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疯狂

清悠路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疯狂

作者 : 醉夜吟
    因舒瑶有此念头,无所事事的舒瑶对李芷卿看得紧些。李芷卿敢对胤禛下药效未知的空间秘药,可见是胆子极大的。舒瑶直到现在都不敢将空间的水果给任何人服用,不是舒瑶舍不得,而是怕空间的食物旁人承受不住。不是所有的好东西都能得好的效果,万一承受不住,在清朝没法子洗胃,难道眼看着因家人出事而悔恨终生?空间的水果食物毕竟不是正常世间长出来,舒瑶琢磨不明白李芷卿为何就如此自信没排异反应?

    胤禛来宣读圣旨时,眼底的厌弃舒瑶看得很明显,足以证明药效或者是失败了,或者是在潜伏期。舒瑶对乌拉那拉语容一直有着一分好感,她庄重稳重,一举一动有额娘的一分神韵,不是舒瑶看不起李芷卿,乌拉那拉语容才配当皇子嫡福晋,从小培养出的气质不是因李芷卿是穿越女就能抹平的,主持皇子府也不是像李芷卿所想只要有四阿哥的爱情就成。

    舒瑶记得额娘说过,皇子阿哥尚在风华正茂时,对女子心存一分怜爱,待到开府办差后,随着年岁增长,皇子们的心智也会越发成熟,懂得权衡利弊,除了嫡福晋外,后院里的女人不过是排解他们寂寞的工具罢了,想起来了就宠两日,想不起来在深深的庭院里呆着。

    李芷卿费尽心思想去四阿哥的后院,舒瑶想着莫不是李芷卿有容颜永驻的秘药?她怎么会那么自信能宠冠一生?空间附赠的秘药也不都有好效果,起码胤禛现在极度厌烦李芷卿,见她不仅恶心还很烦躁,不是舒瑶用异能安抚住胤禛的话,李芷卿能不能活命都在两说的。

    “表姐,你做什么去?”舒瑶问打扮得很整齐的李芷卿,她比往常更显得精神,漆黑的眼眸灿点点星辰,一番得体的装扮衬托下,李芷卿如同天上的神妃仙子般的明艳绝美,舒瑶不得不承认李芷卿很有勾男人的本钱,她实在是位容貌美到极致的女人,前世今生加起来,舒瑶都没见过比李芷卿更好看的。

    如此漂亮受过现代教育的女子偏就哭着喊着去给胤禛当格格小妾,即便胤禛喜欢她又如何?值得吗?舒瑶道:“额娘说过,明日就回京了,表姐不去收拾东西?”

    李芷卿耳朵上带着一对价值不菲的碧玺耳环,随着李芷卿的移动,散发妖异的光泽,舒瑶心一紧开启异能,李芷卿把玩了手指上的玳瑁,“六妹妹,是德妃娘娘召见呢,你说我能不去吗?。”

    李芷卿得意的笑着,舒瑶却感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寒光,追问一句:“德妃娘娘跟前不是乌拉那拉语容姐姐一直伺候着吗?找表姐何事?”

    “乌拉那拉语容?”李芷卿反问:“六妹妹,同她很熟?”

    舒瑶道:”见过几面。”李芷卿走到舒瑶跟前,抬起舒瑶下颚,道:“看在同六妹妹表姐妹一场,我给六妹妹交个底,明日起你千万别说和她很熟,会影响你的闺誉,乌兰娜拉语容,呵呵如她这辈子当不成四福晋,只要我不同意,谁都无法成为四福晋。”

    舒瑶拽住李芷卿,“表姐,你疯了?四阿哥娶水当嫡福晋你管不了,表姐想想二姑姑,想想玛姆,想想公爵府,你得冷静些呀。”

    舒瑶真急了,异能提醒她危险,却无法感知李芷卿的想法,世上没万无一失的事情,万一李芷卿被康熙皇帝看出来,或者神奇空间暴漏了,公爵府所有人都得给李芷卿陪葬,哪怕阿玛再得康熙宠信都无法幸免。

    李芷卿回眸笑道:“六妹妹急什么?我明镜似的,不会连累公爵府,有我在公爵府这辈子荣耀定了,六妹妹听话,忘了你同乌拉那拉氏相交的事吧。”

    李芷卿甩开舒瑶,迈步离去,舒瑶收回手臂,在方才的一瞬间,舒瑶察觉到了李芷卿的打算,她是要害乌拉那拉是名声扫地,让她再也嫁不了胤禛,往后谁为四福晋,李芷卿都会用尽手段,让胤禛讨厌嫡福晋。舒瑶白着脸,“疯了,李芷卿疯了。”

    乌拉那拉氏有什么错?只因为她是四福晋就给清穿女让位?李芷卿心目中的四福晋,是帮着胤禛搭理后院的管家婆,而李芷卿受尽胤禛的宠爱,是胤禛掌中的朱砂痣,头上的明月光。舒瑶站起身,后慢慢的坐下,她什么都做不了,帮不上乌拉那拉语容,舒瑶不知道李芷卿怎么给她下药,贸然去见她们的莽撞事儿,舒瑶不会做。

    各种死,各种伤,舒瑶苦笑,李芷卿心善不会让她各种死,但等到事发后,她还不如死了干净。舒瑶趴在床榻上,被子盖住了脑袋,不去想,不去想。

    “瑶儿?”瓜尔佳氏走进帐篷,见女儿缩成一团,几步来到近前,从被子里挖出舒瑶,关切的问道:”你是怎么了?”

    泪眼迷蒙的舒瑶见到瓜尔佳氏后,扑到她怀里,双手死死的缠上瓜尔佳氏腰肢,舒瑶可看四阿哥的热闹,因四阿哥,她不认识,也不熟悉,但对乌拉那拉语容,舒瑶无法淡定围观。瓜尔佳氏轻拍着舒瑶后背,笑道:”好了,好了,就会同额娘撒娇痴缠,额娘答应你了,回去让书逸带你去玩儿。”

    舒瑶扭了扭身子,脸埋得更深些,吸着额娘身上的香气,比方才的内疚平静了不少,有额娘在,有阿玛哥哥在,舒瑶保护他们不被伤害就好了。

    “额娘,如果你的朋友兴许有危险的话,你会不会去告诉她?”

    瓜尔佳氏抬起舒瑶小脑袋,道:“去于不去很重要?瑶儿,你没十足的把握,如何告诉她?”

    舒瑶小嘴长成了圆形,额娘是不是太聪明了?舒瑶还什么都没说呢,莫不是也有探查人心的异能?瓜尔佳氏食指拇指将女儿长大的嘴唇捏合上,道:“不是额娘聪明,是瑶儿最不擅长隐藏心事,都在脸上挂着呢,怎么?是你表姐还不肯死心?”

    “额娘,我服了。”舒瑶跪坐在瓜尔佳身边,“我心服口服。”

    舒瑶自知自自己是藏不住心事,但也不是谁都能看出一语道破的,除了额娘外,舒瑶就没感到别人看穿过她。瓜尔佳氏问道:“你表姐说什么了?”

    “表姐劝我今日后别同语容姐姐见面,额娘,我看表姐是打算打算毁了语容姐姐。”

    “为了四阿哥她可真是煞费苦心。”瓜尔佳氏冷哼,“乌拉那拉语容如果中计的话,也不配做四福晋,李芷卿不是毁了未来的四福晋,是毁了四阿哥。”

    舒瑶舔舔嘴唇,如果是计谋的话李芷卿斗不过同语容,但李芷卿有神奇空间,有秘药,舒瑶最担心的是她豁出一切对乌拉那拉语容下药,空间秘药虽然要效果难测,毕竟是空间出品,很神奇的。

    瓜尔佳氏不愿深谈此事,“我看李芷卿有些心思,不会让人看出破绽,此时去阻止也晚了,我倒要看看她如何毁了乌拉那拉语容。”

    瓜尔佳氏对不相干的人很少上心,见舒瑶神情有些恍惚,知晓她还想着乌拉那拉语容,瓜尔佳氏感叹一句:“心软的丫头。”

    舒瑶抬眸,她一般都被说成没心没肺的,啥时心软了?瓜尔佳氏搂着女儿,说道:“凡是量力而行,瑶儿,你平安就好。”

    “嗯。”舒瑶暗自叹息,她就没打算冲出去做拯救乌拉那拉氏的英雄。

    康熙皇帝御帐中,随行皇子阿哥陪着康熙闲谈,往日很沉默的四阿哥,此时越发的沉默,耳边鸣响,头疼欲裂,胤禛几乎站立不住,康熙笑过后,瞥见胤禛,道:“胤禛。”

    胤禛身体一顿,耳边传来怒吼声‘四哥,你凭什么?’谁得声音,‘四哥,我不服。’声音交错,胤禛手捂着脑袋,梦中曾经出现的画面清晰了些是紫禁城金銮殿在跪拜皇帝吗?

    “胤禛。”康雄的声音重了些,三阿哥回身推了推胤禛,提醒道:”四弟,皇阿玛叫你。”

    胤禛甩掉了脑中念头,“皇阿玛有何吩咐?”

    康熙看着明显不舒服的胤禛,道:“你是因舒穆禄志远?”康熙皇帝难忘胤禛复旨时的样子,比之旁人要好些,并一字不落的将志远的话报告给康熙,难为胤禛记得清楚,康熙皇帝在那一刻有了决断,以后再给志远传旨意,就让胤禛去。

    “回皇阿玛,儿子认为舒穆禄志远一片赤诚之心,有读书人的骨气,儿子敬佩他的学识。”

    康熙看向胤禛的目光里多了分赞赏,大阿哥插话笑道:“儿子同四弟一样想,舒穆禄志远没学识的话,说不出如此多的话来,皇阿玛,儿子佩服得很。”

    康熙点头,道:“他做得好学问,朕能看出是苦读过一番,比朕记得都清楚。”康熙环视儿子们,只有胤禛点中了志远的难得之处,比志远才学高的人不是没有,但康熙看重的不单单是才学,并不是为了滚黛福晋而关照志远,舒穆禄志远凭着本事让康熙重用。

    “启禀万岁爷,晚宴准备妥当,请您移驾。”

    康熙在皇子们的簇拥下设宴款待蒙古王公,舒瑶也随着瓜尔佳氏去用晚宴,舒瑶看到德妃身边脸颊绯红乌拉那拉语容后,明白李芷卿成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