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彪悍

清悠路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彪悍

作者 : 醉夜吟
    无一人敢回答瓜尔佳氏的话,荣寿堂里气压极低,瓜尔佳氏出现,众人散退,舒瑶十分佩服瓜尔佳氏,记得在广东惠州城时,额娘是多有贵妇们的榜样,常有人的登门请教奴夫的手段,即便阿玛志远的上峰夫人在瓜尔佳氏面前丝毫不敢托大,亲热得不得了。

    额娘瓜尔佳氏最深入百姓人心的是,在惠州城头上箭射海盗首领,舒瑶目测过,整整有将近三百多米,瓜尔佳氏弯弓搭箭就射,不仅将得意扬扬以为惠州城错手可得的海盗首领射下马,又追加了一枚燃烧着火焰的火箭,直接射中海盗旗帜,夜幕下,瓜尔佳氏手持弓箭,不远处燃烧的海盗旗帜,给守城的惠州百姓以无上的信心,终于等到了援军,曾有文人墨客写诗词称赞瓜尔佳氏巾帼不让须眉,舒瑶记得额娘说过,他们的诗词狗屁不通,无用得紧。

    当时舒瑶就怀疑了瓜尔佳氏的出身,舒瑶不懂诗词,可大家都说好,怎么也应该不错吧,后来得知额娘是大唐贵女反穿,舒瑶淡定了,唐诗宋词,诗词最鼎盛的便是盛唐时,习惯了盛唐的诗词,额娘会认为穷酸书生做的诗词好才叫奇了,舒瑶还记得一点,瓜尔佳氏真正奠定广州府名夫人是因志远上峰酒醉后硬是将自己的庶女送给阿玛志远做小妾,志远当时也喝醉了,稀里糊涂的就领回来,瓜尔佳氏含笑让那名庶女住下,好吃好喝好招待,等志远酒醒后,瓜尔佳氏将舒瑶他们兄妹都赶出去,关上房门同志远密谈了一阵,舒瑶他们好奇得紧,打算爬窗户透听,可是屋中的瓜尔佳氏轻描淡写一句话,‘你们都给我离远点,若是敢透听,我连你们一起抽。’

    三兄妹立刻离得老远了,小声交流着是不是阿玛被额娘抽了?谁料第二日阿玛神清气爽的出门,身上脸上没有一点伤痕,全然不似被额娘抽了,反倒春风满面,舒瑶去找瓜尔佳氏的时候,却见到她靠在床榻上,一头青丝垂于胸前,舒瑶还能嗅到屋里尚未散去欢爱气息,瓜尔佳氏满足的笑意。

    当时舒瑶立刻转身退出了,她心惶惶啊,此后志远在外面在再不曾喝多过,也不曾领任何人回府,至于那名上峰送给志远的小妾,舒瑶背后听人说是送来当贵妾的,瓜尔佳氏养了她半个月后,志远上峰夫人就从志远府里接走了她,亲自给瓜尔佳氏道歉赔罪,感谢她这半个月对庶出女儿的照顾,绝口不提是送来当贵妾的,舒瑶明明记得瓜尔佳氏就出去溜达半日,那名庶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摆平了,舒瑶从那时起就认定了要紧紧的抱着额娘的大腿不放手,额娘实在是太强悍了。

    “怎么没人吱声?到底是谁冤枉我闺女?”瓜尔佳氏搭在旁边的桌上,手腕处是翠玉镯子,指甲上有玳瑁,瓜尔佳氏噙笑,不似来算账发飙的,贵妇人做派十足,可屋里的人后后背阴风阵阵,舒瑶的异能不用多用,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瓜尔佳氏能不能别笑了,太太渗人了,思考如何才能让瓜尔佳氏消气。

    舒静尽量的缩着身子减少存在感,她原本认为老太太罚她太重了,可她现在巴不得立刻就去败火,哪怕只吃窝窝头都比面对瓜尔佳氏要好,舒静没出息的躲到嫡亲额娘佟佳氏身后,你也是当额娘的,学学二伯母好不好?保护我吧,额娘劝靠您了。

    佟佳氏恨不得踢飞舒静,谁要面对瓜尔佳氏啊,你当初推李芷卿的时候怎么咦李芷卿?瓜尔佳氏是问谁冤枉了舒瑶,没提到底是谁惹出来的事儿,这其中是可以琢磨的,佟佳氏勉强扯出一丝笑来,舒瑶认为就算对暴怒的老太太佟佳氏都没这么害怕过,额娘,您威武,您才回京城几日啊。

    “二嫂二嫂是是外甥女一时糊涂想错了,额娘罚外甥女去败火,补偿了六丫头舒瑶一套水晶头面,也罚了我家丫头,这事就算了了吧。”

    瓜尔佳氏听着,既没说反对,也没说赞成,佟佳氏对舒静道,“还不给你二伯母端茶认错?”

    舒静怯生生的走近瓜尔佳氏,越靠近越是紧张,端着茶盏的手都是颤抖的,舒瑶很怀疑再抖下茶盏一定会掉地下,舒静声音颤抖,”二二伯母,请用茶。”

    “放着吧。”瓜尔佳氏淡淡的道,舒静将茶盏放下后,跐溜一下又躲到佟佳氏身后,舒瑶认为舒静再也不敢招惹算计她了,方才自己来了一下,再加上额娘这副重锤,屋里的任何人再算计自己,不,再算计自己一家时,会多考虑后果,是不是够资格招惹额娘,舒瑶算是彻底明白,为何额娘说要整治人就要往死里治,让他再难升起害你之心,见到你就浑身发抖,避得远远的,舒瑶认为额娘说得真对,额娘一出,谁与争锋?

    “三弟妹,这补偿两字用得不妥。”瓜尔佳氏缓缓道,“额娘是看瑶儿懂事,不是因瑶儿收委屈得头面首饰,说句大话,我们家瑶儿首饰衣物是不缺的,长辈所赐,瑶儿,你谢过你玛姆没?”

    “回额娘谢过了。”舒瑶老实得回答,瓜尔佳氏勒笑,“乖,额娘没白教你。”

    瓜尔佳氏一直都带着笑,可只有面对舒瑶时是慈爱疼惜的,瓜尔佳氏接着道:”三弟妹用补偿一词,岂不是辜负了额娘疼惜瑶儿之心?”

    “二嫂,我错了。”佟佳氏额头冒冷汗,原来舒瑶是有高人教导,难怪无法反驳。

    “知错就好,三弟妹仔细些,三思而后行。”

    “是,二嫂。”

    佟佳氏心甘情愿的在瓜尔佳氏面前低头,比对老太太还恭敬,瓜尔佳氏目光落在李芷卿身上,柔和的一笑:”外甥女你说说吧,为何冤枉我的瑶儿?”

    “二伯母,我我是”李芷卿不知怎么解释才好,口舌不如往常灵活善辩,瓜尔佳氏明了轻蔑的视线,李芷卿更为羞愤难当,瓜尔佳氏却缓缓说:“别急,外甥女,你别急,你晕过去,我该找谁去?冤枉瑶儿不是你晕过去就算完事的。”

    瓜尔佳氏直接点破李芷卿装晕逃避瓜尔佳氏问责的打算,曲了曲手指,手指上玳瑁闪烁着寒光,“去,给外甥女拿片人参含着,我没问完之前,外甥女,你可不能晕。”

    “不用,我不会晕的,多谢二舅母抬爱,不用人参。”李芷卿忙摇头,泪盈盈的双目透着乞求,李芷卿再次跪在瓜尔佳氏面前,“二舅母,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冤枉六妹妹,您高抬贵手,饶了我这次吧。”

    李芷卿梨花含泪,哭得能让任何人为之动容,舒瑶看了看神色不见一丝改变的瓜尔佳氏,额娘的心除了对阿玛,对他们兄妹外,对任何人都是冰冷的,舒瑶向瓜尔佳氏靠了靠,她也要向额娘学习,对于外人绝不心慈手软。

    瓜尔佳氏感到舒瑶的小动作,心里一暖,瓜尔佳氏其实也担心舒瑶怕她,可闺女懂事,知道对错,舒瑶这般的贴心女儿,瓜尔佳氏恨不得将所有最好的都给了舒瑶。

    瓜尔佳氏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皱眉道:“茶凉了,换了。”

    丫头慌忙上前重新沏茶给二太太上好茶,这一来一回的折腾,李芷卿愣是在地上跪足一刻钟,瓜尔佳氏喝茶是很挑剔的,水温,茶叶都得现弄,李芷卿这亏是吃定了,老太太此时眼睛完全闭上,似完全睡熟,二儿媳妇给李芷卿个教训也好。

    老太太绝不承认,她是怕了儿媳妇,今日太累了,伤神啊,舒瑶抿嘴,惧于额娘威势下的老太太也挺可爱的,如果阿玛额娘一直留在京城,舒瑶相信,忠勇公爵府绝不是此时光景,必是京城名门贵胄,额娘说过,公爵府缺的就是能镇住台面的大家主母,除了额娘之外,何人能当得起世家主母之称?”二嫂,求您看在芷卿年岁小的份上,多担待些,芷卿还没出世父亲就去了,我们孤儿寡母的不易啊,求二嫂原谅芷卿这次,她再也不敢了。”

    二姑太太哭着向瓜尔佳氏求情,瓜尔佳氏道:“二姑奶奶求情,我当嫂子的本应就这么了了,可有句话说得好,没规矩不成方圆,大清律例上可没说寡母养大的儿女触犯律例无罪,外甥女到也不会触犯律例的地步,可她总是这般闯祸惹事,现在还好,三个舅舅疼惜她帮她收拾乱摊子,可将来呢,二姑太太就没想过?公爵府上下都是皇上的奴才,李芷卿无所顾忌,会牵连整个公爵府的人,我恍惚听说外甥女心大得很,敢拒太子,而迎合四阿哥,牵扯进两位皇子中,她不要性命,公爵府不能跟着她陪葬。”

    老太太一骨碌起身,“李芷卿,你二舅母说得可是真的?”

    “外祖母,我是是”李芷卿从未见过老太太如此生气,老太太抬手就给李芷卿一巴掌,“糊涂,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糊涂东西?太子爷看重你,是多大的福分?你不喜欢罢了,就当和你那眼皮子浅的额娘一样,可你万不该对四阿哥有心思,你是要了全府上下的性命。”

    瓜尔佳氏劝道:“额娘,您先消消气,这事还没传扬出去,慢慢教导外甥女,她会想通的。”

    瓜尔佳氏很满意老太太打了李芷卿,看姑太太的意思,回去后也饶不了李芷卿,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太子登基是一定的,可经历过大唐武周风云的瓜尔佳氏却懂得,现在越是风光的太子爷,危险越大,皇上龙体好着呢,阿哥们逐渐长大,谁胜谁负还在两说,太子能立就能废,瓜尔佳氏眯了眯眼,她打李芷卿会弄脏她的手,用老太太教训她正合适,李芷卿不是一直认为老太太最宠她吗?这巴掌扇得李芷卿很疼吧。

    舒瑶再次明悟,额娘威武啊,大唐贵女当如斯。

    ps瓜尔佳氏威武不?彪悍不?只要亲们给力,小醉会让瓜尔佳氏更给力的,瓜尔佳氏从内心到外在就是彪悍的存在,贯穿整个故事始终,是很特殊的人物,希望亲们能喜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