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二十八掌 斥责

清悠路 正文 第二十八掌 斥责

作者 : 醉夜吟
    (ps感谢亲的平安符,小醉第一次收到打赏,多谢多谢,另外继续求收藏,收藏。)

    钱婆子走后,屋子里寂静无声,瓜尔佳氏道:“琉璃厂不应只有她一家。”瓜尔佳氏的意思很明显,别再让钱婆子登公爵府的门,看钱婆子今日的表现,实在是上不得台面,近支亲贵的王爷贝勒府会容忍她?本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老太太竟然信了,难怪公爵府除了银钱上丰盈充足之外,逐渐远离京城顶尖贵族阶层。

    志成志皓的官职为无罪轻重的闲职,夫人们的应酬也多是亲戚或者仰慕巴结公爵府的中低层爵位人家,如果不是除了个在太皇太后跟前有些脸面的李芷卿,公爵府还不见得能不能撑下去。

    明清后世家贵族逐渐消亡,在清朝即便是王爷同样是皇帝的奴才,真正世家大族传承下来的不多,贵族的气质文人气节少了,名门贵族靠得不是银钱的支撑,靠得不是祖传的爵位,更不是用女儿攀附权贵,而是家族底蕴。想大唐时,弘农杨氏敢同皇族叫板,几大世家联合起来,就算是皇帝也得顾忌几分。

    志远无心公爵府爵位,瓜尔佳氏对公爵府看不上眼,一心指望着分家另过,瓜尔佳氏自信能让自己一家接着志远升官的的东风,成为新近贵族,同时具有名门贵族的底蕴气魄,瓜尔佳氏看老爷子的状态,一时半会还不会故去,李芷卿到底给老爷子吃的什么人参,怎会越活越精神。

    瓜尔佳氏不是盼着老爷子去世,是盼着分家,父母建在万没分家的道理,瓜尔佳氏没耐心拯救公爵府,但不管不顾任由状似精明其实糊涂的老太太把持公爵府,满府的铜臭,攀附权贵,远离真正的权臣顶尖贵族,瓜尔佳氏两子一女的婚事,只怕挑选起来是难上加难。

    “咱们府上虽不是世袭罔替的爵位,但也是堂堂正正皇上亲封的公爵府,随便是个商人都能登门,这怎么能成?额娘,府里该整顿一番了。”

    瓜尔佳氏看出老太太犹豫,李芷卿接口道:“二舅母,几名商人而已,不碍事,钱婆子往日是精明干练的,要不然也不会支撑住店面,今日许是多喝了两杯,为讨祖母欢喜口无遮拦的,往后我教训她一顿也就是了。”

    清朝对八旗女子要求虽然没明朝那般变态,但李芷卿轻易出不得公爵府,指望着这些商人传递消息,帮着贩卖药材,老太太如果听从瓜尔佳氏的建议整顿公爵府,无疑是断李芷卿的一条臂膀,银子少了,她手头就紧,收买不了太皇太**里的宫女嬷嬷,没她们在太皇太后跟前提醒,孝庄还能记得她?她又如何嫁给四阿哥胤禛?

    李芷卿想得比任何人都明白,选秀后指婚以她的出身是够不上的,只有走通太皇太后的门路,才能以太皇太后的名义赐婚给胤禛。舒瑶低垂眼睫,好恐怖的白表姐,舒瑶是真真正正的感到李芷卿对四阿哥胤禛的巨大渴望,舒瑶想不明白的是,胤禛是谁?难道是绝世美男?

    被表姐惦记上其实也蛮可怜的,阿弥陀佛,胤禛,请节哀顺变。舒瑶想起昨日见李芷卿时,偶然探得李芷不做皇后就做太后的狂热野心,如果异能没出错的话,表姐不是应该奔着太子去呀,舒瑶听哥哥说过,当朝是有太子的,太子不就是未来的皇帝?舒瑶突然相见胤禛了,到底胤禛有多大的魅力能让表姐李芷卿放弃成为太后的梦想。

    女人啊,陷入请情网后,是没理智可言的,舒瑶暗自决定,她要理智,所以爱情神马的,就当成天上的浮云好了。、

    “外甥女,你唤我一声二舅母,我便多说你两句。”

    舒瑶回神,听额娘语气平缓,舒瑶知道额娘是生气了,额娘越生气,下手整人就越狠,舒瑶坚定的站在瓜尔佳氏身后,瓜尔佳氏笑意淡然,“本来这些话我我不应该多说,今儿话赶话到了这一地步,我说上两句。”

    瓜尔佳氏锋芒毕露,屋子里的气愤凝重,有胆小的小丫头差一点站不稳,方才瞧二太太很和蔼,突然厉害起来了,老太太也大骇,这气势太足,就算自己也为之心惊。

    “你是养在公爵府的小姐,老太太把你当成心尖子一样,表姐妹中间也数你最为出挑,她们都看着你学着你,外甥女训斥商人?你当你是谁?外甥女,你就没琢磨明白,没公爵府撑腰谁理你?银子可再得,名声毁了,再多的银子也唤不回,八旗贵女讲究的是骄傲爽利,不是整日同商人为伍,自降身份。”

    李芷卿从未被人当面斥责,刷的一下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过,二姑奶奶心疼女儿,顶着瓜尔佳氏的压力:“二嫂,说得过分了,芷卿做这些还不是为了公爵府?”

    “二姑奶奶,你可别这么说,我家老爷可没脸让外甥女养着,臊也臊死了,凭本事才华升官,靠俸禄养家,才是男儿所为。”瓜尔佳氏站起身,状似寻常的弹了弹衣袖,高傲明了的瞥了一眼哭倒在老太太怀里的李芷卿,“你真疼爱女儿的话,就不应该让她此时进宫,外甥女的身份资历不够,在太皇太后面前曲意逢迎,巴结奉承,今日你们看钱婆子如丑角戏子,岂不知外甥女···”

    瓜尔佳氏绝不会说李芷卿是戏子,戏子下九流,贬低李芷卿,就是自降身份,李芷卿是舒瑶的表姐,打折骨头连着筋。

    佟佳氏脱口而出,“二嫂怎能说外甥女是戏子呢,实在是太不像样了。”

    “你给我住嘴。”老太太怒视佟佳氏,喝道:”闭嘴。”

    媳妇们全都起身,恭敬的站着,佟佳氏敢说这话就是打算借着瓜尔佳氏的话茬,她一直看李芷卿不顺眼,“额娘,儿媳是为外甥女辩驳,是二嫂···”

    面前飞过一物,佟佳氏来不及躲闪,茶杯直接砸在佟佳氏身上,好在茶水不热,可佟佳氏的衣服湿了,身上沾着茶叶,狼狈得很,老太太怒道:“我让你住嘴。”

    瓜尔佳氏牵着女儿的手,悠然看戏,见老太太目光不善,瓜尔佳氏一点都不觉紧张,她敢开口就是有依仗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