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祖孙

清悠路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祖孙

作者 : 醉夜吟
    ps小醉双更啦,双更啦,不容易啊。大家看文的时候是笑眯眯的,感觉温暖,小醉就满足了,多谢大家支持,谢谢。

    一片狼藉,舒瑶读不懂诗词古籍,但入目的狼狈,舒瑶有几分愧疚,从书架后猫腰钻出,抱紧了两本秘籍道:”大哥,我··我不是故意···”

    书轩没理会舒瑶,忙着拯救,是抢救被舒瑶糟蹋的书籍,书轩先扶起书架,以免更多的书掉在地上,书轩在地上捡拾书籍,满眼的心疼,捡起一本念叨一遍:“书啊,你以后离小妹远一点。”

    爱书成痴就如书轩,舒瑶稍作一想便明白瓜尔佳氏派书轩来的意图,舒瑶半个时辰还没回去,额娘瓜尔佳氏会着急,只要打听一下瓜尔佳氏就知道舒瑶被老爷子拽走了,志远不在府里,瓜尔佳氏身为儿媳没特殊情况是不会来老爷子院落,瓜尔佳氏

    懂得避嫌,再有瓜尔佳氏极其看不上老爷子的风流好色,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舒瑶担心过瓜尔佳氏把老爷子教训一顿,额娘和玛法对上的话,舒瑶会压额娘胜。

    书轩是老爷子长孙,来接舒瑶完全说得通,瓜尔佳氏千算万算漏算了舒瑶惹祸的本事,漏算了书房被舒瑶祸害了,书轩最看不得古籍蒙尘,舒瑶每次去书房,书轩会严防死守舒瑶,书轩用袖口擦了擦书本上的水渍,舒瑶道:“大哥,湿得不严重,晒一晒就干了。”

    书轩怒视舒瑶,“书泡过后能晒吗?。”

    舒瑶直接躲到老爷子身后,挡住自己小身子,看不见我,就看不见我。老爷子愣神着,长孙书轩气势十足,本以为文弱书生没硬气,眼前书轩的气势,老爷子欣慰的缕着胡须,“书轩啊,这事是我的错,别怪舒瑶。”

    老爷子想着书轩的怨气会消了,他是长辈,书轩熟读孔孟圣之书,会恪守孝道,但老爷子错估了书轩,他的孙子是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却不迂腐愚忠,书轩道:“本来就是玛法的错。”

    从未有人当着老爷子的面指责他,年轻时他是个火爆脾气,康熙平定三藩时,老爷子出征过,年老还被孙子教训,老爷子怒了:”不分缘由的敢说我?”

    真正惹事的是舒瑶,老爷子原打算从身后拽出舒瑶,感到孙女躲得严实,见书轩的怒气,老爷子怀疑舒瑶会不会被书轩打了?老爷子得护着孙女,和凶恶的书轩做斗争。

    被老爷护在身后的舒瑶,探出小脑袋,加油大哥,辩驳倒让我做苦工的玛法,大哥,快来拯救我,新出炉的芝麻云糕都凉了。老爷子如果会异能知道舒瑶抱着此想法,会不会掐死她?

    但显然老爷子不知道,书轩看了一眼舒瑶,对小妹的德行有一分了解,给了她一个回去再找你算账的眼神,舒瑶缩了缩脖子,讨好的看向哥哥书轩,大哥,我是无辜的。

    书轩耳根子又红了,移开目光,小妹的功力见涨,所以说书轩的感觉敏锐,舒瑶的异能才升级啊,舒瑶眼睛很尖,一下就看到躲在书房门后的二哥,舒瑶蠕动嘴唇,书逸食指放唇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有热闹的地方哪会少得了书逸?

    舒瑶眉梢微调,斜了斜书逸,有好处没?书逸应该算是最了解舒瑶的一人,忍痛从怀里掏出一对翡翠珍珠簪子,舒瑶缓缓的摇头,表示好处不够,书逸有一咬牙,拿出一只金簪步摇,舒瑶好奇,都是一样的月例银子,二哥从哪得来的值钱玩应儿,那对簪子留下,步摇送给额娘带,额娘会喜欢。

    书逸见舒瑶点头,便知道她是答应不出声了,看场人热闹容易吗?书逸本打算这几件首饰送给额娘的,让小妹抢了先,过两日再出府溜达一圈,淘换点好东西给额娘,书逸的朋友们同时打了寒战,天气变得太快了啊。

    舒瑶书逸眼神交流时,书轩和老爷子开战了,书轩道:“玛法,我知道缘由,不就是舒瑶摘了你几只海棠?小妹是打算用海棠孝顺额娘,孙儿不认为海棠比孝道重要。”

    “海棠树是我亲手种的,精心侍弄,舒瑶是孝顺了她额娘,可惹我不痛快。”

    “玛法,孙儿看不像。”

    宾果,正好戳中老爷子的痛处,书轩比划了躲在老爷子身后的舒瑶,有护着让自己不痛快的人吗?老爷子道:“你们···你们都是志远的儿女啊,都是来气我的。”

    “孙儿就事论事,不敢惹您生气。”书轩目光很沉稳无辜,老爷子突然发觉好像他在无理取闹,书轩道:”知人善用是阿玛教诲,玛法让小妹整理书房,先不说是不是惩罚小妹,就言小妹的性子,从小娇养的小妹是做不得得重活,玛法,你做错了了。”

    合着弄成现在都是老爷子的错?老爷子是又憋屈又难过,他容易嘛,不就是种了株海棠吗?不就是想让舒瑶找本诗集吗?看孙子书轩的架势,他做错了很多的感觉,老爷子道:“你妹妹不会吟诗,我为了教导她懂得诗词。”

    “古人云,业术有专攻,小妹是不会吟诗,不会作画,不会弹琴,不会下棋,不会女红,不精通骑射···”

    老爷子纳闷的打断侃侃而谈的书轩,“你就说舒瑶会什么。”老爷子没料到舒瑶不会这么多,她这些年到底学了什么?

    “小妹懂算法,懂治河,知礼仪,懂廉耻,额娘阿玛说过,小妹这样就很好了,她懂得玛法都不一定懂。”

    舒瑶脸红了,其实她最懂得是混吃等死,大哥,我没你说得那么好。

    书轩借此机会拽文,以一长串的古文背诵下来,老爷子听得头晕眼花,孙子比还儿子志远愁人,老爷子从后揪出舒瑶,“你懂得挺多的啊。”

    “玛法,一般一般。”

    老爷子算是看出来了,书轩不舍得责怪舒瑶,老爷子也不想想他才见舒瑶两面就肯护着她,书轩和舒瑶一处长大,是嫡亲的兄妹,他多事了,老爷子将舒瑶推到书轩身边,“走,走,走,你们这对惹祸的兄妹都走。”

    老爷子打算眼不见为净,也得分人,书轩道:“玛法还有一错,您使得古籍蒙尘不妥,古籍阅读,而不应束之高阁,孙儿明日来此阅读古籍。”

    书轩牵着舒瑶的手,环视书房,满眼的可惜,“应先打扫整理书房,是在弄得太不成样子。”

    “孙儿告退。”

    施礼后,书轩潇洒得领着舒瑶走人,舒瑶回头看了看目瞪口呆的老爷子,您节哀,书房有了大哥,您喷火的日子会回来越多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