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海棠

清悠路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海棠

作者 : 醉夜吟
    ps小醉感谢掌心沙漠,x9x9,向皮娃娃,紫雪留步打赏。

    瓜尔佳氏一番运作,购买粮食药材,做隐秘的事瓜尔佳氏用得是信得过的人,没惊动惊动任何人,就算是公爵府里人都不知道,不是瓜尔佳氏怕她们跟着学,而是以公爵府几房太太的本事根本操作不了此事,极容易引出麻烦,粮食药材运出京城,堆放在房山的庄子上,那处庄子是瓜尔佳氏的陪嫁,经过十几年的经营,今非昔比,有足够的地方堆放粮食。

    舒瑶秉承米虫作风,闲散度日,瓜尔佳氏太忙了,也看不住舒瑶,怕她总闷在屋里伤身子,或者睡死过去,每日撵着舒瑶出门,命令她闲逛半个时辰,舒瑶眼巴巴的看着放下的门帘,“额娘。”

    瓜尔佳氏心差一点就软了,但为了舒瑶好,瓜尔佳氏道:“我是不管你到哪去,半个时辰后点心出炉,你再回来。”

    舒瑶小肩膀一颤,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瓜尔佳氏隔着帘子,摇头叹息,“我怎么养了这么个慵懒的丫头?”

    王嬷嬷不敢吱声,还不都太太您自己惯出来的?瓜尔佳氏命令:“让人看着点。”

    “六姑娘不迷路。”

    “她也就是这点好处。”

    懒散的舒瑶方向感却很好,再复杂的院子她都不会迷路,瓜尔佳氏说:”我不是怕她迷路,是担心她在哪块猫着,算时辰回来。”

    “就算是奴婢跟着,也不敢催促六姑娘。”王嬷嬷很难办,瓜尔佳氏一琢磨,叹道:“算了,她能出去走动走动就好,书逸是整日的不回府,瑶丫头却是让她出门都难,哎,书轩又是另一性情,我这三个儿女个个都不省心。”

    瓜尔佳氏手搭在炕桌上生闷气,王嬷嬷笑着奉茶,“太太,哥儿和姐儿是孝顺的。”

    瓜尔佳氏脸一寒,她最听不得什么哥儿姐儿的,王嬷嬷忘了瓜尔佳氏的怪癖,“奴婢妄言。”

    “以后不许再犯。“”是。”

    瓜尔佳氏接过茶盏,吩咐:“派个小丫头告诉瑶儿,给我折两枝花回来,我要她亲手折。””是,奴婢这就去。”王嬷嬷不敢耽误,瓜尔佳氏喝了口茶水,有时舒瑶也挺费心的。

    舒瑶本来托着下颚坐在石凳上望天,听见小丫头交代瓜尔佳氏的吩咐,舒瑶看了看桃子,“是要我折?”

    桃子后退一步,“是,太太是这么吩咐的。”

    舒瑶撅了撅嘴,起身挪向公爵府的后花园,瓜尔佳氏既然是吩咐了,舒瑶如何也会帮瓜尔佳氏去折花,姹紫嫣红的花朵开的正艳,舒瑶既然亲手折花就打算挑选最好看的,讨得额娘喜欢,明日是不是就不用出来散步了?舒瑶兜兜转转的找漂亮的花朵,一般的不是她看不不上眼,也不般配瓜尔佳氏。

    突然舒瑶眼前一亮,直奔着海棠树小跑而去,树枝上盛开粉色的海棠,一簇一簇的,舒瑶看着就很喜欢,海棠树不算太高,舒瑶踮起脚尖伸手折树枝,桃子道:“姑娘,奴婢篮子里有剪子,伤手的。”

    “没事,很快的。”

    舒瑶折下海棠,递给桃子放在篮子里,又挑了一枝好看的,再次折下,舒瑶想着空间里啥时能种海棠花呢,记得系统给了海棠的种子,舒瑶昨天晚上去空间烤红薯吃来着,红薯和海棠差距挺大的,舒瑶还有的忙了呢。

    “啊,啊,啊,我的海棠树,哪个小丫头片子胆敢祸害我辛辛苦苦摘种的海棠?”

    舒瑶停下手,闻声望去,拽着桃子躲在了树后,怎么是公爵府的老爷子呢,舒瑶从回府第一日见过老爷一面后,就从未见他,祖父,不,是要叫玛法据表姐李芷卿说,很少出静养的院落,因喜欢安静,免除了儿子孙子们的晨昏定请,用膳也是单独做,仿佛避世一样,就连老太太都不见的。

    正在发愣的舒瑶耳朵被捏住,从海棠树后被拽出,舒瑶一手抓着海棠枝,一手握着捏自己耳朵的手,“放手,好疼。”舒瑶直接用海棠枝抽打着,海棠花瓣飘落,暴怒的老爷子,松开了手,“你是··你是···志远家的女儿。”

    舒瑶撅着嘴揉了揉被捏红的耳朵,“您说得是我阿玛,我叫舒瑶。”

    “像,像,太像了。”老爷子盯着舒瑶,志远的女儿眉眼像她不是应当的?舒瑶抬眸看着明显发愣的老爷子,前生爷爷脾气就不好,今生这位爷爷据说好美色,脾气古怪,溜之大吉为上,舒瑶向桃子打了个眼色,趁着老爷子发愣时,高抬脚轻落步,就差在脸上蒙块黑布了,还没走出几步,胳膊被抓住,舒瑶道:“爷,不,玛法。”

    方才觉得舒瑶用海棠树枝抽打他的时候相像,现在不像了,舒瑶比她甜,但少了她的爽利明艳,“折了我的海棠树枝,就想溜走?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少心血,才种下的这株海棠?”

    “玛法,我们应该这么想,就因为你废了心血种下海棠,我才在满园的花朵中挑中海棠花枝。”舒瑶的意思是一般的花朵她看不上眼,“是您种得太好看了。”

    “你这么说是我的错了?”

    舒瑶先是点头,随后摇摇头,道:“我折下海棠花插进花瓶,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玛法,我是为了您,让您栽种海棠的手艺广为流传。”

    “你···你···”老爷子敲了舒瑶的额头,笑骂道:“你和你阿玛一个样子,都是来讨债气我的。”

    舒瑶捂着额头,“玛法这话说得不对,我们不是讨债的,阿玛和我很孝顺玛法。”

    “孝顺?”老爷子真是没看出他们父女有哪一点孝顺的,一个在自己面前陈诉大道理,让他心烦气闷,另一个折了他的海棠花,还一堆的道理,“念一首海棠诗,我就不怪你。”

    老爷子是给舒瑶台阶下,志远是中过进士,听他的长篇大论就知道他读书很多,志远嫡长子中过小三元,老爷子颇以长孙为荣,女儿舒瑶即便不如同儿子,几首海棠诗词难不倒她。

    舒要抬眸看向老爷子,真诚的说道“海棠诗是什么?我不认识,重来没背过。”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