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媚骨

清悠路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媚骨

作者 : 醉夜吟
    最好的情话不一定是我爱你,即便瓜尔佳氏是恣意放纵的大唐贵女,不见得会欣赏直白的情话,可志远最后那句,有贤妻足以,瓜尔佳氏放软了身子,听墙根的舒瑶正感动着,心里机灵一下,舒瑶看二哥书逸有几许陶醉,悄悄拽了把大哥书轩,向旁边比划,书轩点头,两人猫着腰开溜,等书逸见到同样准备溜走时,瓜尔佳氏的声音从上方飘来。

    “书逸,学会听墙根了?”

    “额娘我不光光是我一人”书逸没躲开,脑袋挨了瓜尔佳氏一下子,书逸哀嚎:“额娘,儿子错了,儿子再也不敢。”

    书逸抱着脑袋时,瞥见柱子后面舒瑶探出的小脑袋,书逸那叫个委屈,舒瑶还向书逸吐吐小舌头,向来只有书逸算计别人,他从来就没被人算计过,书逸屡次败于舒瑶手中,书逸反思,难道说家里最厉害的是迷糊懒散的小妹?这项认知更能打击书逸。

    “你去把兵书给我默写上十遍,书逸,你太小看瑶儿了。”瓜尔佳氏望向柱子,跐溜舒瑶小脑袋缩回去了,瓜尔佳氏朗声道:“舒瑶,你去抄写诗经论语个各一遍,书轩”

    书轩从柱子后现身,向瓜尔佳氏行礼,满眼盼望着瓜尔佳氏能罚他抄书,四书五经,圣人名训,什么都好,书轩保准默写的又快又好,倒着默写出也不是不可能。

    瓜尔佳氏头疼了,“书轩,我罚你在院子里溜达半个时辰,你少看会书。”

    舒瑶书逸瞧着遗憾的大哥,不公平啊,不公平,额娘偏心,瓜尔佳氏合上了玻璃窗,冷哼道:“不许狡辩,晚膳时我检查。”

    凡是瓜尔佳氏定下的很难改变,舒瑶和书逸顾不上抱怨,小跑去书房抄书了,路上书逸道:“小妹,以后再不告诉你好玩的事了。”

    “二哥,是你反应慢,连累我被额娘罚,我还没怪你呢。”

    “小妹,你是恶人先告状,你拽了大哥,就不能提醒我?咱们都躲开了,额娘就不会罚”

    “怎么不说了?咱们三兄妹合在一处都不够额娘整治的,从偷听开始,结局就注定了。”

    舒瑶不过是让二哥多了挨了一下,“二哥脑子灵光,挨一下无所谓,你想想大哥要是被额娘打了,不说他会不会同额娘抗辩,就是”舒瑶拽了拽二哥,回头瞥了一眼在院子里一遍背书一遍转悠的大哥,他眼底对自己和书逸露出羡慕,舒瑶赶忙好回头,“大哥的脑袋再挨一下的话,结果是咱们承担不起的,你总不会愿意被大哥抓着辩论是四书五经吧。”

    书逸一想到侃侃而谈的大哥,后脊背冒寒气,“如此说来,小妹是帮我?”

    “那是自然。”舒瑶挺了挺小胸脯,“二哥写字快,又会模仿我的字体,不如帮我默写一半作为答谢如何?”

    书逸揪了揪舒瑶的耳朵,“小妹,你这张嘴也挺厉害的嘛,差一点被你绕晕过去,你不是以为咱们两人能瞒过额娘?你少用偷懒的鬼心思。”

    舒瑶撇撇嘴,算算字数二哥书逸比自己多,况且二哥还挨了额娘一下,舒瑶平衡了,兄妹二人坐在书桌后,埋头抄书,舒瑶抄写论语诗经,写着汉字,可舒瑶愣是能将汉字当成特殊的符号,照葫芦画瓢,一句都没记下来,不感兴趣的事儿,舒瑶转瞬就忘,瓜尔佳氏的算盘落空,本想着罚舒瑶抄写诗经怎么也能有些许印象,瓜尔佳氏低估了舒瑶对所有文科的排斥。

    合上窗户后,志远道:”惠雅,着实辛苦你了。”对于他们三兄妹,志远也很无奈,好在有妻子能镇住他们,瓜尔佳氏叹道:“他们像你。”

    志远沉默一瞬,小声辩解道:”我看不像。”

    瓜尔佳氏笑盈盈的反问:“不像吗?。”

    志远手臂一僵,略带些许的狗腿:“他们全是我的儿女,像我正常。”志远走到瓜尔佳氏身边,再次紧握妻子的手,“你且放宽心,书轩书逸会光宗耀祖,今儿万岁爷还提了书轩,让我照看好书轩等候开恩科。”

    瓜尔佳氏道:”是他争气,我没做什么”

    志远吻住了妻子的手背,声音沙哑的唤道:”惠雅。”瓜尔佳氏认他攥着自己的手,眼底起波澜,瓜尔佳氏却知道,还不是时候,她要将丈夫的兴头挑得更高,瓜尔佳氏靠近志远,“我不担心书轩书逸,我想着瑶儿”志远手掌放于妻子腰间,瓜尔佳氏面颊簇起红晕,樱唇越发娇艳欲滴,志远有心品尝一番,凑上去时,瓜尔佳氏却推开了志远,含着微怒勾得志远怔怔出神。”我问你话呢,瑶儿该如何?”

    志远捧住毕尔佳氏的脸颊,狠狠的吻上朱唇,果然比想象得更甜美,唇舌交缠,瓜尔佳氏似躲非躲,志远锲而不舍的追逐轻巧的香舌,瓜尔佳氏瘫软在志远怀里,手指无意识的丈夫的胸膛,碰巧般点中志远的胸口,平坦柔软的小肮一蹭一躲,志远**火热难耐,”惠雅,惠雅。”

    瓜尔佳氏意乱情迷之下,多了一分得意,掌控男子的**,没人比她为擅长,“不成,还没用晚膳呢。”

    “谁说不成?”志远搂住毕尔佳氏,撕扯她的衣领,瓜尔佳氏也不躲闪了,似情浓如火,和志远缠绵到一处,主动缠住丈夫志远,夫妻搂在一处,肢体交缠,衣服逐渐减少,志远弯腰,手臂环住毕尔佳氏膝盖后,打横抱起向卧房走去,瓜尔佳氏挑开志远衣襟,媚态横生,“你真不用膳了?”

    “门外的人听着,任何人不得打扰爷同夫人叙话”瓜尔佳氏鼻息扫过志远耳畔,志远名为理智的这根筋彻底的断了,两人倒在了卧房的炕上,瓜尔佳氏顺手放下幔帐,却坐于志远腰间,为志远除去衣物,绵绵细吻着丈夫胸膛,志远哼着,双手扶住妻子如同蛇一般扭动的腰肢,燥热难耐,巴不得妻子快些,再快些,志远整个人被瓜尔佳氏弄得快要炸开,时重时轻细吻,志远受不住了,托起妻子,顶入温暖之源,吻开了瓜尔佳氏微颦的柳眉,“惠雅,再忍一忍,为夫疼你。”

    娇吟出口,眼波妩媚,瓜尔佳氏去了平日里的精明干练,端庄贤淑,此时如同媚骨妖娆,一颦一笑,婉转呻吟,瓜尔佳氏情动情浓时,张口咬住志远肩头,舌尖一勾一舔,志远越发疯狂,肢体交缠,身躯紧贴,汗水溶在一处,瓜尔佳氏一扬头,青丝飘起,扑散开来,屡屡发丝化作丝丝情思缠绕住志远,使他无法移开分毫,志远甘愿沉醉期间,就没想过离开。

    云雨散去,畅快的余韵充斥志远胸膛,志远手摸了摸妻子胸前的那对柔软的玉兔,瓜尔佳氏妩媚的一瞥,志远道:“再来?”

    瓜尔佳氏胳膊勾住志远的脖子,“你还成?”娇躯一扭,志远**上涌,此番将妻子瓜尔佳氏压在身下,瓜尔佳氏娇笑连连,似躲闪似魅惑,使志远追逐于她,幽谷花园可不是那般好进的,瓜尔佳氏修长的玉指点了点志远额头上汗水,朱唇唇角一勾,不再为难丈夫志远,双腿环住扣紧志远,志远终于得偿所愿,含着瓜尔佳氏胸前的红缨,取悦妻子,瓜尔佳氏满足舒服的呻吟,不是在下面就无法掌握全局,只要她想,就能诱惑志远心甘情愿的做,熟女御姐的魅力在此刻显现无遗,让志远迷恋其中无法自拔,何人能有妻子瓜尔佳氏的娇媚入骨?无人能比,志远怎会移情别恋?

    天黑掌灯时,舒瑶和书逸抄写完毕,书轩也重新回到书房,见弟妹拿着纸张去找额娘,目光不曾离开手中的书卷,说:”明日再去。”

    书逸问道:“为何明日再去?”

    “论语礼记,你方才抄写过,可记得?”书轩撩了撩眼皮,舒瑶懵懂得摇头,“有抄写过礼记吗?我怎会不记得?”

    书逸食指蹭了蹭鼻子明白过来,有此可看,书逸比舒瑶瑶懂论语,书轩用书卷敲了了敲脑袋,叹道:“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舒瑶不懂的摇头,“大哥,孔子说得什么意思?”

    书轩怔怔的出神,书逸偷笑,大哥,你慢慢给小妹讲解好了,小妹弄懂了这句话,赶明儿一定会去问额娘,大哥书轩一定会被额娘责怪教坏了纯真的小妹。书轩一本正经的讲解孔子此话的含义,不带一丝邪念,就如同讲解论语其他语句一般,书逸对大哥书轩这一点很佩服,心无杂念,心思纯然,只是书轩会让人担心,书逸肩膀上担子又重了一分,书逸可不准许外人算计大哥,书逸得帮着额娘照看书轩。

    舒瑶琢磨了好一会,才弄懂书轩的意思,点头道:”大哥,以后说得简单明了些,不就是阿玛额娘行房吗?你说久别胜新婚,我不就知道了?非要用子曰,孔子没少说话,我哪记得他说得是哪句?”

    书轩也好,书逸也罢,同时打量了舒瑶半晌,书轩重新低头看书,“二弟,小妹交给你了。”

    书逸无奈的牵着打哈气的舒瑶,“二哥带你用膳去。”小妹舒瑶,同样是书逸的责任,书逸想着有了妹夫会不会好些呢?

    ps今日双更,争取四点前放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