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识(求粉红)

清悠路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识(求粉红)

作者 : 醉夜吟
    李德全听康熙皇帝的意思也是想着躲出去,把舒穆禄志远留在京城,很可能招科尔沁亲王伴驾,李德全轻声提醒说:”万岁爷,秀女还在宫里。”

    “等朕回来再阅看,命贵妃多照样看些。”

    康熙曾想过给志远很多的工作,让他没空同科尔沁亲王吵架,但以志远的精力来说,康熙差事给重了,担心累坏了他,将来谁给他解决难题,给轻了又达不到目的,康熙皇帝找不到衡量的标准,胤zhēn又脚底下抹油开溜,康熙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分开他们。

    “万岁爷,奴才还得在京城操办岚儿的婚事。”

    科尔沁亲王最近活得相当的滋润,无所事事吃喝玩乐的他,把同志远吵架当成唯一的乐趣,每天如果不吵上一次的话,他浑身不舒服,他实在不想随康熙出京,“万岁爷”

    “阿扎滚黛福晋过两日会来京城”

    “奴才恳请伴驾。”

    他果断的说说道,如果说最怕的人就是他的姑姑滚黛福晋了,科尔沁亲王一点不觉得丢人,在草原上,不怕滚黛的人能有五个不?前一阵他刚得罪了滚黛姑姑,躲开几日,让风岚同滚黛姑姑求求情,等他在回京京城后,滚黛姑姑的火气可能也会消了,被打一巴掌总比当众挨抽的好。

    康熙皇帝见科尔沁亲王惶惶不安,瞄了一眼恭谨的舒穆禄志远,该说是隐瞒的好吗?怎么就没人知道?难道他还想世人皆知?康熙拍了拍额头,“朕是让你们两个气得,志远。”

    “奴才在。”

    康熙本打算让志远接待滚黛福晋,但想到志远如今是户部尚书,于理不合,咬牙道:“你给朕老实的呆在京城,不许惹事生非。”

    “奴才谨遵万岁爷命令。”

    志远心里有些纳闷,他什么时候惹是生非了?都是别人找他的毛病,不关他的事。志远的无辜困huò,让康熙憋了一肚子的气,不是他关照着,志远能活蹦乱跳的?

    “你们跪安。”

    “嗻。”

    两人倒退,康熙说道:”朕的旨意。”

    “聆听万岁爷口谕。”他们停下脚步,又跪倒听旨,康熙皇帝深吸一口气,眸子里lù出罕见的挣扎,片刻后恢复了平静以及一本正经,并没看他们,说道:“往后你们不管因什么争吵,先去见朕的四阿哥。”

    “万岁爷”

    两人同时抬头,这都哪根哪啊,怎么能先见四阿哥呢,李德全垂头动了动嘴,算是活动了一下面部,万岁爷真是英明,完全是未雨绸缪,实在是太英明了,向躲到狮子园的四阿哥鞠一把同情的眼泪,四阿哥躲闪的机会也就一次。

    康熙皇帝沉着说:“是朕的圣旨,你们敢抗旨?”

    “奴才不敢,奴才遵旨。”

    两人齐齐磕头后,退了出去,出了皇宫后,科尔沁亲王问志远:“你说皇上是什么意思?是看重四阿哥?”

    志远摇头道:“不像,听皇上的命令准没错。”

    “王爷,下臣先告辞了。”

    志远离去,悠哉的回到府里,当见到舒瑶生的两女一子时,志远脑子有点不够用了,问道:“夫人”

    瓜尔佳氏道:“瑶儿陪着四爷去了狮子园,将他们交给咱们照看。”

    志远看出瓜尔佳氏神sè有些不对劲,说道:“雍郡王府也丢下了?”

    瓜尔佳氏点头道:“王府坏不了规矩,老爷放心就是。”

    “外祖父,陪弘曜玩儿。”

    从炕上跳下来的弘曜,几步跑到志远身边,“陪我玩儿,大舅舅不好玩,是他让我找您的。”

    “小阿哥”

    志远耷拉下嘴角,弘曜随着舒瑶来过公爵府,弘曜很聪明,也很机灵,不会自持是皇孙看不起他们,但凡事凡事太聪明了也愁人,他想玩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最重要的学会了舒瑶的绝技,本来长得就像,再用了撒jiāo的功夫,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志远一家承受不住,志远洗手净面,问道:“你想玩什么?太危险了不成,要不我教你读书?”

    “还想玩上次的”

    “不成。”志远没等弘曜说完,直觉否定了弘曜的要求,志远见弘曜失落的小脸,俯身抱起了他,“要不,我带你们去逛庙会?”

    “老爷。”瓜尔佳氏在曦容的目光下开口说,“弘曜今年才两岁,去庙会做什么?元慎已经在启méng了,同弘曜玩不到一起去。”

    元慎是书轩的嫡长子,同书轩很xìng格很像,但比嗜书如命的书轩好一点点,哪怕只比书轩好一点,志远夫妻已经很高兴了,对大儿媳fù富察氏疼惜的不得了。

    如果再生个书轩一样xìng情的孙子,公爵府会更热闹,瓜尔佳氏有些苦恼的想,书轩媳fù比舒瑶好,看看舒瑶生出来的儿女个顶个的奇怪,玉勤满足了胤zhēn所想,不像舒瑶那么懒散,但玉勤太勤快了,太勤快的外孙女,瓜尔佳氏伤不起。

    勤快意味不睡懒觉,清醒时候多,问题也多,她什么都想知道,她才七岁,就将书轩问得看到她就躲,不是书轩不回答玉勤的问题,而是他读书万卷的书轩也回答不了,比如她会问,星星为什么不掉下来,太阳为什么东升西落

    这些问题,谁能回答得出?况且她继承了舒瑶算学的能力,有时会抛出非常复杂的算数题让书轩解答,书轩是状元,但他是文科状元,经史子集读得通透,但算学他只会加减法,理科几何他不熟。

    被玉勤问题逼住,他们分外感觉出舒瑶的好处来。至于曦容弘曜,谁也不好评价,瓜尔佳氏想着,舒瑶生下这几个儿女,没有一个不愁人的。

    志远同样也有些为难,敬佩夫人的足智多谋,问道:“夫人说怎么办?总不会真把他们放在小金小黑的身上,两只白虎再通人事,磕着碰着弘曜是了不得的事儿。”

    “要不,你明日进宫去问问万岁爷?他孙子多,应该会知道怎么哄孙子,弘曜也是皇孙,在府上咱们轻不得重不得的,在万岁爷跟前,许是会老实些。”

    曦容睫毛眨了眨,舒瑶还真是她养的,借口找得都一样,志远也掏了掏耳朵,喃喃的说道:“这话听着耳熟,仿佛听女儿说过。”

    “弘曜是不是也想见万岁爷?”瓜尔佳氏趁机说道,“他们虽然是瑶儿生的,但毕竟是皇子皇孙,住在公爵府里一日成,再多几日,难免会有议论。”

    这些议论瓜尔佳氏是不怕的,然明摆着曦容想要进宫,谁敢耽搁?弘曜接到曦荣光警告的目光,装作天真的点头:“是呢,想见皇玛法,今日他就抱了弘曜一会儿。”

    志远看着外孙期盼的模样,叹了一口气:“皇上明日迟后日便会去热河行宫。”

    “我要阿玛,要额娘。”弘曜小手搂住了志远的脖子,眼泪汪汪的说道:“我想他们了。”

    狮子园离热河行宫不远,弘曜摆明了是想同康熙一起去热河,曦容弘曜留在京城是别有意图的,现在康熙离开紫禁城,他们留在京城没有意义。

    志远很朴实,他自小没有生母,阿玛即便有也跟看不见他似的,他知道这种滋味,叹道:“四爷太任xìng,等再见到他,我非同他说道说道不可,怎能将他们留丢在京城?”

    弘曜眼睛忽闪了两下,泪水盈盈,阿玛,对不住,黑锅还是您来背吧不是不为您解释,是惹不起姐姐。

    “圣驾怎么也得路过狮子园,他们两个又很懂事,不妨让万岁爷一起带过去,一路上还能陪着万岁爷解闷,万岁爷一直想着”瓜尔佳氏起身,走到志远身边,压低声音说:“一直想着‘教训’四爷,料想会很愿意带上他们。”

    “万岁爷对四爷会不”醇厚的志远转而为胤zhēn担心了,“四爷气xìng不小,他同万岁爷僵起来如何是好?我被万岁爷留在京城,帮不上忙。”

    “不是还有瑶儿?老爷休要小看瑶儿,她什么时候让四爷受过苦头?”

    志远想了想道:“这倒也是,明日我进宫去,跟皇”

    “您可得好好说说,万岁爷会恩准的。”

    “为夫记得。”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用过晚膳后,瓜尔佳氏亲自安排曦容弘曜安睡,他们睡熟后,瓜尔佳氏才放下蚊帐,又看了曦容一会,转身离去,在门外轻轻的叹息一声,弘曜睁开眼睛,问道:“她是谁?”

    曦容闭着眼睛,仿佛睡熟没听见弘曜的问题,弘曜赌气的阖眼,“你不说就算了。”

    曦容眼睛liáo开一道缝隙,后又慢慢的闭上,轻叹:“你不知道是好事,你不会想要知道她是谁,什么事都挑明了就没趣了。”

    “这么说你们彼此认识?”

    “相见不相认,谁也不会说破罢了,认识也好,不认识也罢,都是前生的事了。”

    弘曜撇嘴,曦容的手照样压在他手上入睡,有些习惯,她改变不了,她亦然。

    自从知道康熙打算去避暑后,有四个月身孕的娴嫔心思活泛了一些,需求冰块很怕热的娴嫔恳求康熙带她一起去避暑,康熙答应了她请求,使得后宫里的年轻贵人们以及待选的秀女们,对娴嫔很有意见。RO!。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