手眼里四下躲闪。

    而就在许致远刚刚离开的凉亭内,还有清酒的香味缭绕不觉,厚实的亭子顶,将阳光完全遮挡过去,仅有几瓣惨败的梅花落入其间。

    “五爷”半躺在摇椅上,双手握住,放在肚子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冬梅。

    冬梅觉得非常害怕,浑身都是冷冷地,膝盖下的青砖似乎也比往日更加硬和冷,她肯定,自己这会肯定就像是抖着糠的簸箕,这肯定让眼前的贵人很生气,可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五爷。”她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

    “家里还有人吗?。”五爷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往日的温和。

    冬梅更加害怕,忙匍匐在地,“咚。”头磕在地上,回道:“禀老爷,奴婢……奴婢家里还有瞎眼母亲,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绝望恐慌地情绪在心中蔓延,她紧紧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呃。”五爷顿了一下,像是思考一阵,才道:“我会派人好好照顾你的家人,你的弟弟妹妹也会有顿饱饭吃。现在,将这杯酒喝了。”

    冬梅浑身都在抖,感觉自己就像寒风里的落叶,自从被高价雇佣到这里照顾美人榻上的姑娘,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不知,竟会来的这般快。

    能给弟弟妹妹们一个活路,已经是很不错的结局了。冬梅知道她的命从生下来那天就已经贫贱如草,不知为何,当她颤巍巍地端起白玉酒杯时,想到的居然是躺在美人榻上,安静娇美的脸。

    突然,这一刻,她是那么讨厌嫉妒那个女人,讨厌她备受所有人的宠爱,许公子是,曾不摘下面具的五爷也是,而她只能为她送掉性命。

    一仰头,酒入喉,天下都旋转起来,强烈的恐惧使她一下扑到“五爷”的脚下,扯着他华丽的青袍缓缓倒下。

    “五爷”踢开已经没有呼吸的冬梅,仍旧双手交握,放在肚子上,面具后的眼睛闭上,好似已经睡着。

    一盏茶后,一道黑影从旁而来,单膝跪地道:“回五爷,点子已除。”

    “五爷”睁开眼:“可做的干净?”

    “非常干净,掉入冰湖了。”黑影回道。

    五爷目光微闪,望向亭外满树残败的红梅,【致远,你真是太令我伤心了。明明有治国安邦之才,却委屈葬身鱼中腹,下辈子可千万别在遇到我。】

    过了一会,他收回目光,吩咐道:“既然那丫头死也不说傲霜的下落,那我们就让傲霜自己找来吧,等那丫头身体在好些,就送去摘月楼,记得吩咐素月,别忘记我说过的话,好了,下去办吧。”

    黑衣人刚起身,五爷低眉看到倒在一边的冬梅,道:“等等,先去将这丫头葬了,再去找到她的家人,送些银子,根骨好的小表就送到羽那里。”

    “是。”黑衣人扛起死去的冬梅大步离去。

    寒风阵阵,长安里,人人都为缠绵半月的雪终于停了而兴奋,却从不想起这化雪的时候,才是最冷的时刻。

    蓝琳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很胀,像有把小锤子在她的耳边不停地敲,敲得她没有一刻安静地时候。

    PS:(雪雪的新书上传来,亲们要是喜欢,多多留言啊,雪雪每一条都会认真看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