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离京

清悠路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离京

作者 : 醉夜吟
    小醉感谢Susan飞的打赏,感谢yunchen14评价票,继续求收藏。

    公爵府的下人手底下有数,哪敢伤到志远?瓜尔佳氏精心照料,志远的挨那几板子无关痛痒,收拾行装,准备离开京城去巡视黄河正在修建的堤坝,在志成等人眼中,是康熙皇帝‘发配’志远离看京城作为处罚,没看当今圣上赏赐绸缎给老夫人了?

    瓜尔佳氏给春风面面的老夫人请安后,不曾理会佟佳氏的冷言冷语,佟佳氏看了志远许是就不能在回京了,直接被皇上派去监看河堤,佟佳氏可是很清楚,监看河堤是件苦差事,河道衙门油水充足,河堤偷工减料极容易决口,到时志远就是替罪羊,昨夜佟佳氏听志成分析过,越发有底气,对即将落难的瓜尔佳氏很看不上,甩了甩帕子,哼道:“傲什么?有你哭的时候。”

    瓜尔佳氏回头,佟佳氏被口水呛到,咳嗽个不停,“咳咳,咳咳咳。”

    瓜尔佳氏似笑非笑,”三弟妹,最近风向变化莫测,你当心点好。”瓜尔佳氏实在是懒得和佟佳氏一般见识,她惦记着回去给丈夫收拾行囊,还得看看大儿子书轩,是不是又看书忘记了用膳,小女儿舒瑶也该回到自己身边了,瓜尔佳氏很忙的。”阿玛多带两本书,路上好解闷。”

    瓜尔佳氏刚跨进屋门,书轩将书本递给志远,眼里露出一分的不舍,别误会不是对志远,是对他送出的书籍,“您多爱护些,有了感悟写在宣纸上。”

    孤本书册是书轩的命,志远虽然也偏爱读书,但却将书本向儿子面前推了推,“你留着看吧,我用不上,在黄河边上看管河堤,书本蒙尘反而不美。”

    书轩听话的收了书本,“阿玛回来再看也是一样的,您可别像小妹,上一次我送的诗经被她垫桌脚去了。”

    志远理解了夫人瓜尔佳氏的不容易,他们夫妻二人是怎么生出这三个性格迥异的兄妹的?瓜尔佳氏道:”书轩,你用膳了?“”吃了两个包子,一碗豆浆。”书轩看了看外面,“老师还没起身?我尚有许多不解之处。”

    志远对书轩请回来的老师深感同情,这位老师是汉人中学识丰富之人,通读四书五经,做得一手好文章,但性子清高不愿下科场应试,在京城读书人中颇有威望,听闻志远一家回京,书轩连中小三元,他便起了心思,毕竟在汉人眼中,八旗勋贵在学识赶不上汉人,他好奇之下主动赖公爵府和书轩谈书论道。

    书轩扎实的功底,对四书五经独到的见解,让这位轻意不肯收徒的人起了爱才之心,志远听说过他的名头,正愁给书轩请不到师傅,和妻子瓜尔佳氏一合计,瓜尔佳氏亲自使激将法留下了他,专门教导书轩,瓜尔佳氏也不盼着书轩中状元,既然儿子执意要走科举之路,瓜尔佳氏当然赞成,总比不学无术混日子纨绔子弟强。

    师傅找到了,书轩如鱼得水,瓜尔佳氏道:”儿子,你师傅也是人,是要睡觉的,以后少问点问题。”

    问跑了主动送上门的师傅,瓜尔佳氏又该头疼了,志远说道:“舒瑶是不是也该出来了?三天已过。”

    瓜尔佳氏扶了一下额头,“我估摸着你闺女睡得正酣呢,早忘了她可以出来了。”

    志远握了握瓜尔佳氏的手,满眼的无奈,”夫人,你多辛苦。”

    “习惯了,他们都是我生的。”瓜尔佳氏庆幸,还有一个正常点的书逸,“老爷,此番去巡视河堤,您可得当心,有河道总督衙门,你做到心里有数便可。”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万岁爷既然命我出京巡视河道,为夫岂可马虎行事?”

    志远在政事上一向义正言辞,一丝不苟,瓜尔佳氏十分无奈,儿子女儿之外,还得照顾丈夫,瓜尔佳氏哪有功夫和佟佳氏较劲?忙都忙不过来,志远和书轩讨论经史子集去了,瓜尔佳氏直接吩咐志远身边的长随,“保柱,你多劝着点老爷,别让他在河道总督面前犯浑,有什么事回京向皇上承禀。”

    保柱今年三十多岁,忠厚老实的汉子,是志远儿时上街捡到的,跟着志远很久了,是志远最信任的人,嫁给志远后,瓜尔佳氏重新梳理了志远身边的下人奴才,保柱通过瓜尔佳氏考验,瓜尔佳氏深知保柱看似忠厚老实,但是有心眼的,对志远又忠心,虽然来历有点问题,瓜尔佳氏也就不追究了,保柱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志远,手底下是有些功夫的,既能为长随,又可当时护卫,一人做两份工,瓜尔佳氏不亏。

    “夫人放心,在俺面前,无人能伤到老爷。”

    瓜尔佳氏点点头,保柱怎么看都像是蒙古人,可怎么就起了汉名字?保柱,保柱,这名起得寓意很深,瓜尔佳氏看着时辰不早,舒瑶还没出现,起身道:”老爷,你出京一趟怎么也得个把个月,舒瑶得见上一面,我去瞅瞅。”

    “嗯。”

    当瓜尔佳氏来到败火的屋子时,站在当中半晌无语,来接舒瑶的书逸满脸无奈,“额娘,不是儿子无能,实在是小妹太懒了,怎么叫都不醒。”

    书逸一脸苦瓜相,围着舒瑶小半个时辰,愣是没叫醒妹妹,舒瑶贪睡的本事越来强了,舒瑶整人都藏在被子里,似一只蚕蛹,时不时的蠕动两下,表示她睡得很舒服,瓜尔佳氏道:“书逸,你先回去,我来叫醒她。”

    “是,额娘。”

    书逸走出房门,立起耳朵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妹妹应该有难了,书逸认为也该让妹妹长点教训,听见屋子里的瓜尔佳氏轻声哄道:“瑶儿,起床了,瑶儿。”

    书逸嘴角一颤一颤的,他怎么忘了额娘是最疼妹妹的,借着窗户缝看去,书逸淡定了,蚕蛹被顾瓜尔佳氏抱在怀里,妹妹舒瑶露出小脑袋,红润的小脸比苹果还诱人,眨眨迷蒙的眼眸,小手勾住额娘瓜尔佳氏,软糯的唤道:“额娘,我梦到了你,额娘,想您。”

    搭配舒瑶让人发甜的眉眼,软软的小身子,书逸知道额娘沦陷了,任何人都舍不得责罚舒瑶。

    瓜尔佳氏领着三兄妹亲自送志远出门,等到志远远去,瓜尔佳氏牵起舒瑶的手,”我怎么觉得你阿玛这次有难了呢?”

    舒瑶心中有一种感觉,这次有难的人会很多,但绝不是阿玛志远,舒瑶遥遥的望了望紫禁城方向,金碧辉煌,李芷卿还会不会非四阿哥不嫁呢,好想知道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