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一章 夫妻

清悠路 正文 第一章 夫妻

作者 : 醉夜吟
    ps**称鸬悖率樾氯饲笾С郑独址缦蚯宕┪模晃辉睬宕┟危椎惚椴蓟独治模喽嗤萍龊褪詹亍

    广东惠州城,阴雨霏霏,水幕连天,惠州西湖称为‘苎萝村之西子’,以曲折闻名。

    距离惠州西湖不远,便是大清惠州知府衙门,红边树立在衙门门口,衙门的差役往来,惠州知府舒穆禄志远连着三年被上官评优等,去年海盗饶过广州将军的布防偷袭惠州城,知府大人临危不乱,指挥若定,号召惠州城百姓共同抗敌,愣是没让海盗冲进惠州,等到援军,保住惠州,坊间爆出传言,知府大人出自京城皇城根儿公爵府,从龙入关的功臣之后,知府大人不久将携家眷回京述职,指日高升。

    舒穆禄志远在惠州知府官位上任满五年,在他治理下惠州百姓不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也称得上安居乐业,欺男霸女仗势欺人的事儿少了很多,不是没有官宦富贵人家作恶,可他们都说不过知府大人那张号称最耿直最会说实话的嘴,为了不面对知府大人被他说教,他们都很老实,惠州上缴的皇粮在广东一直名列前茅,知府大人总是能从上官处讨得好处,有年份减免皇粮,减免税负,总之惠州是康熙盛世下的缩影。

    惠州知府舒穆禄志远在广东可谓传奇知府,他耿直到近乎憨直,熟读经史子集,光凭着掉书袋便能说得别人哑口无言,舒穆禄志远占据理字,再能言善辩的人在耿直的舒穆禄志远面前都会摆下阵来,同僚给他暗自松了个绰号‘混人’

    舒穆禄志远不惧怕京城的阿玛嫡母,唯有在其妻子瓜尔佳氏面前,舒穆禄志远会老实些,舒穆禄志远嫡妻瓜尔佳氏堪称惠州的传奇,在海盗濒临城下之时,危机关头瓜尔佳氏一箭惊天,射伤海盗首领,致使海盗叛军士气大伤。

    南边柔弱娇小的女子凸显出瓜尔佳氏满洲贵女的彪悍泼辣,似舒穆禄志远这般的文官更喜欢柔顺懂情趣的女子,换个人面对瓜尔佳氏会觉夫纲不振,舒穆禄志远以妻瓜尔佳氏为荣,不曾纳妾,上峰同僚赠送的女子,舒穆禄志远拒而不收,堪称官场的异类。

    舒穆禄志远唯一的缺点便是好吃,长了个品尽天下膳食的舌头,闲时喝几盅陈酿,醉酒的舒穆禄志远有过醉话,“没她就没我,夫人是我舒穆禄志远最最重要的人。”

    当然这句话,酒醒之后的志远是不会承认的,在外人面人面前还是要一振夫纲,瓜尔佳氏懂得为妇之道,辅佐丈夫舒穆禄志远,操持家务,教养两子一女,在外处处以丈夫为尊,可在府里,那便是另一种情形,是他们一家独特的相处之道。

    舒穆禄志远即将回京,其妻子瓜尔佳氏很忙碌,收拾打点行装,遣散府里的下人婢女,留下忠诚的知根知底的家生子,舒穆禄志远虽然耿直,并不是不通俗物的人,除了每年的俸禄银子之外,额外有些油水可赚,志远为官清廉,不会贪墨,架不住他娶了个擅长理财的妻子瓜尔佳氏,她在鉴赏古董字画上很有造诣,往往变废为宝,很赚一笔。

    夕阳斜照,落日西垂,舒穆禄志远回转知府后院,守在门口的梳着双髻打扮齐整的小丫头长帘屈膝,“老爷安。”志远直径去东隔间,按照往常的习惯,他们一家用晚膳都在此处。

    八仙桌上摆放一碟水晶肘子,一碟酱鸭舌,一碟三丝瓜卷,一碟虾仁竹笋,志远舔舔嘴唇,坐等用膳。

    面前的美食诱惑志远,几次欲动手拿筷子,都仿佛能听见妻子瓜尔佳氏的动静,志远左等右等,儿女妻儿未到,“来人,去找夫人。”

    伺候在门外的小丫头撩开竹帘,身袭牡丹穿花斜襟半长衫下衬一条长裙妇人款款进屋,衣衫上领口,袖口,裙摆绣着牡丹花瓣,衣襟盘扣处一朵红牡丹盛开正艳,随着妇人的移动似鲜活牡丹,妇人年近三旬,圆脸,弯眉,挺鼻,朱唇,一双眸子褶褶生辉,比不上江南女子五官柔美,周身上下佩戴的首饰不多,身材高挑丰盈,有着一般女子不可多见的爽利,一眼便知是个不好糊弄厉害的。

    “你嚷什么?”妇人走到近前,坐到志远身边,“菜色不满意?”

    舒穆禄志远解释:“为夫是看你和孩子没到,着急。”

    “你第一天当爹?不晓得他们三人的脾气秉性?不三催四请的,少爷小姐怎会来?”

    “夫人,咱们都要回京了,这小姐少爷得改一改,咱可是响当当的公爵府,是勋贵之家,从龙入关···“

    “行了,你这话都说了能有八百遍了,我记得是公爵府,却没看你沾了公爵府的光,他们定是早忘了你在偏远惠州的艰难,逢年节来封信,送点礼物,还全都是不知道多少年不用的东西,就这样咱们还得送好礼物回京,稍微差一点,再来信时满纸的冷嘲热讽,哼,公爵府!不过尔耳。”

    换到旁人家,妻子这般说,定会惹来丈夫的不快,舒穆禄志远按住妻子,“慧雅同他们制气不值当,我们成亲便离京,这么多年不闻不问,早就习惯。”

    舒穆禄志远是有良心的人,文人骨气糟糠之妻不下堂,何况妻子堂堂满洲大姓女嫁给他这名生母不祥的庶子,陪伴志远从六品小吏走到今日,对他不离不弃,为他生儿育女,打理府事,帮着志远疏通理顺同上峰下属的关系,共同经历磨难,他们不仅仅是少年夫妻,是共患难的夫妻。他对妻子瓜尔佳惠雅很爱重,妻子深具满洲姑奶奶的作风,行事泼辣爽利,为人不莽撞很有智慧,因有贤妻相助,得不到家族庇护提携的志远愣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升做惠州知府。

    舒穆禄志远的恩师曾言,你妻子颇具大唐女子遗风,稳重大方,比时下女子更为聪慧,得妻如此,你的福气。志远回了句,娶妻当娶瓜尔佳惠雅。

    “你要想好,咱们这次回京,一时半会是不能外放的,得住在公爵府,现在你阿玛正病着,你那几个兄弟为承爵的事儿斗得正欢,见天的在老太太跟前卖乖,你当如何?”

    “夫人怎会知道这般清楚?”志远错愕,接过瓜尔佳氏递过来的茶盏,洒然一笑:“为夫就没指望能承爵,爵位多半落在充作嫡子养的三弟身上。”

    瓜尔佳氏撇嘴,眼底锋芒一闪,“你真有此心?”

    “夫人来不了解为夫?”

    “也罢,公爵爵位瞧着显赫,沾上了那一大家子人是麻烦,公爵俸禄多少银子?没老太太撑着,府里不见得什么样呢,承爵后得事事听她的,哪有自个儿当家快活?”

    舒穆禄志远不由的点头,银子对他来说,够用就成,俸禄都是交给夫人,志远从未缺少什么,公爵府可不单单是他们兄弟几个,志远的玛法真真是风流种子,妻妾成群,子嗣众多,不是玛法有本事,光指着公爵俸禄,定是养不活的,后来阿玛借着妻子的帮助,以庶长子身份袭爵,虽说分了家,将兄弟们都分出去,但上门来打秋风的人不见少。

    老太太就是志远的嫡母为宗室贝子的格格,姓爱新觉罗,不是她善于管家理财,公爵府早被亲戚拖垮了,要想当家必得从嫡母手里接过掌家的权利,志远深知嫡母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她手上,财权看得比命都贵重,怎肯轻易放手?不过是个空筒子爵位,志远看不上,和妻子经营出来的家底,志远舍不得被贪得无厌的兄弟亲戚们掏了去。

    志远安慰妻子,“三弟承爵,必会分家,忍一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不愿同他们争,能退让的让一步不妨,但假若欺负到我头上,哼,各凭手段。”

    瓜尔佳氏不是善茬,对丈夫女儿护得滴水不漏,除此以外不愿同人争执,真惹恼了她,瓜尔佳氏能以十倍奉还,最要命的就没有一丝反击机会,打人不只要打倒,还要重重的踩上几脚,让他永远翻不了身,见到她就怕,杜绝暗中报复。

    志远吞了吞口水,妻子的彪悍他体会过,前两年将一人收拾的接近崩溃,见到瓜尔佳氏便浑身发抖,是见一次晕一次,以至于再也不敢出现在瓜尔佳氏身边五里。

    “夫人,京城不是惠州。”志远小声提醒,瓜尔佳氏扬眉:“老爷尽避安心,京城比惠州大得多,我正好施展得开。“”说得也是,说得也是。”千万别有不长眼睛的人招惹瓜尔佳氏,志远说道:“瑶丫头是不是又睡过去了?再懒散下去,我看定是嫁不出去。”

    气势满满的瓜尔佳氏听见女儿舒瑶的名字,一下子泄气,“我怎么养了这么个懒丫头?”

    舒穆禄志远同样在自省,不是女儿不够好,而是女儿舒瑶,怎么说呢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慵懒得紧,“夫人,我看得让女儿练习女红,有样拿得出手的,将来好议亲。”

    瓜尔佳氏望着志远,郑重的问道:“她能练好女红,你信吗?。”

    志远想了好久,拍着脑袋摇头:“我不信,那块绢帕···”志远难以启齿,一朵梅花绣了半年,女儿绣好后,愣是让所有人都认不出是图样上的红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