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十三章 见父

清悠路 正文 第十三章 见父

作者 : 醉夜吟
    守在房门口衣着光鲜的丫头出落得水葱一样,脸颊泛着红润,微垂着脑袋,露出半截细腻的脖颈,小巧元宝状耳上戴着一对碧绿的耳坠子,和头上斜插着点翠簪子交相呼应,瓜尔佳氏闻到一股子胭脂味儿,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显得水性风骚,从发誓上看,开了脸的通房丫头,伺候老公爵的。

    “三老爷安,四老爷安。”尾音稍显上扬,殷勤得掌开帘子,“您来得是时候,老太爷醒着呢。“

    “这是府上的二老爷。”志成指了指志远,“樱桃去见过二老爷。”

    樱桃微怔,细长丹凤眼儿一挑,说不出的妩媚水性,“二老爷大安。”声音语调比之江南瘦马都不逊色,能让爷们的骨头酥上一分。

    志远眉头紧皱,正色道:“阿玛在此静养,你不说伺候阿玛,打扮的妖妖娆娆的,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

    “三弟,虽说内宅都是夫人们做主,但额娘年纪大了,难免想得不周全,对阿玛有孝心也不能事事依着他,咱们当儿子得分得清对阿玛的好坏,不可一味的愚孝,反倒害了阿玛,被这些个不安分的女子掏空了身子,阿玛真若有个三长两短,是咱们的不孝。”

    志远义正言辞,对眼前花骨朵儿一样俏婢深恶痛绝,志成道:“二哥,樱桃虽说是奴婢,但得了额娘的准许开了脸放在阿玛身边,她伺候阿玛很是尽心,额娘说等阿玛身子再好上一些,就将樱桃抬为姨娘。”

    “糊涂,阿玛转过年就六十正寿,抬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做姨娘,公爵府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成何体统,子曰···”

    “混账东西,逆子,你给我滚进来。”

    房中传来一声断喝,堵住了志远的嘴,志远走进去,瓜尔佳氏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备受打击的樱桃,她凭着出挑的样貌,入骨的媚态勾得爷们心痒,可自己的丈夫志远,最厌烦的就是如此妖娆不守规矩的丫头,樱桃用错了手段,瓜尔佳氏直了直腰,你当我相公,是贪花好色,见到风骚的你女子就迈不动脚步之人?

    舒瑶跟着瓜尔佳氏进门,一水的漆木家具摆设,四面上开的玻璃窗,房中光线很足,罗汉床上半坐半趟一名胡须斑白脸有皱纹的老者,脑后的辫子稀松不过是一小把,老者指点着志远,胡须一颤一颤的:

    “逆子,方一回京就不让我痛快,公爵府簪缨世家,你学武不成,见天的子曰,子曰,你们兄弟几个就属你迂腐,管我房中之事儿,是圣人教导你的?”

    老爷子气恼得很,十余年没见二儿子,是有点挂念的,本以为二儿子出息升官了,会少了那股子迂腐,可谁知本性难移,他不好解语花般的丫头,老爷子喜欢呢。

    “阿玛,您别动怒,二哥不是有意惹您生气。”志成上前扶住老爷子,帮其顺气,“二哥,你看将阿玛气得,快向阿玛赔礼道歉。”

    刚一回来就气到了老爷子,志成看似帮着志远说话,实则将老爷子的火气挑得更旺,志远跪倒:“阿玛,儿子是为您着想,为公爵府的门风家规,门风不正何以立身?无浩然之气被女子蛊惑,怎可为皇上效命,况且您的孙子是要娶妇,孙女要指婚嫁人,公爵府门风有污,他们的亲事有碍,儿子是为了子孙计,才劝阿玛修生养性···”

    老爷子怒道:“你还有理了,你是不是成心气死我才回京的?八旗勋贵,红袖添香乃是美事韵味,怎么到你嘴里就是门风不正?想当初阿玛在世时也是如此,你志远不似父,不似祖。”

    儿子不像老子,是极为严厉的话,是父亲对儿子的失望和厌弃,志远道:“阿玛,您难懂忘了玛法是如何去的?”

    老爷子硬是吞下了冲口而出的怒责,那位风流的祖宗明面上是死于伤寒,其实他不过是小病风寒,在养病时被美色迷惑,没管住下半身,春风几度后,掏空了身体里的元气,小病转成大病,药石无用含恨而亡,风流种\\马不似好做的,老祖宗娶了多为妻妾,雨露均沾满足妻妾的要求是耗费体力的。

    志远劝道:“儿子不是管阿玛的房中事儿,您得保重身子,儿子才好尽孝,儿子虽说学武不成,骑射稀松,但儿子走科举,做文官,一样为光耀公爵府门楣。”

    老爷子被志远气乐了,“我就看你怎么光耀门楣,你,我也看见了,话也说了,你给夫人请安去,我见你心烦。”

    “阿玛,这话不对。”志远再次开口,“您见了儿子,还没受孙子孙女的磕头,我们怎可离开?“”舒穆禄志远,我怎么养了你这个不解风情看不出喜好的榆木儿子?”

    老爷子好悬跳脚暴怒,十几年了,志远是一点都没变,讲道理讲得让人发疯,老爷子虽然好色点,可也是经历过起伏官场的人,他十分纳闷志远是如何从微末小辟晋升的,就志远这脾气,还能得上峰看重,历年吏部都评了优?

    志成志皓也纳闷得很,越发确定志远背后有靠山,志远说:“儿子就算是榆木脑袋,也是您儿子。”

    老爷子随口道:“你像你额娘···”咽下了后半句,老爷子改口:“看信上家书上说,你添了两子一女?”

    书轩书逸,以及舒瑶上前,跪在志远身后,磕头道:“见过玛法。”

    老爷子看着两个孙子,书轩是他长孙,不过老爷子看得出书轩随了儿子志远,一样的呆一样的憨,书逸···老爷子看人不少,这唇边含笑的孙子,机灵得很紧,最后看向舒瑶,问道:“她有不足之症?”

    瓜尔佳氏上前解释:“回您的话,舒瑶身子很好,一路劳顿,略显疲态,歇息两日便好了。”这话熟悉舒瑶的没人信,就连瓜尔佳氏都不信。

    老爷子喜好美人,但对明艳大方的儿媳瓜尔佳氏不曾多看一眼,紧收公公和儿媳分寸,“看面相这丫头是个有福气的。”

    瓜尔佳氏垂头,这就是志成说得老爷子说话不利索?公公道行不浅,只不过喜好美色这点,他倒是随了老祖宗的风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