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筹谋

清悠路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筹谋

作者 : 醉夜吟
    (粉红40加更)

    康熙皇帝接到志远长子上的折子,本以为是恳求康熙搜寻下落不明的志远,当康熙皇帝看完写的花团锦簇条理清晰的折子后,一向息怒不行于色的康熙皇帝,感慨道:“志远长子,文章做得好,自从纳兰故去后,八旗子弟再无此英才。”

    “万岁爷说的是呢,舒穆禄书轩实打实的中过小三元,如不是年岁小,没准已经是状元郎了。”

    舒穆禄志远一家的状况,李德全记得清楚,瞥见康熙皇帝一连几日阴沉的脸色有放晴的意思,康熙皇帝以纳兰容若对比书轩,是不得了的事儿,李德全知康熙皇帝心意,顺嘴在称赞书轩,“奴婢听说,当初在广州府府考时,考官点中舒穆禄书轩为魁首,应试的读书人不服气来着,曾围攻考官,说是官官相护。”

    “哦?”康熙抿了口茶水,很感兴趣的说:“此事朕倒是没听过,说说看。”

    “考官李大人处事公允,在士林中颇有威望,换一人许是没等申辩,便被读书人咒骂了,李大人将书轩试卷公布于众,并明言谁做的文章有书轩好,他就点谁为府试的魁首,并承认自己有眼无珠。”

    康熙笑了,“定是没人比得上书轩咯?”康熙看了这么多年折子,鲜少见到书轩这样的。书轩字体中正,足以看出为人耿直,引经据典不啰嗦,上体圣心,下查民情,言事清楚,康熙对书轩比较满意,将书轩的名字默念两遍,有了印象。

    “不止呢,奴婢是听李大人说的,读书人做文章比不过书轩,但认为在别处会压书轩一头,结果”李德全低笑:“围攻书轩的读书人,都被书轩辩驳的哑口无言,遮脸而去,舒穆禄书轩在南方士林中小有名气。”

    “南方士林?”康熙皇帝看得长远,突然问道:“书轩如今多大?几年生人?”

    李德全算了一下,回禀:“是十五年出生,虚岁上十四了。”

    康熙有些欣慰,又有些遗憾,欣慰之处是书轩为八旗争了口气,遗憾是因书轩年岁太小,不适合此时入朝为官,康熙琢磨着下次科举考试,书轩能中解元,会元的话,殿试上康熙就点其为状元,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连中六元吉兆,天降祥瑞,出了书轩,汉家读书人也会老实上一些,总当八旗子弟不懂诗书不懂做文章,康熙皇帝对书轩印象更深了些。

    也就是康熙皇帝现在忙着筹集粮饷赈灾,安置灾民,志远又生死不明,康熙皇帝没心情见书轩,“传旨,舒穆禄志远忠君为国,赏。”

    康熙皇帝金口玉牙,志远被定性为忠君为国,得了厚赏,御史们听到消息将弹劾志远的折子看了看,最后无奈的烧了,他们可没骨气和康熙皇帝对着干。

    志远不在京城的危机,因黄河决口对志远的非议,在瓜尔佳氏巧妙的安排下,随着康熙加赏志远的旨意到达公爵府烟消云散,书轩代阿玛志远接旨谢恩,跪在瓜尔佳氏身边,一直安静垂着小脑袋的舒瑶,越发佩服起额娘的安排,舒瑶被瓜尔佳氏拽起身,舒瑶感到三叔四叔难言羡慕、三婶快将帕子绞碎了,还得维持着笑意,着实难为她,舒瑶认为三婶佟佳氏一定气得胃疼,为了个好名声,佟佳氏积极响应老太太开设粥棚的号召,是又出银子,又出粮食,兴许认为志远回不来了,舒瑶听说佟佳氏一咬牙一跺脚,拿出一千五百两银子用于开设粥棚。

    可现在舒瑶感佟佳氏心中泣血,身上怨念老大了,佟佳氏后悔得很怎么就没想到瓜尔佳氏这招呢?好处风光都被瓜尔佳氏占了去,书轩接得圣旨,就算志远出事,书轩已经成年了,公爵府爵位也有可能越过儿子直接传到是书轩头上。

    舒瑶紧紧眉头,爵位也可以传孙子不传儿子吗?是不是异能又出错了?舒瑶认为她用得异能太多了,歇两天的好,舒瑶感知了太多的丑陋人心,感知人性的善恶,舒瑶更愿意依靠额娘,在瓜尔佳氏身边绝对安全。

    康熙皇帝下达圣旨虽然是给书轩的,但公爵府所有人都得道场接旨,老爷子和老太太也不例外,老太太见二房赚足了好处,和佟佳氏一个想法,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手?对瓜尔佳氏越发不满,为何不能顺带着她们一起?吃独食啊,老太太脸色不太好看,哼了一句:”她就是你输回来的好儿媳?她心里根本就没公爵府。”

    老爷子想得明白瓜尔佳氏此举中的深意,她绝不是单单为了好名声,凡事都有风险,万一瓜尔佳氏估算错误,踏空了招惹皇上不悦,也只是志远一家的事,牵连不到公爵府,老太太只看到了最后的好处,却不清楚其中危险,老爷子对于拎不清的老太太异常头疼,老爷子道:“志远得了皇上赏赐不是公爵府荣耀?”

    老太太道:“芷卿扶我回荣寿堂,哼,我就看不得她回去了。”老太太见后瓜尔佳氏勾起唇角,指桑骂槐的话说不出口,对上瓜尔佳氏老太太很有压力,李芷卿扶着老太太回荣寿堂,李芷卿很佩服瓜尔佳氏的手段,难道古代女人眼界如此高深?还是瓜尔佳氏特殊,李芷卿彻底疑惑了。

    老爷子和书轩说了两句要对皇上忠心,孝顺瓜尔佳氏后,也离开了,他怕说多了再被书轩缠上。

    瓜尔佳氏环视全场,嘴边露出一切尽在其掌握的笑意,想看二房笑话,你们打错了算盘,就算丈夫不在身边,我堂堂大唐贵女也不是你们可以欺负的,我的儿女也不是你们可小看的。

    舒瑶脚底下打个踉跄,异能又好使了,舒瑶特喜欢瓜尔佳氏那句想我堂堂大唐贵女如何如何,这句话额娘这辈子也只能在心里说说了,舒瑶为瓜尔佳氏遗憾,多么气势磅礴的一句话啊,别人听不到呢。

    “瑶儿?”瓜尔佳氏拽紧舒瑶走到还能摔跟头,实在是不让人放心。

    回到屋里后,康熙皇上的赏赐摆放在桌上,有几卷古籍,有各色湖笔,有进贡的宣纸等等,书轩捧着古籍不撒手了,书逸眯了眯眼,拿起一只湖笔,道:“额娘,儿子佩服,佩服。”

    瓜尔佳氏欣慰的笑了,对比沉迷于书中的书轩,对比捧着茶杯喝茶一切不懂的舒瑶,书逸才像是自己的儿子,好在有个精明的,瓜尔佳氏抿了抿发鬓,“这没什么,将来还得靠书轩自己,他真才实学皇上才会点他,否则我做得再多,也是枉然徒劳。”

    “点?点什么?”舒瑶弯着眼睛问,“额娘,点什么呢?”

    “点”书逸还没来的说,埋首在古籍里的书轩跃起,“好,好,写得太好了,老师老师弟子明白了明白了”

    书轩直接去找师傅请教了,瓜尔佳氏和书逸嘴角微抽,舒瑶纳闷得来了一句,“大哥明白什么了?是跟点有关的?”

    舒瑶自卑啊,连大哥想到了,她却想不到,自己还真笨呢,书逸敲了敲小脸皱成包子状的舒瑶,“状元公的妹妹,总不能一首诗词都不会吧,二哥教你最简单得李白的静夜思好了。”

    “这首我会,不用二哥教。”床前明月光嘛,舒瑶这绝对记得,“咦?状元公?妹妹?是说我?还是有人和我一样不懂诗词歌赋?”

    瓜尔佳氏转过脸去,书逸就靠你了,额娘累了,你教导瑶儿吧,舒瑶眨着眼睛好奇的问:“二哥,真有人和我一样吗?是谁?是谁?快告诉我嘛。”

    尾音上扬,书逸摸了一把额娘上的汗,“我以为咱大清只有一个舒穆禄舒瑶。”再多一个得祸害多少人?

    舒瑶指了指自己:“状元公的妹妹就是说我了?可是可是大哥没考状元啊,现在连举人,对,举人都不是,皇上赏赐大哥当状元了?二哥,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你糊涂了吧。“

    书逸嘴角彻底抽了,“是,是我糊涂了,小妹,方才的话别同人说。”是书逸糊涂了,才会同舒瑶说这些,小妹的脑袋和他长得不一样,舒瑶点头:“嗯,二哥放心,我不会同任何人说的,二哥,人都有糊涂的时候,过了这一阵就好了,二哥,要不哪天我给你炖补脑子的””不用,不用,不劳烦小妹。”书轩提起舒瑶的厨艺就心有余悸,再好的东西到她手里,都能弄得药死人。

    瓜尔佳氏笑盈盈的瞧着备受打击的二儿子,聪慧过人的书逸这辈子算栽在女儿手上,很难想象现在一脸苦瓜相的是八面玲珑,交友天下的书逸,瓜尔佳氏劝道:“书逸啊,舒瑶好在还知道举人,有进步不是吗?。”

    书逸垂头丧气,“额娘,你同小妹一样。”瓜尔佳氏笑意更浓,舒瑶靠近瓜尔佳氏,抱紧她的胳膊:“当然一样了,我是额娘的女儿,不像额娘像谁?二哥又犯糊涂了,猪脑汤一定要喝的。”

    书逸恨不得把舒瑶才从瓜尔佳氏怀里揪出来,到底喝猪脑汤,谁要补脑子啊,瓜尔佳氏搂住向书逸做鬼脸的女儿,多日愁苦的心情轻松不少,志远,你也该回京了,状元之父,你会觉欣慰满足,这也是瓜尔佳氏让书轩写折子的原因,简在帝心,殿试上是皇上点状元,瓜尔佳氏不仅给丈夫铺路,儿女同样安排得好好的。

    ps小醉认为瓜尔佳氏才是大家主母,今天又是双更,求粉红,各种求。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