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语录

清悠路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语录

作者 : 醉夜吟
    书逸一直骑着马,没帮李芷卿说过一句话,待到简亲王世子雅尔江阿离去后,书逸问:“你欲如何处置他们?”

    哭哭啼啼身穿孝服的姑娘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楚楚可怜的望着李芷卿,“奴婢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姑娘的大恩大德,方才多谢姑娘仗义执言,不是姑娘,我不,奴婢宁肯死,也留个清白身子,姑娘求求你收下奴婢。”

    砰砰砰的磕头声,李芷卿被感动了,自从二舅舅志远一家回到京城后,如鱼得水被众人称赞的李芷卿突然间陷入困境,她做什么都不对,说什么都是错的,在瓜尔佳氏冷然仿佛看戏子的嘲弄目光中,李芷卿的自信被打击了,舒瑶慵懒却独得亲人的宠溺,李芷卿不服气,孝服少女对李芷卿的敬仰感恩适时弥补了李芷卿的信心受挫,李芷卿好久没这么满足感了。

    “你快起来,我是忠勇公爵府的表姑娘,你随我去忠勇公爵府上。”

    “多谢主子,多谢主子。”

    孝服女子慌忙磕头,注意着这边动静的舒瑶瞥见孝服少女低头时眼底极快闪过的怨恨,额娘教过,看人不可看表面,越显得谦卑恭顺的人,越是容易暗藏心机,李芷卿要将他们兄妹带回公爵府,舒瑶发动异能探查少女的你内心后,舒瑶惊起一身的冷汗,少女对突然出现的李芷卿极为的怨恨,认为不是李芷卿的话,她现在不是去了康亲王府,就是简亲王府,由于异能时灵时不灵,舒瑶分不清楚探得准不准。

    李芷卿是不是被少女怨恨,舒瑶没兴趣理会,可他们兄妹去公爵府,舒瑶不能不警惕了,“上前去。"

    “嗻。”赶车的车把式让马车靠近李芷卿,书逸很奇怪的看了眼小妹,舒瑶示意他别出声,书逸笑着点头,小妹迷糊些可在大事上不糊涂,额娘说过,小妹舒瑶有个他们兄弟都没有优势,识时务,‘瑶儿永远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书逸和舒瑶一般,极为相信推崇瓜尔佳氏。

    舒瑶撩开车帘,离着近了,异能传递回的消息更丰富,他们兄妹一个是打算做凤凰男,一个打算做通房妾室,舒瑶暗道,难怪他们会怨恨李芷卿,忠勇公爵府比之铁帽子亲王府差好几级呢,贝勒巴尔图也好,雅尔江阿也罢,正是风华正茂,怜香惜玉之时,也是少女的好机会,而少女的哥哥,存着勾引府里姑娘的谋求一场荣华富贵的意图,他们的老爹尸骨未寒。

    “你们叫什么?“舒瑶声音清冷,坐在华丽的马车里,少女抬眸见到一身锦缎衣衫的小泵娘,眉间的梅花盛开得正好,肌肌肤似羊脂白玉,冷冷清澈的眸光似能直视人心,少女明明很嫉妒舒瑶,一般的年纪,她只能匍匐在地上乞求贵人的垂怜,而舒瑶却可享受华尊贵,少女对舒瑶却生不起一丝厌恶,仿佛马车中的小泵娘天生就应当被宠溺着,在仆从逢迎中长大无需尝尽人间疾苦。

    “奴婢叫二丫头。”

    李芷卿不满舒瑶的态度,扶起二丫头护在身后,“六妹妹,他们兄妹已经够可怜的了,你的态度能不能好些?六妹妹,你的善良大度呢?”

    舒瑶差一点被李芷卿气乐了,善良大度舒瑶有,但绝不会给居心叵测之人,咦,居心叵测,她又学会了一个成语,回去找额娘和大哥求表扬,舒瑶精明的样子很快漏了底细,托着下颚软绵绵的说:“先不说他们的月钱谁给,他们身上有没有隐疾?你了解他们的身世吗?额娘教过,公爵府大多是家生子,是世仆,即便缺下人奴婢也会找相熟有信誉的人牙子买训练好的人,也得先从粗使做起,你一下就留在跟前伺候,表姐,教导婢女你会吗?好赖是公爵府。”

    “你会?”李芷卿不服气的反问,李芷卿不信懒得要死的舒瑶会,舒瑶深感冤枉,她有那么懒吗?舒瑶向二哥求证,书逸没小妹舒瑶的异能,可书逸像瓜尔佳氏看人很准,要不然也不会交友遍天下了,李芷卿对舒瑶的不屑表现得很明显,书逸和舒瑶对视,违心的摇了摇头,你不懒。

    舒瑶甜甜的一笑,书逸看呆了,太过灿烂温暖的甜笑承受不住啊,书逸移开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周围对舒瑶发愣的路人,拍了拍马脖子,挡住舒瑶,让你们看不到。

    “我不会,但我额娘会。”舒瑶理直气壮的回答,二哥真好,知道给她遮挡阳光,晒黑了很难养回来。

    李芷卿胸口发闷,是二舅母会,和你有关系吗?李芷卿再和胡搅蛮缠的舒瑶折腾下去,很难维持冷静,道:“六妹妹,我身边的人就不用你管了。”

    “可是表姐你不觉得二丫这名不好听吗?二哥,你觉得呢?”舒瑶见李芷卿瞪她,伸手拽了拽近在咫尺的书逸衣袖,软糯的声音吹拂过书逸的耳中,”二哥,我身边的桃子和梅子比二丫好听,是吧,是吧。”

    书逸不用挣扎,道:“小妹起得名字都好听。”

    李芷卿胸膛起伏,差点一口气憋死,二丫是不太文雅,但桃子梅子算是怎么回事?这名字还称之为好听?李芷卿怒视书逸,你亏不亏心啊。书逸在舒瑶面前那是说什么是什么,但对李芷卿,你算哪根葱?书逸挑眉示意他一点都不亏心,梅子桃子好听极了。

    李芷卿耗不住了,道:“二丫,你给你起个名,玲珑可好?”

    “多谢主子赐名,奴婢就叫玲珑了。”

    “表姐”

    李芷卿绷不住了,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迸出:“六妹妹,你还有事?”

    舒瑶似看不出李芷卿的气愤,道:“他们兄妹身上的孝服,你不会让他们带孝进府吧,多晦气多不吉利啊。”舒瑶没记错的话,额娘这一点也教过的,府里有玛法和玛姆,要顾忌些。

    舒瑶好奇的眨了眨眼,微卷得长睫扇呀扇,“表姐忘了玛姆了。”

    “我会让他们退下孝服的,不劳烦六妹妹提醒。”李芷卿带着袭月走人,舒瑶软糯的声音在问:”他们的父亲刚刚死,子女不是应当带孝”舒瑶住嘴,放下车帘挡住李芷卿如刀子般射来的目光,舒瑶最后道:“表姐,你好自为之吧。”

    “回府。”

    “嗻。”

    马车重新启动,书逸看了全过程,心中大安,额娘,小妹懂事了,您没白教导小妹,书逸记起额娘瓜尔佳氏教导小妹舒瑶时的艰难,书逸认为是值得的,回去也让额娘高兴高兴,书逸一直认为除了额娘就没人能对舒瑶狠下心,没人能教导舒瑶,小妹的脑袋异于常人。

    舒瑶取出腰间的荷包,荷包里只装着一本不大的小册子,舒瑶看了又看,书册封皮就四个字,‘额娘语录。’舒瑶捧在怀里,宝典啊,额娘警示之言舒瑶都记在上面呢,时不时拿出来翻一翻,看一看,舒瑶一直坚持两个凡是,凡是额娘说得话都是对的,凡是额娘的吩咐都要遵从,舒瑶亲了亲小册子果然要用,舒瑶翻开一页默念了两遍后,重新收好小册子,李芷卿,准备接招吧,惹毛了我,哼哼,不给你个教训,我就不是大唐贵女的女儿。

    舒瑶信心满满的准备回府再给李芷卿个教训,在舒瑶他们一行离去好后,旁边不显眼处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出:“回宫。””是,主子。”

    马车向紫禁城行去,回到公爵府舒瑶踩着马凳下车,出门一趟实在是太累人了,以后无要事的话在府里宅着好,随身空间好像可以种草莓了,舒瑶咽了咽口水,对酸酸甜甜的草莓无限向往,大爱草莓,不知道系统给的草莓种子是什么品种的?是牛奶草莓吗?别的舒瑶不太喜欢吃呢。

    “小妹。”书逸唤回明显又神游的舒瑶,只有在亲近人跟前舒瑶才会神游,食指点了点舒瑶额头的梅花,“小妹,去见额娘?”

    舒瑶摇摇头,“不,我去找玛姆。”

    “找她做什么?”

    舒瑶俏皮的一笑,理直气壮的说道:”告状。”

    书逸脚下一顿,见舒瑶不似玩笑,喃喃自语:“告状告状理直气壮的告状”

    书逸拽住脚步轻快战斗力十足的舒瑶,问:“小妹,你说得是告状是穿小鞋?老太太会听?她是最疼表妹的人。”

    舒瑶摇摇手指,眼睛忽闪着:“额娘说过的话,二哥没用心听,小心额娘罚你,世间万事万物辩不过一个理字,站住道理,便可岿然不动,咦,我又记住了岿然不动这个词。”

    书逸垂头,看不出他的神色变化,记住岿然不动很值得骄傲吗?分开用的话,小妹一定不会记得岿然不动,告状很值得骄傲吗?额娘我没记住你的话?书逸感觉脑子打结,舒瑶小手握住了书逸,疑惑的问:”二哥是日头晒得你不舒服?你快回去歇着,等候我胜利的好消息吧。”

    舒瑶垫起脚尖好不容易拍到书逸肩头,嘟囔道:“真是的,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一点都不体谅矮个子的痛苦,书逸呆呆的看着舒瑶去告状,仰头无语问苍天,额娘,真是辛苦你了。

    ps尽量争取两更,舒瑶啊,挺可爱的,她米虫悠闲的生活,小醉向往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