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囧囧

清悠路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囧囧

作者 : 醉夜吟
    慈宁宫的宫女让等候了好一会的老太太领着舒瑶等人入宫,李芷卿落在最后,舒瑶紧跟着老太太,按阿玛爵位官职的高低进入慈宁宫。李芷卿自我安慰,后出场的都是压轴之人。

    舒瑶按照瓜尔佳氏平时所教,一步不错的微垂着脑袋,站定后屈膝大礼参拜,“叩请太皇太后金安。”李芷卿,舒静也行礼叩拜,舒静紧张得略显的局促,不敢抬起眼眸,却被慈宁宫中奢华的摆设,铺面而来的尊贵之气吓住了,上面做得一堆的贵人,是决定秀女未来的贵人。

    听见略显的沙哑的声音,“免礼平身。”舒瑶瞥见老太太起身后,她才站起乖乖的垂头默立,打死也不抬眼睛,在明艳若仙子的李芷卿身边,舒瑶这样的根本显不出来,越是守规矩,就越是容易被忽视过去。舒瑶对于之无关的人,一点都不好奇,什么太皇太后,贵妃娘娘,德妃娘娘,她们还能长出两个鼻子一只眼睛来?

    不都是女人吗?看她们还不如想着今天晚上如何去空间劳动改造对舒瑶有意义,舒瑶想尽办法糊弄系统耍赖,劳动改造啊,泪,很辛苦的说。舒瑶盯着金砖地面,是真金的?还是合成的?

    行过礼后,李芷卿轻启樱唇,“奴婢一直惦记着太皇太后。”眼里闪过孺幕的神色,泛起几许水雾,衬得李芷卿更为的妩媚动人。漂亮嘴甜的女孩,是老人家的最爱,况且太皇太后还指望着李芷卿的神奇人参呢。

    “芷卿啊,来,到哀家身边来。”

    太皇太后一身正黄裙角绣凤凰的袍子,花白的头发梳着旗头,扁方上挂着一串黄坠流苏,头上带着一对蝙蝠颤悠欲飞,李芷卿心中极为得意,轻移莲步,走到太皇太后身边,再次含笑屈膝,似孙女般的娇憨,“奴婢可想您了,今日瞧着您气色真好,奴婢盼着您能仙福永享,寿过百年。”

    李芷卿还记得不能说寿与天齐,脑袋还没彻底坏掉。太皇太后笑吟吟的道:“就你这丫头会讨哀家欢喜,嘴甜得似摸了蜜似的,寿过百年也得看你是否忠心了。”

    太皇太后拉着李芷卿,眼底上过一丝的期盼来,围坐在她旁边儿的贵妃,四妃端庄淑娴,从这点上看,康熙早些年宠爱的女人,大多不是美人。其中宜妃长得相对明艳些,但比之绝色的李芷卿,差得不是一般的远。太皇太后会喜欢李芷卿,她们可不见得了,这般绝色被万岁爷看重了她们还有宠吗?

    深宫中的嫔妃没宠的话,日子难熬啊,本来这次选秀康熙皇帝就大肆充盈了后宫,进了许多汉军旗的女子,如果再加上个这等绝色,四妃似目光似无意识的对碰一眼,奇迹般的达成默契,李芷卿绝对不能进宫伴驾。

    即便李芷卿的身份低微,但还能低得过良贵人去?虽然只是个贵人,但有八阿哥,有皇上的招幸宠爱,就连四妃也得对她摆出好脸色,有宠爱才有尊荣。佟斌妃不就是反面例子?

    她虽然是后宫中位分最高的贵妃,但因多年无宠,有没有儿子,四妃对她不过是表面上的恭敬罢了,龙宠儿子是后宫的根本,四妃都是有阿哥的,就算不为她们,也不能耽搁儿子,清廷规矩子以母贵,生母地位稳固了,皇子阿哥在外面才好办事。

    李芷清屈膝道:“奴婢对太皇太后忠心日月可鉴。”

    “哦?”太皇太后将李芷卿拉坐在身边,眸光一闪,“怎么个忠心?”

    太皇太后指望着什么,别说李芷卿了,就连舒瑶都知道,不就是神奇人参盼着长命百岁吗?濒临死境却奇迹的活过的来的人,一般都会比正常人更怕死,太皇太后当时病得很重,因神奇人参得以活命,她不想再死了。

    李芷卿受过瓜尔佳氏的教训,也不敢再在空间里拿出似萝卜白菜般极为容易成熟的人参了,谁知道药效是否正常?明明五六十年的人参,因空间快速成熟,李芷卿也拿不准药效能不能赶上正常生长的人参。万一吃坏了,或者药效弱了,李芷卿可承担不起。

    “奴婢在一本奇谈孤本上看过,生命在于运动,在于保养,华佗神医曾经创造五禽戏,就是精通于此道。”

    舒瑶听着李芷卿给太皇太后等人开始健康讲座,孤本,真是好东西,再找绝对找不到的好东西,期间四妃也有插话,舒瑶明显感觉李芷卿对德妃比之旁人要恭敬的多,看来她还想走通长辈路线,盼着通过讨好德妃去接近四阿哥胤禛。

    “若论妆容,有些东西能用,有些东西用多了反而不好,调养好身体,脸色自然会好一些,到时轻轻点缀反倒更衬诸位娘娘”

    话题迅速转为化妆等小技巧,舒瑶耷拉着脑袋,李芷卿懂得真多,她怎么就一点都不明白?四妃听得认真些,没有女人不希望容颜永驻的,李芷卿红光满面,给尊贵的人讲解着,着实兴奋,隐隐透出一丝的傲气来。

    “你是舒穆禄舒瑶?”

    舒瑶正在数地上金砖时,听见一柔和的声音,舒瑶心一慌,她什么都没做,怎么还会有人注意她?“舒瑶?”

    舒瑶屈膝回道:“是,奴婢是舒穆禄氏。”

    问话的是佟斌妃,她问出这句话后,四妃也停下,康熙皇帝是重视规矩尊卑的帝王,佟斌妃不仅是贵妃,还是康熙的表妹,四妃哪怕心里瞧不上无宠无子的佟斌妃,但该尊敬也得尊敬,不可逾越规矩尊卑,否则佟斌妃只要同康熙说上一句,四妃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必会被康熙冷落一段日子。

    “你过来,本宫看看你。”

    舒瑶内牛满面,李芷卿那么好看,你看我做什么?我是一颗狗尾巴草,内心挣扎的舒瑶脸上带着恭敬,木雕什么样,她就什么样,谁也挑不出错来,是秀女面对后妃的标准模样,可舒瑶却忘了,除了她之外,秀女会表现出一丝的不同吸引视线。

    这一点也是瓜尔佳氏忽略了忘了告诉舒瑶,瓜尔佳氏也没算到太皇太后会此时单独召见,舒瑶离着选秀还有两年多,瓜尔佳氏有足够的时间教导女儿如何淹没于秀女中,可偏偏今日太皇太后就召见了,瓜尔佳氏还没把舒瑶雕琢出来呢。

    “看这小脸板的,她到是个守规矩的。”

    佟斌妃笑了,舒瑶虽然板着脸,但异能的亲和力仍在,太皇太后也笑道:“这丫头看着就就怎么说呢?”

    “太皇太后,是不是心里舒坦?”佟斌妃提醒。

    “对,就是舒坦。”

    玛尼?亲和力关不上,舒瑶有点后悔异能解封的早了,舒瑶绷着的小脸终于见到了一丝裂痕,两湾潭水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尴尬,“奴婢额娘说了,对娘娘等顶顶尊贵的人得恭谨尊重,不可失礼。”

    “你额娘说的?”

    “是,奴婢额娘还说,娘娘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佟斌妃笑纹更深些,“是个诚实的,你额娘还说什么了?”

    “回娘娘的话,额娘每天都在教导奴婢,说了很多,您想听那句?”

    舒瑶抬眸同佟斌妃眸光相碰,纯然中带着一丝少见的清澈,太皇太后突然问道:“你是舒穆禄志远的闺女?”

    “您说的是奴婢阿玛。”舒瑶对能当志远的女儿很骄傲,眼底自然带出来了些。

    太皇太后身体向后靠去,眸光悠远似穿透舒瑶在回忆以往,“忠勇公爵哀家还记得他”

    “太皇太后,外祖父身子好着呢。”李芷卿搭话,在外祖父上加重了语气,她也是公爵府的表姑娘。

    舒瑶却知道太皇太后想得不是玛法,而是那位风流种马男,从他留下的东西看,那位老祖宗暗自投靠太皇太后了,也是熟悉历史的人。太皇太后扯出笑意:“吉哈还活着?”

    舒瑶退后了小半步,明明是在笑的太皇太后有些个阴森森,看向李芷卿的目光也带着一丝不同,异能的小触角探向了太皇太后,舒瑶差一点栽了个跟头,太皇太后不待见玛法,舒瑶相信,可太皇太后却恼恨玛法,因为他突然出现,博尔济吉特滚黛才没做成大清的皇后,虽然大清的皇后也出自科尔沁,但是太皇太后显然更看得顺治心意的滚黛,曾想着等滚黛生下皇子后,立为太子的。

    舒瑶收回异能,不能再看了,莫怪额娘说,李芷卿不应该用人参救下太皇太后,其实她那时死最好。佟斌妃抿嘴笑道:“你挑几句同本宫说,不你同本宫说你额娘如何整治的鄂伦岱,本宫那位堂弟,可是油盐不进,浑人一个。”

    四妃恍然一笑,佟斌妃突然提起舒瑶是因鄂伦岱啊,她们眼底也有一丝兴趣,志远夫人——都统府的姑奶奶是如何治住浑人鄂伦岱?舒瑶眉头皱在一起,轻声说:“还是给鄂伦岱大叔留点面子吧,奴婢对大叔发过誓的,同谁都不说。”

    “噗。”

    慈宁宫笑声阵阵,“这丫头有趣得紧。”舒瑶彻底纠结了,她说什么了?不都是实话吗?哪里有趣啊,李芷卿目光差一点能戳死舒瑶,舒瑶垂头,抿着小嘴,就差蹲墙角画圈圈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干,都是额娘说的,做的,同我没关系。

    “皇上驾到,太子爷到,四阿哥到。”

    ps今天双更,求粉红,求粉红,舒瑶表现得很好,可架不住有个威武的额娘,耿直的阿玛,复杂难懂的身世,所以她是主角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