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极品赌后 > ★☆十年后归来☆★ 067 逢喝酒,必乱|性

极品赌后 ★☆十年后归来☆★ 067 逢喝酒,必乱|性

作者 : 我叫李脸脸
    万水千山总是情,求个粉红行不行?

    ————*————*————

    陶柯听了之后,只觉得甄晴说的,都在他的预计之中,他并不惊讶,他又是一笑,接着转头看甄晴,脸上的笑容堪称无懈可击。

    “如果我拒绝了你,你还会请我吃饭吗?。”就算是拒绝,陶柯也是一脸的微笑,他是一个适合微笑的人,笑的时候会将他所有的优点都展现出来,让整个人显得耀眼。

    甄晴看着陶柯先是一怔,接着才微笑着回答:“当然会,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能扫兴的回去,可是我不知道,经理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甄晴说完,便转过身,示意陶柯与他一起走,陶柯自然跟着她,肩并肩向饭店走。

    “我有我选择的标准,现在我还没碰到我想要的那种助理。”陶柯应付性的说道,接着心中突然想起了苏小小,忍不住的就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不知道经理的标准是什么样的?”甄晴仍旧没有放弃的意思,还不免腹诽:你一个不管公司的富二代,哪里需要什么优秀助理?有了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你的标准,无非就是就是想找一个美女吧?

    “一个可以让我动摇的人。”陶柯淡淡的回答道,接着大步流星的向一个方向走,到了路边,才转头对甄晴说:“突然想起了点事情,下午我不回去了,我就不跟你去吃饭了,为你省点钱。抱歉。”

    话音刚落,陶柯便直接打了一辆车,离开了。

    甄晴看着陶柯离开,当即便很是不悦的喊了一声:“喂”同时还追出去了几步。

    可是她的这一声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陶柯直接坐着车扬长而去,完全是不准备再与甄晴有什么交集。甄晴气得跳脚,左右看了看,见到有路人在看她,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整理了一下衣领,这才甩着头发,转身走向商场,独自去吃饭。

    另一边,苏小小到了银行,拿着手中的号码纸,坐在了等待的座椅上面,她左右看了看,便看到一个人睡在那里,好像已经睡着了,她的姿势看起来很不舒服,却还是睡得很死。苏小小觉得这个人看起来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

    苏小小又坐着那里向了一会,又注意到了那个人的头发,这才认出这个人是早上吵架的那个女人,苏小小迟疑了一下,坐到了她的身边。

    她靠着椅子的扶手睡得很死,脖子歪的角度也歪成了一个很诡异的弧度,看得出她是真的很累,不然不会用这样的姿势就睡着了。苏小小看了看她手中的号码纸,又看了看银行窗口上的号码,发现这个女人已经不知睡了多久,号码过去了很多。

    这个时候刚好叫到了苏小小,苏小小便拿着表格过去开户,又被窗户的工作人员劝着开了一个网银,一系列弄好了之后,苏小小发现那个女人还在睡,就走过去推了推她的手臂,而那个女人直接就从椅子上滑倒,直接就醒了过来。

    她醒了以后先是坐好,很是端正的坐在那里了片刻,才左右看了看,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脸,看向苏小小:问道“我……打鼾了么?”

    苏小小抿嘴一笑,接着伸出手,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对那个女人介绍道:“你好,我叫苏小小,与你一样都是一家公司的,刚刚来几天,看到你在这里睡着了,就叫了你一下,没吵到你吧?。”

    那个女人的目光在苏小小的脸上停留了一会,这才苦笑着说:“其实老员工我也不认识几个,你好,我叫丁凌。”

    丁凌与苏小小打招呼之后,这才看了看手中的号码纸,又看了看窗口,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看时间。接着自言自语:“竟然睡了四个小时……”

    苏小小将网银与银行卡收到了口袋中,看了看时间,准备出去吃饭,还很是友好的提醒:“你最好稍微动动你的脖子,不然可能会不舒服。”

    丁凌想要回应苏小小点一点头,可是头刚刚一动,便大叫了一声,揉着自己的脖子,好半天才好一点,她站了起来,苏小小才发现她同样要比自己高,大概175厘米左右,而且人也蛮帅的,穿衣服品味不错,让人看到后眼前一亮。

    她站起来,与苏小小一同离开座位,苏小小是要离开银行去吃饭,而丁凌是要重新排号。

    苏小小没有雨丁凌多说,道了别,便直接离开了,她与丁凌并不熟,能够打招呼,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谁知她刚刚走出银行,就碰到了陶柯。

    这个城市说大,着实是比澳门大出不少,说小的话,也真是满大街碰到熟人。

    苏小小本想绕开,却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着眉左右看了看,也没看到甄晴。

    “我就说我们很有缘。”陶柯站在门口,对苏小小贝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他好像也注意到了丁凌在银行里面,怕她看见,才故意没走过去。苏小小抿了抿嘴,思考了一下,才走到了陶柯面前。

    陶柯并没有说话,而是拉着苏小小便离开,苏小小想甩开陶柯,却听到陶柯在那里并不理她,而是自顾自的说:“你说是吃日本料理,还是烤肉,还是海鲜,你吃快餐么?”

    “陶柯,你到底要干嘛?”苏小小被陶柯拽住手腕,快速的往另一边走,忍不住问出来,就算陶柯是她的领导,她也不能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牵走吧?当她是街边的气球,说拉一把,就拉一把啊?

    陶柯没有多说,只是从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一张扑克牌,交到了苏小小的手心里面,“就凭这个,肯不肯跟我吃饭?“

    苏小小看着手中的扑克牌,忍不住去笑,这张牌其实是一张黑桃7,是苏小小在昨天的赌局中,将自己手中的黑桃7换成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黑桃A,才能赢了最后一局,这就是传说中的抽老千,偏偏陶柯却得到了自己抽千换下来的牌,这让苏小小一阵好笑。

    陶柯见苏小小并不如何惊讶,也就继续拉着苏小小向饭店走,毕竟苏小小已经不再多说什么了。

    “偷了女生的一张牌,就拉着女生去吃饭,这就是陶经理的作风吗?。”苏小小从陶柯的手心中抽出自己的手,揉了揉早就有些青肿的手腕,直接大大方方的走在了陶柯的身边,接着淡淡的说:“日本寿司听起来不错。”

    陶柯扬着嘴角一笑,与苏小小并肩走进了一家日本寿司店,找了一间单间小包房,便走了进去,苏小小看着菜单,先是问陶柯:“你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

    陶柯无所谓的拄着下巴,看着苏小小,微笑着回答“|既然是请你吃饭,就由你做主咯,看看我们的口味一样不一样。”

    苏小小知道这是泡妞专用的话语,便没有多说什么,随便点了几样自己比较喜欢吃的,便直接探着身子,眯着眼睛看陶柯:“你是不是想问我,昨天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你是不是要问我,我为什么赢了一百多万,还到你的公司做文员?你是不是想问我,我究竟与文诺几天有什么关系?”

    陶柯没想到苏小小会先发制人,先是收敛了笑容,脑中早就组织好的语言也就这样被否定,接着他开始思考,自己该如何回答。

    “好吧,既然你知道,那么你就回答吧。”陶柯恢复了微笑,同样将双手交叠,用手肘拄着桌子,探着身子,眯着眼睛去看苏小小,而他的眼睛微眯时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迷人。

    苏小小点了点头,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故弄玄虚,“我不想告诉你。”

    陶柯这一次没有表现出惊讶,而是仍旧眯着眼睛看着苏小小:“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我为什么一定要被你弄懂了?说不定我不说,你还能多请我吃几顿饭。”苏小小说完淡淡一笑,甩了甩自己的斜刘海,就算是与陶柯这个眯眼睛的狐狸单独对峙,也不显得有任何的拘束与不自然,她看陶柯的眼神十分坦荡,眸中只有陶柯,并没有其他人。她就算是回避陶柯的问题,都没有出现任何的目光闪烁,证明她几乎是没有思考,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她给陶柯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对峙高手,就算是碰到自己,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完全就是顺应自然,什么时候真的出现了问题,什么时候再去考虑应对之策。

    陶柯自认为看人很准,他就是在电梯里面见到苏小小的,她有着很强的第六感,而且在握住人手腕的时候,专门握住虎口的位置,位置几乎半点不差,她的动作干净利落,就算看到那个男人叫声犀利,也是面不改色,那种给人一瞬间的错觉竟然是,这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几乎就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又或者是经历过特殊训练的。

    接着他看到了苏小小对着大屏幕哭,情绪变换,很是奇怪,因为不熟,他没有问,却还是在心中有着疑惑。

    紧接着就是在公司面试的时候,他本来是想揭穿苏小小,看到苏小小慌张的样子,结果自己却被她将了一局,而自己竟然就破格录取了她。

    没想到,在送沈欣桐去宾馆的时候,还能碰到她,见到她主动挑衅沈欣桐,这更让他觉得事情有趣,他竟然觉得这个苏小小将来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接着,他可以看到不错的好戏。

    那么说到酒吧碰到苏小小,就该说是惊讶了,这个苏小小竟然在赢了一百多万之后,还不忘记偷牌,接着十分淡定的去换衣服,又说出了陶柯心中的秘密。

    这个苏小小,给了他太多的惊讶,让他对苏小小产生了好奇,明明她的资料很普通,成绩普通,档案普通,就连很多教师评定上都写着:性格内向。

    坐在他眼前的这个苏小小性格内向?陶柯简直就觉得坐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朵交际花。

    “如果你想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请你吃饭,或者是请你出去K歌,参加派对,你根本不必这样来吊我的胃口。”陶柯的姿势依旧优雅,说话的速度不缓不慢,给人一种绅士的感觉。

    苏小小前世见的人面兽心的绅士多了,却还是被陶柯稍微吸引了一下,毕竟优秀的男人,是该用来赏识的。

    陶柯无疑是一个十分不错的男人,有着很好的家世,很好的相貌,以及看上去不错的性格,至于他背后隐藏的阴暗面暂且不提,苏小小还是很喜欢陶柯这个类型的,毕竟陶柯够圆滑,也够聪明,他的外形也符合苏小小的审美观。

    可是,苏小小却不想招惹这个男人,因为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飘忽,很难掌握,这种不确定的感觉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于是,苏小小将陶柯定义为:可以一|夜|情,却不能长相厮守。

    一眼就可以看出陶柯是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人,说不定真的一|夜|情之后,他还能很自然的与你说话沟通,将你当朋友。

    “不,我不想被你带去当挡箭牌。”苏小小吧净利落的拒绝,脸上仍旧带着浅浅的微笑。

    陶柯依旧在笑,笑容却没有之前那么完美了。

    此时食物被端了上来,苏小小占了主动权,去将食物摆放好,有意无意的,将较为高档些的食物放在了陶柯的那边。

    “呵,你很直接,我很喜欢,你要不要喝酒?”陶柯没有生气,而是问苏小小。

    苏小小突然想起了王秋凝对自己的叮嘱:“你一定不能喝酒,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逢喝酒,必乱|性上回你可是喝完酒之后,就要去亲叔叔呢……”

    苏小小微笑拒绝:“不,午休只有一个半小时,还是不喝了吧。”说完,还在心中思考,如果自己喝酒之后,身边只有陶柯,自己是不是就得被他给吃定了?

    “陈经理就要退休了,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去帮她处理一些事情,她在很多管理员工经验老道,你可以多跟她学习学习,我准备先将你调到人事部。”陶柯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对苏小小说,那样子好像就是随口一提。

    难道……他是发现苏小小与甄晴之间的氛围不太融洽吗?他还故意说陈经理要退休……是不是就在暗示,如果苏小小做好了,就提她做经理?

    ————*————*————

    感谢【紫幽幻月】的粉红票支持。

    感谢【天飞O(∩_∩)O~】的香囊打赏。

    感谢【吕梵磊】的桃花扇打赏。

    感谢大家对这本书的订阅支持,谢谢大家。再次求粉红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品赌后最新章节 | 极品赌后全文阅读 | 极品赌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