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九凤夺嫡 > 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不舍

九凤夺嫡 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不舍

作者 : 风之灵韵
    “他不回蔷薇宫则罢,若是回来,就凭我的能耐还对付不了一个残……。”

    好昂扬的说辞,好骄傲的姿态

    可惜她最后一个“废”字没说完,便突然被一只手掐住脖子。

    “我若回来,你便怎样?”霄清冷的声音的在身后响起,吓得胡常侍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她到嘴的话一股脑咽进了肚里,瞬间消化掉,变成一个沉闷的臭屁放了出来

    什么叫云泥之别,什么叫神与人的差距,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

    她就算再修炼三百年,也赶不上人家的一根小手指头。身后多了个人,她居然一点也感觉不到。就这一点,已足够死一百次了。

    真的很想求饶,可喉咙被掐住,连喘气都嫌费劲,只能“呜呜”地叫着,发出狗一样的声音。

    梅饭静静地看着,不发一言。有些人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人产生半点同情,尤其是她还讥讽了霄。

    可能被放出臭气熏着了,在胡常侍马上要咽气的一刹那,霄突然松开了手。

    “我就是没了两只手,依然可以杀了你。”他冷笑,随手一甩,像扔一块破布一样。

    胡常侍在地上滚了几滚,身子撞在墙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幸好她的身子骨一向结实,没被撞散架,饶是如此,爬出去时一条腿已是瘸的。

    梅饭没空理会她怎样,她关心的只有霄。两只眼珠骨碌着在他身上转着,想看一看到底是哪里受了伤。

    霄的精神尚好,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并没任何颓然之色。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件白衫,雪白的颜色在水晶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耀眼。腿是好的,从站立的潇洒程度看应该没什么问题,而手臂在宽大的袖子里藏着,就像害羞的少女舍不得露出真面。不过,刚才他对胡常侍那一招,出的是右手还是左手呢?

    看她的眼神不断在他袖子上瞟着,霄不禁扯了下嘴角。

    “你在看什么?”

    “嗯,嗯……。”梅饭犹豫,不知该不该回答把胡常侍的话说给他。

    最终她没有说出,只是绽了朵最灿烂地笑容。

    “这几**去哪儿了?”她笑问,

    “下山,去看了看朋友。”霄轻声道。

    他神色自若、坦然,让梅饭放心不少,小心眼里暗暗希冀胡常侍说的都是谎言。

    只要他好好的,她心中的负疚感也不会有那么深了……。

    “风呢?不是叫他照顾你吗?怎么放了个妖女进来?”霄转首望了望空荡的四周,似乎这时才想起这里应该还有个人在的。

    梅饭不由叹一声,她真的不想告风的状的,可是肚子实在饿得厉害。

    “你怎么了?”看她神情不对,霄关心地问。

    “我就是想要点东西。”

    “要什么?”

    梅饭嘘口气,攒进浑身力气喊道:“我要热汤面、鸡腿、包子、酱牛肉……。”

    她全是扛饿的东西,饿极了眼,就是一整头牛也能吞下去。

    本以为他会诧异、惊奇,甚至嘲弄两句的,可他只是笑了笑,转身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轻响,再进来的却是风了。他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那满脸阴沉的样子好像她欠了他一百吊钱。

    “吃吧。”

    热汤面被重重墩在桌上,从溅出的汤汁多少,完全能看出此刻他是多么不情愿。

    梅饭伸了伸脖子,她发誓,就算她是长颈鹿转世,也够不着那只碗的边。

    “我真不知道宗主是怎么想的,像你这样只会惹祸的女人,干脆饿死你算了……。”风絮絮念着,好像一个八十老太。

    梅饭却没心思听他这些,眼巴巴瞅着面碗,口水早流了三尺。

    现在,她觉得自己不一定饿死,但肯定会馋死。

    她没有馋死,因为霄又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包子、鸡腿、酱牛肉,人未到,香气已飘了过来。

    “风,你再说下去,今天的晚餐就可以加条舌头了。”

    清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威胁,吓得风再不敢多言。匆匆行了个礼,匆匆退了下去,仿佛真的担心会被宗主割了舌头。

    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真是倒霉透顶了。照顾梅饭且不算,偷个空上蝶兰那儿亲热会儿,居然也被人逮了个正着。也幸亏那人是宗主,否则这会儿他已是尸骨喧天了。

    不过,宗主怎么知道他在蝶兰那儿呢?

    风带着浓浓的疑惑走了,水晶屋又恢复了安静。

    霄伸手端起面碗,轻轻吹凉,然后一点点送进她嘴里。

    梅饭努力张着嘴,根本不放过任何一口到嘴的食物,虽然弄得满身满脸都是,却也顾不得许多了。

    “你应该要喝粥的。”他眉头微拧。

    天知道,这该死的面条是多么难喂。

    吃了大半碗面,又喝了几口汤,就在她把垂涎的眼光投向桌上的餐盘时,他忽然停了手。

    “你饿了几日了,不能吃太多东西,否则对肠胃不好。”

    看着收走的面碗,以及桌上盛满的包子、牛肉,梅饭不由叹了口气。若不想让她吃,又何必端过来馋人呢?

    无限惋惜的收回目光,又留恋的舔了舔嘴角,才把眼睛看向霄。

    今天的霄好奇怪,也好温柔。

    他原本冷冽的气质,仿佛被神仙的仙瓶收去,留下的只有暖暖的温度。

    前所未见的柔情,把梅饭轰的像泡烂,糊掉的面条一样。她的大脑彻底停摆,只能用呆滞的眼神望他,看了许久许久……。

    “你被班打得脑子出了问题吗?”。她愣愣地问。

    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改变了他。

    “没那么严重。”霄摇头。

    “那是哪里伤了?”

    这个问题早在没见他之前就想问,憋到现在已是极限。伸手,想要碰触他,却被他轻轻躲开了。

    她知道,他不想让她看到。

    屋里忽然变得沉默起来,两人对视着,好像彼此不认识彼此。

    霄的眼神里带着一抹淡淡的哀伤,似流连,似不舍……。

    过了许久,他终于开口,“再休息几日吧,等你身体好了,就送你离开。”

    “当真?”梅饭大喜。

    或许这个时候真的不该表现的太高兴的,但喜悦汩汩冒出,止也止不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九凤夺嫡最新章节 | 九凤夺嫡全文阅读 | 九凤夺嫡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