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双收

清悠路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双收

作者 : 醉夜吟
    ps小醉感谢亲的打赏糖果,谢谢很感谢,小醉会继续努力,周六周日小醉争取加更,加更,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小醉很幸福。

    舒瑶难得认真计算,弯弯的眉毛凝在一处,“额娘,阿玛身边带的人会水不?”

    瓜尔佳氏神色一紧,看出女儿舒瑶很认真,又听了听外面的雨声,“瑶儿,你是说黄河?”

    “具体得我不知道,但按照图纸来看很危险,阿玛就在黄河边上。”

    舒瑶并不担心黄河决堤淹没村庄良田,她只关心阿玛志远,再大的洪水也淹不了京城,舒瑶不怕的,书轩书逸也面露着急之色,瓜尔佳氏却显得相当沉稳,道:“今日的事儿不许同任何人说起。”

    “是。”

    三兄妹答应,事关重大再没溃堤决口之前,是不能乱说话的,很容易被人抓住小辫子,被一直看志远不顺眼的御史弹劾,在郭琇为首的御史眼中,于成龙疏通的河道,才是利国利民,杜绝水患。

    “书逸最近两日,你不许往外跑,老实呆在公爵府里。”

    “是,额娘。”书逸点头,留在府里能帮上额娘,他不会四处乱跑。

    书轩是长子,瓜尔佳氏看了看书轩,道:“你就认真读书去。”怕书轩想多了,瓜尔佳氏随后解释,“书读好了,阿玛额娘高兴,府里也也没什么要紧事。”

    书轩点头,视线一直凝在图纸上,念叨着:“水流多少?堤坝有多高?会决口···小妹,你从那本书上看到的?”

    “····”

    瓜尔佳氏一捂脑袋,合着她的担心都是多余,书轩只要有书本看就好,书轩浩然纯良的目光看向了瓜尔佳氏,道:“额娘,儿子相信阿玛会平安归京。”

    瓜尔佳氏笑了笑,她从不曾怀疑儿子的孝心,舒瑶皱着眉头,”不是从书上看见的,是···是去河边看见水流能将大大的木头冲走,沿着地势从高到低的水流力气很大,能穿透石头。”

    书轩努力回忆,这些事他从未曾注意过,叹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小妹,以后大哥有想不通的就问你了。”

    舒瑶摆出一副苦瓜脸,被大哥缠上会很麻烦,以前教导大哥的师傅都是教训,舒瑶摇头:“你别问我,之乎者也我不懂,我很忙的。”

    书轩问道:“你忙着做什么?”他是真不不知道小妹每天都忙什么,书轩记得小妹不爱琴棋书画,不喜读书,一本书给她,舒瑶能读半个月还没弄懂一页,一看书就眼睛合上打盹,女红针线,书轩记得很清楚舒瑶的曾经将绣品缝在了裙子上,听额娘说过一嘴,府里的绣娘就是为舒瑶准备的。

    舒瑶忍下了忙着种田的话,虽然她经常去空间溜达,但真正论种田的时间不多,更多的是她在空间里睡觉,舒瑶的道:“我孝顺额娘。”

    “噗。”书逸一口茶水喷出,嘴角微抽,“你是忙着睡觉,忙着吃点心。”

    舒瑶理直气壮说:“二哥这话不对,你不是去族学,就是和朋友去马场,要不然就是聚会去,不到天黑绝不会回府,而大哥呢,就不用说了,整日都在书房里,额娘其实很孤单的,我就是睡觉也是在额娘身边,吃点心也给额娘留一份,孝顺啊,不是表现在嘴上的,要看如何做,懂吗?。”

    舒瑶迈着四方步踱到瓜尔佳氏身边,双眸弯弯的,对于教训两位哥哥很得意,书轩书逸眉头纠结在一处,被慵懒的妹妹教训,怎么都···都感觉很舒服呢。

    瓜尔佳氏捏了捏舒瑶脸颊,“鬼丫头。”

    “额娘,您且放心,阿玛会没事的,保柱会保护好阿玛。”舒瑶靠着瓜尔佳氏,嫩白的小手扶正瓜尔佳氏头上带的蝙蝠步摇,“保住很忠心,阿玛不是迂腐的人,他知道我们在京城等他。”

    瓜尔佳氏嘴角弯起,女儿贴心,又捏了捏舒瑶脸颊,“我知道,教训你两位兄长,还要教训我不成?”

    如果有可能舒瑶真的想在额头画上两道黑线,额娘是谁啊?大唐御姐啊,能是以米虫为奋斗目标的自己教训的吗?舒瑶钻进瓜尔佳氏怀里,软糯的道:“您怎么可以笑我,额娘,额娘。”

    书逸感觉小妹舒瑶每叫一声,额娘的唇角就向上翘起一点,疼惜慈爱是挡都挡不住,书逸听着都觉得心里如同抹了蜜糖一样,瞟了一眼以书本为生的大哥,好像耳根也红了,小妹的撒娇越来越强了,书逸佩服,额娘曾经说过,小妹舒瑶不是不聪明,是懒得动脑子,只要保持着现在的性情,就没人舍得亏待她。

    兄妹三人陪着瓜尔佳氏用膳后,书轩书逸各自离去,舒瑶靠着软软的锦垫子,抱着花茶眼睛弯弯,悠然喝一口花茶,吃一块松软的奶馍馍,瓜尔佳氏叫来管事的嬷嬷,吩咐采买之人购买粮食,药材等,管事嬷嬷奇怪瓜尔佳氏为何要买大批的粮食,但太太吩咐了,他们是不敢怠慢的,应承下来。

    瓜尔佳氏又让他们尽量少的惊动人,传授他们如何用最少的银子买最多的粮食,舒瑶眼中包含着敬佩,额娘实在是太厉害了,这手段如果经商的话,定会家财万贯,谁说古代妇人不懂得理财?舒瑶再次遗憾瓜尔佳氏怎么就没反穿到现代呢,商场少了一位女强人,不,政坛少位铁娘子。

    无论从政经商,大唐御姐都玩得转,瓜尔佳氏道:“都听明白了。”

    “谨遵太太吩咐。”

    “下去吧。”

    “嗻。”

    瓜尔佳氏处理好事情,瞟了舒要一眼,皱眉说:“你少喝点花茶。”

    “哦。”舒瑶不舍的放下茶盏,小脸皱成包子状,可怜兮兮的耷拉着脑袋,瓜尔佳氏无奈的叹道:“我是让你多用点点心,瑶儿,珠圆玉润的女儿额娘才喜欢。”

    舒瑶一点都不认为她瘦,瓜尔佳氏向舒要招招手,舒瑶立刻似一只听话的小狈,跑到瓜尔佳氏跟前,绽开甜笑,“额娘。”

    “瑶儿啊,咱们这回许是会大赚一笔,额娘再给你添些嫁妆。”

    舒瑶一点都不愿意出嫁,在额娘阿玛身边多好,谁耐烦嫁人?“额娘,会不会有人知道?”

    虽然瓜尔佳氏安排得很妥当,但要是有人知道,万一黄河决口一联想,阿玛也许会有麻烦,“万一黄河无事呢?”

    “如果在惠州,我不会购买粮食,但现在是京城,瑶儿,你不知道京城每天有多少的粮食卖出去,咱们不会惹人注意的,即便有风险又如何?这世上就没完全的事儿,瞻前顾后的就别想赚银子,何况粮食药材都能用上,如果平安无恙的话,少赚一些罢了,额娘是不会吃亏的。”

    “嗯,嗯。”舒瑶确定的点头,谁吃亏,额娘都不会吃亏,这一点舒瑶十分确定。

    瓜尔佳氏还有一句话没说,银子虽然重要,但她并不缺,她要用粮食和药材做更大的事,银子名声她都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