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大明俏红娘 > 正文 380章 大结局

大明俏红娘 正文 380章 大结局

作者 : 今年霜降时分
    完本感言明天发,感谢所有支持俏红娘的朋友真的很感谢……

    新文《家有财妻》求收藏求推荐字数还少,求先收藏养肥吧,Y(^o^)Y

    简介:重生明代豪商家

    先被算计新郎换成他

    又被算计良妾进门和她掐架

    我擦,不要这样好不好?

    不知道姑娘算计起来,

    那是科班出身哒

    ————

    戴寒玉心中立刻就被这种可能性弄得有点沉重起来,但是府内的欢喜气氛一会儿又把她的沉重给冲没了,大家都在开心高兴,她不可能一个人沉闷。

    阖府都乐坏了,送走了那两个公公,老爷当即领着蓝汝曜和她去祠堂这件天大的喜事要尽快的告诉祖先

    那套衣物就是一品诰命夫人的衣物,夫人激动的差点叫戴寒玉马上就穿上去见祖先,幸好二夫人说了句:“明日祭祖的时候再穿吧你这会儿叫她回去脱脱穿穿的,这么冷的天不要受了凉”

    夫人立刻摸着头笑着道:“哎呦,你看我,这可是乐昏了头了不用换了快去吧”

    戴寒玉和蓝汝曜跟着老爷去了。

    这边二夫人……不,不止二夫人,所有二房的人都有些不自在,包括蓝汝灏。那时候,为了侯爷之位,使了多少心机,费了多少神蓝汝曜也果然的不是对手,被他们抢去了继承权。

    可是,现在,人家凭着自己的能力,得到了侯位不是继承的,是自己得来的蓝汝灏满心的羞愧,呆呆的坐在那边一声也不吭。

    夫人还高兴的和三夫人说着,两个人都没有感觉到他们的不自在,直到蓝汝逡示意雪儿去提醒一下,免得二老爷脸上太不好看了。

    雪儿去夫人那边,笑着插了两句嘴,说了点别的,夫人就反应过来了,屋里除了她和三夫人,别人都不怎么说话,她怎么能察觉不到于是立刻的安静了,同时也有些尴尬,她确实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叫二房难堪。

    蓝汝曜和戴寒玉拜了祖先,出来的时候,老爷笑着叫他们先回去,自己还要在呆了一会儿。两人答应着出来了,他们知道,老爷是还想再和祖先的牌位说两句话。他是心情最激动的一个,因为爵位是在老爷的手上丢掉的,他虽然没表现的多么惨烈,但是心中一直耿耿于怀,不知道怎么去见列祖列宗。

    现在,儿子争了口气,把爵位又拿回来了老爷的心情激动,可想而知。

    两人出来,蓝汝曜歪着头笑看着她:“诰命夫人倒是很沉着……现在就已经要摆夫人的架子了?”

    戴寒玉急忙的拉着他的手道:“汝曜,你说……你封了靖北侯,当然是好事但是,咱们父亲的事你没忘吧?皇上……要是哪天有个什么事要找人背黑锅了,会不会找到你?”

    蓝汝曜想了想,然后认真地道:“这还真的说不准”

    戴寒玉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蓝汝曜就急忙笑着道:“不过只要小心一些,应该就没事”

    “小心?怎么小心?父亲还不够小心么?”

    蓝汝曜笑着道:“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那么稳重啊……”他站住了,两只手拉着戴寒玉的胳膊,看着她道:“伴君如伴虎,这个确实是的,你要是叫我承认一点这种可能都没有,那我是没法那么说,但是,就是有可能,咱们小心一点,一定是能避免的”

    戴寒玉正要问怎么避免,蓝汝曜就已经道:“只要永远别忘记君是君、臣是臣,别做皇上忌讳的事,那就能避免”

    戴寒玉皱着眉头仰着脸看着他,蓝汝曜笑着收紧胳膊,把她搂在怀里,也看着她:“你忘了,我本来也不是有多大抱负的人,叫我因为个什么事去和皇上据理力争……我觉着那还真的是浪费时间,还不如赶紧回家抱抱孩子,抱抱你……”他笑嘻嘻的:“你说是不是?再说,你现在就担心那没影的事,不是把自己现在的好日子浪费在那么远,还有可能不会发生的事上面?”

    蓝汝曜现在也会说很多道理了,戴寒玉想想也是再说,自己怎么也是个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事的人,真的事情到了眼前,蓝汝曜自然会和自己商量,以他们两个人的主意,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于是舒了口气笑道:“确实也是我什么时候这么有远虑了?纯粹是自己找难受……好吧,不想了,回去”

    蓝汝曜双臂却没有松开,色迷迷的笑着道:“从现在开始,咱们俩人的身份不一样了靖北侯和诰命夫人怎么也应该亲个嘴吧?”

    “为什么靖北侯和诰命夫人要先亲个嘴?”戴寒玉眉眼都是笑,蓝汝曜怎么看怎么觉着妩媚很多……

    “因为……你问那个干什么?先亲了再说吧……”

    ……

    “噗嗤”不知道谁在笑,反正丫鬟是赶紧的全都避开了。

    等蓝汝曜和戴寒玉拜了祖先回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比较的安静了,夫人现在已经开始聊过年的事情,不在说封侯的事儿了。

    他们回来,老爷后脚也到了,年夜饭正式开始不可避免的,大家又说起封侯的事情,戴寒玉此时也完全没有了多余的想法,和大家一起说笑。

    男子那边的桌子,已经开始开怀畅饮了,老爷高兴太高兴了,举着杯子一口一杯蓝汝曜不得不跟着一杯一杯的喝。

    就是妇人这边,戴寒玉也被敬了好几杯酒了

    蓝汝曜偶尔的一回头,发现这边竟然也开始灌起戴寒玉来了于是,还和十年前一样,想也没想的就离座起身,跑过来替自己的媳妇出头:“别灌我媳妇啊母亲您怎么也不看着点?二嫂你要是在灌她,我就过去把二哥撂倒……”

    女眷们全都哈哈大笑,戴寒玉红着脸却也美滋滋的笑。

    “汝曜你快点过来”老爷居然也跟着凑趣:“寒玉今天该喝两杯的”

    蓝汝曜听父亲都这样说,很无奈的过去了,走了一半又想了起来,赶紧吩咐站在旁边的丫鬟:“去先准备点醒酒汤……”

    就被笑着的蓝汝逡和蓝汝灏拉着坐下了。

    蓝汝灏特别感慨,跟蓝汝曜喝个没完,一会儿就有点醉态,不停的说着:“汝曜……我确实不如你……”

    蓝汝曜正想问问哪里不如自己,就被那边的蓝汝逡拉着转向他:“汝曜来,这杯喝了……”

    蓝汝曜正要喝,一看不对:“为什么我自己喝?”他还惦记着戴寒玉,转头正好看见雪儿又在和戴寒玉喝,大急道:“二哥你怎么也不管管……你媳妇?”

    那边的二老爷也是无限感慨,今天的二房心情之复杂,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能清楚了,二老爷在席面上,轻声的跟坐在旁边的老爷道:“大哥……那时候,弟弟被权势蒙住了眼……光想着……”

    老爷笑着打断了:“别这么说伤兄弟们之间的感情那时候大哥我也做得不对……算了二弟那些事早已经过去,今后再也别想了咱们还是一家子,整整齐齐的一家子”

    三老爷在那边自己边喝边色迷迷的看着旁边站着的一个丫鬟,也不知道是谁的丫鬟被他看中了……

    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响彻天空孩子们尖叫着跑出去玩,妇人和丫鬟全都跟着出去看着,这边只留下夫人和二夫人、三夫人,三个妯娌笑着说着话。

    那边的桌上,蓝汝曜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蓝汝灏也喝醉了,老爷也醉了,三老爷自己偷看美貌的丫鬟,不小心把自己也给灌醉了……

    蓝汝灏拉着蓝汝曜反复的说着一句话:“原本……原本觉着……三弟不如我差……差太远了……还老是心中服气……觉着她太没……”

    蓝汝逡端着酒杯子自斟自饮的,还听着他们说话,问了一句:“谁?”

    蓝汝曜就反问:“什么……谁?我……”他醉醺醺的点着蓝汝灏的胸膛:“说我不如大哥……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伤心,太伤我的心了……”

    “谁伤心?”蓝汝逡好像没喝多,但是从找不到聚焦的瞳孔和没人灌他也一杯一杯的自己灌说明,还是喝多了……

    “我……我伤心……”

    “我不如大哥你……伤什么心……”蓝汝曜突然想起来了,站起来大喊了一声:“别灌我媳妇”然后‘通’的又坐下。

    一嗓子将那边的夫人们吓了一下,怔怔的停了一会儿,然后相视大笑起来

    “现在……才知道原来……原来是我不如你……差远了”

    “不对大哥说错了,是我不如你……”

    两人就我不如你你不如我的谦让起来。

    孩子们在外面尽兴的玩了一回,放鞭炮,打闹的一直玩到子时,母亲们觉着孩子们不能玩了,就喊丫鬟们去把少爷带回来

    领进了屋才发现,醉了一屋子的人了。

    于是各自想办法把自己家的男人弄回去。

    戴寒玉看着丫鬟们将蓝汝曜扶上软轿,这才转身,老爷早已经被扶回去歇着了,夫人站在那边看着一个一个的叮咛。

    戴寒玉过去福身:“母亲,孩儿用不用留下帮着您招呼一下。”

    “回去吧还招呼什么,一会儿就全走了”夫人笑着道。

    戴寒玉于是福身行礼,转身出来了,她心里担心蓝汝曜,蓝汝曜和她成亲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喝的烂醉如泥过

    她也坐上轿子,接过丫鬟手中的瑾儿,瑗儿自己也上来了,她就吩咐:“快回去。庆圆,你先跑回去叫厨房准备醒酒汤”

    “是”庆圆答应一声,果然就撒腿跑开了。

    回去了少不得一通忙活,服侍蓝汝曜躺下,在服侍两个小的躺下,戴寒玉也累的动弹不了了,爬上去将酣睡的蓝汝曜胳膊放好,枕上去倚进怀里,几乎立刻就进入了梦乡……

    早上,一家人是被鞭炮声吵醒的,蓝汝曜捂着头呻吟着起来,戴寒玉刚翻了个身打算在睡会儿,丫鬟也在外面轻声喊,要祭祖了

    于是急忙起来收拾,将孩子也叫起来,打仗一般的梳洗了来到上房,紧接着就是祭祖。

    大年初一,上午的时间就是祭祖的,中午吃了午饭,大家都要回去补个觉,晚上了在凑到一起热闹热闹,第二天,就该串亲戚的串亲戚,接待客人的接待客人。

    戴府。

    外面的鞭炮声隐隐的传来。到了屋里的时候,声音已经很小了。因为收回了原来二房的宅子,他们这个宅子比原来的大了很多,而且在胡同最里面,只要自己不吵,就非常的安静。

    冬儿坐在屋子里的炕上,脸朝里半趴在炕桌上面,什么也没干。

    戴璞辰走了进来,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的好笑,过去坐在炕桌的另一边,笑着道:“还生气呢?”

    “我没生气……”冬儿头没有动,但是立刻反驳。

    “没生气趴在这儿半天不动了?”

    “……”

    戴璞辰笑着站起来过去坐在她的身边,伸手将她的肩膀扶住,微微使劲抬起来。冬儿并没有拗着,很顺从的抬起了上身。秀丽的脸通红着,眼睛也低垂着,微微的撅着嘴。

    戴璞辰将她揽进怀里,笑着轻声道:“好吧,算我错了,给你陪个不是……别再难受了。”

    冬儿靠在他的怀里,却并没有赞同他的认错:“是我错了……我知道。”

    戴璞辰惊奇的看着她:“你……真生气了?”

    冬儿就把脸往他的怀里在埋了埋:“没有没有生气,我知道真的是我错了,你说我说的对……”

    戴璞辰失笑……

    蓝府三房院内,雪儿在自己院中走来走去的,一会儿着急的看看外面,嘀咕一句:“怎么还没来?”

    蓝汝逡施施然走了出来,看到她这样着急笑着道:“烟儿他们还没到?”

    雪儿道:“到了的话,我还用在这边着急吗?”。

    蓝汝逡走过去,突然的伸手在她的脸上掐了一下:“你怎么嘴巴就总是这样厉害?”

    雪儿冷不防被他掐了个正着,当然也不觉着疼,但是却叫她大发娇嗔,扑上去不依不饶:“好啊,你敢掐我……”

    跺脚撅嘴扭身子,在他怀里使劲扭麻糖一样的,蓝汝逡一会儿就撑不住举手告饶……

    “你也不怕人笑话……”

    “谁敢?”

    “……”

    夹道里,蓝汝霆和新媳妇正急匆匆的往他们院儿走,蓝汝霆走在前面,年轻英俊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而新媳妇低着头紧跟着他,脸上更是红得好像要滴血。

    蓝汝霆心里直嘀咕,要是姐姐先到了……肯定要被嫂子狠狠笑一顿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新娘子,见她那样顺从的,没有一点犹豫的跟着自己,突然心中泛起一种温柔的感动……

    他伸出手去,轻轻的拉起她的手,新娘子微微吃了一惊,抬眼羞怯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夫君……这样叫人看见……”

    “不怕”蓝汝霆温柔的笑着:“上房院的三哥,成天拉着三嫂的手,满院子的招摇……”

    “……真的?”

    马车在街上不紧不慢的走着,车轮子已经沾满了红色的鞭炮屑。

    车里面,孔定新腿伸得长长的,蓝烟枕在他的大腿上,他们的大儿子枕在他的小腿上,母子俩都睡着。

    昨晚上孩子太兴奋了,又被鞭炮声吵得,一直半夜了才睡。而孔定新因为喝多了,自己倒是睡得呼呼呼的,苦了蓝烟,陪着兴奋的儿子玩的过了子时才睡。

    今天回娘家,一上车两个人就困得东倒西歪的,孔定新赶紧叫母子俩抓紧时间睡一会儿

    “爷,前面那个胡同进去就到了。”车外面的车夫低声说。

    孔定新看了看母子俩,想了想低声道:“要不……再转一圈吧?”

    “……是。”车夫答应一声。

    孔定新感觉车子又拐弯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儿子,高兴的笑了笑,分别在两个人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灵萍的家中,院子里站着几个男人,正在互相的叫着劲……

    每个人双手都举着一块大石头,举得高高的,互相的瞪圆了眼睛看着对方。

    灵萍、灵慧、灵红、小梦一个没少,全在屋里坐着。

    “他们还举着呢?”灵红问道。

    灵萍伸头看了一下院里,点点头:“嗯”

    灵慧皱着眉头摇着头道:“你说他们男人是不是闲的?”

    小梦就说:“争强好胜才是男人”

    灵萍就‘噗嗤’笑出了声:“别瞧小梦成亲最晚,可是现在她最懂男人……”

    小梦尖叫一声站起来过去掐她,但是因为肚子已经很大了,特别的不方便。

    外面的小虎一听见小梦的尖叫声,吓得‘砰’一下把石块扔了:“不比了”说着一瘸一拐的就往屋里跑。

    大虎喊了一声:“哎……别……”一松气,也举不动了,赶紧扔了免得砸着自己。跟着小虎往里跑:“灵萍”他害怕女人们在干做什么,小虎别愣头愣脑的就闯了进去……

    赵奔也举不动了,咳嗽着将石头扔了,急忙也跟着进去:“灵慧,快给我倒杯水,我被呛着了……”

    赵五提着一大串的腊肠正好进院子,看到了空荡荡的院子,就奇怪道:“比完了?”提声喊着:“谁赢了?”也进屋了。

    戴寒玉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怀里的瑾儿像只小狈一样蜷着,正在呼呼大睡。

    “这大冷天的,外面冻得什么都结冰了,你却要喝冰镇葡萄汁?”蓝汝曜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一只脚踩在躺椅前面的横梁上,像是摇摇篮一样,轻轻踩一下松开,摇椅上去了,在轻轻踩下来。

    戴寒玉很舒服的在躺椅上摇着,眼睛也没睁,只是点点头:“嗯就是想喝……特别想喝”就想以前越是到了冬天,越是想吃冰激凌一样

    “你该不是有了吧?”蓝汝曜的经验就是,戴寒玉突然的口味大变,并且变着法儿折磨人,那就是有喜了

    这个认知叫他大喜,并且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凑到躺椅跟前伸手在戴寒玉的肚子上摸着:“这次是女孩儿吧?”

    戴寒玉‘噗嗤’的笑,然后伸手把他的手打了一下:“少借机偷懒快接着摇……还有,我要喝冰镇葡萄汁”

    “你这不是害人嘛……”蓝汝曜嘟囔着站起来,又去椅子上坐着,继续的给戴寒玉摇躺椅,并且喊人:“来人……谁再外面?”

    丫鬟还没有进来,倒是小瑗儿一身凉气的跑了进来,小脸冻得红彤彤的,笑着喊:“父亲你快来和我玩”

    戴寒玉听见瑗儿的声音,立刻睁开了眼睛,小心的抱着熟睡的瑾儿坐起来:“瑗儿,快过来,我看看你身上凉不凉”

    瑗儿不想过去,过去就被母亲拽住不能出去了

    “父亲”他跑过去拽蓝汝曜的手,蓝汝曜就道:“手都冰成这样了快在屋里玩会儿行了”

    瑗儿撅起了嘴,戴寒玉急忙哄道:“瑗儿,过来母亲这里有好玩的”说着手伸出去在桌上够着。

    瑗儿急忙跑了过去他很相信母亲的,因为母亲从来不骗他而且每次说有好玩的,真的就有好玩的

    蓝汝曜急忙抢着伸手将桌上的东西从这头给取下来,笑着自己给瑗儿:“在这儿呢”

    瑗儿又磨头跑回来,看到父亲手里拿着是几块木头,这些木头也有颜色,还有一个大方块,上面是那些木头的形状的空格。瑗儿从来没见过这个,惊奇的咧开嘴,急忙的拿过去跑到那边的床上玩起来。

    蓝汝曜看他自己玩去了,问戴寒玉道:“你不用教教他?他知道怎么装进去?”

    戴寒玉就重新躺下,得意的笑:“这就是叫他开动脑筋等明儿我多想几套出来,全都画出图来,叫这个木匠专门给咱们家孩子做益智玩具”她还没忘,轻轻的踢了一下蓝汝曜的腿,娇嗔着道:“我要喝冰镇葡萄汁”

    蓝汝曜无奈的只能站起来,跑到门口叫:“庆圆你们奶奶要喝冰镇的葡萄汁去找新鲜的葡萄压了汁,在找两块冰冰着快一点儿”

    庆圆慌不迭的答应着去了。

    蓝汝曜关好门,以防风灌进来,回身重新坐在椅子上,伸出脚去踩在躺椅的横梁上,轻轻的踩下,再松开,然后在踩下……

    ……

    “汝曜?”

    “嗯。”

    “……你爱我么?”

    “爱极。”

    ……

    《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明俏红娘最新章节 | 大明俏红娘全文阅读 | 大明俏红娘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