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极品赌后 > ★☆十年后归来☆★ 065 探知记忆,投怀送抱(卖萌求首订)

极品赌后 ★☆十年后归来☆★ 065 探知记忆,投怀送抱(卖萌求首订)

作者 : 我叫李脸脸
    元旦,祝大家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面,事事顺利,财源滚滚。

    脸脸在今天上架,求个首订哟~求粉红~

    ————*————*————

    印东辰的作风十分讲究,他只收回了借给苏小小的本钱,而苏小小今天赢的134万元全部都被他存入到了那个刚刚给了苏小小的账户里面。

    苏小小内心也是存在喜悦的,她今天本来是想要过去与印东辰谈条件的,没想到却突然碰到了康文健的这件事,接下来还能来到地下赌场,赢到这些钱,还谈成了她想要的结果。同时她在心中对自己的异能也有惊讶,竟然可以利用桌子,感受到同桌人手中的牌面。

    她起初不过是想要试一试,结果真的就探知到了那些放在桌面上牌面的大小,这让苏小小知道了一件事情,就是只要有着可以连接的物体,就可以利用自己的异能去感知,虽然苏小小在那之后会有一些头疼,这个异能有着一些弊端,却还是一项可以决定命运的异能。

    并且苏小小发现她的异能可以升级,就好像她现在已经可以使用异能持续较长的时间,这就是进步的表现。

    印东辰与苏小小又谈了谈劝刘司芳回刘家的事情,苏小小也只是表示想等自己稳定了之后,再让刘司芳回家族,她不想让刘司芳受到任何的伤害,印东辰有些诧异,毕竟让自己的女儿保护母亲,这还是挺奇怪的事情。然后苏小小又与印东辰说了沈泊涛是怎么害死她父亲的,使得印东辰一阵沉默。

    不难看出印东辰这么多年之后,还是老样子,对文诺集团事情很关心,同时希望沈泊涛下台,而他在苏小小的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甚至有冲动,想要将苏小小培养成第二个李叶桃,却不知道真正的李叶桃就坐在他的面前,只不过是换了一个身体罢了。

    两个人说了这些之后,便出了房间,毕竟印少邱与印东辰的助理正等在门口。

    苏小小表示自己想要去将病号服脱掉,便独自走上了一楼,而印东辰等人便去了车上等苏小小。

    她先是去了卫生间,推了推卫生间的门,发现卫生间女厕只有一间,门还是反锁着的,隐约间还听到了里面衣物摩擦,与女人难耐的呻吟声,当即便皱了皱眉,接着转身走了出去,她在酒吧内走了一圈,最后找到了后门,便直接推门走了出去,发现这里十分安静,几乎没人,而不远处就有垃圾桶。

    苏小小轻咳了一声,又左右看了看,确定真的没人了,才脱掉了外套,接着将身上的病号服脱了下来,扔进了垃圾桶。她的身上还有一件衬衫,并不算光着身子,却还是在脱下病号服的时候打了一个哆嗦,果然还是有点穿多了。

    她快速的套上了外套,接着又将口罩扔到了垃圾桶中,却听见酒吧的后门发出声响,接着走出一个人来,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苏小小回头看他,只觉得能有这么好看笑容的,记忆里面就陶柯这一个人,他不但抿嘴的时候像猫,就连微笑的时候,也好像一只猫咪。

    “我们真不是一般的巧。”陶柯首先开口,接着走了出来,很是悠闲似的左右看了看,最后走到了苏小小的身边,意有所指似的的,看了看一边垃圾桶中的病号服。

    苏小小也是一脸的微笑:“我们还真是很有缘分呢,在这酒吧后门,人这么少的地方都能碰见,不如就为这一点,让我请你喝一杯如何?”

    “你说,下属请领导喝酒,算不算潜规则的一种?”陶柯站到苏小小的面前,微微俯下身,去看苏小小,那姿势就好像大人在俯身看小孩,苏小小不免有些感觉不舒服,虽然说男人个子高一些,会显得好看,可是这种差距感是她不太喜欢的。

    不难听出陶柯是在开玩笑,其中好像还有些是调戏苏小小的意思,如果站在这里的是一个小女生,八成会被陶柯逗得脸红,偏偏站在这里的,是一个重生了的,当过妈**女人。

    苏小小学着陶柯的弧度弯起眼睛,接着反问:“不知领导大人亲自来这种地方见我是因为什么呢?难道是发现我着装怪异,过来确认一下的?”

    陶柯笑容微微收敛,同时挑眉,却仍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哦?你还能看透我的想法不成,正好,你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有多聪明,能不能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苏小小看了看陶柯的眼睛,发现他那副样子几乎是不显现任何情绪,她在心中猜测,这个陶柯可能连生气都很少,每天都是笑呵呵的,因为她在记忆里面搜索陶柯,全部都是在微笑的样子。而他过来找苏小小,只不过是因为有趣罢了,刚好过来看好戏。

    苏小小却是像模像样的将手抬起来,按在了陶柯的头顶,慢慢的说出来:“让我来好好的看一看。”

    她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想要与陶柯开玩笑,但是在手放到陶柯的头顶上时,顿时觉得心中一阵烦躁,接着便是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是因为我不够乖吗?还是因为什么?”这是一个童音,说话的人是一个小孩子,带着凄厉的大喊,他的情绪十分激动,明明故作坚强,却还是无法掩饰话语中的哽咽之声。

    这个孩子……是陶柯吗?

    难道自己的异能,还能感知陶柯的记忆不成?

    苏小小的手就好像吸在了陶柯的头顶一般,她指尖的冰冷让陶柯微微有些皱眉,却仍旧是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

    “你们离婚,我就离开这个家,再也不会来,我谁也不跟”这个男孩的声音仍旧在哭闹,可是苏小小的脑中完全不能出现当时的情景,只能隐约间听到说话的声音罢了,有人在哄那个孩子,可是那个孩子根本不听,他说话的态度很是嚣张,完全就是一个大少爷。

    情景快速飞转,接着就听到那个男孩子的求救声音:“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我要告诉我爸爸,我妈妈,你们……啊……你凭什么打我,我妈妈会打你的”

    “你这小子嚣张个屁啊,把他给我打晕了。”这一次说话的人是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他很是深沉,却忍不住爆粗口。

    苏小小的脑中迅速的出现了一个词汇:绑架接下来的话语让她确定了她的猜想。

    “等过一星期再给他家打电话,他**家有的是钱,这小子先饿他几天,省得他闹。”

    “这小子长得还挺漂亮的,真想在他脸上刮几刀。”

    苏小小听着,确定这是那些人说话,陶柯听来的,却一直都记在脑子里面,因为记忆深刻,才会被苏小小那么轻易的感知到。

    陶柯注意到苏小小的表情有着微微的变换,虽然并不明显,还是被他捕捉到了。苏小小的手指在微微颤抖,就好像从他的脑袋里面知道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陶柯自己想一想,都觉得有些滑稽,只是那样俯身看着苏小小,想看看她今天到底是在闹哪出。

    “妈妈,救我,他们打我,好疼……呜呜呜,爸爸……我身上好疼,我好饿……”

    “妈妈,他们说你们交了赎金就撕票,我害怕……”

    “别离婚了,好不好……”

    “你们终于来了……呜呜呜……抱抱我,我好想你们……”

    “你们为什么还要离婚……那段时间我正在被绑架,你们居然在那个时间离婚……”

    “爸爸,如果你为我找了后妈,我就杀了她”

    “你看我敢不敢”

    苏小小心中一阵震惊,这个看上去脾气很好,一副悠闲模样的陶柯,内心深处,却是有着那么多的痛苦回忆,她甚至觉得有一段陶柯的性格都是近乎扭曲的,他又是因为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她的脑中一阵疼痛,让她有些站不稳,这让她不敢再去感知,而是快速的收回手,接着退后了一步,步伐有些踉跄,浑身就好像被吸干了力气,脑中更是剧烈的疼痛起来,让她的眼前有些模糊。

    陶柯看着苏小小有些不对劲,刚想问一句,便听到苏小小冷笑了一声,接着开口:“竟然是为了报复父母,才自甘堕落,想要靠这个来引起他们的注意,你真的很可怜,也很可悲,还很可笑……”

    苏小小罢刚说完,便直接向后仰去,眼看就要晕倒,陶柯虽然震惊,却还是快速的拉着苏小小的手腕,将苏小小拉入自己的怀中,扶住了苏小小。

    苏小小的身体很瘦也很轻,陶柯只觉得抱着苏小小十分轻松,并不觉得重,可是苏小小不像是在闹着玩的,而是真的晕倒了,这让陶柯突然间有些手忙脚乱,就在这个时候从后门出来了几个人,看向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当即一阵错愕。

    “你把人家调戏晕了?”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男人指着陶柯怀中的苏小小,惊讶的问道。

    他身边站着韩奕,一向懒洋洋的他,此时好像很感兴趣的研究陶柯的手抱在哪里,接着调侃:“你还真是重口味啊……”

    “你们全给我滚蛋,人都晕了,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陶柯近乎是咆哮的跟这几个人吼,他与这三个男人关系早就好到了一种境界,在他们面前,陶柯没有半点的伪装,几乎就是有什么说什么。

    “她刚刚赢了我二十万,我巴不得她出门被车撞死呢。”韩奕不以为意,他脸上还有着继续研究陶柯姿势的表情,却看到陶柯直接将苏小小横纵抱了起来,并没有直接出去,而是到了韩奕附近,准备赏他一脚。

    韩奕一直在看陶柯,躲得十分及时,抱着一个苏小小的陶柯根本抓不到他,却还是照着黄色头发的男人的**就是一脚,接着便要从后门进去,却被一直沉默的男人叫住了。

    “你还想抱着她到酒吧里面示众不成?从这里能够绕出去,接着将她交给印东辰家的小少爷,就说你是碰巧遇到的,不然可是会引来不必要麻烦的。”说话的男人看上去二十多岁,样子在这人几种算是最沉稳的一个,他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十分刚毅的感觉,他理着中规中矩的头发,一身高档的西装,看上去就好像一位年轻的高干人士。

    陶柯对他点了点头,转过身走了几步又停住,看向了刚刚说话的人:“木清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印东辰的儿子认识我。”

    被叫做木清临的男人微微一怔,接着点了点头,从陶柯的手中接过苏小小,接着拿出了苏小小的手机,在电话本里面翻找印少邱或者印东辰的电话号码。

    陶柯进入了后门,怕被印少邱碰到,韩奕则是看着苏小小的手机,一阵觉得有趣:“一下子可以赢那么多钱的人,居然用这么破的手机。”说完,韩奕也就跟着陶柯走了进去,刚刚进去就看到陶柯好像在等他,他也就站在了陶柯的面前,接着微微歪头,“怎么了么?”

    “她……很奇怪……”陶柯迟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韩奕点了点头,“嗯,是挺奇怪的,打扮成这个样子来赌钱,赢了钱就离开,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或者想要再赢一些,我觉得她最开始的那种紧张都是装出来的。”

    “她……”陶柯迟疑了一下,想着要不要将刚刚苏小小说的话复述给他,却思考了一下后改了问法,而是问:“刚刚你们怎么突然过来了?”

    “还不是陆枫那小子非要过来偷听,结果没听到什么声音,就直接破门而出了,结果就看到你……我还没问你呢,你把那丫头怎么了?”韩奕抬起手,翘起自己的大拇指,指了指外面。

    陶柯确定了他们没有听到苏小小罢刚说的,便只是苦笑,接着转过身,拉了一下韩奕的袖子,示意他跟着自己离开,毕竟印少邱他们不一定会在哪个方向过来,他一边走一边说:“谁知道她是不是想敲诈我一笔,刚说几句话,她就晕了。”

    “难道她是真的有病?”韩奕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想着自己是不是高看了苏小小,其实刚刚苏小小真的是靠运气罢了。

    陶柯却是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只觉得苏小小的手好像还压在自己的头顶,那种冰冷的触感,让陶柯竟然有些留恋。

    这件事情变得很有趣,苏小小竟然直接知道了陶柯心底最深的秘密,苏小小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陶柯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苏小小直接能够探知他的想法,不过这一点他几乎是瞬间就否定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难不成这个苏小小曾经调查过自己,然后发现了什么?陶柯又一次否定,他与苏小小是出于偶遇,苏小小能够去陶柯的公司,也算是陶柯为苏小小走了后门,苏小小应该不是刻意接近自己的,更何况自己隐藏得极好,就算是父母都没有看出来,她又怎么会看出来端倪?

    他很可笑吗?

    陶柯自己问自己,最后仅仅是苦笑着与韩奕回到酒吧,继续喝酒罢了,这些事情,他会一点一点的弄清楚,在这样乏味的生活中,出了这么一样调味剂,还是蛮不错的。

    另一边,印少邱到了苏小小的身边,便是臭了一整张脸,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就晕过去了,这让印少邱有些想要质问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又不好开口。

    这两个人说是在这里无意间碰到有人晕倒,才打了他的电话,叫他过来,而他们也不知道苏小小怎么就会晕倒,不难看出这两个男人都是有些身份的人,其中有一个人,印少邱还看着十分眼熟,好像是一家钻石商的儿子。

    印少邱将苏小小带走,木清临与陆枫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将这个烫手山芋送了出去。与印少邱道了一声别,便一同回了酒吧。

    印少邱将苏小小抱回车上的时候,印东辰一阵蹙眉,却没有多说,而是直接让助理开车去医院。印少邱将苏小小护在怀里,一会试试呼吸,一会摸摸苏小小的额头,也不知道苏小小是因为什么,才会晕倒。

    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才得到了诊断结果,方法很简单,就是睡觉。

    这个答案让他们都一阵诧异,苏小小只不过是因为用脑过度,才会导致晕倒,只要躺下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那个医生还忍不住问他们,苏小小是不是要参加高考才这样的,还叮嘱他们,就算是要高考,也不能这么累考生。

    苏小小虽然已经上班,可是长相摆在那里,还是看上去挺小的,被当成高三的学生也不奇怪。

    印少邱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苏小小,一阵好笑,赌一把牌,就用脑过度晕过去了,这要是以后可怎么办?

    不过一下子就赢了一百多万,也挺厉害的。

    突然的,印少邱的手机响了起来,印少邱看了看来电显示,忍不住就是一笑接着接通了电话:“沈靖轩沈大少爷居然给我打电话,我还真是荣幸了呢……”

    ————*————*————

    新书月票榜,跟大家求个粉红票,求给力啊,求啊,打滚卖萌求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品赌后最新章节 | 极品赌后全文阅读 | 极品赌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