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八十章 为妾

清悠路 正文 第八十章 为妾

作者 : 醉夜吟
    黄河水退,尚未离开的灾民返回被洪水淹没的家园,收敛亲人的遗体,收拾被洪水冲垮的房屋,等候康熙皇帝的赈灾粮食,康熙皇帝下达恩旨,免除受灾百姓的两年皇粮,赈灾的粮饷运抵达受灾之地,可还难免有卖儿卖女的事情出现。

    志远受了风寒,一直发热,好在志远神智清醒,拒绝救命恩人已是于成龙义女的于绣莲的照顾,志远靠瓜尔佳氏往常打下的身体底子,在无大夫少药的状况下,硬是凭着体质挺过来,不过志远比出京时消瘦了些,却也显得更为精神,以往好吃的志远是富态的,此时干练,略略有点深陷的眼眶,志远五官深邃,眼中放射光亮,于成龙有几日不敢出现在志远面前,舒穆禄志远是要吃人的。

    “舒穆禄大人,我进来了?”

    志远披上衣服,衣着无碍,才说:“进来。”

    于绣莲捧着铜盆,肩上打着一条白毛巾,脚步轻盈的走进船舱,志远靠在床头,发辫有些许的凌乱,于绣莲笑盈盈放下盛满谁的铜盆,“大人,我伺候您梳洗?”

    志远一直透过船舱的小窗户看着外面的翻滚河水,这场决堤原本是避免的,百姓流离失所是可避免的,偏就摊上了冥顽不灵不懂治河的于成龙,志远恨不得直接将于成龙踢到黄河喂鱼,于绣莲看向忧国忧民的舒穆禄志远,心怦怦直跳,似要跃出胸膛一般,志远而立之年,浓眉大眼,给人以稳重之感,于绣莲是普通的鱼家女,唯一不同的便是于绣莲模样清秀,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忧国忧民的舒穆禄志远带出一抹犹豫,于绣莲一颗芳心扑在志远身上。

    听义父于成龙说起过,舒穆禄志远是大官,是钦差,出身忠勇公爵府,家里只有一妻无妾,于绣莲遂起了心思,她不是第一次见志远,当志远巡视河堤时,曾见过她仗义执言赶跑了打算强抢她为侍妾的富家公子,于绣莲自知身份低微,能伺候志远,即便当通房丫头也心甘,原本志生病时是好机会,先救下志远性命,又不离不弃的照料伺候生病的志远,同志远回京收房理所应当,京城里志远的夫人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志远脾气硬得很,再虚弱都没让任何人近身,尤其是于绣莲。

    志远听见脚步声,“于姑娘,你且止步。”志远穿上长衫,辫子盘于脖颈,“我同于大人同殿称臣,你既是于大人义女,又对本官有救命之恩,于姑娘,不,于侄女,礼教不可废,你称呼本官叔叔便可。”

    于绣莲瞠目结舌,被志远口中的叔叔打击到了,和着志远轻轻淡淡的两句话,她变矮了一辈?叔叔?没听说过侄女能给叔叔当小妾的,于绣莲不觉后悔认于成龙做义父了。

    志远虽然出自公爵府,打小不得宠,仆从不多,洗漱的事儿做起来很顺手,志远净面后,擦拭脸上水珠时,船只摇晃,志远身子随着摇晃,于绣莲从生下就在穿上,波浪的晃动影响不到她,扶住志远的胳膊,那句叔叔如何也叫不出口,“大人,当心。”

    志远立住身子后,推开于绣莲,“于侄女,男女大防,七岁不同席,你我隔着辈分,更应谨慎,你且回去,本官此处不无需你照料。”

    “大人。”

    “出去。”

    志远从来就没学会怜香惜玉,这点上说志远属于舒穆禄家的变异品种,于绣莲泪光盈盈,转身出了船舱,志远拒绝她不也是一次,并得再重,志远都不曾让她近身,恪守礼仪之道,可越志远越是守礼,于绣莲越觉得志远可信可靠,不是风流好色的浮夸公子,公爵府,钦差大臣,在于绣莲的印象里是,极为陌生尊贵的词汇,于绣莲不愿轻易放弃。

    “小泵子,你过来。”于绣莲的嫂子叫她,姑嫂两人坐在一处修补渔网,“做嫂子劝上你一句,绣莲啊,你在咱们渔村生得是好,可那两位大人是什么人?是万岁爷的重臣,听说京城地上都是金子的,你惦记那位大人是什么公爵府的,咱们是想都不敢想,绣莲,你刚一出生,婆婆公公先后去了,是你哥哥用鱼汤米汤拉扯你长大,我嫁进于家,可曾亏待过你?”

    “嫂子带我的好,我都记得。”

    于绣莲对嫂子于张氏很敬重,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于张氏道:“你死活闹着驾船去救两位大人,你哥哥依了你,人救回来了,你也拜了于大人为义父,总算没白忙活一场,绣莲,我估摸着两位大人离开时有谢礼,你有于大人当依靠,村里人必不敢再欺负于你,等黄河水退了,我让媒婆给你找个好人家,平头夫妻是做得的。”

    于绣莲编织渔网的动作顿了顿,“不劳烦嫂子费心,义父让我同他一起回京。”

    于张氏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你舍得我们?举目无亲的京城赶不上家里好啊,小泵子于人为妾是要伺候正正房太太一辈子,就算你生个一儿半女的,也只能被亲生孩儿称作姨娘,养在太太名下,想见一面都难,小泵子,你可得想好了,终身大事容不得后悔。”

    “嫂子,我拿定了主意去京城。”

    “哎。”于张氏嘴唇一张一合,重重的叹息:”小泵子既然早就有了打算,我说什么也没用处,你哥哥是个老实本分打渔的,我是个睁眼瞎,帮不上小泵子,你自己多当心,大户人家是富贵,但也有许多的是非,我恍惚听说舒穆禄大人极为敬重发妻,这些年都没妾室,你“”我不同,嫂子,我救了他啊。”

    于张氏摇了摇头,心里明白些,但说不出,小泵子老话本看得多了吧,英雄就美人,美人以身相许,小泵子是救了那两位大人,于张氏心一直七上八下的,不说那两位大人的太太如何尊贵,就是渔村的地保家的,看她们都斜着眼睛,昨夜于张氏同丈夫商量了一宿,丈夫嘴更笨拙,让于张氏劝说妹妹打消做妾的念头,可于绣莲不肯听,于张氏低声叹道:“我和你哥哥拉扯小泵子长大,不是为了让你去给人做妾的,小泵子,此时回头还来得及,咱们不求别得,得些银子,买几亩田地,再盖上几间宽敞明亮的房子,无人敢随意欺辱就很好了,可你可你小泵子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狗窝,再想想的好,我听说舒穆禄大人的太太是个厉害的,能容下你?”

    于绣莲被嫂子说得有些个迷茫,“嫂子,我不甘心就如此老死在渔村。”于绣莲对自个儿的眉眼有信心,方圆十里没人长得比于绣莲好看,村里的老人见于绣莲说过她有诰命夫人的命格,眼前的舒穆禄大人不就她的良人?

    于张氏知道是劝不住了,放下修补渔网的钩针,”我去给你打点行装,家里还有几百枚铜钱,你都带上,算是我和你哥哥的一分心意。”

    “嫂子和哥哥的养育之恩,妹妹没齿难忘。”于绣莲跪下,“等我站稳了脚跟,就接哥哥嫂子和两个侄儿去京城享福。”

    志远不清楚于绣莲的心思,于成龙收于绣莲为义女志远没多想,等保柱找来,志远会给于绣莲多些银子补偿,拜于成龙当义父是没银子的,于成龙很穷。志远的精力都放在了眼前的水患上,就是没笔墨,否则志远现在就写折子弹劾于成龙。

    “舒穆禄大人,您家仆从来了。”

    “主子,是您吗?。”

    外面传来保柱的声音,志远走出船舱,清醒后志远便让于绣莲的哥哥给保柱送信,保柱铁打的汉子,见到志远无恙后,跪向天叩拜,嘴里念叨着蒙古话,志远隔着远并不太清楚,好一会保柱拭了拭眼角,到志远跟前,咧嘴道:“主子,让奴才好找,你有个万一,奴才愧对夫人。”

    “夫人可知道了?“志远拍了拍脑袋,他落水有一月有余,夫人怎会不知?保柱道:”奴才给府里送过消息,想必夫人不会不知,请主子放宽心,奴才听京城封皇命找寻主子的御前侍卫说,府里得了皇上的赏赐,夫人将一切都安排得极好,盼着主子早日归京。”

    志远扶起保柱,他对瓜尔佳氏处事放心,和保柱回合后,于成龙他们启程返京,因黄河决口,志远一行先走水路,于成龙见满目苍夷,百姓流离失所,痛哭了好几场,属臣随从劝说于成龙,志远一句话也没说,埋首写着折子,他是要好好的同于成龙在御前说上一番。”主子,于大人要自杀以谢天下。”

    志远毛笔顿了顿,冲着船舱外喊道,“于成龙,于大人,你每日不弄一出是不是过不去?你即便自杀,也得等到御前我参你一本再死。”

    正围着劝说的人愣住了,志远的嗓门很大,他们听得一清二楚,于成龙宝剑都放在脖子上了,怎么都下不去手抹脖子,旁人眸光闪烁,本以为一起经历生死劫难的志远和于成龙会为知己,可谁知比黄河没决口时吵闹还凶,于成龙耷拉着脑袋,宝剑落地,再也不敢寻死觅活,改为同志远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志远全胜,于成龙吵一次憋屈一次,众人感叹,舒穆禄志远的威力不忍可挡。

    ps有人想要爬床当小三,也得看志远乐意不?志远对瓜尔佳氏是杠杠滴忠诚,足以证明大唐御姐选夫的眼光,调教丈夫的功力,大唐御姐的魅力,彪悍,下章体现,今日双更,尽量在四点半前更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