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温暖

清悠路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温暖

作者 : 醉夜吟
    选秀初选结束,秀女各自回府。京城的黄带子红带子也没红白事儿,志远便清闲了,选秀的日子礼部让志远折腾的人仰马翻,今日听说志远打算带夫人儿女出门,礼部的属臣堂倌连连保证绝不给侍郎大人添麻烦,就差挥动着手绢恭送志远,您最好玩个十天半个月的,他们也可得些清闲。礼部的官员算是领教了工部同僚的痛苦,工部礼部是公认的闲散衙门,怎么志远一来就忙得脚不沾地呢?实在是怪事。

    趁着天气风和日丽,志远一家收拾整齐,换上寻常百姓人家的衣服出门品尝志远说很好吃的菜色。瓜尔佳氏一声令下,儿女全部换回汉服,舒瑶一身簇新蝴蝶盘花的红色半长襦裙,梳了两个包包头,配饰大多是亮银,显得极为机灵可爱。舒瑶挽着美艳照人的瓜尔佳氏,小嘴一张一合,指点美景,顺便指使哥哥们帮她买东西,一点都没看出周围逛集市的人停住脚步,含笑看着甜美的她,志远也没什么架子,撑着伞为妻女遮挡着日头,书轩书逸满脸是汗,一会跑去买这个,一会跑去买那个,忙得脚不沾地,就这样舒瑶还面露不满,终于惹来了两个哥哥的不满,一边一个将舒瑶揪出瓜尔佳氏身边。舒瑶被哥哥们架起来在半空中,两只小短腿悬空踢着,向瓜尔佳求救,娇嗔的模样让见到的人心里都泛起温暖甜意,比没烈日火烫,温暖得濏人。

    胤禛再难移开目光,在宫里受到的漠视冷遇此刻全然消失了,夫妻和睦,儿女绕膝,兄妹和睦亲近,胤禛握紧茶杯的手指是冰凉发白的,他为什么要看到志远一家?冷着心肠,吩咐:“关上窗户。”

    “嗻。”

    小太监双手阖上窗户,缝隙慢慢的变小,舒瑶等人的身影逐渐在胤禛眼前消失,直到完全阖上窗户,茶室黯淡了些,小太监看不清主子的脸色,垂首默立一旁,主子似比在宫里更冰冷了些。胤禛默默饮茶,手指捻起花生,慢慢的拧碎,花生碎末从手中落地。

    胤禛嫡福晋康熙皇帝亲自圈定的是乌兰娜拉语容,只等复选后下旨赐婚,胤禛见过乌拉那拉语容,满意于她端庄雍容,足以成为皇子福晋,乌拉那拉语容阿玛是内大臣费扬古,颇有实力地位,康熙以他嫡女栓婚皇子,给足了费扬古尊荣。对胤禛大婚后开府有足够的好处。

    别看方才在永和宫中康熙给了胤祯赏赐,胤禛深知康熙最疼的儿子永远是太子二哥,太子妃是康熙亲自挑选,并使人倾力教导,太子吃穿用度高于众多皇子,自从孝懿皇后佟佳氏故去后,康熙就以克妻之名不再册立皇后,一是后宫嫔妃无法让康熙动心到许以后位,二是康熙无法容忍任何人威胁到太子的地位,册立皇后者必定是生子的嫔妃,皇后嫡子会让太子地位受到威胁,康熙只封了无子的佟佳氏为贵妃,其余生下皇子的虽然是一宫主位,位份是妃,惠妃,荣妃,德妃,宜妃,互相制衡,谁也没高过谁去。

    四妃算好的,八阿哥的生母直到现在不过是个贵人,连嫔都不是。胤禛命小太监结账,离开茶楼,无人能威胁太子,康熙眼里只有太子一人,胤禛就站在离太子最近的位置,皇阿玛能看他两眼,称赞他一句,没额娘帮衬,胤禛只能靠自己。

    繁华热闹的街道,胤禛独自一人前行,隐藏在人群中的侍卫时刻保护四阿哥安全,他们是多虑了,胤禛身上散发着冷意,川流不息的人群自动远离了他,胤禛周围起码一步不曾有人跨进。

    “抓小偷,抓小偷。”女子的尖叫声,胤禛见迎面一道黑影,向旁边一闪,过了一会见舒瑶跑近,停在胤禛一步的距离,扶着膝盖喘气,额上汗水晶莹,舒瑶用手背擦了擦汗珠,喘着粗气:“跑得真够快的呼呼二哥二哥他要是跑了我回府让额娘罚你”

    书逸快步跟到舒瑶近前,垂着舒瑶后背,“小妹,歇歇,歇歇,一个不值钱的玉坠,回头二哥给你个好的。”

    “不要,是飞雨送我的,我不能丢。”

    “飞雨?”书逸一愣,“你还留着?”

    舒瑶舔了舔干干的嘴唇,低低的嗯了一声,“如果我都忘了她,谁还记得能记得她呢?”飞雨便是被康熙皇帝下令处斩的投降海盗官员的女儿,在惠州时同舒瑶关系最好,因飞雨被亲生母亲逼喂毒药,书逸知道舒瑶连着做了一个月的噩梦,书逸嘶了一声,“小妹,你等着,我去追他。”

    “是这块玉佩?”

    胤禛决定开口了,一直说话的舒瑶和书逸这才发现离着他们不远处的四阿哥,舒瑶一眼便看见了胤禛手中的玉佩,“是,就是这块。”

    舒瑶打算上前又没上前,推了推书逸,压低声音道:“二哥,你去取回来。”舒瑶答应额娘离李芷卿远些,言下之意是要离着胤禛和皇子们都远些。

    书逸向前走了一步,拱手道:“多谢您。”

    在人来人往的路上,书逸不会点出胤禛皇子身份,接过玉佩后,书逸再次拱手道谢,递给舒瑶,舒瑶攥紧失而复得的玉佩,“以后再也不带出来了。”

    胤禛神色一暗,飞雨?飞宇?让舒瑶如此宝贝的玉佩是谁送的?胤禛冷着一张脸离开,他有何资格生气?胤禛回头看去舒瑶自顾自的摸着玉佩,根本无暇看陌生的胤禛,丝毫没看出胤禛的不悦,舒瑶笑容是还似方才一般温暖,他没截下小偷,却顺了玉佩还给她,舒瑶会记得他一些,不至于再见面时眼里永远是疏离,胤禛对舒瑶并没什么想法,他清楚自己嫡福晋是乌拉那拉语容,胤禛只希望舒瑶温暖的笑容能真真正正的对他笑一次,是奢求吗?

    一直在追逐着温暖的胤禛,从没人对他笑过,娶了嫡福晋后,乌拉那拉语容会全心全意的对他,想到此处,胤禛有些盼望着大婚,有嫡福晋相伴,他不会再孤寂一人。

    “小妹,我看他似生气了?”

    “谁?”

    舒瑶将玉佩贴身放好,玉佩上传来暖意,舒瑶又擦了擦汗水,四阿哥看着冷,身体温度不低,玉佩都被他捂热了。书逸见舒瑶是真不知,“四爷。”

    舒瑶眨着星星眼,很崇拜的看着书逸,“二哥,你好厉害啊。”书逸差一点被舒瑶晃花了眼,“厉害什么?”

    “你能看出四爷不高兴还不厉害?”舒瑶和书逸往回走,同志远夫妻汇合,“我虽然见过他两面,每一次都是个冰山脸,看不出是不是生气,二哥真厉害。”

    早知道是这结果,他刨根问底做什么?舒瑶道:“四爷也很厉害,妙手空空啊,能在盗贼小偷手中摸走玉佩,得多快的身手?”

    书逸眉头一跳一跳的,拽着舒瑶胳膊,”不许胡说,让人听见了你不怕被四爷记恨?”书逸本来是吓唬吓唬舒瑶,见舒瑶小手捂着嘴,圆圆的黑眼睛似惊恐的小松鼠四处张望,就怕危险降临,书逸不忍心了,“怕了?”

    舒瑶记得启动异能时,从李芷卿处得知,胤禛是最记仇的,“二哥,不会让他听见吧。”

    书逸安稳道:“不会的,四爷走远了,听不见。以后说话可得谨慎些,皇子阿哥可不是咱们能非议妄言的,不敬皇子是大罪,知道吗?。”

    “嗯,嗯,嗯。”舒瑶再见四阿哥就装哑巴,绝对不出一声。

    “书逸?书逸。”

    书逸闻声望去,太巧了竟然是巴尔图贝勒,书逸攥紧舒瑶,走上前去,正统的道:”贝勒爷安。”

    巴尔图目光一直在舒瑶身上,不同以往的装扮,巴尔图眼里多了迷恋,笑道:“好巧,爷今日出门就碰上你们兄妹。”

    舒瑶贯彻不言不语的决定,一切留给二哥解决,书逸看出巴尔图的打算,提醒道:“不仅我和小妹,我阿玛额娘,大哥也在。”

    巴尔图亲近的笑容僵住了,“你大哥,阿玛一起?”

    书逸舒瑶同时点头,巴尔图对训昏了雅尔江阿的志远只有一个字——服。康熙皇帝不是没让人训斥过雅尔江阿,只有志远能让雅尔江阿改邪归正,不仅送走了戏子,雅尔江阿更是绝迹于戏院,不打群架,简亲王欣慰于雅尔江阿改邪归正,巴尔图前两日碰见雅尔江阿,听说了志远训足了他两个时辰后,巴尔图将志远列为躲远的人。

    “贝勒爷回见。”

    书逸瞧出巴尔图的挣扎,笑着告辞,不仅有阿玛还有同样善辩的书轩,巴尔图会躲远些的,舒瑶感知巴尔图的心事,灿烂的笑了,巴尔图没发觉最厉害的是额娘,教训没吃够啊,巴尔图沉迷于舒瑶的笑容里,舒瑶太懒了太能躲,巴尔图见一次不容易,巴尔图一咬牙,一狠心追上书逸说:“爷同你去见志远大人。”

    书逸怔神,巴尔图古铜的脸一红,书逸,你妹妹不是不容易见到吗?我得给你额娘阿玛留个好印象,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你多帮衬着。

    书逸拍了巴尔图肩膀,用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自求多福。”

    ps二更送到,继续求粉红,滚动求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